第157章 相亲遇传奇

文/水清儿
本章字数:11420 首长大人的小小妻txt下载

一切都是态度决定的:当心你的思想,它们会成为你的语言;当心你的语言,它们会成为你的行动;当心你的行动,它们会成为你的习惯;当心你的习惯,它们会成为你的性格;当心你的性格,它会成为你的命运。

南宫宝灵将杜子健打包送走之后,内心开始隐隐期待,不知道再开学会不会见到一个脱胎换骨的他呢?会不会见到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大丈夫。怀抱着此刻的美好心情,南宫宝灵开始认真的挑选衣服。

刚刚夜家打来电话说,自己的这位小姑要去相亲,当时可把她给吓了一大跳,因为,这所谓的相亲,肯定是大有文章在里面的,她记得夜战火并不是没有男朋友,而是听说,好象以前小时候有位玩的很好的小伙伴,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消失了,之后的夜战火一开始时满世界的找人,可是,随着时间的流失,她也渐渐推动了耐心,她不想找了,如果那人有心,他自然会回来,可是若没有心,就是满天下的找也是找不到的。

今天突然说要去相亲,不愿意再等那竹马了,可见这些年了那男人伤她的心太深了,她已经无力再等了。既然已经从夜家获得了可靠消息,夜战火的相亲对象已经安排好了,夜家还要求她要一起出席。到底应该挑选什么样的衣服才能衬托出她这位长嫂的气质,而且看起来更稳重,成熟呢?

看着镜子中自己那张稚嫩的脸蛋,南宫宝灵苦恼的皱眉。娃娃脸什么的有的时候也会很困扰的,虽然说这样看起来不显老,很年轻,可怎么说她也是以嫂子的身份出现,总感觉她比夜战火小了许多。其实真的小了蛮多的,但是为了赢得比较有利的架势,她要打扮的成熟点。

努力把自己化妆成、成熟女性,选择了素净干练的妆扮,然后把这头的大波浪卷发全部盘起,最报满意的点点头出发,约会的地方是一家很有格调的地中海式的咖啡馆,她需要先去侦察一番情况。

安排好一切的南宫宝灵,心满意足的靠在椅背上眺望着这间咖啡馆的装璜,桌面上摆着着一株鲜艳的蓝色玫瑰,这个是今天相亲的暗号。还有半个小时才到约会的时间,她百无聊赖的继续发呆,继续眺望着四周,这时身边却响起了脚步声。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请问您是夜战火小姐吗?”

南宫宝灵转头看见一身白色西装的男人,一米七几左右的身高,带着一副眼镜,他肤色白皙,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帅气中又带着一抹温柔!嘴角上扬着一抹适度的微笑,十分礼貌的微微弯腰询问。

“抱歉,你搞错了,我不是夜战火,但,我是她的嫂子,南宫宝灵。”

礼貌性的伸出手,两个人简单交涉了一番才明白彼此的身份。这次传说中的相亲对象,苏明,是夜无敌手下一位得力门生的儿子,性格沉稳内敛,做事胆大心细,可是他非常中意的年轻的这一辈,他都有打算,等到自己的那位得力手下退休后,让他的这位出色的儿子来顶替他老子的这个位置。现在有能力的年轻人不多见,夜无敌怎么说也不想放过这号人选,这不就给介绍来给自家女儿了。

“幸会,幸会,没想到苏先生会这么早到。”

南宫宝灵也有点惊讶,一般人都不是会准时前来,就是会最多提前五到十分钟左右,但是这位来相亲的男人,提前半个小时未免太奇怪了点吧。她是来提前安排好一些事情,避免任何麻烦,丢了夜家的面子,那他提前这么早来就是为了什么?

“嘿嘿……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少夫人会在这里,而且还这么早到,失礼了……。我这个人一向比较注意细节问题,提前来是想好好研究一下这里的环境位置,还有这里的菜单之类的,我也很怕失礼了数会得罪夜家大小姐,若是不小心一旦得罪了夜家大小姐,可别把我父亲的饭碗丢了,那可就不好办了,嘿嘿……。”

言语中似乎更加看重的是自己父亲的职位,但是南宫宝灵看着他淡然的眼神中却明白,这个男人不过是想两个人能彼此放松,不要太高拘谨,其实,是不要上自己紧张,才会用这样玩笑的言语。

提前半个小时来研究一下地理位置与附近环境,无非是要准好等下的话题,或者是让自己心情放松些,还有下一步的行动安排。若是什么都不做,只怕会被相亲的另外一方说他不用心,或者是自己太过于紧张反而给对方留下不好的印象。凡事做到有备无患,一向是苏明的人生格言。

“苏先生,确实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啊!如此性格与冷静的处事态度,难怪我公公会那么器重你了。”

若是不是十分满意的对方,以夜家护犊子的性格,绝对不会有这次相亲安排的。这个苏明百分百是万里挑一,千挑万选的出来最优秀的一位了。

“怕是局长要失望了,我这个人一向不太会说话,也没有什么浪漫细胞,平时没有什么女人缘的。”

苏明躲闪的隐藏了自己的眼神,南宫宝灵似乎察觉了什么,但是那些东西一闪而过,她没有捉住。

不怎么会说话?没有浪漫细胞?没有女人缘?南宫宝灵真的是没看出来,因为单从表面上看来苏明举止大方优雅,说话文质彬彬,而且长相也不差,是个帅小伙子,阳光型带着温柔与一点点小幽默。因为他在礼貌中还会偶尔说点小笑话,两个人交谈起来十分惬意。更重要的是对方的长相,虽然不能说一眼惊艳的类型,但是却十分耐看,绝对是帅哥一枚。

大约十几分钟过后,夜战火摇曳着飘逸的火红色性感吊带长裙,带着墨镜出现在咖啡厅内,哪怕仅仅露出了半张脸,但是耳后散落的一束黑发微微一甩,那浑身上下的气质让人瞬间被吸引,被惊艳。

“咦……奇怪了,我没有迟到吧?两位怎么都提前来了?”

南宫宝灵与苏明相视而笑,果然夜战火也提前十分钟到了。不喜欢迟到的人,永远都会提前来准备好。论性格上来说,两个人未必不是合适的。

礼貌的站起身,苏明恭敬的开始介绍自己,一丝不苟的态度不想是相亲更像是职场求职。

“夜大小姐你好,我是苏明,今年二十八有余,就读美国哈佛大学毕业,现任职税务局科长助理,是你父亲的手下一名职工。自己身体健康,无任何不良嗜好,在本市有房产,这里房产证,有一辆奥迪的车子,还有工资收入的明细,对了,还有我的存款,理财投资等。”

苏明边说还边把自己工文包中的身家家底全部都拿出来,眼神飘忽的从夜战火脸上不自然的转移开,微微尴尬的端坐,停止了背脊。几秒钟后,夜战火与南宫宝灵不约而同的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这个家伙未免也太可爱了吧,二十八、九岁的人,难怪刚刚说自己没有女人缘了。

“那个,苏、苏先生,呵呵,刚刚失态了,抱歉。不过,我们这里见面不过是互相认识一下,交代身家还有一点早吧?”夜战火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她也知道这样子当着别人的面前,不太礼貌,但是,这位苏明先生实在是太搞笑了,试问有谁会在相亲的第一次见面中,把全部的身家都拿出来,而且还把房产证,购车的发票,存折什么的,统统都带来。

苏明尴尬的微笑,原本跟南宫宝灵还能谈笑风生的,但是一看见夜战火,他所有的计划都被打乱了。

“呵呵……不好意思,我只是觉得关于相亲,我感觉门当户对是很重要的,我不知道夜大小姐怎么想的,我很怕委屈了你。我能力有限,没想过未来要走上贪污**的道路,在这里职位上我只能为国家与大家付出,所以,我的家底就只有这些,没有什么大富大贵,但却是很平稳,很安全。如果你愿意陪我这样平平淡淡生活在一起,我愿意就这样简简单单一辈子。”

阡陌红尘,飘落了谁的等待。曾在千年树下等候,只求你回眸一笑,曾在菩提下焚香,只为等一世轮回的相遇。阡陌红尘,终究一场繁花落寞,回忆在岁月中飘落了谁的眼泪。如烟的往事,不知谁飘落了谁的相思,如梦回忆,不知谁飘落了谁的等待。与你作别,不问曾经伤痛几何。

有些人爱的太过深刻,波澜壮阔,轰轰烈烈的结果却只是让你伤心。有些人的爱太过简单,波澜不惊,却滋养了生活,让你成为阳光下绽放最美丽的那朵花儿。花开一季,人活一世,乐天随缘一些,就会轻松自在一些。

在夜战火的生命中,如果说邹传奇惊艳了时光,那苏明绝对是温柔了岁月那位!

南宫宝灵看着苏明也忍不住也被感染,这样的认真直白的性格,这样不矫不作的男人,果然没有什么女人缘,本来就不是什么讨喜的性格。不是每个人都能那么容易对另外一个人认真的,可是偏偏这样的性格讨得了夜战大小姐的欢心,因为现在的她就想要认真的谈一场简单平凡的恋爱。

没有什么轰轰烈烈,没有言情小说中那些狗血故事,约会,恋爱,结婚,相濡以沫,白头偕老,海誓山盟。有的只是,平平凡凡,清清淡淡,日出而做,日落而归,平凡幸福的生活。

“门当户对是很重要,但是我更想平平淡淡、安安稳稳的生活,如果不是有这样的想法,我想苏先生也不会现在有机会坐在我对面了。”

今天的夜战火几乎是素颜般的装扮,但是天生就是美人坯的夜战火,一张精致漂亮的脸蛋却出落的更加完美。脱去了更多的装点,反而更加真实诱人,水盈盈的眼眸中倒映着苏明样貌,只要一眼便让人心神荡漾。

“多谢夜小姐抬爱了,我这个人很闷的……而且,不太会说话……。”

声音越来越弱,最后苏明不自在的推了一下眼镜框。没有办法啊,他这个人对什么事情都过分认真,有时候遇上一些原则性的问题时候,怎么都不肯转弯,为这事,父亲也没少骂自己,不懂得圆润,性子太直接了。有时候周六、周末所谓的休息时间的时候,真的就是在家休息,看看电视,看看书,喝喝茶之类的,反正就是宅在家里的宅男一枚,从不去什么娱乐场所里玩,也没有什么朋友聚聚之类的,根本没有什么乐趣可言,闷葫芦一只。

“没关系,我会说话就行,你只要在一旁静静地听着……。”

两个人浅笑闲聊,感觉十分不错,南宫宝灵满意的点头,苏明这个人,她也很满意。虽然有点无趣的性格,但是作为未来的伴侣却十分合适。会疼女人,宠爱女人,懂得生活,不乱花钱,不乱花天酒地,标准的好男人一枚。

在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与对的时间遇见错误的人,错误的爱情,结果都是一样。

阡陌红尘,飘落了谁的等待。曾在千年树下等候,只求你回眸一笑,曾在菩提下焚香,只为等一世轮回的相遇。阡陌红尘,终究一场繁花落寞,回忆在岁月中飘落了谁的眼泪。这世间有太少的相濡以沫,太多的相忘于江湖。曾经深深爱过的一些人,把朝朝暮暮当作天长地久,把缱绻一时当做深爱一世。如烟的往事,不知谁飘落了谁的相思,如梦回忆,不知谁飘落了谁的等待。与你作别,不问曾经伤痛几何。

可是现在的夜战火渐渐长大,厌倦了那些是是非非,求的就是那一份的安稳,那一份的踏实。

正当南宫宝灵感觉自己已经可以功成身退,给两个人独处空间的时候,门外走进了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看到了谈笑风生的夜战火是眼眸更加幽暗了起来,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铁青的脸色,压迫的身影靠近,突然上前就想一把抓住夜战火的手臂却被南宫宝灵拦住,一个利落的小擒拿反扣住了手筋。

“什么人?”

那个男人皱着紧紧的眉头,看了夜战火一眼什么都没说,哼了一声,反手想要制住南宫宝灵。

而夜战火在看清楚那个人完美的侧脸时却愣住了,十年不见,原来几乎感觉模糊的样貌却顷刻间变的无比清楚。一身黑衣也掩不住他卓尔不群的英姿,仿佛天生一副君临天下王者的气势,英俊无匹五官仿佛是用大理石雕刻出来的一样,棱角分明线条,锐利深邃目光,不自觉得给人一种压迫感!只见他身材伟岸,肤色古铜,幽暗深邃的双眸中倒印着自己,更加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情感。一种火辣辣的感觉充斥在胸腔,让夜战火百感交集。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一些很期待的生活,总是在你自以为是的梦想中消磨了,然后给予你一个很失望的打击。有些东西,想起来总是很美好的,于是在你的想当然中,荒废了一场本来可以很开心的现实。

曾经那些念念不忘的人,夜战火以为已经在那念念不忘的过程中被她忘记。可是今日再见,十年不过弹指一挥间,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过。

心痛,是我爱你的结果,欺骗,是你给的承诺。你让我的懂事变成一种幼稚,你让我的骄傲,变得很无知——借来的幸福。那颗心,曾经为她多少次激烈且默默地跳动。是真的真的很爱,才将一颗真心奉上,任由践踏。

他……还是这样帅气……不,应该说,比以前还更要帅气了……,只是……

原本是一场完美的相亲会,本来大家都以为会有一个欢快的散场,不知道为什么却冒出了这样的难缠的家伙。可是南宫宝灵也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下蹲,弯腰,屈膝,躲过了对方的进攻,迅速的转移身形却再次被对方困住。

几招下来,两个都是高手,谁也没有占到便宜,南宫宝灵眼眸一闪,准备出手的时候夜战火却猛的站起身来。

“邹传奇,你混蛋,给我住手,你若是伤了我嫂子一根汗毛,我哥一定会亲自回来灭了你的。”

这句话对邹传奇来说不算威胁,但是却是已经对他造成了影响,他微微瞅了一眼南宫宝灵。虽然他早在前些日子时就已经通过各种关系,已经知道夜战邪结婚的消息,但是,没想到对方竟然会是如此模样的一个年轻的小丫头。但是那身手的确不错,能跟他斗了几回合已经算不容易了。

“嫂子,抱歉”邹传奇一声抱歉对着南宫宝灵说完后就直接向夜战火那走前一步。

“火火,我们回家……。”

冷冷的声音,冷冷的表情,也没有过多的言语,但是那深沉的眼神却翻滚着一种莫名的狂热与柔情,让人惧怕。

南宫宝灵微微挑眉,有些讶异,看着传说中失踪了十年却又突然冒出的邹传奇,英俊的容貌绝对不比夜家的那两位差,高挑的身材虽然简简单单穿着一身黑色运动衫却能感受到他砰然有力的肌肉。

“回家?邹传奇,你可真的是太有传奇了,你有资格说出这样的话吗?失踪十年,音信全无,哪里还是你的家?又哪里会是你的家?”

原本以为再相见,她会激动的不能言语,只能崩溃大哭,或者是把他当成陌生人。可是此刻的夜战火却出奇的冷静,无比的冷漠。回家?回哪里的家,回家这两个字是随便可以说出口的吗?可是那历经沧桑的模样还是让她心尖抽疼,十年了,他比原来还要帅气,还要迷人。

但是这个男人,已经不属于她了,她已经将他遗弃在十年的回忆中,埋葬了一切。陌上流年,且吟且行,不去在意纷扰,不去忧虑明日。山和水可以彼此相忘,星与月可以流光相皎。一个人也可以去看细水长流,待到莲花开尽后,得一世清欢。

“这位邹先生,这是我们夜家的私事,希望你不要打扰。关于你们以前,我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现在是什么模样,麻烦你还是不要打扰我们的好,请先离开吧!不过,你放心,我们很快会见面的……我想无论是我,还是夜战邪,或者是夜战凌应该都会十分迫切希望与你彻底的深、入、谈、谈、的!希望你最好有心理准备。”

南宫宝灵微笑的出面打圆场,可是手中却在刚才邹传奇与夜战火聊天中,自己悄悄移动到旁边的桌面上拿着一把银质的咖啡勺子藏于手中,现在用勺子的另一端,尖锐的那一端已经轻轻的抵在邹传奇的后腰之上,对准的是肾脏的部位,丝毫不差。虽然表情上客气,其实言下之意就是说:这是我们夜家的私事,你一个外人插进来干什么,赶紧给我滚,不然就插爆你的肾,然后再叫上我家男人和小叔子,三人一起再找你好好谈谈。

邹传奇沉默了几秒,不怒反笑,对着苏明甩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小子,记住,夜战火是我的女人,打从她一出生开始就是,未来一辈子都是,你没有机会的。实相的就赶紧有多远给我闪多远,别再让我看到你。”

直到那抹背影消失,夜战火才颓废的坐下,南宫宝灵尴尬的与苏明解释情况。

“不好意思,苏先生,让你受惊了。刚才那个家伙,以前是住我们家对面的一邻居的小孩,小时候跟夜战火比较玩的来,不过,你放心,他们这都已经十几年没有联系过了……”

“哦,没关系的,谁会没有个小时候的玩伴啊,呵呵……”苏明也是明白人,虽然人家夜家大少夫人开口解释了一下,可其中有多少是真实性的他很清楚。

“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间。”

南宫宝灵以上洗手间为由,礼貌的点头起身,踩着优雅的步伐离开,到转角处马上躲了起来,偷偷的拨通了夜战邪的电话。

“首长,首长,不好了,我现在正在陪小姑相亲,眼看着小姑跟一个叫苏明的男人蛮谈的来的,谁知道啊,半路杀出一个叫邹传奇的男人来。”

夜战邪在部队捏紧了手机,恨不得把它当成邹传奇本人一样捏死得了。该死的家伙,竟然真的有脸回来,上次突然来了一通电话,他已经警告过他了,不要再出现在夜战火面前了,这次竟然还敢破坏他妹妹的相亲见面会,天知道夜战火用了多大的勇气才把那个抛弃她的臭男人给忘记,心甘情愿的去相亲,结果呢,现在到好,成这样了……。

“相亲闹掰了?”

南宫宝灵躲在角落微微观察着苏明,虽然今天发现一些事情,看起来好象却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心情,一样淡雅的微笑,温柔的眼神,如沐春风。

“嗯,单从表面上看不出什么来,好象还好吧,但是邹传奇那边怎么办?”

夜战邪冷哼,既然敢失踪十年,一回来就送这么大见面礼,真当他们夜家是软柿子,任你捏扁吗?

“放心,有我在,我马上打报告写申请,下午就赶回来,你来通知夜战凌,叫他给我准备好。”

懵懂的南宫宝灵挂断首长大人的电话,继续拨给夜战凌,交代了夜战邪吩咐的事情之后才松了一口气。仅是刚刚一个照面与几个回合的交手,南宫宝灵就感觉邹传奇与夜战邪有些类似,却又绝对不同的感觉,让她微微有一丝害怕。

虽然本质上似乎与夜战邪是一样沉默、寡言的男人,但是邹传奇的身上有很多戾气,那绝对不应该是部队或者军人应该有的正气,反而更像是黑夜里的……

虽然刚刚简单跟他过了几招,但是现在她的手臂上已经乌青了一大块,那个下手快、狠、准,被盯上的感觉让她背后发凉,那眼神绝对是杀过几个人的眼神,带着血腥味。

南宫宝灵心中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这边,本来刚才还是挺着腰板的邹传奇,这会刚走出门口却是摇摇晃晃地扶着墙距离的喘息着,胸口处部的伤口在刚刚和南宫宝灵的交手中已经开始崩开了。他现在躲在角落里,靠着墙颓废的坐在地方,疼的满头冷汗,却不肯发出丝毫声音,咬着牙死死的挺着。

十年了,三千六百个日日夜夜支持他活下去的唯一希望就是活着回来见夜战火。他想过无数次再次见面可能出现的画片,却唯独没有想到得到会是夜战火去相亲的消息。

我亲爱的火火,对不起,对不起,让你等了十年,十年都过来了,你难道就不能再等我一下下,就一下下就好,我已经回来了,活着回来了。

按着胸口处的伤口,感受着掌心内温热的感觉,再伤、再痛也没有他心里痛,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刚刚一接到他一直爱的小公主,竟然在跟别的人男人相亲,他当时恨不得立刻飞过去把那男人给杀了,可是,他不能有,他不能让他那单纯、可爱的小公主看到他如此血腥的一面,所以,刚才在场时,他硬是忍住了没有动手。

那年他十岁,而她刚好才出生。邹传奇的家和夜战火的家相邻不远,于是,从小邹传奇就宠爱着这位夜家的小公主,而夜家的那两位少爷却是常常欺负这位小公主,没办法,夜家的家规是,女人是宝,男人是草。小时候的两位少爷可是吃了不少的苦,爹爹不疼,老娘不爱,爷爷不宠。可这位可爱的小公主却是大人们捧在手心里的宝,于是,两位小少爷自然是不怎么喜欢这位抢着他们宠幸的小公主了。而这位小公主,从小就只有一个玩伴,也只有那位小玩伴会天天宠着她,爱着她,为她打报不平,当她的骑士,这一来就是十年。

可是,好景不长,在夜战火刚满十岁的那一年,她的这位口口声声说爱她的骑士突然之间失踪了,无论小公主怎么找,怎么哭,怎么闹,始终那位骑士再也没有出现在她的身边过。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慢慢的,小公主失去了早有的耐心,她心灰意冷了,决定要忘记这位骑士,她要重新找过一位能够爱她,一直陪伴在她身旁不离不弃的骑士。

伤过才明白,痛过才懂得,我们总是于经历后才慢慢学会,渐渐懂得。人生没有什么不能放弃,没有什么不能割舍。背得越多,走得越累,护得越紧,伤得越深。生活总有一些时候,一些地方,不需要我们执著,不需要我们坚持。转身后就该遗忘,挥手后就该淡忘。生活,就该学会保护自己,爱护自己!

邹传奇不相信,十年的疼爱最终还是抵消了十年的等待吗?那个让他保护,心疼,宠爱了十年的小丫头真的长大了,如此精致的模样,真是漂亮极了。如果他是陌生男人,别说来相亲了,就只大街上擦肩而过的惊鸿一瞥都感觉会爱上她。

“夜战火,对不起。我的小公主,对不起,这次我绝对不会放手的。”

虽然十二年前他没有正式参军,但是十八岁那年就被国家安全局秘密挑选进入了情安全局情报处总参七部,根据规定不可以向任何透露自己的身份,包括自己的父亲、爱人。那时他一直找各种借口,避开家中给予的参军压力,秘密的接受各种训练。

------题外话------

好伤人啊……

(快捷键 ←)上一章:第156章 励志奋发向上 返回《首长大人的小小妻》目录 下一章:第158章 曾经已经是过去词(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