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70章 遗嘱

文/水清儿
本章字数:8905 首长大人的小小妻txt下载
南宫宏达虽然内心气愤,但是还是很稳定的坐在沙发中央,耐心的等待自己的这一对平常都很是平静的儿女能闹出什么妖蛾子来。

    倒是那位南宫太太——张宜先沉不住气了,尤其是看着自己的亲生儿子和那个贱丫头同气连枝的模样。

    “南宫千棋,你这个臭小子,你搞什么花样,你怎么把那个贱丫头招了回来,你想要干什么?”

    尖锐的声音尤其刺耳,南宫宝灵却风淡云轻的端坐在哪里不说一句话,也没有任何表情,安静的像是一朵绽放的空谷幽兰一般,压根就不想搭理那些闲杂人等。她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南宫宏达,在这里她唯一怨恨的只有这个所谓是父亲的男人。

    南宫宏达也饶有兴趣的看着任语桐,一直以来他不喜欢这个女儿绝对是因为她身上没有她母亲——楚馨那骄傲的模样,也没有丝毫像自己的地方。温温吞吞,柔柔弱弱的一个小丫头,虽然学习很好,平常也还听话,但是,再好也不过是个书呆子一样的弱丫头。

    可是,今天她却突然出现,回到这个她一直想要摆脱的家里,而且穿着打扮,气质,气场都如此冷静的模样,没有丝毫畏惧。完全找不到以前那种唯唯诺诺的影子了,完全就像变了一个人。骄傲中透出冷漠,甚至还有厌恶,不屑,绝对不再是原来柔柔弱弱,大气都不敢喘的卑微模样。

    “今天叫全家人一起在这里来,不过就是有一件事情要宣布,同时请这些律师来也是为了见证一下公开爷爷当年的遗嘱……”

    神马?遗嘱?两个字犹如平地惊雷一般在所有人脑海中炸开了花起来。

    那个臭老不死的家伙好不容易死了竟然还给留下了什么遗嘱,都那么多年了,现在才公开,而且现在南宫宝灵那个贱丫头也回来了,此事绝对不简单。张家心里现在只想把那份遗嘱拿过来好好的看清楚里头的内容是什么。

    南宫宏达到是没有说什么,只不过是点燃了一根雪加坐在那里抽着,他在商海沉浮了那么多年,早就学会了波澜不惊。越是慌张,岂不是越给对手掘倒自己的机会。

    南宫千笑竟然头一次没有抢话,而是静静的坐在一旁,不断搅着裙摆。该死的老家伙,竟然死了也不给她安心点,还留下了遗嘱,她竟然这么多年来什么都不知道,那就应该可能是说没有她的份了。而现在南宫宝灵那个贱丫头出现在这里,也就是说有可能里头会有一份是她的,贱丫头现在不仅仅嫁的比她好了,现在还想要回南宫家分一杯羹,她绝对不会允许的,死都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诡异的气氛中,南宫宝灵冷漠清高的端坐在沙发中,南宫宝灵宏达沉默的抽烟,南宫千笑阴狠的冷笑,张宜不服气的叽叽喳喳的叫嚷着,南宫千棋倒是早就预想到了现在的这样的情况,十分冷静的应对。

    “妈,你在这里多说也无益,还是让律师开公开遗嘱的内容吧……”

    南宫千棋实在是受不了自己的母亲在那里泼妇骂街似的嚷嚷。让开一步,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们开始拿出各种签署整齐的遗嘱复印件,还有各种证据。

    “南宫总裁,您好,我们是xxx律师事务所的金牌律师,你的父亲南宫老爷子,也就是我们委托人,在临终之前曾经立下过两份遗嘱。根据南宫老爷子当年的意思,当初的遗嘱一式两份,分别将股份分给了你的儿子南宫千棋先生和你的女儿南宫宝灵小姐,两人各持一半的股份。当初没有公开,仅仅是因为两个当时人没有达成一致的意愿,所以,暂时交给我们xxx律师事务所来暂时保管,等待时机时便宜交还于两位当时人。现在两位当时人公开遗嘱是想要获得自己基本的拥有权,南宫千棋先生现在的要求是入主南宫集团的董事会,插手行政管理,担任副总裁职位,而南宫宝灵小姐由她本人同你们说她的一些要求……”

    南宫宏达一直沉默的抽着斗,压根没有看什么遗嘱一眼,既然闹这么大,还请了专业的律师,造假绝对是自掘坟墓,可以肯定的是,当初老爷子确实是留下了一份遗嘱。他更好奇的是南宫宝灵,这个不起眼的女儿果然是自己看走眼了。

    “呵……很好,原来还有这么多我不知道的内幕,真有意思……哈哈哈……。那知,南宫宝灵,你呢,你想要什么?”南宫宏达看向他这个以前一直都看不上眼的小女儿。

    她冷冷的环绕所有人一眼,自嘲的露出一抹讥讽的微笑。

    “我,我什么都不要,但是也不会把股份无条件的分给任何人,所有的红利我都会一分不少的拿走,我不会留一丁点给你们任何人,因我也没有闲心去管南宫集团的死活,我只不过是拿回当年我妈妈的那一份。今天我过来,要不是南宫千棋非要我过来的话,我绝对不会愿意踏进这个大门一步,那些所谓的财产,我也压根不稀罕。偶尔,有时候,我甚至不想承认我跟你南宫家有关系,如果可以换血,我希望把我身上唯一和南宫家有联系的东西除去”

    南宫宏达的捏着烟斗的手一紧,眼眸冷峻了三分,最终还是不怒反笑。

    “哈哈……有点意思,真的很有意思,你现在这个模样倒像是你妈妈的女儿,骄傲、霸气的目空一切,哈哈……不错,不错!”

    一旁的张宜坐不住了,一把拉住南宫宏达的手臂,现在还有心情搭理那个贱丫头像谁,南宫集团都要被自己的亲生儿子南宫千棋和那个贱女人的女儿拿走了。

    “老公,老公,你怎么了,现在不是说那个贱丫头像谁的问题。而是最主要的是那份遗嘱,你就不管管他们吗?还有那个臭小子南宫千棋,这才从国外一回来,就嚷嚷着要一个人占下南宫集团,那么大的家业就交给他胡闹吗?他还这么年轻,哪里能懂得什么?”

    南宫宏达微微挑眉,把目光移向向了自己的儿子,一直以来都以一种败家子,花花公子的样子出现在人前,这些年虽然他人在国外,但身为他的父亲,南宫千棋的一些事情他还是知道点的,那些按他现在的表现来看,以前的样子就是一个假象,糊弄着所有人。也许,他从未去了解了自己的这一对儿女。他们两个都是演技十足,扮小红帽吃大灰狼的高手。

    一个假装卑微、柔弱的私生女,唯唯诺诺的过活,为的就是早日摆脱南宫家,甚至是那个不堪的父亲。另外一个假装成败家子、花花公子,看似不学无术,其实背后不知道干了多少事情。如果,是个没头脑的儿子,绝对不会一直忍到现在才公开遗嘱,而且也不会做的如此滴水不漏。果然,看来他真的老了,他这个父亲也没在他们心中占多大的地方,他从来就没有真正的了解这一对儿女。

    “你不要多说了,让他胡闹去吧,我当初要这个儿子,不就是为了让他继承家业吗?既然,他自己有兴趣管理,那就让他去吧,反正我也老了,也没有多少年可活了,以后等我死了,南宫集团早晚都是他的,现在给和以后以也没有什么区别,现在给还更好,我也省了不少心思,可以有空坐下来喝喝茶了……。”

    南宫宏达的态度让南宫千棋有些意外。说完这段话南宫宏达缓缓起身,继续抽着烟斗,背影有些许苍老,走上楼梯消失不见。

    南宫宝灵轻微的看一他一眼,眼眸深处微微一疼,很细微,几乎是一闪而过,谁都没有发现。虽然,嘴上说的多么厌恶那个男人,但是那个男人毕竟是自己的父亲,骨血的怜惜永远都是血浓于水的。

    可是张宜看着南宫宏达离开,立马变了脸色,快步的走到律师面前,一把夺过遗嘱仔细的看了几遍,然后,狠狠的将它撕碎,丢入垃圾桶里。

    “啊,啊,啊……,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那个老不死的家伙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为什么我跟千笑一点点股份都没有,该死的老东西,早知道我应该早点把他毒死算了,省得他还有什么狗屁时间立什么狗屁遗嘱,该死的老东西……。我不会承认的,我怎么能让这个贱丫头先继承南宫家的股份,那些东西都应该是我的,是我的……。”南宫宝灵在一旁听了张宜的话,立刻感觉到了有个隐藏了多久的秘密就要掀开了,爷爷当年突发急病,或许会跟她有关,那么,也就是说爷爷当年本不应该这么早去世的。

    南宫千棋一把拉住自己的母亲,眼神凌厉的发出深深的警告。

    “各位律师请先离开吧,之后就是我们南宫家的家务事了,不方便挽留几位。”

    金牌律师们一行几人,多多少少也经历过无数次所谓的豪门遗产争夺战,早就驾轻就熟了。每个人在面对巨大利益面前,什么礼义廉耻都不重要了。有的时候,为钱红了眼,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送走了所有人,安静的客厅内只留下了南宫宝灵,南宫千棋与张宜,南宫千笑,说是一家人却又个个暗怀鬼胎。“张宜,你是不是当年对爷爷下了毒?当年爷爷突发心脏病,没两天去去世了,是不是这其中你在搞鬼,你说,是不是你……”

    “什,什么,没,没有的事,我那几天都在出差在外地,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根本就没有下毒的时间与动机。”张宜这下完全慌了,都怪自己刚才气糊涂了,差点就把那件事情给说出来了,怎么办,怎么办,千万不能让他们知道事实的真相。对,只要我打死不认,他们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是吗?那为什么爷爷主治医师,在爷爷去世的前一个星期,为爷爷做健康检查时都说过爷爷的身体还是很硬朗的,最起码还有好几年的寿命。可是,为什么,才过去五天的时间而已,爷爷就突发心脏病死了呢?为什么在爷爷突发急病的前两天你突然说要出差?那你当时出差去了哪里?时间上怎么都这么巧,全合在一起了?”

    南宫宝灵完全不信张宜的说话,她总是能感觉到当年爷爷突发急病去世,里面肯定有大问题,绝对跟这个张宜少不了关系。南宫千棋也感觉到了这里头有事情发生,只不过当年自己的太小了,长辈们的那些恩怨他们这几个孩子之间虽然清楚,但都因为年龄太小,最多也就只是躲在房里自己偷偷的听着,看着。

    “我,我哪里会知道老爷子他会突发心脏病啊,当时我娘家的小舅子公司出了点事,需要我去美国帮他一起进一批货,我当时什么也不知道,你别再这里乱冤枉好人,胡说八道。”

    “是吗?是我胡说八道,还是这里头大有文章。不过,没关系,迟早有一天会真相大白的时候,谁要是犯了错,无论怎么躲也是躲不了的。”

    现在也没证据证明这件事情跟张宜有关,南宫宝灵也不好一直紧抓着不放,但是,不代表她私底下不会去查。如果到底真的查出些什么来,到时候可别怪她手下不留情了。

    “好吧,这件事情,我们先到这里。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南宫夫人,你不是把那遗嘱撕了是吧,没关系,我这里还有许多复印件,如果您老人家还不解气的话,可以过来把这些都拿去,继续撕,直到你解气为止。”

    南宫宝灵从自己的包包中拿出一个文件夹来,光从边缘看进去,里头有一打白色的a4纸,轻蔑抽出一叠复印件丢到桌子上。

    让张宜恨的咬牙切齿,她准备了那么久,为的就是把南宫集团占为已有,最近正要准备收网,如果现在被人插手,绝对会被发现的,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她自己什么都没得到,那怎么行,说什么她也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南宫宝灵,你这个贱丫头,你到底想怎么样,到底想要南宫家的什么。你非要搞得这个家,四分五裂,你才甘心吗?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心既然是如此的狠毒的心啊,你也不看看你姓什么,你是谁养大的……,南宫宝灵你的良心都让狗吃了吗?……。”

    空荡的客厅内豁然响起南宫宝灵嘲笑轻蔑却又透出冷冽的笑声,笑的那么欢乐,仿佛是听见了天大般的笑话,如此的哈哈大笑起来,但是眼底却冰冷一片,像是冰封的山崖,锐利展现着属于她的锋芒。

    “张,宜,女士,我这个人就是太好了,所以还顾及你的脸面叫你一声南宫太太,但是,你也不要太过嚣张了,在我面前,你最好是要认清你自己的位置,你一个小三而已,破坏他人的婚姻,勾引有妇之夫,珠胎暗结,最后才扶正,坐上这个南宫太太的位置上的,哼。我早就继承了南宫家的股份,不过一直都不屑拿出来继承,要不是因为这份股份是当年我妈妈的心血,我真的很不要想它,我从来就不喜欢南宫家的一切,包括那人见人爱的,钱。

    因为我真的不喜欢,那些脏钱,最好是都留给你们一对狗男女享受吧。如果不是为了我弟弟,你以为我会回来寄人篱下,一直都维维诺诺的生活着,看你们的脸色过活吗?你以为你们南宫家有多了不起,为免有些太可笑了吧!哈……你真的好意思说,说我是靠你们养大的?你连最起码的羞耻二字都不知道怎么写,还好意思跟我说什么,我太狠毒,我没有良心,到底我们俩谁更没有羞耻之心?谁更狠毒?谁的良心被狗吃了?

    张宜,不用我说多清楚,你应该很清楚的,我上学拿的是奖学金,你们南宫家从未交过一丁点关于我的学费的钱。我弟弟的学费是靠我打工赚钱缴费的,也跟你们南宫宝灵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我最多就是在你们南宫家吃了几口饭而已,但是,那饭菜有多好,我想这个你比我更清楚。

    如果要算账的话,这么多年来,南宫集团的股份红利,按我的那份遗嘱上来算的话,也太够顶账的了,完全都可以把你们全家人的所有开销都是算进去,要说算账的话,应该是我来跟你们算算,这些年到底分了多少红,而又有多少是花在我身上了,还剩下多少是你们要还给我的。所以,你们南宫家所有的人都别跟我说什么算账的话题,不然的话,可别怪我到时候真的来个狠毒对待你们了。我向来是说到做到的,不信?你们大可试试……。”

    张宜气的浑身发抖,一支手一直指着南宫宝灵不知要该如何回嘴。是的,她刚刚也说的很清楚了,她的那份股份,在早些年分红的时候,就分到了一大把,却没有用到多少在她身上,而是都用在了南宫家所有的人身上。现时,她不稀罕这些,她不过就是为了拿回她那死去的妈妈的那一份,其它的由你们去抢吧,她就端坐在哪里看一出出好戏,笑所有人为了钱狗咬狗。

    南宫宝灵冷笑,还是原本的模样,却扬起了原来一直低敛的眼眸,闪烁着一片清明。她不是没头没脑,唯唯诺诺的丫头,她是南宫宝灵,从现在起,她要做回真正的自己。

    “南宫千棋你是不是也要跟这个贱丫头胡闹到底,你可是我的亲生儿子,你到底想干什么?”

    对于张宜来说什么都不重要,她要的东西只有南宫集团,只有钱,就算是自己的儿子从中作梗她也不允许。南宫千棋眼眸中暗藏着深深的忧虑,原本还想要说写什么,最终还是握紧了拳头。

    “妈,我只不过是拿回来原本就属于我的东西,南宫集团本来就是我的,很早之前就是,只不过我一直没有跟你说过,没有向大家公开遗嘱,但是,不代表我要沉默到最后,甚至是让别人拿走属于我的东西。”

    南宫千棋的话里有话,张宜一时张口结舌,是不是他发现了什么?不,不可能,她做的十分小心,隐蔽。就算南宫宏达那个老狐狸都没有发现,怎么会被自己一直玩物丧志,无所事事的儿子发现。

    “哼,南宫千棋,你不要忘了你是我亲生的,你翅膀硬了,就可以这样对待你的亲生母亲,你真是好样的!”

    张宜冷哼一声,转身离开,被气的瑟瑟发抖的身子露出一张狰狞的面孔。南宫集团是她的,计算不择手段,她也不会放弃的。

    **…

    客厅内,南宫千棋疲劳的闭上眼睛,虽然早在之前就想过会有今天的场面,但是那位亲生的母亲既然这般的在乎钱,在乎到可以不择手段,甚至也不管他这个亲生的儿子,呵,亲情真的好可笑,在这个南宫家里他除了南宫宝灵身上看到过亲情以外,其他的所有人都可以为了利益出卖自己,出卖亲人,甚至是出卖自己的灵魂。只是南宫宝灵从小一直保持中那颗善良的心,她的那位毫无血缘的弟弟都要比任何人对她来说的重要。

    南宫千笑一直在一旁安静的盯着南宫宝灵,像一只毒舌,不断吐出芯子,找准一个机会将对方毒死。

    “南宫宝灵,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手,一直以来都是我小看你了,你现在是准备正式向我宣战吗?你是想当这南宫家的大小姐?”

    她才是南宫家的大小姐,是千金小姐,是上流社会的名媛,才不是那个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可怜如乞丐一般的下贱丫头。

    “宣战?想当南宫家的大小姐?南宫千笑,你未免也太高看你自己了吧!你凭什么让我宣战?你有有什么资格可以让我宣战?真的是,千笑……可笑……太可笑了……”

    南宫宝灵轻蔑的眼神,冷漠的看着她,南宫千笑一直拿欺负自己取乐,什么事情,她都忍过,无非是想要早点离开这个麻烦,恶心的地方。

    可是,现在不同了,她不在是这里寄人篱下,随时都会被踢走的皮球。她是南宫宝灵,是夜战邪的妻子,她有自己的骄傲。

    “你,你……你别得意的太早,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拿走了南宫集团的一部分的股份,你就有资格作威作福,目无尊长了,你不过是南宫家的私生女,不过是废物,蠢材千金,不过是夜家的摆设,一个花瓶,一个妻子,罢了!切,说到头来,其实你就是那个什么都没有的贱女人,你当然不可以和我比,哼……”

    南宫千笑说的笑颜逐开,是的,南宫宝灵,我一辈子都瞧不起你,你不过是夜家随意摆弄的棋子,根本就是一个摆设,哪里有什么资格跟自己作对。

    南宫宝灵无奈的摇头,虽然南宫千笑是自己同父异线的姐姐,多少还是有些南宫家的血液相连,但是为啥子她的大脑却空空如也,完全不能跟自己和南宫千棋相比。她真的是一点自知自明都没有啊,能活到现在实属不易。

    “南宫千笑,我真的为你智商感到无奈,南宫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一个白痴加笨蛋的蠢人呢?我就想不通了,你和你哥哥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无比可比性。好吧,我今天当你一次老师,跟你上一节很现实的课。我就算是夜家的棋子,是南宫家的废物千金,但我也一辈子是夜战邪的妻子,是名正言顺夜家人。你虽然姓南宫,但是却是南宫家的外姓人,因为你早晚都是要嫁人的,如果不能给南宫家带来利益,你以为谁会为你争取什么吗?南宫家以后将属于南宫千棋,和你南宫千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说白了,那就是,到头来,其实你南宫千笑才是一无所有的人,我的好姐姐,你的明白了不?……”

    南宫千笑一愣,颤抖的手拿起身边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露出优雅的微笑。

    “是吗?你说了这么多,不就是嫉妒我现在还没有嫁人,以后等我嫁人后一定会给你嫁的更好,再怎么说也不可能连个像样的婚礼都没有,你这分明就是嫉妒我。呵呵,你放心我一定会嫁的比你更好,d市三少,不是还有两少嘛,凭我的长相和我的家景,怎么都不可能会输给你,以后谁巴结谁还不知道呢。商业联姻?这有什么关系,这年头要这样嫁人才是最好的,这样以后的生活都可以有很好的保障,只要我嫁的更好,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耀武扬威。不过是夜家隐姓埋名,一无事处的少奶奶,还不知道能当多久呢。”

    无知,无才,无德,无脑,真是太可怕了,南宫宝灵不停的在心里感叹。她跟夜战邪是军婚,排除夜战邪不可能出轨的性格不说,夜家也绝对不会允许有那么多绯闻的。就算为了以后的仕途,她也一辈子都坐稳了夜家少夫人的位置,不可撼动。

    “哦,原来是这样啊,嫁给d市的其他二少?我可真是拭目以待了,希望你早日嫁入豪门,到时候你摆酒时,我肯定会送一个大红包的,到时候一定会带着夜战邪一起出席的。”

    南宫宝灵说完后冷冷的起身,她不想跟这种没脑子的人多废话。看向南宫千棋,眼眸中有一丝动摇。这是一次南宫家没有硝烟的战争,南宫千棋想要胜利还很艰难,她有能力帮他,却没有理由。

    “南宫千棋,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之后的事情,只有靠你自己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若是实在有什么困难的时候再跟我开口吧。你也是很清楚我的,我真的很不想搭理这南宫家所有的人。”

    南宫宝灵转身准备离开,留下从未有过的骄傲背影,不再是那样柔弱,悲哀的模样了,南宫千笑看的无比怨恨,狠狠将手中的茶杯丢出,溅了她一身茶水,幸好茶水微凉。

    南宫宝灵没有转身,她知道这是南宫千笑的怨气,忍不住叹气,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果然是真理啊!自己就是不能在这些人面前对他们太客气了。

    “南宫千笑,你最好好自为之,不要再招惹我了,不然不对再对你客气了。你最好是把你心里的那么肮脏,狠毒的想法,统统都给你乖乖的删去,你最好是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南宫家,做你的所谓的南宫千金,千万别再惹到我……希望你永远都记住,我才是南宫家的大小姐,你不过是扶正的小三生下的私、生、女,而已。”

    踩着骄傲的步伐,南宫宝灵开门离开,咣当的声音响彻整个南宫家,客厅内的南宫千笑发出疯狂大叫,将桌面上所有的东西都推到了地上。

    什么私生女,那是南宫千笑心中最难堪的回忆,她才不是私生女,她才是南宫家的大小姐,才不是随时会被卖掉的女儿。啊……她才是南宫家的大小姐。

    南宫家闹的翻天覆地,南宫宏达依旧气定神闲,南宫千棋已经正式走马上任。位于闹市区内办公大楼,南宫千棋一脸冷漠走出电梯,身边是自己从国外特别请来的助理兼多年的同窗好友。

    “副总裁,都说新官上任有三把火,到了你这应该也少不了吧!那么,你准备先从开始烧呢?”

    南宫千棋走进自己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内,坐到他的专属坐位上,轻轻敲打着桌面,看向百页窗外面行走的员工们,露出了冷酷的微笑。

    “没想到你还懂得蛮多的,看来在中国文字上也没少下功夫。是啊,新官上任三把火,不过呢,我谁也不想烧,我最喜欢的就是像以前一样,扮猪吃老虎才是最的状态,我有是耐心等着对方先出手,谁先忍不住,谁就会最先露出破绽,到时候……。”

    对,他就是在等,等着那些个家伙自己露馅,让他好一网打净,彻底清理干净这些垃圾。正当他陷入沉思的时候,电话内线响起。

    “副总裁,有一位叫南宫宝灵小姐正在大宁找您,没有预约,可是她说只要跟你联系就好。”

    南宫千棋微微的有些惊讶,自己这个妹妹竟然会主动献身,主动到他这里来,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奇事,难道是改变心意了?不准备一直伪装真实的自己了?

    “嗯,请她上来吧。”
(快捷键 ←)上一章:第169章 大战在即 返回《首长大人的小小妻》目录 下一章:第 171 章 大放光芒,公开身份(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