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71章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文/水清儿
首长大人的小小妻 本章字数:6056 首长大人的小小妻txt下载
推荐阅读:前对头 妖女修仙录 异世小邪君 主宰之王 一品江山 宋时行 国色天香黑岩 逆血天痕 魔狱 史上第一祖师爷
南宫宝灵为难的咬着下唇,现在可算是骑虎难下的,可是她才要邹传奇的帮助,夜战火都还在里面,他应该去照顾小姑子,怎么说夜战火为了她也喝了不少的酒,可是杜子健那个家伙为毛迟迟不出现啊。

    就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突然间一件军装从天而降,遮盖了她露出的香肩与酥胸,下一秒身子一轻,她就被人打横抱起。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愣愣的看着那张英俊、绷紧的脸庞,她的心瞬间开始塌陷,所有强势起来的一切都灰飞烟灭。

    搂住了战野的脖子,死命的躲进了他的怀中,不断往他颈窝上喷着热气。

    “老公,老公,老公……真的是你吗?真的是你来了吗?我是不是喝醉了,出现了幻觉,首长不是远在百里之外,怎么可能突然在我好想他的时候,出现在我面前了呢?怎么办,怎么办,幸福的我快要哭了,老公,老公,我真的好想你哦!”

    那闷闷带着浓浓的思念之情,带着些许的撒娇的声音从夜战邪的脖子上传出,声音的震动那么清晰,那么真实,原本还有些生气的心情现在早就转变为浓浓的相思。

    “是我,我来了,你没有出现幻觉,但是,宝贝,你确实喝多了,你看看,你都这样了,我哪里能不飞过来领老婆回家,不然岂不是要被那群臭男人给占了便宜。”

    夜战邪虽然眼神无比深情,但是吐出的话语还是带着一丝丝吃味,他早两天就听南宫宝灵突然改变了想法要正式面对所有人。原本还是蛮开心的,关系提前搞好了,身份公开了也方便以后他们结婚的时候宣布消息。

    可是看着几个小时前夜战火发来的宴会照片,自己那可爱的小娇妻,露出白皙的香肩,精致的锁骨,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因为喝了酒的关系脸上一片绯红,差点被把他气炸了。如此模样的南宫宝灵定是全场男性的狂蜂浪跌、相抢的对象,自家老婆的美,怎么可被别的人家看到呢,这个是绝对不行的。那是他的领地,这辈子只有他才可以踏入。

    该死的,该死的,这样的时候为什么不是他陪在自家宝贝的身边,为什么要杜子健那个碍眼的娘腔的家伙站在一旁。越想越气,反正最近部队里的事情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差不多都解决了,干脆利落的丢下手上的那一堆破事,索性就直奔老婆这儿来了。突然空袭出现的夜战邪让南宫宝灵幸福的不能言语,幸福的如掉进了蜜灌中,什么南宫集团里的那些烦心事,什么陪着自己一起来的杜子健童鞋,什么今晚就是为了那幕后黑手而出席的宴会,之类的问题,之类的事情,早就被南宫宝灵丢在脑后,滚到哪个深海里去了。

    因为喝醉了,脑袋也开始有些不听南宫宝灵的使唤,那些平时敢想不敢说的话,这会全都咕咚、咕咚毫无形象的滚了出来。南宫宝灵死死的搂住了夜战邪的脖子,湿润的吻不断啃咬着他的脖子,还用舌头轻轻地舔过那地方,舌尖上立刻传来咸咸的汗水味道。双眸直勾勾地看着他,知道他肯定是心急想早点赶到这里,不然也不会这么满头大汗的样子,说不感动,那都是骗人的。

    “老公,老公,以后不可以这么着急开车,万事要注意自己的安全,你的生命可是我的,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可以受伤,一点点都不行,知道不?……。”

    耳边悄然的低语,明明是有些要挟的味道,在夜战邪听来却成了甜言蜜语。特别是南宫宝灵脑袋涨呼呼的就想要缠着夜战邪不放手,从他们有过洞房之后,她就发现自己越来越想他,越来越思念他,这不才分开没几天,这一见面,她就感觉自己的相信如洪水般使劲往外涌出,南宫宝灵被夜战邪抱着,忍不住就咬住了他的耳垂,轻轻啃舔着,不断挑逗着。夜战邪全身绷紧恨不得现在就地正法了这个迷人的小娇精,可是奈何环境不允许啊。

    夜战邪快速地将这个迷人的小妖精塞进车内,自己跑到驾驶室内,一把将油门踩到了地,好在已经是深夜,街道上的车辆很少,所以他把码数开到了200码。夜战邪一边开车,一边强忍着**。

    南宫宝灵却笑眯眯的侧着身子看着他的侧脸,一脸的陶醉。

    “老公,我发现你今天好帅哦……,真的,比周董都还要更帅、更酷、更迷人……”

    原本开的平稳的车子晃了一下,但是夜战邪很快握稳了方向盘,专注的开车。但是他还是问出了那个让他宝贝拿来对比的男人是谁?

    “周董?谁?……”

    “老公,你真的好老调哦!既然连周董都不知道是谁,放眼全大陆,全台湾,全地球,谁不晓得周杰伦——周董啊!那可是写词,唱歌,拍电影,都是一级棒的明星。老公,你真的好老调啊!……”

    神马子?是个明星?原来那个周董就是那群新进来的二蛋兵口中的周杰伦,害他以为是哪个混蛋敢抢他的女人,搞了半天原来就是个明星而已,哼,是个不着边的话题人物而已,无关紧要的人,没必要放心上。但是,这个丫头以后必须戒酒,必须,滴酒不沾!不然,他以后没有时间,没有守在她的身边,要怎么办啊!

    “不准再拿我和别的男人比,乖乖待坐在那里不许再说话了!”

    夜战邪声音黯哑的警告,若是平时南宫宝灵也许还会听话,可是对于一个喝醉的家伙来说什么警告那都是耳旁风了。

    她反而悄然无声的往夜战邪身边靠近,还悄悄的伸出手指,不经意的轻轻地一点点的抚摸着夜战邪挂挡的手臂,一路蔓延,然后在偷笑的看着夜战邪渐渐泛红的肌肤。

    “老公,老公,你有没有想我呢?”

    自言自语的南宫宝灵开心极了,发出哧哧的笑声,真好,真好,老公回家了,她现在真的好幸福,好幸福哦……。

    南宫宝灵那不安分的小手反而越来越放肆,这次更过分的抚摸过夜战邪紧实的大腿上,享受着那温暖、结实手感,呵呵呵的直笑,弯弯的眯起眼睛。她在心里想着,反正,首长大人正在开车,她正好可以尽情调戏一次。

    “老公,老公,你的身材真的好好哦,好棒耶……手感真的无话可说!”

    南宫宝灵从来未这样过,无数的赞美还有挑逗的动作,让夜战邪应接不暇,恨不得马上吃掉面前这只可爱、迷人的小红帽。从来未感觉路途遥远,此刻的夜战邪不禁懊恼,家……原来,有那么远吗?怎么还不到?

    “乖乖听话,不然明天要你下不了床!”

    南宫宝灵继续按着她自己的思绪走,小手再次出击,这次的目标是胸部。

    哇塞,好结实哦,好有手感哦,以前每次看见夜战邪的luo、体,她都紧张的要命,紧紧闭着眼睛不敢看。第一次如此享受的触摸,感觉又不一样了。

    看着南宫宝灵爽歪歪,亮晶晶的表情,夜战邪的绷紧着脸和身子,背后的衬衫都湿了一片。

    “南、宫、宝、灵,你最好是给我安分点,不然的话我要你三天下不了床。”

    夜战邪咬牙切齿的威胁,南宫宝灵选择无视,还是无视,继续手里的活,而且还更带劲的用力一捏他那身上掐一下。下一秒夜战邪急力一个拐弯,靠边,直接刹车,停下,然后她的脸颊就被对方狠狠捏住,一个灼热霸道的吻落下,唇舌缠绵,用力吸吮。南宫宝灵开始缺氧,晕眩,正在迷糊的时候夜战邪又豁然放开了她,继续飚车,回家。油门继续踩到了底,一个转弯到了地下停车,漂亮的甩尾,停车,夜战邪快速的解开安全带,开门离开。还在那恍恍惚惚的南宫宝灵还没反应过来,身旁的车门已经被打开,夜战邪就已经伸手过来把她抱进怀里了。。。

    安静无人电梯内,南宫宝灵被他抵在墙角上狠狠的吻着,直到,叮当一声,电梯门缓缓打开,夜战邪脚步更加急促,抱着南宫宝灵一路回到家里,踢掉鞋子华丽丽的将她直接抱进卧室,丢到了床上。

    夜战邪的低吼在她耳边响起,下一秒一个灼热的怀抱就将她紧紧搂紧了怀中,快要窒息的感觉却贴着他灼热真实的胸膛,一切都美好的开始飘飘然了。

    望着南宫宝灵水盈盈的眼眸,如同一只期许的小动物,纯洁如稚子,而他满脑子却只剩下占有,将她拆吞入腹,是不是太过猥琐了。【哎呀,猥琐的首长大叔,你本来就已经到了猥琐的年龄啦!】。

    虽然已经渡过了初夜,但是夜战邪还是想温柔的对待自己娇小可爱的妻子,拥抱,轻吻,他努力的想要南宫宝灵放松。南宫宝灵因为喝了不少红酒,身上带着淡淡的红酒香,夜战邪似沉醉在其中,不愿清醒。怀抱很温暖,南宫宝灵不过动了动身体,立刻引发出夜战邪的到抽气声。他在忍耐,尤其是在车上就被挑逗起来的yu望,哪里是那么容易就消散的东西。

    南宫宝灵这会子不敢看夜战邪的眼睛,她很紧张,比第一次还紧张。刚刚的仗着酒劲还敢调戏夜战邪,那是因为他在开车,不可以分心。现在的她却彻底弱了下来,如同小猫咪一般乖乖卷曲在他怀中。

    他抓过她的手,大手轻轻地握紧她的小手,声音低哑而暗沉:“宝贝,你真的好美!……”

    望着夜战邪那一双深幽不见底却勾魂摄魄的眸子,睫毛很长很密。眉,修长飞扬,带着一丝孤傲不羁。鼻子高而挺,唇形完美,无不在深深的吸引着她。

    “宝贝,我迷人的小宝贝,我爱你!”

    夜战邪低低地声音在南宫宝灵的耳畔响起,期间隐含着醉死人的温柔,他深不可测的眼眸中光华灼灼。

    微微颤抖,南宫宝灵纤细的小手从他脸上温柔地抚过,他的心中,好似春潮涌过一般汹涌澎湃。

    “宝贝,想我吗?”

    他也捧住她的脸,修指温柔地从她脸颊上抚过,就好似抚摸着失而复得的珍宝。

    他的话,令南宫宝灵一愣,轻轻的回应了一个细蚊子叫声细小的声音,“想”唇上忽然一软,那软软的,是另一个唇。轻轻地浅浅地轻触着她的唇,温柔辗转地吻她。

    南宫宝灵的娇躯一颤,心如鹿撞一般。扣在她腰间的另一只大手立刻感知到她的轻颤,这颤抖好似火折子点燃了火药,他的理智全然崩溃。

    他的唇俘虏住她的唇瓣,不再是浅尝,而是深深地霸住她的呼吸,掠夺着她的气息,和她的唇舌火热地纠缠。

    她低低喘息着,只觉得天旋地转,这一吻,劈开了她混沌的感情世界,让她忽然意识到,其实他的一切早已占据了她的心,她的身体一样渴望着他。

    就在旖旎缱绻时,夜战邪的身子忽然一僵,火热的唇猝然离开。

    南宫宝灵只觉得唇瓣上忽然一空,她急促地喘了几口气。水眸微睁,见他匆忙的起身开始再床头柜里翻找着什么。因为,当初他们说好的,结婚的话先暂时不要孩子,等南宫宝灵再长大些之后,他们再谈孩子的事情。

    南宫宝灵迷蒙的睁开眼睛就看见夜战邪的行动,刷拉一下红了脸颊,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可是,夜战邪就算在冲动的时候,却无时无刻都惦记着自己的心情,她又好感动。

    两个人彼此都很清楚,夜战邪都已经三十几岁了,无论是他还是夜家,都渴望有个孩子早点来到的。但是夜战邪却满足了她所有的任性,希望她愉快的度过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不要因为家庭和孩子,留下遗憾。

    现在回过头来想想,她感觉自己……是不是太自私了?她是不是应该为夜战邪改变些……。她突然拽住他的手臂,抄手紧抱住他的腰,仰着脸庞,咬了咬唇,想说她不想要他带上那个……,她想为他生个孩子。

    这样的话语,她不好意思这么直白的说出来,虽然说好两个人不可以有所隐瞒心事,但是那种话语,她真的不好意思说出口。

    自已慌乱的内心早就又解释不清,她心中有些急了,将眼一闭,干脆什么也不说,直接抬手用力勾住他的脖子,拉下他的头,印上他的唇!因为紧张而冰凉的小手游走在他结实的胸膛之上,生涩却努力的挑逗着。

    夜战邪本在找那个的,却被南宫宝灵这么一系列的动作下来,身子蓦然完全僵住了,愣在当场,神啊,这个绝对是上帝对他最残酷又最美好的惩罚。

    南宫宝灵闭着眼睛吻住他,见他没反应,便蹙了眉偷偷睁开一条缝隙,看到他正睁大眼眸直勾勾地看着自己,就好像在看外星人般的眼神,她顿时停住动作,脸上如烧了一把火,噌得一下红了个透彻。

    她都这样明显了,他怎么现在如此迟钝!她连忙放开他的唇,想要逃开。可她却忘了她还在他的怀里,能逃去哪里?

    夜战邪一下子回神,他灼人的目光紧紧盯住她的眼睛,想从那里寻找答案,但除了懊恼和羞涩,别的什么都看不出啊,他有些不明白了,她这样……到底是什么意思?

    “宝贝……”

    他眼神仔细地观察她,在小心的措辞。

    他炙热的眼神看得她心头狂跳,南宫宝灵知道他想问什么,她别过脸去,红着脸低声嘟哝道:“我,我不想要你带那个,我想,我想要个小首长……!”

    南宫宝灵还在那断断续续、不好意思的说着的时候,一只手臂用力搂紧她纤细的腰肢,两个人的身子顿时贴得紧紧的,她几乎能感触到他的肌肤温度骤然变得滚烫。

    火热的唇瓣狂猛的侵袭着娇嫩红唇,她身子不禁一软,情不自禁地“嘤咛”一声,直击他心头,刺激得夜战邪一下子变得猛烈而狂浪。

    他此时似乎什么也顾不得了,唇齿间的力度只增不减,两人肌肤的温度急剧攀升,滚烫得像要溶化了彼此一般。

    看着她羞红的面颊,眸光璨亮,他觉的全世界美好的一片灿烂,这样可爱的小娇妻,绝对是他此生最爱。

    他的唇舌狂袭而来,带着难以言说的激动和惊喜,将她口中发出的音符,吞食入腹。到脸手住。

    她还来不及惊叫,就被他堵住了要出口的话。整个人便觉得天旋地转,英俊脸孔在眼前逐渐放大,他的呼吸微沉,一声声仿佛压在她的心上,如此的美妙!

    两人的唇舌反复纠缠,她每退一分,他就气势逼人地向前多掠进一分,像一个真正的强盗,又像是猎人,而她就是他看中的猎物,尽在掌握之中。

    他的动作时而霸道时而温柔,让她无法呼吸,那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热吻将她柔软的身躯寸寸吻遍。

    他绵密的吻从她唇上移开,啃咬着她雪白的顼项,带出一阵娇喘连连。他的吻一路往下,在她身上点燃一串串激烈的火花……。

    空气中充斥着暧昧的因子,缓缓的弥漫开来。他粗重的喘息在她耳畔起伏不定,呼出的热气灼烫了她的肌肤。

    她的面庞染上一圈圈红晕的光泽,眼神迷离中带着莫名的焦虑和渴望,他眸光愈加幽深,不再隐忍。

    在这个时刻突然万籁俱静,没有光,没有声音,唯一能够感觉的只有那只手掌的触感和热度。伴随着轻微的颤抖,低低的呻吟声终于从喉间不受控制地逸出,南宫宝灵咬着唇闭上了眼睛,没能看见那双漆黑眼睛里面泛起的甜甜地笑意。

    喘息声在静谧的空间里混合交融,柔软的床上是光洁优美的身体。

    觉得自己快要被他送上云端了,她觉得无数的烟花在眼前炸开,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想要跟上他的步伐,她的神智已经处于混沌状态,眼前,都是一片雾蒙蒙的,脑海中是一片空白,只剩下身体的愉悦。

    ------题外话------

    昨天家里来客,没有时间码字,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