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曾经已经是过去词

文/水清儿
本章字数:12552 首长大人的小小妻txt下载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他们是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现在却分别十年。一位获得了国家安全局的特等功勋,为国家奉献了十年却错过了那信誓旦旦要嫁给自己的小新娘。一位成了时尚圈内最神秘的设计师,名媛圈内第一千金小姐,d市第一美女,风情万种的政界名媛一支花。

十年的时间改变了一切,但是邹传奇的心却从未变过。他本身就是一个传奇,他相信他的这份爱情也会是一部传奇。

**…

隶属安全局的d市分部及其隐蔽性的私人医院内,发出各种不雅的咆哮。

“我x你大爷的邹传奇,你他奶奶的又给老子死到哪里去了?你也不看看,你那胸口部的伤口有多大,老子好不容易才把你再一次的从死神手中抢回来了,你奶奶的怎么就不知道珍惜、珍惜呢。我x你大爷的,不在那房里好好休息,还给我乱跑出来,伤口又崩开了,你是不是血多,是不是想再死一次?啊!他奶奶的,早知道你是如此,老子就不浪费我那时间去救你了……。”

邹传奇苍白的脸,沉默的没有说话,虽然咆哮的白衣医生还是不断咒骂叫喊,但是手上换绷带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

“邹传奇,老子最后一次警告你,你再这样折腾你自己脆弱不堪的小身板,我就是邪医圣手也救不了你了。”

肖起圣板着一张臭脸,恨不得一脚踹死面前的这个男人,他说了一大堆,这人明明听进去了些,就是一言不发,八竿子打不出个屁。有谁见过伤了重伤,却不肯乖乖养伤还四处乱跑的病人。

“起圣别喊了,喊的我都快耳鸣了,我这会都感觉自己有点头晕了。”

肖起对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不头晕耳鸣才怪,也不看看你自己流了多少血。本来现在能捡回这条命来就很不错了,这会还给我到处放血,你真以为那是猪血,白给,不要钱啊。流多了会死人的,好不,但是跟这样的家伙说也没有意义。

“邹传奇,老子告诉你,你现在要是死在我手里了,局长铁定会把我烤了的。求求你了,乖乖的配合治疗,在这里静养上几个月吧,拜托了老大,老子求你了……你就发发善心吧。”

邹传奇苦笑,若是能静养,他也希望健健康康的走出医院,他也希望可以有个健健康康的身体,可是现在时间紧迫,他怕几个月后再回家,说不定就要直接参加夜战火的婚礼了。

“起圣,抱歉,也我想大发一次善心,可我必须出院,我还有一位比我生命还要重要的人在等着我……我不能……”

肖起圣望着邹传奇那坚定的眼神中还夹带着柔情的影子,肖起圣最终只有无奈的摇头。面前这个男人认准的事情,就是十几头牛都拉不回来。他用脚指头想都知道肯定是什么火火小公主了,这个古板到掉渣的男人竟然还有早恋的一面,想不到啊,想不到,人不可冒相,一点都没错。

已经包扎好了躺在病床上的邹传奇苦笑,想着刚刚夜家那位大少夫人的模样,好像自己是什么罪大恶极的混蛋一般。是啊,丢下青梅竹马的小恋人,一跑就是十年、无声无息,当年那个小丫头一路走来肯定吃了不少苦吧。

可是这十年他经历了太多生死磨砺,心中从未忘记那夜战火那个丫头,那个仰着可爱小脸,听着自己说着童话故事的模样。还有那小时候的句句‘奇哥哥’、‘奇哥哥’,多么动听的呼唤声,最后离别那晚他悄悄的替入她的房间里,他们颤抖的亲吻,甜蜜心酸的感觉。

这一次突然的出现,他用脚指头想都会知道夜战邪和夜战凌肯定会出现的,免不了的是一顿臭骂还有拳打脚踢。可是他甘愿承受,如果可以,就连这十年,夜战火经历的一切心疼,他都愿意去承担。

想着今天见面的模样,邹传奇勾着苦涩却有繁衍不断的甜蜜闭上了眼睛,药效开始发作,他需要休息一会,之后也许还有一场大战。

**…

相亲最终以一种诡异的状态结束,夜战火实在没有心情呆下去了,找了个借口先走了。反而南宫宝灵笑笑,说:“没事,我来善后,你回家好好休息一下,不需要多想,别的事情交给你哥哥他们就够了。”

夜战火微微的红了眼眶,一天之内发生了那么事情,可是有家人在真的好好,有两个疼爱自己的哥哥,还有这位小嫂子,真的很有安慰的感觉。

夜战火离开之后,南宫宝灵却坐下了身子,她想和苏明谈谈。

“抱歉,今天的事情是我们夜家失礼了……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夜战火一离开,苏明整个人的紧张感觉也随之全部消失了,恢复那副自信,儒雅的感觉,从容不迫的态度。跟在夜战火面前局促紧张的男人是完全不同的感觉,面对南宫宝灵他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没有关系,我能理解,也不会在意。”

南宫宝灵坐在他面前,她能感觉到这位叫苏明的男人经历过的事情应该还很少。一位是资深的助手而已,而她不过是初出茅庐大学生。但是生存环境注定了一个人的特性,南宫宝灵的特性就是最懂人心,察言观色可是她的拿手绝技。她心中敢肯定,苏明和夜战火之间绝对不简单……

“有些事情,我不想拐弯抹角,我想苏先生也是聪明人,不妨有话直说。”

苏明微微挑眉,他性格沉稳,一向都是以退为进,特别是这种场合,但是夜家的这位少夫人却十分强势,手段利落,眼光毒辣的狠。虽然刚刚只是简单的交谈了一阵,但是她却能细心的发现蛛丝马迹。

耸肩,点头,苏明默认了她的话,既然大家都是聪明人,还是敞开了天窗说比较直白简单些的好。

“你原来你见过战火吧?你喜欢她,对吗?”

最近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微笑,苏明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果然是眼神毒辣,心细如尘啊。这多年以来,这个秘密,谁都没有发现过,就唯独给这位年纪轻轻的夜家少夫人给发现了。

“少夫人,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十分聪明,而且眼光也很犀利啊。是,我喜欢夜战火!其实,早在几年前多已经见过一次夜大小姐,虽然那时也只是惊鸿一瞥,但却给我留下了永远抹不去的身影。夜战火就像公主一样,美丽,大方,温柔,善良,那一双眼眸虽然隐藏了许多感情,却又正直纯洁,让我无法自拔的喜欢上了她。”

几年前的夜战火,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青葱年华,正是从女孩转变成女人的时期。精致的脸蛋上还带着少女的表情,微笑中还包含天真,虽然眼眸中曾经因为某人的离开,有着深深的伤痛。

但是那个时候的夜战火清纯中柔和着女人的妖娆感觉,瞬间惊艳了他一直都波澜不惊的心。可是在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后,他自此举步不前。

局长的女儿,身份,家室,学历,容貌,地位,没有一样不是完美的存在,可他却是寒门子弟。虽然学习刻苦,考上公务员也不过是想要份稳定的收入。

所以他才会一直努力奋发的工作,希望可以得到局长的认可,一直在这局里工作,可是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想再多见见夜战火,看看那美丽的公主是否还幸福,什么时候王子殿下会来迎娶他心中最美丽,最高贵的公主,感觉幸福美满的在一起。

虽然心痛,但是他一定会以普通宾客的身份送上祝福。可是老天爷却突然给他丢了一个莫大的机会,让他又惊又喜的昨天在自己的单身公寓中兴奋了一个晚上。

一大早天不亮就起床了,为了穿什么衣服来见面,苦恼了整整好几个小时。其实他也就只有三套西装,外加换洗的四件衬衫和两套运动服而已,就是想要穿得有多得体来,也没有那个时间去选购衣服,装扮自己了。

现在想想,真的有点可笑,他有什么可苦恼的。他根本不是王子,公主又怎么会喜欢上他呢。最近勾起一抹苦涩的自嘲。

苏明没有那么多野心,寒门子弟妄想什么高门公主,可是偏偏老天爷似乎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给予了这样一个机会,他心底升起一丝丝期待,是否老天可怜他痴心无悔的思念了五年,被感动了呢?

可是,今天他亲眼看着那个男人,身姿挺拔,器宇轩昂,霸气十足的模样,他就知道,他没戏了。果然,童话故事都是设定好的结局,王子和公主才是一出场的山野农夫,还是回家乖乖种田、耕地的比较好。

南宫宝灵瞧着苏明那失落的样子却勾勒出了温柔的微笑,就算童话故事里写的结局都是王子与公主才会在一起,那她肯定是可怜的灰姑娘,而且还是没有精灵仙子帮忙的灰姑娘。

既然她都能嫁给夜战邪,也许农夫也可以迎娶公主的。就算别人的童话故事里没有这样的事情,那就靠自己谱写吧。

“苏先生,无论是王子还是农夫,你不勇敢的踏出这一步就永远没有守望公主的机会。连给自己试一次的机会都不给,那么你就会彻底没有机会。农夫先生,童话故事再美好也是别人写出来的,我想大家偶尔也想换换口味,公主与农夫的浪漫爱情故事,似乎也不错呢。”

丢下一抹耐人寻味的微笑,南宫宝灵转身离开,苏明望着桌子上面那束依然绽放的蓝色玫瑰,陷入了无限的沉思里。

**…

艳阳高照的下午,夜家老宅,突然回来的夜战邪与夜战凌全员到齐,笑眯眯的跟父母交代,只是听说妹妹相亲了,来问问如何。

所有人对见到了邹传奇这件事情保持了缄默,不想要父母还有爷爷担心。

“哥,这个邹传奇这时候回来,而且还是在小火的相亲会上,现在怎么办?”

夜战凌的书房内,夜战邪,夜战凌,南宫宝灵,三个人关上了房门,进行了秘密会议。至于女主角夜战火,因为心情起伏太大,回房先休息了。

“先给我把他给抓过来,带到后山上那块空地那去。”

南宫宝灵坐在夜战邪身边沉默不语,反正首长大人在,她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只管静坐着看结果就行。

“好,我马上就去邹家捉人……这小子敢回来,就要敢作敢当。”

夜战凌摩拳擦掌转身就走了出去,夜战邪阴沉着脸色,可以看出他心情十分不好,南宫宝灵的手,轻轻覆上了他的大手。

“她现在心里一定不好过,那个男人这样突然而来,小姑她一时半会肯定还是接受不了的……”

这次夜战邪回来的冲忙,没有任何准备,也没有带任何礼物回来给小娇妻。可是南宫宝灵眼神中没有一丝责怪,体贴让他略微愧疚。明明是许久不见的夫妻,却没有时间温存。

“嗯,谢谢你的理解,老婆,你果然是上天对我最大的恩赐。”

夜战邪温柔的吻落下,那熟悉的味道,化作心底满满的思念。说不想夜战邪,那是骗人的,南宫宝灵每天跟他聊着电话,却总是见不到面。现在好不容易见到了面,但是,她还是觉得夜战火的事情更严重,毕竟放弃十年的等待不容易,好不容易想要重新开始,那个人竟然又突然出现,心里的冲击一定不小。

“去吧,首长,别再这里磨蹭了……”见夜战邪还没有想去看夜战火的意思,南宫宝灵只好提醒下这位抱着自己不放的男人。

**…

夜战邪犹豫的在自家妹妹的门前走来走去,一会皱眉,一会叹气,走两步停一下,到底要如何安慰自己的妹妹呢?他真的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他本来就是个嘴笨的人,不怎么会安慰人,要是等下夜战火哭了,他肯定会更加慌乱的。

继续在门前走来走去,房间内的夜战火却扑哧一声乐了起来,她虽然心情不好,却不是聋了。他们夜家如此性格,肯定是自己的大哥了。一定是在门口苦恼不知道要如何安慰自己,才为难的走来走去。要是那位二哥的话,他早就一把冲进来了,然后自己还没开口之前,他就会噼里啪啦说上一大堆。

夜战火没有开门,只是靠在门边的墙上喏喏地开口。

“大哥,我没事的,我不是小孩子啦!你好不容易回来趟,快点去陪小嫂子吧……”

门外的夜战邪听到夜战火的声音,自己愣了一下,停下了脚步,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打开了房门,看见背靠在墙上的夜战火,上前两步,轻轻的把夜战火搂进怀中,连声安慰道。

“你不要想太多,你放心,大哥回来的,之后的事情交给我们吧,我们替你讨回公道的。那种混蛋家伙不要也罢,不值得你伤心。我妹妹可是全世界最好的女人,有哪个男人不是抢着来和你相亲的,别理那个什么邹传奇,他只是个曾经,已经过去了。”

没有动听的声间,不浪漫的言语,直白坦诚的有些生硬,却让夜战火红了眼眶,有哥哥的感觉真好。

“哦,我是全世界最好的女人,那……到底是我好,还是小嫂子好呢?”

略微俏皮的话语从夜战邪怀中飘出,他明显的一愣,思考了一下,很肯定的回答:“你嫂子是我老婆,你是我亲妹子,你们都一样好,都是我最爱的女人,谁都不可以欺负,不然我就灭了他。”

夜战火无声的躲在夜战邪怀中簌簌落泪,除了细微颤抖的肩膀看不出一丝端倪。是的,她是哥哥心里最重要的妹妹,是父母眼中的掌上明珠,是夜家备受疼爱的小公主。

可是却有一个男人无情的丢下她十年,无论她怎么找都没有找到他,她才不要为他难过,伤心,她是夜家骄傲的公主,不可以这么卑微的为了一个男人而活着,他就应该骄傲的抬高下巴,大跨步的向着太阳的走去。三只脚的青蛙难找,两条腿的男人,满大街都是,只要她招一招手,随便就能抓上个一大把。

邹传奇,没有你的这十年,我还不是一样过来了,我一样是夜家的小公主,以后我也会幸福的,让你后悔当初丢下我十年不闻不问!**…

夜战邪和夜战凌兄弟两在后山的那块空地上反邹传奇狠狠狠的打了一顿,就在他们兄弟快要反邹传奇给打晕过去时,夜战火突然出现了,兄弟俩只好停手。

“大哥,二哥,别打他了,算了吧,反正我已经不再爱他了,算了吧,我们回家……”十年的时间,已经把夜战火心里的爱消磨的没盛下多少了,她不敢再爱下去了,她怕爱一次,伤一次,越爱越伤。

“不,不可以,火火,火火,就算你不爱我了,我也不会放手的,死也不会放手……”邹传奇可以接受夜战火现在已经不爱自己了,可是他接受不了她离开自己,夜战火可以不爱他,但是自己却不可以不爱夜战火。

“你放手吧,我已经不爱你了,麻烦你以后别再出现在我面前。”夜战火满脸泪水的看着眼前倒在地上的男人,然后转身离开。

“夜战火,就算你忘记了曾经青梅竹马的感情,我也绝对不会放手的,我一定要追回你。我爱你,二十年来从懵懂的喜欢,到刻入骨髓,融入血液中的深爱,我绝对不会放手的,死也不会放手。”

夜战火的身子微微抖了一下,最终没有回应他一句,最终还是没有停下脚步。她不想再让人担心自己了,那些东西埋葬在曾经的十年了。

邹传奇艰难的想要爬起身子,最终因为挨了夜家兄弟俩人拳头,胸口处崩裂开始大出血,他疼的卷曲的身子,他不能放弃,不能,不能!

邹传奇刚刚想要喊什么就感觉喉头一甜,猛的两眼一翻,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整个人直直倒下。

**…

转身离开的夜战火,望着夕阳,看着后山那刻大树下的秋千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换了新绳子,最终强忍的眼泪落下。

曾经那小小的秋千上留下了太多她与邹传奇的记忆,最终都要忘记,是不是她太狠心了。忽然之间感觉夕阳无比闪耀刺眼,下一刻夜战火的身子已经倒下,最后残留在脑海里只有他的叫喊声。

“夜战火,就算你忘记了曾经青梅竹马的感情,我也绝对不会放手的,我一定要追回你。我爱你,二十年来从懵懂的喜欢,到刻入骨髓,融入血液中的深爱,我绝对不会放手的,死也不会放手。”

人生最痛莫如:相爱着的人还爱着,却是再也回不到从前,再也回不到来时的地方了。留在心上的伤痛,唯有记忆里残留的片断,温暖着离别后的日子。哭,不能发泄情绪,不能表现伤痕,不能治愈伤口…如此的痛哭流涕,发现我早丢了爱里的我,只换来无能的我。痛,说不出来,像挖了心口的,窟窿。深的无法见底,不再愈合,只会哭泣的傻子…我早已够了。

邹传奇,我们回不到过去了,还不如彼此相忘江湖。

。、、。——

将夜战火安顿好,夜战凌坚持自己可以照顾,南宫宝灵与夜战邪无奈的提前回家。比较是新婚夫妻,小别胜新婚。夜战凌不想打扰他们难得相处的日子,毕竟不是天天都能在一起的普通家庭。

回到阔别依旧的温馨小家,夜战邪的心情却十分低落。看着妹妹再次为十年前那个混蛋难过、伤心、受伤,竟然还气急攻心晕倒了。他忍不住全身绷紧,刚刚就应该再揍他几拳,踹他几脚的。

南宫宝灵看着已经收敛脾气的夜战邪自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闷气。感情这样的事情,不是外人可以掌控的。

夜战火心里霸占着一个人,整整二十年的感情,不会因为十年的空白就轻易结束的。虽然苏的农夫童话也很浪漫,但是想要逆袭,可不简单。

其实,说句良心话,她感觉邹传奇就算是消失了十年,但是光从表面来看,他应该是真的很爱夜战火的,而且夜战火现在心里是还有邹传奇的存在的,只是十年的时间里把夜战火伤的太深,她不敢太爱了。

爱情啊,真是麻烦的东西!

此刻的南宫宝灵深深领悟这个事情,但是没有办法,她还是要好好跟夜战邪谈谈的。走到夜战邪的身后,一双素净的小手覆上了他的肩头,什么都没有说开始给他按摩。奔走了一天,突然请假回家一定会很辛苦的。

夜战邪渐渐松弛了肌肉,靠在沙发上默默的闭上了眼睛,享受着亲爱的小娇妻给自己按摩,嗯,还是自家老婆最懂他的心。

“首长,虽然夜战火的事情,我帮不上什么忙,但是我希望你能理智的站在邹传奇的角度想想。”

接受了按摩,南宫宝灵绕道夜战邪面前,本想要在旁边坐下的,却被闭着眼睛的他一把拉入了怀中。南宫宝灵已经开始渐渐习惯,这个霸道的男人每次都固执的让她坐在大腿上这件事情了,算了,反正有人肉垫子坐,软软的也不错。

“理解他,为什么?”

南宫宝灵忍不住翻白眼,这个男人平时精明的比猴子还精,偏偏遇上了自己家妹妹的事情就大脑一片空白,感性压倒了一切。

“首长大人,别人不理解,你难道还不懂吗?邹传奇突然离开,十年来音讯全无,他是军人世家,从小跟你们一起长大,而且跟你一样,原来一直立志要去当兵的。可是,十八岁那年投考却被淘汰了,你不感觉很可疑吗?你们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吗?难道会彼此不了解对方?”

夜战邪微微皱眉,那个时候他已经进了军营,很多事情都是后来听说的。知道后,他也奇怪了一阵,无论是身体素质,格斗技巧,还是忠诚度,邹传奇都有很高的觉悟,不应该会被淘汰的。

“所谓的淘汰绝对不简单,两年之后他就突然消失了,而且在消失之前还跟夜战火说过,让她要等他回来。你有没有想过,什么地方需要这样人隐藏身份培养,训练,然后整个突然不见了,去完成自己的任务。而且,需要守口如瓶,绝对不准给第三者提起,这个是纪律。”

夜战邪听着南宫宝灵的分析,猛的睁开了眼睛。

“有,有个地方,国家安全局,不是总参二部就是三部,不是特工组,就是情报组。”

两个人默契的相视一笑,彼此明白了对方意思。很简单,一个有家为国家奉献自己力量的男人,从小就立志如此的人,怎么会轻易改变。之所以没有被人知道,一定是因为某些原因,故意隐藏了。需要如此神秘的部门,只有国家安全局了。

什么参军被淘汰都是借口,根本是直接被需要新面孔的安全局挑选了进去。然后先培训了两年看看挑选过来的人员综合素质怎么样,然后通过者就会安排些什么任务,让他去参加,可是没想到一走就是十年。

“老婆,你简直就是上天给赠给我的宝贝。我马上去调查,如果是真的,我可以考虑一下原谅邹传奇,暂时不插手他们两个人的事情。”

南宫宝灵微笑的点头,果然夜战邪就是聪明,两个人似乎心有灵犀一般,只要一点就通了。

经过几天详细的调查,夜战邪运用了手头上所有的关系,肯定了一点,邹传奇消失的十年果然不简单。

“根据国家规定所有的档案都会封存的,这个都是国家机密,绝对不会透漏的。但是现在邹传奇是国家安全局总参二部的参谋长。虽然仅有一么这条消息,其它的都是空白一片,却可以肯定的是,之前他一定是被国家安全局挑选去进行什么秘密的任务了,而那个任务让他用了十年的时间才完成归来,一定是完成的很出色,所以前不久刚刚被国家秘密授予了特等勋章。”

由此可见不需要任何理由,南宫宝灵与夜战邪轻笑不语,答案显而易见。消失十年的人,之前没有任何档案与履历,却能到国家的如此授予,其中绝对不简单。

“首长,我们所有人都希望夜战火幸福,但是感情的事情不是我们能左右的。还是交给夜战火自己做决定吧,无论是什么选择,只要她幸福就够了。”

夜战邪沉默是金,也算是默认了,将南宫宝灵拉入怀中,下巴顶在她的头顶,嗅着那发香,忍不住有些苦恼。

为国家、为了人民奉献自己的一身,这个是身为军人最基本的觉悟,但是如果让他消失十年,他肯定做不到,谁让他心里住了一个折磨人的小妖精。

“我最近这几天还有别的事情要忙,因为是临时请假回来的,打乱了原来休假计划……所以,没有多少时间陪你了……”

夜战邪苦恼的要命,到底要怎么办,还有几天就要离开了,可是还有一堆事情没有解决。南宫宝灵轻笑的缠住他的脖子,在他怀里蹭了蹭,像只撒娇的小懒猫。

“没关系的,这次是紧急情况,你忙你的事。等下次休假的时候再陪我也行的,我又不会消失不见,放心吧。”

怀抱着可爱、娇软,温香的小娇妻,夜战邪一想到下午还要去开会,然后还有一个战友间的饭局,全就感觉到头疼。真的不想出这个家门,真的很想一天二十四小时都窝在这里抱着小娇妻,时刻抱着老婆舒舒服服的聊聊天、调**什么的,促进一下夫妻感情才是正道啊。

“那好吧,你要乖乖的,我等下去开会,然后晚上有个饭局,我会争取早点回家的。”

南宫宝灵微笑的点头,轻轻献上浅浅的吻,首长大人身子一僵,恨不得一口吃了这个不断挑、逗自己的小家伙,可是最后还是忍住了。

------题外话------

亲爱的妹纸们,请多多支持我,多多给票票,谢谢……

(快捷键 ←)上一章:第157章 相亲遇传奇 返回《首长大人的小小妻》目录 下一章:第159章 长了一张招人怨恨的脸?(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