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75章 噩耗

文/水清儿
本章字数:4644 首长大人的小小妻txt下载
南宫宝灵红着眼眶,不断抽鼻子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夜战邪无奈的将她揽入了怀中,这个小丫头也许还不习惯这样的家庭。她总是都委曲求全,想要满足所有人的想法,唯独亏欠了自己。

    “傻媳妇,你不是在为我们努力,是在为你们自己努力,只要你们幸福,作为父母的才会开心。”

    付小霞也过来拉住了南宫宝灵的手,这个儿媳妇真心不错,又乖巧,又懂事,又孝顺,虽然有的时候过分会察言观色让她有些在意,但是偶尔露出真性情的时候就能看出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孩子。

    “妈,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那个玉坠还是还给你吧。”

    付小霞拍了拍她的手背,笑颜慈祥。

    “你呀,说什么傻话呢,东西既然都已经给你了,那就是你的东西了,再说了,送出去的礼哪里还有还回来的道理,你是我的儿媳妇,还受不起身为婆婆的一份小小的礼物吗?”

    南宫宝灵最终还是没忍住泪水,无声落泪却又涌起了笑容,幸福的感觉太多太多,似乎已经承受不住了。

    她真的太幸运了,能嫁给夜战邪,能遇见这样一家人!她真的太幸运,太幸福了。

    从夜家吃过饭回去的两个人浓情蜜意的很,夜战邪这几天一直在努力滚床单,但是另外一边,夜战邪与南宫宝灵一对夫妻又准备分离,渐渐已经习惯这样短暂的相处,但是她心里依旧不舍。

    “宝贝,要注意身体,按时吃饭,你肠胃不好再让我担心,我真的要回来打你屁股了。”

    夜战邪亲昵的捏着南宫宝灵的小脸,最近自己在家,她忙的每天煲汤,做饭,跟着一起也吃胖了一点。但是,他离开之后这个小丫头一旦忙起来,又不知道会把自己的身体糟蹋成什么样子了。

    “知道了,我知道了,老公,你最近是不是上年纪的关系,很是啰,废话一大堆……老是说个没停哦!”

    南宫宝灵故意挑衅战野,说完话,撒欢就准备逃跑却被他紧紧箍住。其实夜战邪最怕别人戳他的软肋,老牛吃嫩草什么的,少女养成什么的,让他快要无地自容了。在外面被人奚落奚落也就算了,现在自己家老婆竟然敢拿这些事情刺激自己,孰不可忍!

    “很好,既然敢这样说我,走,咱们马上到床上看看,我到底是不是上岁数了,我的体力和以前有没有什么不同之处……嗯……”

    南宫宝灵那耳边传来痒痒的声音,低沉黯哑的嗯,性感的要命,再加上这几天来,俩人一有时间就在滚床单,让她整个人都软掉了,哪里还有刚刚的气势,只能乖乖瘫在他的怀里求饶。

    “不要,不要,老公最好了,老公最年轻,老公最棒了,而且最主要的还是老公体力最好了,我服输!真的,真的。”

    哪里能不服输啊,从前几天开始说好,她们打算要一个孩子时,这几天只要一到晚上几乎折腾到天亮才会放过她,那么努力为了生孩子,也不知道这孩子能不能受得了首长大人的毅力,指不定还真的是前几天开始刚回来那里就已经有了呢,真不知道这几天首长大人那么努力干嘛!

    “很好,不错……,下次,你再不乖,我只能继续这样惩罚你了,让你三天下不了床!”

    憋着嘴的南宫宝灵无奈的叹气,老公太强悍,到底有木有考虑过她的心情啊!腰酸背痛就算了,为什么一直都是夜战邪在付出体力,汗流浃背的不说,第二天竟然是一脸潇洒,跟个没事的人一样。反而是她弯着腰,软着腿,就跟七老八十的老太太一般辛苦。

    “你要是表现良好,下次我请一次年假,我们出去走走,正好你还没有正式上班,我们一起去散散心,好吗?”

    “好啦,我要回部队了,你自己千万要小心,不要让我担心,知道吗?”

    南宫宝灵紧紧搂着夜战邪的腰,不舍得放手,老公又要走了,她哪里能舍得啊,可是越是在玄关处依依不舍,她心里越是不想放手。

    “老公,再抱抱嘛!”

    南宫宝灵撒娇,夜战邪暧昧勾起她的下巴,印上一吻,忽然邪恶的眨了眨眼睛。

    “宝贝,再抱一会我可就忍不住,不然叫张浩然再等一会,我们先回房间温存一下吧。”

    听着耍流氓一般的话,再看看夜战邪一脸正气的模样,南宫宝灵哭笑不得总感觉明明是自己被调戏了,但是好似自己诱惑了对方一样,坏事都是自己干的。

    “走吧,走吧,打色狼!”

    南宫宝灵放开手,推了夜战邪一把,不开心的转过身,下一秒一个温柔宽阔的胸膛就抵住了自己。其实,最舍不得的人应该是夜战邪,因为最近他总感觉十分不放心,一种风雨欲来的第六感不断作祟。

    “老婆,你要听话,乖乖在家等我回来。好好注意身了,再过一个星期,叫上夜战火一起陪你去李叔那里复查一下。”

    又说到怀孕的事上了,南宫宝灵就感觉无奈。

    “好啦,好听,我知道,到时候我会找小姑子一起去的,你放心。”

    南宫宝灵现在也只能认命了,夜战邪满意的拍了拍她的头转身离开,越是舍不得越是没有办法离开家门。现在每次回部队,对于夜战邪来说都是一种心境上的考验,家里的感觉太美好,他真的不想离开了,部队里真不是人待的地方,怎么办出来有些讨厌回部队了,只想天天在家里抱着老婆过日子。

    再次面对空荡荡的家,南宫宝灵难免还是有些失落的,但是想起离毕业都没几天了,那些破烂事情还待时间去解决,又感觉自己压根没有休息的空间,忙的焦头烂额的感觉十分不爽。

    夜战邪自从前几天回来归队之后,好几天都没有来过一个电话,或者是连一个短信都没有来过,还从来没有这么久不联系过。南宫宝灵一边忙碌着实验室里最终的研究成果,一边还要写结业论文,一边还揪心着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南宫宝灵这几日便老是睡不安稳,要么是失眠,要么就是睡着后不停的做梦。梦里总是一片纷乱,以前看过的一些电影镜头交叉充斥其中,一会儿是气喘吁吁地乱跑着,一会儿是针锋相对的打斗场景,再一会儿就是战争片中的隆隆炮声……

    今晚眼前忽然一片血腥,将她的视线蒙蔽,她惊恐的看到夜战邪胸前中了一枪,胸口处的鲜血不断涌出。在夜战邪倒下去的那一刻,南宫宝灵仿佛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声嘶力竭的喊着“老婆”,她猛一下子从梦中惊醒,倏地坐起身来。

    坐起身来,隔了好几分钟南宫宝灵才慢慢回过神,摸一把脸居然是满手的冷汗,她定了定神才从指缝间回应过来:“原来……是做恶梦了。”

    可是南宫宝灵却怎么样都再也睡不着了,干脆开了床头台起来,走到书房里去,开了电脑上网,又习惯性的登陆了到腾讯网的查看各地的新闻资讯,或者是关于一些军婚军恋的网页。

    南宫宝灵休息不好,第二天给本来是要去多媒体教室里听一位之深教授的课时都精神不济。趁着课间休息时,她站在教室窗边看着远处的小花园,手里摸着电话终于忍不住又打过去那个号码,可……还是关机中。

    上课铃声响起,她收起满腹心事继续听课。电话被调成了静音放在包里,所以,她不知道这四十五分钟里,到底有多少个未接电话打进来。

    下了课,南宫宝灵一如既往的快步离开教室。可是,有几个平时还谈的来些的同学围上来说是要毕业了,找个时间本打算叫上她一起去的,她现在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心情,在教室门口跟这些同学简短的解释,心里其实已经不耐烦,连自己都不知道今天为什么如此心神不宁。

    之后那几位同学有些不高兴的走了,而后才有空闲看向手里摸出来的电话,登时心里一跳!

    怎么会有十几个未接电话?她眼神一凛,赶紧一一点开来看,有一个陌生号码,还有夜战凌与夜战火的号码!这么多个未接来电,难到是……出事了?

    浑身一下子轻颤起来,南宫宝灵几乎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颤抖着手指把电话回拨给夜战火,那边马上接通,传来了夜战火焦虑万分的口气:“小嫂子,你总算是打过来了!大哥这边出了点事,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受了伤,现在正医院抢救,我们刚才一得到消息,就给你打电话,手机有打通,但是你却一直未接通!”

    心里悬了几天的不安,以及昨夜的恶梦“砰”一下爆炸开来,南宫宝灵眼前瞬间一片模糊,又仿佛看到了昨晚那个噩梦里大片大片鲜红的血迹在视线里蔓延开来,她嘴唇抖动半天,才轻飘飘的问出,“那,他……他……现在怎么样了、在哪家医院?”

    夜战凌和夜战火两人正在准备往医院的路上,路况有些不顺,夜战凌想飚车却又不行,路上有些堵车,夜战火也是焦急不安,“部队已经用飞机连忙磅到我们市陆军总医院了。小嫂子,我们离这边比较近就先往医院里赶了,但是已经安排人去学校接你,本想着一接到你就把你送过来的,但是,那人说一直联系不上你,你赶紧跟人联系,到学校门口去……。”

    “好……好,我,我知道了。”南宫宝灵的声音破碎的不像自己的,只是想着“正在医院抢救”几个字,她就能想象夜战邪受的伤一定很重很重……她完全蒙了,下意识的两腿发软险些摔倒,正巧她后面有个人看到了,立刻上前扶住她。

    可是,南宫宝灵压根就没有注意到旁边有一个人扶着她,挂了夜战火的电话之后,她还没有拨出那个陌生号码,那号码就又打了过来,她立刻接下,那边却传来抱歉的声音,“南宫小姐,我现在离到d大的校门口还有一公里的路,但是我前方堵车,我可能要晚一会儿才能到。”

    南宫宝灵一听急了,“那您不用过来了,我自己直接打车去医院。”

    挂了电话,她完全忘记了身后的杜子健,匆匆忙忙的奔出教学楼,一路不知道撞到了多少人。杜子健一直跟在后面喊“宝灵,南宫宝灵,出什么事了”,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能不能帮上忙,可都没有叫住那个已经失去了镇定的女人。

    手里的那些书本什么的都来不及再回到自己研究室收拾发剩下的课本,南宫宝灵就直接往校门口方向奔去,可是等了半天却不见空着的出租车过来。她急的眼泪都掉了下来,站在温暖的阳光下,却觉得周围都是寒风刺骨。

    难怪这几天一直心神不宁的,难怪他这几天都没有消息。南宫宝灵从来没有如此痛恨自己的直觉,每次身边有人要出事时,她都仿佛能感应的到!一想着夜战邪可能中弹了,此时生死未卜正在与死神搏斗,她的心就像是被人捏在掌中肆意揉捏,疼得她喘不过气来。

    杜子健刚才刚上完课,就看见南宫宝灵神色慌张的接着电话,然后就是一个重稳差点摔倒,之后就奔跑不止,无论他在后面怎么叫都没反映。看她奔跑的方向是校门口,也正巧南宫宝灵在挂上电话之前,他听到了那句她要自己打车去医院。于是赶紧跑去找到自己的车,开到校门口,刚到门口就看到这个熟悉的身影,便把车子停下来想要叫她不用打的了,自己送她过去。见她整个人都濒临崩溃,又结合先前她所接的电话,杜子健已经明白了大概,“没有什么麻不麻烦的,我们是朋友,我快点上来吧!我马上以最快的速度送你过去。”

    原来,对他的爱,已深入骨髓;原来,她真的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原来,她已经离不开他了。

    一辆银灰色的别克停过来,南宫宝灵一见有车子挡住了自己,赶紧又往外走几步,她才刚迈出步子,车里的人却降下了车窗,露出一张熟悉的面孔:“宝灵,我刚才一直在后面叫你,你跑的飞快,一句都没应我,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南宫宝灵定睛一看,居然是杜子健!一刻迟疑都没有,她赶紧奔过去,“杜子健,现在有空没有,能麻烦你一件事么?送我去陆军总医院!”
(快捷键 ←)上一章:第174章 先看情况再决定 返回《首长大人的小小妻》目录 下一章:第176章 生死一线,惊怀宝宝(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