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赔了夫人又则兵

文/水清儿
本章字数:9536 首长大人的小小妻txt下载

陆小峰眼冒红星,看着走出来的女孩,笑容加深,他是很看好这个倔强个性的女孩的。长的可爱不说,性格也更加沉稳,可惜啊,就是个女学生,而不是个女兵,不然的话一个是个好苗子。

不过……嘿嘿,长的那么漂亮,又这么有个性,好好培养一下,说不定还能……。

“那也行,既然,你是女生。男人就应该要有男人的气质,我决定让你一条胳膊。”

说话间,陆小峰将一只手臂放到身后,表示慷慨的单手迎战,南宫宝灵没有任何言语,明明是被人瞧不起了,但是她内心却很愉快,哈哈……她要的就是这人效果。

“教官,虽然你是从部队里出来的,身手一定不凡,但是,我还是想提醒你一下:教官,轻敌,不、好!……”

陆小峰想到自己是男子汉,顿了顿还是风度开口:“无妨,女士优先,你先请。”

南宫宝灵想着总不能一直这样对峙下去,于是叶少聪话音刚落,她身形如燕一般窜出去,手臂向蛇一样灵活,一掌从对方胸前斜向上攻击,刮过陆小峰的前颈,而后屈肘回拉,意图勾住对方的颈项。可此时,陆小峰的拳头直直袭向她的面门,带着一股清凉的拳风,可见威力之猛。她眼神一凛,迸发出精光,下盘定定的不动,上身向后倒去,一个旋身后避了过他的拳头,南宫宝灵一个箭步飞身出去,每一招都是都是对着人体要害下手,压根不给金城任何喘气的机会,若不是单手还能阻挡几下,但是现在招式却受到了局限。

“小丫头,不简单啊,身手不错,不错,我喜欢!”

他话音刚落,南宫宝灵脸色一沉又旋身上去,居然直直的飞出一脚!陆小峰后退一步,双臂交叉硬生生的接住她一脚,南宫宝灵嫌恶的一级快手刀挥出,却被他一个小擒拿扣住,反推,明明力度不够,但是任语桐还是在地上翻滚了一下,暗中抓住了一把泥土。

当陆小峰靠近想要反击的时候,南宫宝灵白净的素手一扬,被沙土迷住了眼睛的他,噔噔倒退三步,就被南宫宝灵抓准时机一个扫堂腿击倒。

没有任何激动的情绪,一只手扣住他的手腕,迅速将他翻了个身,另外一脚踩住陆小峰的背上,明明获得胜利,但是南宫宝灵却依旧一脸的冰冷,反而看起来更加不可一世。

“我说过,轻敌,真的,不好!……你输了,教官……先生……。”

那轻飘飘的软糯小声音,让他无地自容,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睛!自己输了?输了?真的输了?

陆小妖忽然感觉自己在军营内白混了,丢脸都丢到姥姥家了,明明是很想大喊一句:“臭丫头,你耍诈。”

可是,他刚刚要求比试时,也没有规定不能耍诈啊!……邪恶的小丫头,可恶的小丫头,满腹坏心眼啊,可是那小模样怎么瞧怎么喜欢。

“好吧!我认输!ok”陆小峰嬉皮笑脸的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尘土,然后一把勾住南宫宝灵的肩膀。“对了,小美女,哥哥问你个问题,你有男朋友吗?如果没有的话……”

南宫宝灵忽然感觉背后一阵阵寒气直袭过来。这位教官一个人不怕死到这样的程度,她真的为他感觉到悲哀,感到可悲哇,为咐他只光长有身手,却没有长到头脑呢?汗……。她男朋友倒是真没有,不过尼,有位占有欲极强的老公。嘿嘿……好不巧的是他不仅也是军人,貌似还是你的直属上司哦,教官等会你可得小心些。

但是,南宫宝灵开没有来得及开口说清楚,就听见远处传来的冷漠霸气地怒吼。

“陆小峰,你在干什么,不好好训练,闹什么,马上集合!”

突然间,冒出的夜战邪,冷漠的望着所有人,听着陆小峰在一旁直夸南宫宝灵多么漂亮的一个女生,身手又有多好,人又有多迷人的汇报。

夜战邪脸色越来越难看,无情的直看着杜小峰,可是人家还是摸不着头脑,以为首长大人脸色难看,是只为自己输了。

“很好,竟然能击倒教官,看来是我一直以来小看你们了。既然打赌,是比赛,那就再来一场,这位漂亮、美丽的女同学,来和我比划比划吧。”

倏尔,夜战邪对任语桐勾了勾手指,眼眸伸出一片幽暗,让南宫宝灵迷惑。

“咦……老大,你也要跟她比,那你可要手下留情,千万别伤到人家小姑娘哦!人家可是娇嫩的一朵花哦!”

看着陆小峰担心、爱慕南宫宝灵的模样,夜战邪的脸色又阴沉了几分。你那个谁啊,谁用你鸡婆,给爷滚一边去。那是他自个的老婆,他放在心尖尖上的人儿,哪怕是受一点点小伤,他都要心疼死的。你这哪里来的混蛋,竟敢打他老婆的主意,等会我会让你哭的很有节奏感。

“闭嘴,回去之后,马上给我滚到特战旅内参加集训去,别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

莫名感到一股杀意的陆小峰,莫名其妙的挖了首长的墙角,顺便被某位占有欲极强的家伙怨恨了一把。

夜战邪脱下合身的军装丢给旁边已经,轻笑的看着南宫宝灵,眼眸中是一片兴趣盎然。他从未跟南宫宝灵正式交过手,但是他知道她的身手是不错,而且听说她实战不错,难得有机会,跟老婆随便玩上两把也不错。

杜子健一脸窃笑的看着前面空地上那两个准备交手的人。南宫宝灵肯定是打不过夜战邪的,那是非常肯定的。真以为特战旅保持所有项目都是破纪录的传奇军长大人是白给的吗?

但是南宫宝灵这个小丫头为了要赢,可是往往不介意,耍耍小手段那是很正常滴。虽然,不至于下狠手,但是的的确确不是什么好搞定的小角色。

但是杜子健敢肯定,夜战邪不会轻松获胜的,因为他比任何人都宠着、爱着、疼着眼前的那个小女人,那可是他心尖尖上唯一宠爱的人,不可能会让她受一点苦。

南宫宝灵以为是来真的,那眼神更加认真了,既然是比赛,就要全情投入,哪里还有什么感情可言。虽然知道自己实力不够,肯定斗不过夜战邪。但是她怎么地,也要拼劲全部出手的。

明明人头涌动的操场上,此时却安静的鸦雀无声,每个人都紧紧盯着夜战邪与南宫宝灵的交锋,甚至有些人紧张的摈住了呼吸,因为实在是太刺激了。

这样的场合若是放在别的女生身上,肯定早就吓得腿哆嗦了,可是南宫宝灵却从容不迫的看一眼观众,而后双腿微微打开,身形微微一矮,如仙鹤一般慢慢沉淀下来,同时双肩打开,左右手分开于前后。

围观同学只看了南宫宝灵摆出这样一个架势,顿时掌声如雷,“好!好!”那副拍案叫绝的模样,仿佛真在看打擂台赛,让两个当事人额头直冒黑线,乌鸦乱飞。

看似越是紧张的场面,南宫宝灵越是冷静,似乎连周围的声音都听不见了,快速出一拳虚晃,夜战邪却轻松一把握住,将她整个人扯到怀中。

“老婆,想我没?……”

原本两人对打,南宫宝灵一直抱着认真的态度,还是有点想要侥幸取胜的想法,但是此刻她才明白,真正无耻的高手在这里。竟然在她耳边如此呢喃,那低沉的声音,她每天晚上都在手机中聆听却怎么也见不到真人,哪里能不想念。

那熟悉的呼气,身上沾染的味道,每一样都让她脸红心跳。南宫宝灵生气的一脚狠狠踹在他的膝盖骨之上,倒退了三步,停下。

“可恶!”

除了这样用怨恨的眼神盯着夜战邪,她也不知道如何是好,耳边因为刚刚吹过的气息,还引发了些许了的颤抖。夜战邪轻笑,勾起嘴角似乎有一抹淡淡的邪魅。对自己老婆耍流氓,有什么无耻,卑鄙的,这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情,这个呢,应该就是叫做,打是亲,骂是爱,拳打脚踢谈恋爱……。

看着那若是若无地笑容,南宫宝灵快要气炸了,原本做到输的觉悟,但是现在,她咬紧了牙关,绝对不允许自己输。

反正都过了几招,南宫宝灵算是看出他在故意让步,眉头一皱,眸光一沉,不悦的连连攻击,趁着他的上身被自己制住的短暂一刻,右膝盖雷厉风行的往上顶,夜战邪察觉到她的意图,她不分轻重的一拳打在他的胸膛上,夜战邪没有预料到南宫宝灵这样一手,胸膛之上留下一片火辣,但是却反手勾住了她的胳膊。

整个人再一次落入夜战邪的怀抱里,南宫宝灵不甘心的想要挣托开,却只能让手腕处发出快要脱臼的疼痛感。

“老婆,乖……,别动了,小心受伤。”

安慰的话语在她耳边小声响起,南宫宝灵不甘心的抬起头,红润的眼眸含着一点点晶闪闪地泪水,水盈盈的一眼就让夜战邪失魂落魄了。若不是在全校师生面前,夜战邪恨不得马上就吻住她那诱人的红唇。

“老婆,乖乖认输吧!……”

夜战邪的擒拿术与近身格斗,可是部队内特别教授的特殊版,近身战看成无敌,尤其是他抓住的人没有一个能逃脱的,如果南宫宝灵再动下去,那手臂肯定是要脱臼的。他哪里舍得让她痛呢,只不过是向让南宫宝灵知道她家的男人有多厉害。

神马,要我主动认输?不行,不行,绝对不行,怎么能认输呢?可是手臂微微一动,那钻心的疼根本不是现在的她能突破的。

想要首长大人自己松手,怎么可能。既然他都卑鄙无耻了一把,自己也没有必要坚持什么原则到底了,眼眸中的狡诈一闪而过。若问世界能降服夜战邪的人是谁,除了自己,她想不出第二个。

谁是你心尖上的人,便可以有恃无恐,她是夜战邪心中的骚动,唯一的疼爱的女人。

下一秒,南宫宝灵再次抬起委屈的小脸,水汪汪的眼睛中这次蓄满了更多泪水,咬着红唇,似乎疼的发抖,让人疼到心坎里了。

“……”为难的深呼吸一口气,最终下定决心。“亲爱的……人家……疼……”最难忘的是你的微笑,当它绽开在你的脸上时,我仿佛感到拂过一阵春风,暖融融的,把我的心都溶化了。

左手刻着我,右手写着你,心中充满爱,当我们掌心相对,心心相印时,所有的人都会看到——我爱你!

迎接我们的将是和煦的阳光……轻柔的风……淡淡的花香……和无尽的爱……

如果世界上有最美妙的言语,那我爱你一定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但是对于夜战邪老说,最具杀伤力的也许是南宫宝灵那委屈中带着羞涩与颤抖的——亲爱的!已经惊吓地魂飞魄散的夜战邪,下意识的松开手,刚刚想要仔细看看,大喊一句:老婆,你哪儿疼?快让我看看……。

南宫宝灵却勾起了狡诈的笑容,一个抽身反手,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个下勾拳狠狠的敲在夜战邪的下巴上,瞬间传递给大脑一秒的晕眩感。南宫宝灵手脚利落来个反肩摔,夜战邪高大的身子噗通一声倒地,地面瞬间沙尘满天飞。

本来一直在一旁看好戏的陆小峰这一次是彻底吓傻了……尼麻,刚刚发生了什么?号称a集团军最强的夜战邪竟然被一个小姑娘毫不留情的揍了一拳,顺便反摔放倒了?

这个世界玄幻了,特么的玄幻了,他是不是在做梦,这一切都是自己想太多的幻觉吧?

趴在地上的夜战邪先是一愣,然后转个身子,躺在那地止竟然嘿嘿傻笑了起来,没几秒钟竟然演变成了哈哈大笑。很好,很好,他这位狡诈的小娇妻很好的掐住了自己的命门,看他晚上怎么收拾她。

为了打赢他,小娇妻这次可真是牺牲巨大了……,因为之前关于滚床单的赌约终于让他赢了,这会可以明正言顺的吃肉了,虽然挨了一拳,丢了点脸,但是不赔,不赔!一切都很值,很值……。哈哈哈……吃了这么久的素菜,今天总算是可以吃到肉肉啦!啊……首长大人无比开心,无比激动,无比兴奋。看着躺在地上还哈哈大笑的夜战邪,大家都开始怀疑这个家伙是不是疯了……是不是被打伤了,陆小峰快步跑了过去,蹲在一边观察情况。

“夜战邪,夜老大,夜军长?你还清醒吗?不会是被打傻了吧?你看看,这个是几……”陆小峰真怕某位首长接受不了自己被一位小丫头给打败了,所以有些神经错乱。然后再夜战邪面前伸出五根手指,让他辨认。躺着的战野瞄了一眼金城,彻底破坏了心情,狠狠扳过手指,疼得他哇哇直叫。

“滚,给我闪一边去!”

夜战邪缓缓站起身子,虽然手臂上擦破了点皮,微微出了点血,但是,他一脸高深莫测的盯着南宫宝灵直看,让她暮然红了脸颊。

刚才虽然自己卑鄙了耍了点小手段,赢得了比赛,但是她刚刚听见夜战邪那爽朗大笑的声音才想起来。曾经他们还有一个关于滚床单的约定,这个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汗,自己怎么就把这事给忘了呢,这下好了,才没多少天自己就自动送上门。

可是,没办法,既然已经成了事实,南宫宝灵也认命了,对着夜战邪挑衅的一个眼神。

“现在,你输了,愿赌服输,我们可以休息了吧?”

夜战邪挑眉,点头,让他们所有人都回去休息了。内心却得意洋洋的等着那份自动送上门的晚餐。等那群同学都走远了些,他拿出手机开始发送短信。

“亲爱的,老婆,我们今天晚上的约会,记得准时哦!我会一直等你!”

陆小峰诡异的看着夜战邪,这位夜军长是不是被揍傻了?为什么输了还那么开心,那美滋滋的样子跟翘着尾巴的大尾巴狼一样,好像丢了给了他一块大肥肉一样。

“老大,老大,还真没想到刚刚那个丫头真是厉害啊,好有个性哦,真带劲耶,我就是喜欢她这样的。”

夜战邪的脸色刷的一下冷了起来,看着天生没有女人缘的陆小峰,忍不住为他节哀。有些人啊,光有眼光却没有看不懂眼色,真是可悲!没办法了,谁让他唯一一次有眼光时,看到的女孩是很好,但是,那是他夜战邪的女人,其它所有的雄性动物统统都不可以打他女人的主意,不然的话,哼哼……。

“天下所有的女人你都可以随便喜欢,但,唯独她,你不但不可以喜欢,更主要的是连一点点的爱慕她都不可以。”

夜战邪扒拉掉搭在肩膀上的手臂,丢给陆小峰一个白痴的眼神,跨步走开。

“啊?咦,那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呢尼?老大,你可是结婚的人,你可以老牛吃嫩草,我怎么就不行了?你不能这样的。”

陆小峰一脸不满,不死心的跟在后面,夜战邪最近总是神神秘秘的,结婚了不说,媳妇却不肯领出来给大家看看。不知道是见不得人,还是美若天仙不给看,天天金屋藏娇。现在来这d市最好的大学来当教官,他就是早就打好了来找到一位老婆来的,评什么夜老大可以老牛吃嫩草,他就不行啊,这不公平,不公平。

“因为……那、是、你、嫂、子……”夜战邪冷冷丢下一句,潇洒的转身离开。陆小峰此刻已化身石雕,一动不动,瞬间感觉五雷轰顶,欲哭无泪。不是吧,那,那,那个小丫头是嫂子,是嫂子。有没有搞错,自己既然当着夜老大的面前说,就是喜欢那种有个性的女生。啊!天要亡他啊!为啥子就是嫂子呢,为啥子他滴就咋这么苦尼,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陆大政委,回去之后给我好好的去特战小分队参加集训,你身上不脱一层皮,不在那等上一个月,别给我回来。在我这里胆子都长肥了,敢调戏嫂子,是要付出代价的。”

呜呜呜,他什么都不知道,真的不知道,真的,比珍珠还真。谁知道那是你老婆,谁知道那是嫂子啊……你又没说。再说,他哪里调戏了,不过是欣赏一下,是欣赏,好不好。太可悲了,太可悲了,难得来次大学,看着妙龄少女居然第一个碰见了嫂子……

女人缘哇,他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啊!才会有这辈子的缘啊!月老,你给我牵的神马狗屁红线,绝对是伪劣产品……坑爹又坑娘的货啊!

**…

回去休息的南宫宝灵,在一旁的洗漱池边不断的用凉水洗脸,反反复复,不累似的,一直到现在还紧张的心跳加速。怎么办?怎么办?首长大人,来了短信,那是什么意思?赤、裸、裸的暗示啊,难道今天晚上就要去敬献代价?

愿赌服输,她还有什么借口啊!可是,可是……。

虽然满脸都是冰冷的水珠,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双颊绯红,怎么办呢?去还是不去?啊……好烦躁。

休息的人群,大多都和自己相熟的朋友聚在一起,每个人都在讨论,今天杜子健帅呆了,南宫宝灵好威猛啊。原本以为是娇滴滴的才女,高岭之花,没想到打架那么厉害,阴损的狠。哪里能不阴损啊,第一场扬沙子,第二场更是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攻击动摇了那个很厉害的帅哥军人。

杜子健刚一休息时就去了医务室,这会一从医务室回来,就看见独自冷静中却怎么看都有点风中凌乱的南宫宝灵。

“怎么了?明明赢了,还不开心?有心事?”

南宫宝灵无奈的叹气,就不应该出手的,看看,枪打出头鸟,招惹上是非了,这次她算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

“他们可是开心休息了,我当时脑子一抽就犯错误了,把自己赔进去了。”

“什么?把自己赔进去了?怎么说?”杜子健云里雾里的,完全搞不懂南宫宝灵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唉……就是……唉……我不知道要怎么跟你说……”这种事情她哪里好意思开口,可不说出来,憋在心里又实在难受。

------题外话------

马上就要有肉吃了,妹纸们快快投票票,快快撒鲜花过来。

(快捷键 ←)上一章:第163 军训?夜军长亲自监督 返回《首长大人的小小妻》目录 下一章:第165 甜蜜的痛苦(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