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生死一线,惊怀宝宝

文/水清儿
本章字数:9031 首长大人的小小妻txt下载

杜子健刚才刚上完课,就看见南宫宝灵神色慌张的接着电话,然后就是一个重稳差点摔倒,之后就奔跑不止,无论他在后面怎么叫都没反映。看她奔跑的方向是校门口,也正巧南宫宝灵在挂上电话之前,他听到了那句她要自己打车去医院。于是赶紧跑去找到自己的车,开到校门口,刚到门口就看到这个熟悉的身影,便把车子停下来想要叫她不用打的了,自己送她过去。见她整个人都濒临崩溃,又结合先前她所接的电话,杜子健已经明白了大概,“没有什么麻不麻烦的,我们是朋友,我快点上来吧!我马上以最快的速度送你过去。”南宫宝灵如今的全副身心都在夜战邪身上,也没有那么骄情,干脆利落的打开副驾驶坐的车门,直接坐了进去。杜子健一边关注着路况,不断提速,一边安慰,“宝灵,是不是您家人出什么事,还是首长大人出什么事了?”多多少少杜子健是知道的,能让一向都冷静,慎定的南宫宝灵这样濒临崩溃的状态,那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首长大人可能出事了。身为军人,而且又是特种兵的头头,肯定是要出任一些很有危险的任务,这不泛难免会出现什么事情,也说不准。

“嗯,夜战邪出任务,中枪了。”恍恍惚惚的声音,听起来一点也不真切。

杜子健听到“夜战邪”三个字,漂亮的眉心皱了一下,看来还真让他猜对了,只是一向都这么厉害的首长大人竟然会受伤进医院,肯定也不会是小伤。

“你别太担心,首长他身手这么好,头脑又这么聪明,可能是只受了点小伤,擦破点皮,子弹取出来了就好了,没事的,他身体素质那么好,会没事的。”

南宫宝灵没有说话。过了会儿,杜子健又开口提醒,“宝灵,您电话一直在响。”

南宫宝灵回过神来,手忙脚乱的摸出电话,心里祈祷着千万不要是关于夜战邪的消息,她害怕听到那边传来“抢救无效”四个字。她不要他离开她,不可以,夜战邪不可以离开自己,她真的怕了,怕了。

幸好!电话是研究室的同学打来的,南宫宝灵这才想起今天研究室要开会。把自己的情况跟电话那端的人说清楚之后,南宫宝灵又亲自跟教授说明了情况,请了假。

从学校到陆军总医院,南宫宝灵不知道这一路是如何坚持过来的。直到许多年后她回想起这一天发生的事情,仍然觉得像在梦中一样,飘飘忽忽的什么都记不起来。

周芷兰赶到医院时,急救室外围着满满的人群。有穿着军装常服的军官,有穿着作战服的战士,还有两人,一身血污,吉利服上脏乱的不成样子,还有一直站在手术室外不停走来走去的夜战凌。

看到自家小嫂子终于赶来了,夜战火上前拉过南宫宝灵的手,眸里溢出来的担忧与安慰,“小嫂子我哥他还在里面抢救,你先到这旁边坐一会吧!”

南宫宝灵克制着浑身的颤抖,眸光看了一圈的人,才苍白着脸问:“小姑,他怎么样啊?”

夜战火还没来得及回答,急救室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一名护士出来:“请问病人的家属在哪里?”

南宫宝灵见急救室有人出来,也赶紧上前去,“我们就是请问病人”

护士出来的时候,还有好几人一起冲了上去,南宫宝灵的话音刚落,听到了耳边传来一个焦急粗犷的声间:“你们一定要救回他!不管付出任何代价!”

南宫宝灵本能的目光转移,看向那个声音的来源处,这才发现,那道声音的主人,好象是一位司令,她看到他的领子上什么都没有,但是,那顶绿色的军帽子上却有一颗大大的五角星――军区总司令!

心里忽然猜到了什么,但是此时已经没有功夫多想。南宫宝灵回头看向护士,护士正好问:“我找病人家属,病人情况非常不乐观,在抢救过程中,曾有两次心跳停止,希望你们家属做好心理准备。这是病危通知单,请签字。”

护士把笔递到了南宫宝灵手中,可是她看着护士手中的东西,却发现一个字都不认识,脑子里的血管突突的跳,她拿着笔不住的颤抖,根本无法写字。

夜战凌与夜战火站在一旁也是伤心不已,可是从大哥进入部队的那一天起,他们就意识到会有这一天的来临,夜战火一边簌簌的落着眼泪,夜战凌上前一步,从南宫宝灵手中拿过中性笔,“嫂子,还是,我来签吧。”

夜战凌刷刷两下,最终狠心的签下自己的大名,他从来没有这么恨过自己的名字。

护士又重新进去了,南宫宝灵的心随着紧紧关上的手术室的门而闭合,连呼吸都没有了知觉。

病危通知单难道他真的抢救不回来了?怎么可以,不可以,他不可以这样,他说过的,永远不会丢下她。

突然之间,她觉得自己又陷进了昨晚那个可怕的噩梦。她感觉自己掉下无止境的深渊,没有尽头,只是不停的下落、下落,仿佛要坠入十八层地狱一般。可是,昨晚的梦境中,那个熟悉的声音叫着“老婆”,将她从噩梦中解救了出来可现在,他奄奄一息的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或许再也不能出声,或许再也无法睁开眼睛――她只能坠下去,再也没有人来解救她。

夜战火心疼无比自家小嫂子,将她抱进自己的怀里,不断的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温和的安抚:“小嫂子,小嫂子,你伤心就大声哭出来吧哭出来就好了”她怕小嫂子这样会憋坏的,到时候大哥醒过来了,会心疼的。

可是,南宫宝灵哪里哭的出来,趴在夜战火的怀里,闻着她身上熟悉的味道,却依然无法安定她惶恐不安将要窒息的心。原来,痛到极致,是哭不出来的。

她突然有种好象进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夜战邪”最后微弱的呼唤场,下一秒整个人眼前一黑就昏倒在夜战火的怀中,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坏了夜战火与夜战凌,以前在场的所有人。

当南宫宝灵恍然从黑暗中惊醒就发现自己身在病房内,白色的墙面,浓重的消毒水味道,手臂上还有点滴不断在输液。

身边守护的人是夜战火,奢华的病床因为只有她孤零零的身影看起来有些空旷,南宫宝灵看着她苍白脸庞,为难的表情,心中的恐惧再次笼罩了全身。

“小姑,夜战邪怎么样了,他现在在哪里?带我过去,带我过去”其实接到了夜战邪受伤的消息,他们兄妹俩在第一时间赶了过去,但是,夜家那三位长辈却是安静的等在家里,等待着夜战邪回家,他们不原意在医院里看着他奄奄一息一样子,他们宁愿在家里等他家回。可是南宫宝灵却不同,她感觉自己的天要塌了,地要陷了一般,她进入了那无边的黑暗里。

“小嫂子,大哥还在手术室里,不知道要什么时候出来,你还是别去了,我们在这里等等消息吧。”

她真的没有办法开口,当自己在手术外看着夜战邪,全身插满管子,就连呼吸都要靠呼吸机来维持的样子,再次被送进去进行另一间手术室里再次治疗的时候,那种植样子,她都不能接受,更何况是此刻的南宫宝灵。

“还在那里不行,我必须去!”

不由分说,南宫宝灵站起身,一把拔掉了手上输液的针头,尽管身上只穿着单薄的病

号服,但是脚步却前所未有的坚定。她要陪在夜战邪身边,并肩作战,打败死神。身为他的妻子,自己早就了心里准备,怎么能在这个生死关头退缩呢。

“小叔,你放心,我没那么脆弱,我是他的妻子,我们应该一起面对,无论生离死别。他现在还在跟死神做着的战斗,我应该陪着他一起打败死神。”

看着南宫宝灵的娇小的背影却如同一座山峰般任谁都无法攀越,注定要成为夜家未来主母的女人怎么能现在就认输。她不仅要赢,还要赢的漂亮,她相信夜战邪,既然他答应了自己要活着回来就绝对不会认输的。

手术室外夜战凌红着眼眶坐在角落里,南宫宝灵的出现马上就让她弹起了身子。

“嫂子你怎么来了,你都晕倒了,还是回病房休息一下吧。”

南宫宝灵却坚决的摇头,看着一群浑身脏污的战士,不仅有干涸的血迹,还有各种烧伤的痕迹,匆忙将夜战邪转移送了回来,却没有回去休息,反而是担忧守在门口不肯离开。

“嫂子,对不起对不起”

一位战士从了出来,对着南宫宝灵开始不断道歉,都是因为大家的疏忽才会让夜战邪受伤的,首长不断嘱咐着让大家迅速撤离却选择了让自己垫后,这样的举动似乎已经成为了大家默许的情况。可是他们应该首先护送夜战邪离开的,他们都没有做到是自己的疏忽,是他们的错。

“你不用这么说,你们不用跟任何人说对不起,因为你们没有对不起任何人,你们是在为国家而努力,为了国家而战斗与牺牲。我相信大家也早就有了这样的觉悟,我身为一名军人的妻子,身为夜战邪的妻子,我为他骄傲,不要说对不起,你们都是国家的骄傲,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南宫宝灵的声音不大却响彻每个人的心扉,他们是坚忍,心酸的,很多时候默默牺牲了没有在任何人心目中留下痕迹,都是机密任务涉嫌了很多不方便公开的东西。他们是英雄,却是无名的英雄,每个人都有这个觉悟,可是当看着远在边境的星空,嚼着硬邦邦的满头,睡在草地与山勾里,每天都将面对枪林弹雨的时候谁心里没有心酸?

是的,他们都是凡人,会疲劳,会心酸,甚至身边也有很多人不理解。特种兵,赚不了什么大钱,但是每次任务都是用生命在保家卫国,可是那些生活安逸的人民却从来不知道他们的存在。“你看看你们一个个的,你们还有伤在身,还是先去包扎一下吧,没有受伤的也应该回去好好洗漱一下,换身衣服,任务既然已经结束了,自然还要上报给你们直属的长官。

就算夜战邪现在不方便,还有郭德武在等你们回去。这里有我,没有问题的,有任何情况我都会转告给各位的。”

这里所有人都沉默了,明明南宫宝灵才是最年轻的一位,而且还是夜战邪新婚的妻子,但是却安抚了所有人,嘴角的微笑没有丝毫为难,似乎在她心中坚信着战野肯定会平安无事一般,让大家都安心了。

“嫂子,我们还是在这里再等等吧!”

“对,嫂子,这点小伤对我们来说不算什么,我们还是再等等吧!”

走廊上的这些受伤的战士们一个个都不肯离开,支持要等到夜战邪的消息之后再走,南宫宝灵也不好强求他们,只能由着他们继续守在这里,不过,那些身肯的伤的战士们还是去护士那里处理伤口了。又等上了半个小时,手术室里还是没有传出什么动静来,又想到上一次夜战邪为了救自己,不慎中枪住院。可现在,一向霸道强势的他,一向疼爱,宠爱她的他,居然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再也不能陪着她,再也不能让她依靠

既然一直以来都是他在付出,那么,现在――该轮到她了吧!南宫宝灵忽然刷的站起身,眸光里透露出一种坚定,吓得旁边的夜战凌一惊,“嫂子,你怎么了?”

“我要进去陪护!”南宫宝灵定定的说出几个字,旁边的人都是微微一怔。

正好这时又有医生从远处赶过来,南宫宝灵一把抓住医生的胳膊,也不管那医生是去抢救谁的,只是说:“医生,我要进手术室里去陪护!”夜战凌觉得嫂子肯定是被刺激过度,有些失去了理智,赶紧拦开她连忙安慰道,“嫂子,大哥那么坚强的一个人,他会挺过来的!你别冲动,不要给医生添乱。”

南宫宝灵却很镇定的说:“小叔,我没有冲动,我现在很冷静。产妇生产丈夫都可以陪同,为什么病人做手术爱人不能陪着?说不定我进去了,他可以感受到我呢!潜意识里就会有更强的生存意识。”

那名医生已经弄明白了情况,看了一眼南宫宝灵,问:“你是病人什么人?”

“妻子。”

医生没再多说,吩咐身后跟着的护士,“带她去换一套无菌服,快一点!”

南宫宝灵里一喜,感激的道谢,看了夜战凌跟夜战火一眼,赶紧跟着护士走了。

原以为自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以进来成为他的依靠,可当她踏进手术室看到手术台上躺着的人时,还是忍不住腿一软,心跳在那一刻都险些停止。旁边的副手医生看到她,问了一句:“是病人的爱人么?”

南宫宝灵从脑子嗡嗡声中回神,点头,“是的。”

护士忙忙碌碌的来去,无暇顾及其他,但还是轻声提醒:“他现在重度昏迷中,曾经有两次心跳停止过,不过你可以在他身边陪着,握握他的手,跟他轻声的说话,或许他可以感觉到你,你要让他的求生意识增强,努力对抗死神的侵袭。”

护士的话让南宫宝灵重新坚强起来,定了定神迈开步子,走上前去在夜战邪的头部蹲下来。

刚一进来,她被吓得不敢迈步,是因为手术台上的人她根本不敢认。夜战邪在丛林作战,脸上涂了作战油彩,本就难以辨认。再加上长时间对抗,汗水流下来弄花了油彩,又混合着泥土与血污,那张平日里英俊刚毅的脸庞,哪里还有半分熟悉的轮廓?不过,此时她走进了蹲在他的身边,却依然可以认出这个人是那个让她思念到极致现在也爱到极致的男人。

夜战邪一动不动的躺着,双眼紧闭,唇色苍白,嘴里和鼻子里都插了管线,通向旁边一台台精密的仪器上,她想要伸手去帮他抹去脸上的油彩和血污,可又怕碰到了那些管线,更怕弄疼了他。他现在是如此的脆弱,如此的不堪一击,她深怕轻轻一碰就会对他造成致命的伤害,于是在枕边跪下来半晌,她才敢轻轻的捧起他那唯一一只没有接上仪器的手。其实,就连那只手都不是完好无损的。修长的手指上满是泥土和鲜血,她不知道他手上有没有伤口,小心翼翼的捧起来,展开了放在自己脸上,感受着他手上冰凉的温度,她徒劳的想把它温暖起来。

“老公老公,你不要有事你不可以有事”南宫宝灵终于开始哭起来,低低的啜泣夹杂着隐忍,眼巴巴的看着一动不动的男人,一声一声低喃哀求,“你不是说好了,只要我一毕业,我们就举行婚礼的么?我们不是说好了现在要一个孩子们的么?你前段时间那么努力,说不定我肚子里真的有一个小宝宝在里面了?你不能有事你要是要是那我怎么办?我要怎么活下去,我和宝宝要怎么办啊”

手术进行了十几个小时,南宫宝灵陪了六个小时。中途,因为医院血库告急,a型阳性血急缺,南宫宝灵的血型恰好符合,便又一次性捐了1000cc的血。医生建议她必须休息去,可是她顽固的任何人都劝不动,护士要给她打镇定强迫她休息,却被她苦苦哀求所感动,最后,只好又让她进了手术室。时间仿佛就此停住,宇宙洪荒中只剩下他们两人她就这样跪在男人枕边,捧着他的手在脸上摩挲,在嘴边哈气;她就这样一刻不停的低喃,从两人第一次见面他就开始求婚的点点滴滴谈起,从他们结婚后一起生活的分分秒秒说起,讲述她曾经是多么的认为爱情这种东西对于她来说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有,而现在又是如何的喜欢他,如何的爱他

医院的医生护士都见惯了生死,平时病人去世对他们已经造不成多大的波澜,可这一次见识了这个年轻漂亮的小女人如此坚强的毅力,一个个忍不住红了眼眶。

手术结束时,南宫宝灵的精神状态明显有些失常,不过却仍然知道问医生手术的情况,医生也疲惫不堪,不过想到这个弱女子带给他们的震撼,还是温柔和煦的道:“手术是成功的,但是他能不能醒过来,还要看他的造化。”

这就够了,至少没有宣布死亡。他还在自己身边,这就够了

南宫宝灵疲惫的闭眼,站起一半的身子再次晕倒了下去

再次醒来时,是付小霞陪在南宫宝灵身边,她一睁眼就坐起身,“妈,你怎么来了、难道说,他,他?”一开口,却发现这声音陌生的不像自己的。原来,米个小时不停息的说话,她的嗓子已经沙哑不堪。

付小霞赶紧压住儿媳妇激动的身子,满脸的担忧与安慰着,“宝灵,小邪他没事,只是现在还在昏迷中,医生说还没有脱离危险期。到是你,宝灵,你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啊,都是当妈妈的人了,要好好的爱惜自己,不要让妈妈担心”

“什么?”

南宫宝灵只是惊呼了一下,随即平静下来,眸光坚定,“原来我真的有宝宝了。只要还活着,就有希望。妈,你放心吧,我没事的,我不会倒下的。我会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我知道就算不为自己想,也要为肚子里的宝宝着想。可是,妈,我可不可以去看看他,就只是去看一眼。”

南宫宝灵看着憔悴的付小霞,他自己的儿子现在毫无生息的躺在那里,却还要在这里陪着她,鼻头一酸,勉强忍住了靠在床头,“妈,我,我知道了,我听话。”

南宫宝灵要下床去,付小霞手脚利落的一把拦住她,赶紧阻止,“宝灵,你刚才在不知道自己怀有身孕的时候又献了那么多的血,现在肚子里的宝宝可不太稳定,你还是躺着多歇息吧。要是小邪醒来,知道你怀着宝宝不仅给他输了1000毫升的血,又晕倒了两次,现在刚醒过来还要下床乱走,不好好躺着休息,他会担心的。”

------题外话------

快完结了,快完结了,过几天就差不多了,清非常感谢这一路来各位妹纸们的大力支持,深鞠躬,特别感谢您呜呜突然有种很不舍的感觉。

(快捷键 ←)上一章:第175章 噩耗 返回《首长大人的小小妻》目录 下一章:第177章 首长,我要离婚(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