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1 章 大放光芒,公开身份

文/水清儿
本章字数:10315 首长大人的小小妻txt下载

南宫千棋切断电话之后,南宫宝灵很快就出现在办公室内,一个招呼都不打,毫不客气的推门而入,看着南宫千棋坐在那他专属的坐位上,还有身边一脸兴奋的高鼻子,蓝眼睛的外国人男人,微微不耐烦的发出‘啧……’的声音。

环视了一眼这间副总裁办公室的装修结构,开始放下左边玻璃墙上的百叶窗,完全遮挡了所有人好奇的目光,才转过身望向南宫千棋。

“诺……南宫千棋,这个给你。这些资料或许会对你有用,反正我又用不着,拿过来给你,希望会对你有所帮助。还有,麻烦你手脚麻利一点,动作快一点,早点解决了这些麻烦的事情,也让我快点从中解脱出来。我可不想我的大好时光浪费在这种无聊的地方。”

非常不爽的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中,南宫宝灵真的一点也不想帮助南宫千棋,但是她已经纠缠其中了,不仅夜战邪会担心,背后一定也不缺少夜战凌的帮助。因为文件之上都留有这们小叔的痕迹,既然是自己的事情,她不想过多的麻烦夜家人,最好有有多快,有多简单就多简单的搞定它。

南宫千棋手中翻阅着那一打南宫宝灵送过来的资料,南宫宝灵则是坐在沙发中冥想。而那位高鼻子,蓝眼睛的外国男人,正在那里双眼兴奋的看着那俩位不声不吭的人,瞧了瞧沙发上的南宫宝灵,再望了望认真翻阅文件的南宫千棋。满脑子就剩下那一句话,南宫千棋对待女人一向嬉皮笑脸,坑蒙拐骗的花花公子,今天既然也有吃瘪,闷不吭声的一天,太神奇了,太神奇了。

“那个,棋,那个女人……不会是你的女人吧?你也未免隐藏的太深了点吧!我说你一直洁身自好,这么多年了,从不跟哪个女人过夜,不会是为了她守身如玉吧?……”

那个大嘴巴的家伙,一不小心说出了南宫千棋这些年的重大秘密,明面上的意思就是说,他还是个处、男。南宫千棋本想要堵住那张喋喋不休的臭嘴,却已经来不及了。

“什么!l凯罗尔……你在胡说八道什么,那是我妹妹,我妹妹,你耳朵有毛病吗?没听见吗?她叫南宫宝灵。还有,不许在那里乱说话,不然我就把你一脚踹回美国去。”

恼羞成怒的南宫千棋狠狠踹了凯罗尔一脚,不自然的脸色微微有点泛红,只能用怒吼来掩盖。而凯罗尔则是诡异的望着两个人,不屑的甩了一个白眼。

神马子妹妹?狗屁,别以为他是美国人就好晃悠,他才不信呢,这里面绝对有鬼,看看那个家伙的态度,人家不过就是说了一句,他用得着这么大吼大叫、鬼哭狼嚎的吗?嗯……用中国话怎么说来着,哦,对了,那叫做:此地无银三百两,完完全全就是不打自招嘛!

这里头肯定有jq,而且看起来jq还不少尼,嘿嘿……果然还是中国好哇,中国的人也好,中国的语言也好,中国的人气最好啦!这样的工作条件才有意思嘛,凯罗尔满脑子都是好些泡沫场景,幸福的站在一边不说话,仔细的观察着两个人。

“好吧!我会尽量动作快些,但是,现在还不能急,他潜伏了那么久,隐藏的那么深,布局了不知道多少年了,他绝对不会让我们那么简单抓到破绽的。所以,我们也得花点时间来跟他耗一阵子。不过你放心,我会尽量保证早点解决这事。”

南宫宝灵也只有无奈的叹气,虽然在商场之上持久战,没有任何问题。可是她怕自己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跟他们耗,这已经眼看就要毕业了,那么,当初和夜战邪说好的,一毕业后就要开始举办婚礼了,她现在必须把自己这边的事情全部完全的搞定,方可以后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以免以后传出些什么不好的绯闻来,她只想安安稳稳的当夜家的大少奶奶,不要给夜家添任何麻烦。

“过两天有一声商业宴会,你想不想去看看?……”南宫千棋本来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南宫宝灵会去的,他也只是在这窄小的空间里一时之间找不着话题说来,随口一问的。

南宫宝灵最讨厌麻烦事情,她更讨厌所谓的宴会,一群人虚伪的在一起,有什么乐趣吗?她隐藏了自己的身份,无论是南宫家的大小姐,还是南宫家的私生女,还是什么天才少女,她都不想参与其中。

尤其是公开遗嘱之后,她真的想越走越远,却谁都放心不下,徘徊其中才发现自己有的时候幼稚的可怕。

她是南宫宝灵,一辈子都不能改变的存在。

“好,你把时间、地点等会发到我手机上,我不仅会去,而且还会以持有南宫集团一半股份的股东,这一种特别的方式出席……。”

想了一想,或许这次她应该出席一下了,不能一直都躲在别人的身上,随便人家怎么指划她,自己不久之后就要公开夜家大少奶奶的身份了,而且现在南宫集团的事情也开始闹的沸沸扬扬了。南宫宝灵最终决定出席这次的宴会。

未来的南宫集团将从他们两个人手中崛起,真正意义上的崛起。他无比期待,兴奋的似乎开始血脉沸腾了,但是南宫宝灵却一脸冷漠,她才不在乎那些东西。

…。

从南宫千棋那里回来,已经是傍晚6点多了,南宫宝灵坐在客厅里,拨通了杜子健的号码。

“喂,宝灵,你老大今天怎么有空打电话来给我?”

手机那边的杜子健正在吃着晚饭,手机突然响起,单听那来电的铃声他就已经知道了对方是谁,因为,他早已经把南宫宝灵拉入了重要人物之中,来电铃声也是独一无二的。

“嗯,有事找你,过几天陪我出席一场商业宴会,时间、地点,我会发到你手机上来”

“哦,好的,那需不需要我再另外准备些什么?”有点感觉怪怪的,怎么突然之间南宫宝灵说要去参加什么商业宴会?她不是一向都对这类的事情避之而不急的吗?杜子健满脑子的问号?

“不用,你只要到时候,打扮的帅气些,然后,到皎阳来接我就行了。”南宫宝灵打算好了,我要隆重出场一次,彻底爆瞎在场所有人的眼球。她要到小姑子,皎阳那里去好好打扮打扮。

“好的,明白……”虽然还在云里雾里的,但是,杜子健却是很乖乖的听着南宫宝灵的吩咐。

…两天后……。

杜子健驾车提前抵达相约的地点,皎阳的大门紧闭着,而且在那上面还挂着暂不营业的牌子。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杜子健没有任何的不耐烦,反而越发期待的盯着皎阳的大门能够打开,能够看到他一直都在等的那个女人。

在皎阳的大门被推开之后,从面里走了南宫宝灵的身影,清冷的面容第一次展露出属于她真实的表情,冷傲,高洁,不可一世。她就算曾经不断伪装,卑微到尘埃中也有一个高傲的心,全世界都愚昧,她不过是在不断装傻,陪着他们玩一场幼稚可笑的游戏。

一头粟色的卷发散在身后,紫色的蕾丝线将一束小发悬在耳侧,一件长长的紫色蕾丝长裙的小礼服,紧紧的贴合着身子,白皙的手腕上悬上了一个漂亮的镯子,一切的装扮都是那样奢华精致,却让人感觉不出半点多余和累赘,仿佛她本来就应该穿成这样。每次摆动都摇曳出一片风华绝代。尤其是蝉变为女人之后的南宫宝灵,全身上下绽放了一种诱惑的性感味道和原来清纯的感觉,截然不同。杜子健眼里闪过一抺惊艳,随后看着南宫宝灵露出了微笑,快步走了过去伸出胳膊让她挽住,将她送上车,杜子健回到驾驶座缓缓行驶在川流不息的车道中,略微有些紧张了。南宫宝灵第一次真实面对所有的目光,没有任何隐藏,可是却跟在自己身边,如果他做的不够好,会不会给她丢脸呢。

看看自己的装扮,不断深呼吸,缓解自己的紧张。一直到宴会的大门口,南宫宝灵突然拉住他的手臂,翘起脚尖在他耳边低语。

“杜子健,不可以再紧张,无论什么事情面前你都必须保持稳定。来吧!为我们的明天一起加油,从此告别废物蠢材千金与狗模人样少爷的称号,从今天开始,我们要大放光芒,让所有人都爆瞎他们眼睛。”

杜子健默默的点头,两个人相视一笑,挺直的腰杆推开了宴会的大门,改头换面的两个人出现在那群所谓的社会名流与名媛千金的面前。

南宫宝灵语笑嫣然踩着优雅的步伐走入会场,整个会场都被点亮,一切朦胧与迷茫都清晰的显现出来,一身紫色连衣长裙,手腕上漂亮镯子的手腕,一头粟色波浪卷的长发,以及那一对没有任何瑕疵的眼瞳……

她挽着杜子健的手臂,他眼神冷静沉着,最近略微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吸引无数女孩的目光。

有人想不屑的冷哼,认为他们只是在装酷,但是,又因为发现了南宫宝灵与杜子健的身份,但是他们两个却没有急着离开门口,自然而然的等在那里。

无论什么大小的宴会,如果你一进门就马上就找你熟悉的朋友,开始谈天说地,而不是静静的站到一旁,温声细语的和周围的人打招呼,说明你太不懂礼貌了,一开始就已经输掉了自己所有气质。南宫宝灵却不会,因为她已经从南宫千棋那里知道了,这场活动的举办方是夜战凌那家公司赞助的,他本来肯定会来的。

这不,说曹操、曹操就到。南宫宝灵已经看见远处的夜战凌手持酒杯笑呵呵的走了过来,一脸亲切温和的微笑绝对不是应付外面的表情,那是一种由心自然而发的笑容。

“嫂子,今天是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怎么你也会来这?”

南宫宝灵神秘的对着他眨眼睛,伸出一只小手,对他勾了勾手指。夜战凌马上上前一步,低下头与南宫宝灵交头接耳的说话,这个亲昵的动作瞬间秒杀了场内无数想要嫁入夜家那些千金小姐的心。明晃晃那嫉妒恨的眼神从四面八方向南宫宝灵身上杀过去,不过当事人却毫无一点点反映。

“嘿嘿……悄悄告诉你,我是来暴露身份的,身为南宫集团的控股人我有资格来这里拉拉皮带,结交些爱恨情仇,你顺便帮我也攒点战绩吧。”

夜战凌是什么样的人,夜家的这几位,哪个不是聪明的比猴子还精,一点就通了。南宫宝灵虽然一直和夜战邪保持着隐婚的状态,但是南宫家大小姐,嫡女千金,天才少女的身份没有必要一直隐藏,而且她现在是南宫家控股人,想必南宫集团那边肯定有不少人都知道了,出来招摇过市更容易引起幕后之人的怨恨,早点出手,早点解决。

“南宫大小姐今天你能来,夜某我可是请了你好几次都没见到你庐山真面目哇,今天可真是让夜某惊艳万分啊!如果不是顾念我与杜少是好友的份上,我都忍不住要对你一见倾心了,哈哈……”

故意调高了音量,身边所有人都听见了夜战凌那热络高调的声音,还有似乎难掩的情意绵绵,多次想见佳人,都一直没有见到本人真身,还隐约中觉得是一大遗憾。无数恶毒怨恨的眼神都盯上了南宫宝灵,这个女人一进来,就勾引她们早已经心仪以我的男人,她自己身边都已经有个帅气的男人了,还要来跟她们抢,岂有此理。

一旁的南宫宝灵听着夜战凌的赞美与隐约中还对自己有点爱慕的意思,虽然是感觉那句话是有点难免异想天开了,而且学有些让人幻想非非,她很是想笑却要紧紧憋住嘴。

“哎呀!夜二少爷就不要这么客气了,这么多人看着呢?搞得人家都怪不好意思的,哎呀!什么南宫大小姐,那都是些虚名而已,你还是叫宝灵吧……”

“好的,既然南宫大小姐都已经发话了,鄙人理应当听从,是吧,宝灵。”

夜战凌笑眯眯的拦住了南宫宝灵的肩膀,有意这样再次高调出声,然后悄然低语。

“嫂子,怎么办,我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大哥要是知道我在这里,虽然说是假装调戏嫂子你,但是却是直呼你的闺名,那到时候什么调戏嫂子,直呼嫂子闺名的罪名,我是坐实了,到时大哥把我私下处决了怎么办,嫂子,你一定要极力来救我这条小命哇……。”

南宫宝灵靠近在他胸前,扑哧一声乐了起,无奈的戳了一下他的肚子,转身推开他的手臂,乖乖回到了杜子健的身边。

“哎呀!凌,你就别再挖苦我了,说好的哦!到时候我肯定会去你那里的,只要你别当我不存在就行了。”

要死啦,嫂子还敢喊他‘凌’妈妈啊……他感觉到有充满无数的冷风已经开始进入他的全身了,恶寒的让他浑身颤抖。怎么办,大哥要是知道了,不拔了自己一层皮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呜呜……他好可怜哇,他好想那可爱的苹果妹妹来安慰一下下他这幼小的心灵。

“哪能啊……,我都求知不得你能来找我。好啦,好啦,这儿也不是说话的地方,我跟杜少还有些合作上的事情要谈,你就自己在家里随便逛逛,吃吃美食,跟这些没事干的千金小姐们闲聊去吧。”

夜战凌说完拉着杜子健就消失了,宴会内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刚刚诡异的一幕幕,杜家那个暴发户到底是如果勾搭上夜家的?太不可思议了,难道杜氏建设真的能咸鱼翻身,从此鲤鱼跃龙门,得者便化为龙?

还有那个南宫家的废物千金,什么时候能了南宫大小姐了?又是什么时候和夜二少勾搭上了?看起来还是如此的亲密关系。这里面一定有很多她们不知道的内幕,她们以后一定要好好跟这位南宫家的废物千金搞好关系来。

南宫宝灵翩然的游走众人身边,偶尔有人搭讪就闲聊几句,她还在等人,好戏才刚刚开始。也许曾经有许多人鄙视过这个任家的私生女,传闻中的废物千金,但是今天却没有一个人敢多说一句。

原因?很简单……因为她现在跟在夜战火身后,那位夜家的大小姐,夜战火现在竟然亲昵的揽着南宫宝灵为她一一介绍身边的朋友。

这样的殊荣,在她们的映像中只有南宫宝灵才有这样的特殊待遇,只要一次就已经奠定了南宫宝灵地位,虽然一路笑的脸都快僵了,酒也喝了不少,可是她却尽量保持着自己的最佳状态。她是南宫宝灵,不想再抗拒那些身份,因为那才是她真实的自己。

她是南宫家真正的大小姐,是南宫集团的控股人之一,是d市三少夜战邪的妻子,夜家的大少夫人,是d市xxx大学的天才少女。

她也许会隐藏其中的一切关系,但是却不能改变,因为那些东西加诸在身上才构成了真实的南宫宝灵,她迟早都要走上那道闪光灯下,迟早要适应这种生活。

“小嫂子,我们到那边去吃点东西,你少喝点酒吧!不然大哥知道了会杀了我的,我好不容易才从那里放出来,可不想再进去一次了。”

夜战火低头在南宫宝灵耳边不放心的一边嘱咐一边拉着她往那桌美食前进,虽然她很想为小嫂子挡酒,但是奈何她身后跟着邹传奇那个家伙,一路紧紧盯人,绝对不允许她多喝。自从那次邹传奇回来了之后,她就走哪,身后打哪都有他的身影,无论她怎么躲都躲不了,也是,怎么说人家也是有些身份的人了,自己这点行踪他早就查的一清二楚了。她也是身不由己的可怜人,只能尽量避讳那些敬给南宫宝灵的酒水。

“没关系,这点子酒,我不怕,其实我以前做过推销酒的推销员,所以酒量还算不错。”

南宫宝灵的酒量的的确确还算可以,可是却十分上脸,一般的啤酒一,不用喝到一瓶,她就会开始脸红。瞅瞅现在都已经差不多走了个全场了,这手上的酒杯里的红酒可没有少喝,她那脸颊之上已经染上了一片绯红,更显妖娆魅惑。夜战火隐隐约约感觉不好,若是给嫂子闹出任何事情,大哥绝对会抓狂的。

“邹传奇,你既然这么闲,就帮我盯着点我嫂子,我嫂子可是我大哥心尖上的宝贝,若是出了什么事情,你绝对会被我大哥永远排名在外的。”

原本紧紧跟着夜战火身后的邹传奇身子一僵,自己曾经的好友现在可是个爱妻如命,宠妻无度的家伙,他想要顺利娶到夜战火当老婆绝对是要经过夜战邪那关的,先讨好一下关系绝对没错。如果出了什么失误,他真的就死定了,十成十的可能性会娶不到夜战火了,那怎么行,他这辈子可是除了眼前的这个小公主,再也不会娶别的女人了。为了自己以后的幸福着想,他必须要好好的讨好这位他未来的嫂子。

“好,我懂,你放心。”

邹传奇点点头,虽然人还跟在夜战火身后但是眼神一直紧紧盯着南宫宝灵的一举一动,小心翼翼的压根不敢有任何造次。没有办法啊,虽然南宫宝灵是比他小了很多岁,但是按照他未来的地位看,自己还得跟着喊声嫂子啊,她那个地位可是最高的。

宴会一直到了深夜,南宫宝灵喝的已经有点多了,微醺的模样十分诱人,看的杜子健惊心动魄,同时,邹传奇也是胆战心惊的。看着她摇摇摆摆的模样,恨不得马上把她送回家,若是要谁占了便宜怎么办!

“你们两个,干嘛一直跟在我后头,烦死了,快点,快点离远远点。”

南宫宝灵不满的摆了摆手,像是赶苍蝇一般要赶走身后的邹传奇与杜子健。一个是身为以后的妹夫,特意来讨好这会未来的嫂子,一个是身为好朋友担心被对方老公灭了,只能继续认命的跟着。

“那个,宝灵,消息的散步都差不多了,我们到那边去休息会,顺便帮你醒醒酒!”

实在看不下去的杜子健扶着南宫宝灵消失在宴会中,一直将她拉到后院内偏僻的假山边上,忽然见风的南宫宝灵酒劲大发,感觉胃部翻滚的难受,开始扶着假山狂吐。

“你怎么样了?好难受是吧!你看你啊,平时也不怎么喝酒,今天跟着乱什么,平日里不是最讨厌参与在这些事情当中吗?”

南宫宝灵吐干净了,接过杜子健递过来的手帕,擦嘴,人不瞪着了他一眼。

“我有什么办法,还不是希望那件事情快点解决,我实在没有耐心耗下去了。再说,就算不我跟着乱,我也是参与其中的一员,逃不了,还不如明着来,我还怕了那个躲在背后不敢出声的家伙吗?切,如果可以,等抓到那个家伙之后,我一定要狠狠的揍他一顿,不然我今天都白受了这些罪。”

杜子健无奈的摇头,其实她说的也没有错,她却实是没有多少闲余的时间来跟他们南宫家的人一起斗了,毕竟已经快要毕业了,她也快要举办婚礼,外加开始上班了。

“可是,你这么做,你是不用怕任何人,但是,身为朋友的我,会担心你。”

谁能不担心,看看她那个样子,今天这样一打扮,那张原来似乎还带着稚嫩婴儿肥的小脸竟然越发迷人了。摇摇晃晃的不说,谁要是把她直接按到了可怎么办啊。

“杜子健,你今天怎么这么多话来说,明知道我现在难受着,还跟我废话一大堆,好了,差不多宴会也就要收尾了,我干脆先回家算了。”

说完转身回到宴会之中,跟夜战凌和夜战火道别,顺便跟刚刚已经打好关系的几个人最后道别,说着自己不胜酒力为借口提前开溜。杜子健本来就是她的男伴,自然而然的跟在他身边,揽着她摇摇欲坠的腰身,默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我什么也没看到,我没有什么感觉,我是木头人。终于走出会场,南宫南宫宝灵全身累的快要散架了,站在门口等杜子健去开过车子来,身后跟过来的邹传奇也一直在一米外站着。

“你……”邹传奇见杜子健的车还有来,可能是有什么事情给耽误了,便开口道。“我送你回去吧,我不放心刚才那个杜先生。”

杜子健虽然说是南宫宝灵的朋友,但是那偶尔超越友谊关系的眼神还是让身为未来妹夫的他不怎么放心。这位未来的嫂子都已经喝醉了,他怕到时不要那个所谓的朋友对她下手,那他可是会被夜战邪彻底踢出门,也会被他家的小公主彻底讨厌。

南宫宝灵轻轻地瞄了他一眼,提起裙摆就要离开,可是没走几步脚踝就发出刺痛。她皱眉的蹲下身子才发现自己的脚因为一适应穿高跟鞋,刚才一不小心给磨破了皮,原来因为在会场里精神一直绷紧着,而且又因为酒精的刺激自己没多在意这双高跟鞋,现在全身的感官都清醒了,这不才一出来,没人扶着走,就这样脚给崴了一下。

(快捷键 ←)上一章:第170章 遗嘱 返回《首长大人的小小妻》目录 下一章:第171章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