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首长,我要离婚

文/水清儿
本章字数:10304 首长大人的小小妻txt下载

南宫宝灵看着憔悴的付小霞,他自己的儿子现在毫无生息的躺在那里,却还要在这里安慰着她,鼻头一酸,勉强忍住了靠在床头,“妈,我,我知道了,我听话。”

“嗯,好好养好身子来,等休息好了,我再带去你看他。”

“嗯,我知道,我没事的我现在也不能有事,若是我们都倒下了,他还怎么熬过去啊”她沙哑的嗓音破碎不堪,付小霞给她倒了一杯热水递过来,“喝点水润润嗓子,医生说你现在最好少说话。”

南宫宝灵确实有些口渴,端着杯子暖了一下手,慢慢的喝下去觉得肺腑之间也有了一些温度,便掀开被子躺下,“妈,您要不也这儿歇歇吧,想必你也累了。”

“好,我在这坐坐,顺便陪陪你。”付小霞心里面也苦,但是又不能再媳妇面前表现出来,她必须要有长辈的样子,好让南宫宝灵能够安心休息。

南宫宝灵一觉睡了几个小时以后,付小霞陪着她一起到重症监护室去。原则上,重症监护室并不允许家属探望。但南宫宝灵总有办法说服主治医师,最后换上了消毒过的无菌衣服,来到夜战邪的身边。

他浑身已经清理干净了,英俊深邃的五官苍白憔悴,眼皮紧紧的闭着。他没有穿衣服,盖着薄薄的毯子,南宫宝灵知道毯子下健硕的身体此时一定是被层层白纱缠绕着。他浑身依然插满了管子,通向病床边的一台台跳跃闪烁着的仪器上。她慢慢在他身边坐下来,泪水止不住,又簌簌而落。

她压抑的哭了一会儿,才整理好情绪,凑近了一些挨着他。

“夜战邪,你要睡多久啊?你是军人啊,一名职业军人,你怎么可以这么贪睡?”她慢慢平静下来,那双总是喜欢温柔看着她的眸子依旧没有睁开,此时她自己的眸子却是盛满了温柔的目光,她轻轻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庞。

“老公你可不可以别睡了,你快点醒过来好不好”她继续低低的说话,芊芊素手温柔的触摸着他的剑眉一路向下直到嘴唇,像是抚慰着受伤的孩子。

“老公你也睡够了就起来吧你不是说我毕业后就大办婚礼的么?你总不会食言吧你也知道,追求我的男人可多了,你要是敢食言,我立马转身嫁给别人,你信不信?”她的手指摩挲着他优美性感的唇瓣,想象着两人亲吻时的样子。

“老公,求求你醒过来吧只要你醒过来,我会有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要告诉你,保证你听了以后一定会很高兴,求求你快点醒过来吧。”南宫宝灵说着,声音渐渐低下去,将脸埋在他的掌心,趴在病床边。

病房外,几名身穿军装常服的军人立在门口。付小霞也站在那层玻璃窗的外面向里看。身后传来零碎的脚步声,她转身回头,看着自己的丈夫陪着夜老爷子走过来。

医院的领导也全都过来了,在军区首长的示意下,像夜老首长等人详细汇报夜战邪目前的状况。

夜老爷子听了一会儿,转而走到病房前去,看着里面的人埋在一堆仪器中,垂在腿边的拳头忍不住攥紧,犀利的眸光透出沉重的伤痛。

付小霞看到丈夫的调影,终于忍不住又红了眼眶,扑进丈夫怀里。

夜无敌搂着妻子连连安抚,一向掷地有声的语调此时也是沙哑不堪,“放心吧,老婆,我们的儿子会没事的。”

南宫宝灵察觉到外面发生的事情,起身掖一下夜战邪的被角,又在他嘴角亲了一下才离开病房。看到公公和叶老爷子都过来了,她一一问候。

“爷爷,你怎么过来了。”南宫宝灵上前挽住夜老爷了的手臂,想扶着他在旁边休息椅子上坐下,可是夜老爷子却站着不动,双眼直望着躺在那层玻璃窗里面的夜战邪,眼神无比的疼惜,仿佛一下子苍老十几岁。

是啊,那里面躺着的是他最得意的孙子,从夜战邪十八岁从军开始这十几年来,多多少少也受过伤,但那都不危及生命,从来就没有像这次这样过,完全就只剩下一口气在那里上下吊着了。夜枫子他自己虽然是个老首长,这一路走过来几十年了,仿佛看到了以前跟着自己出生入死的那些兄弟们那样,最终还是离开了他,当年五六个生死与共的兄弟,如今只剩下他一人独活在这世上。他不想自己的孙子还这么年轻,就要离开人世;他不想自己的孙媳妇这才刚嫁入夜家没多久,就没了丈夫;他不想自己刚刚有了曾孙子,还没来得急出生在这人世间,就已经没有了父亲;他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

“爷爷,他会没事的,他会好起来的,像以前一样。爷爷,我相信他,他不会丢下我们,他会好的,会好的。”南宫宝灵实在是不忍心看着夜老爷子这么悲痛的眼神望着躺在病床上的夜战邪,她相信夜战邪会好的,她也要把这个消息告诉所有人,他会好的,他不会丢下大家,他是一个很负责的人。

“对,那个臭小子怎么舍得丢下他自己最爱的妻子,爷爷知道,他很快会醒过来的,孙媳妇,你放心吧!”夜老爷子从南宫宝灵的话中明白过来了,那里面的是他孙子,不是他以前的那些兄弟,老天不会对他这么残忍,他已经没有了妻子,没有了兄弟,只有这些儿孙陪着他到老。他有这么一位好妻子,怎么舍得让南宫宝灵伤心难过。

夜老爷子在医院里待了几个小时候,因为年老体力不支,再加上夜战邪又躺在重症无菌室病房里,不可以随便进去看他,大家都只能在玻璃窗外远远的看一看,于是也只好让夜无敌先送他回去了,而付小霞也跟着一起回去,她得去煮些开胃的菜,煲个汤,等会送过来给南宫宝灵吃,媳妇现在是有身孕的人了,不可以随便在外面吃点,就算是再没有什么心情,也要吃点有营养的东西下去。

晚上夜战凌和夜战火两兄妹送饭过来,南宫宝灵在夜战火的监督下,勉强喝了一小碗汤,和几口白菜,实在是没有什么食欲再吃下去了。

“嫂子,晚上我来这里守夜吧,你和小火回去休息下,你看你从昨天到现在一直都没休息,肚子里的宝宝都会不高兴的,他也要休息的。”夜战凌劝说南宫宝灵不要在这里守夜,晚上有他在也是一样的,他怕她现在的身体会吃不消。

“不用了,这医院里已经准备好了家属陪护的房间,就在这边上,我进去看过了,里面环境各方面的还行,我不会回去的,在你哥没有醒来之前,我会一直陪在他身边,一步都不离开。小叔,你不用拿宝宝来做挡剑牌,我不会听的,我知道现在自己的身体是什么样,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们放心。”

南宫宝灵早就已经打算好了,在夜战邪住院的这段期间里,她哪里都不会去,吃、住,什么都在医院里解决。所以,下午的时候就已经跟院方沟通好了,要在这里陪护,院方也知道夜战邪不同于普通病人,也已经给了特殊待遇,临时在重症无菌室的旁边那间护士值班休息室简单的改装了一下,空开来给她做临时住宿站。

“可是,小嫂子”夜战火还是有些不死心的,想要劝说南宫宝灵回家里去休息。

“小姑,我已经决定了,你们就不用再劝我了,现在也好晚了,你好还是先回去吧!”南宫宝灵直接打断夜战火的话,直接赶他们俩回去。

“那好吧,那我们回去了,但是,这里一有什么问题,嫂子你要马上打电话给我们。”夜战凌知道再劝说也没有用,嫂子已经下了送客令。

夜战邪在半夜的时候开始发烧。原本这种手术后发烧是比较正常的现象,也在医生的意料之中,只是,当温度从35度持续上升到40度,一点都没有要下降的趋势时,医生开始意识到情况不妙。

南宫宝灵献血后一直没有好好休息过,再加上现在正巧赶上怀孕了,身体也有些虚弱,心情也是跌入谷底,根本就没有多少心思休息,晚上躺下半晌依然睡不着,总觉得要去看看夜战邪才安心,便又穿了衣服起来。还未到达夜战邪的病房外,她就预感到什么,赶紧加快步子奔过去。

一名特护从重症无菌室里走了出来,急忙跟刚刚赶到的医生汇报:“主任,病人高烧持续不退,服了退烧药也没有作用,现在已经四十度了,一点点退烧的迹象都没有,怎么办?”

南宫宝灵脚下步子倏地凌乱,头皮一下子都紧绷起来,情急之下就要冲进去。特护眼疾手快,一把拦住她,“夜夫人,现在您不能进去!我们刚刚已经给他吃过退烧药了,而且我们刚才也已经抽了血样,正在送检,现在没有弄清病人高烧的原因,你这样是不方便进去的,现在病人正是最关键的时刻,您进去只会增加麻烦!”

“不行!不行!我要进去!”南宫宝灵隔着窗玻璃都可以看到床上的男人烧得面目赤红的状态,她心如刀割,眼泪滚滚落下,巴在玻璃上的手指因为用力过度而泛白,全身止不住的战栗。

可是,现在是特殊情况,医生护士都不敢有一点点松懈,坚决不肯让南宫宝灵进去。

白天,夜老爷子和叶无敌都来了医院,但是夜无敌现在都是身居要职,日理万机。夜无敌看了儿子一眼,在医院里待了几个小时后,就先离开了。夜老爷子虽然留下来陪着,但是年纪大了也不能帮什么忙,也跟着一起离开了。

现在情况紧急,夜无敌和付小霞在得到医生的通知时,便赶紧来到病房外面,原本不打算通知老爷子,可他还是发现了端,硬是要跟着一起过来。夜战凌与夜战火两人则是根本就没有老宅住,而是在这陆军总医院附近的酒店里的临时住下,怕的就是自家大哥这边突然出事,老宅离医院这边是有一段距离的,没有个二十来分钟的时间是赶不过来的。

一行人全都在病房外守着,夜战邪在里面同死神做着殊死搏斗,南宫宝灵等人在外面备受煎熬。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可是医生护士一直没有出来。

“小嫂子,你放心,大哥会没事的,你坐下来休息一下好不好”夜战火在一旁挽着南宫宝灵手,想要拉她在休息椅子上坐会,这样一直站在那里看着玻璃窗里面的情景,她现在一个孕妇精神上太过于紧张会吃不消的。

南宫宝灵没有回应,身子也没有动半分,那又早已经哭红了的双眼直直的望着眼前正在跟死神做斗争的夜战邪。

唉!这突如其来的高烧,把夜家所有的人又再一次跌进了深渊。一个个都眼巴巴的望着那里面,大家的心里都不断在祈祷,夜战邪能够平安无事,坚持的挺过这一关,快点好起来。

再次询问了情况,医生告知已经高烧四十一度。这个温度健康人都承受不住,更何况是这样经过了大手术命悬一线的重症病人。所有人的心都吊了起来,紧紧攥着双手祈祷着夜战邪一定要熬过这一关。

南宫宝灵再次抬步走进医生的旁边,眉目坚定的要求:“医生,我一定要进去陪他!我必须进去陪他!”

医生眉头紧皱,显然也为难了。里面住着的人,暂且不说他身份多么显赫,单说他是国家的功臣,人民的卫士,医生也知道他的命有多么重要。现在这种特殊情况让家属进去,万一家属情绪不稳影响了救援工作,就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可若是病人感受到家属的陪伴,意志力坚强起来,挺过这一劫也说不定。

陆军总医院的院和还在赶来医院的路上,主治医生一时之间也不好下决定,怕有个什么万一,不敢做主,还在犹豫不决,特护又冲出来汇报:“病人现在已经神志不清,呓语不断一直喊着灵儿什么的――”

南宫宝灵激动的一把抓住护士的手,“他是在叫我!是在叫我!你让我进去,好不好?”

其实,护士也猜到了,病人无意识里,那沙哑的声音虚弱的喊着“灵儿”,那么亲昵的语调不可能叫着别的女人,只能是他的妻子。把询问的眼光看向主治医生,主治医生短暂思考,终于同意,“那行,你快去换衣服,戴上口罩。病人现在免疫能力下降,千万不能再感染任何细菌和病毒,但是你进去后自己的情绪一定要稳住,不可以影响到我们的救援。”

得知可以进去陪同,南宫宝灵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付小霞扑上来,隔着窗户看着儿子痛苦挣扎的模样,捂住嘴无声的哭泣。

南宫宝灵回身抱住付小霞安慰,“妈,他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他一直都是很负责任的人。”

“嗯”

夜战邪不安的睡着,意识也进入到了模糊不清的状态,脑袋时不时摆动,眉头紧皱,苍白干枯的嘴唇蠕动,时不时出声,“31号,快”、“隐蔽好”、“快、干掉他”、“我灵儿”、“灵儿老婆等我回来等我等我”

夜战邪一开始,他似乎还在战斗着,虚弱的声音坚定的吐出一个个命令,到后来,他沉寂了一会儿,就开始一声接着一声喃喃念着“灵儿老婆等我”。

南宫宝灵进去时,一名特护正用温水不断的在给他擦身子,但他很不安分,昏迷中身体还不停的扭来扭去,时不时的嘴里吐出几个字,有时清晰,有时模糊,但那几声“灵儿老婆老婆”确是清晰不已,就连病房里那一群救援人员也可以清晰的清见,这声声柔情的呼唤。

赶紧上前抓住他的手,南宫宝灵在他旁边蹲下,嘴唇挨着他的耳朵轻轻低语:“我在,我在,我就在你身边,我一直都在”

似乎是为了回应了南宫宝灵的话,男人紧紧闭着眼又喊了两声,南宫宝灵更加贴近一些,靠近他的耳朵旁,一边攥着他的大手,一边在他耳边连连亲吻,“我在我一直陪着你,你可以睁开眼睛来看看我,我一直都在,不曾离开过。”

他身上的温度非常高,热的吓人。南宫宝灵挨着他都觉得像在炙烤一般,他呓语的声音小了一些,但还是不安分的摇头晃脑,想必是昏迷中也觉得难受的紧。南宫宝灵心疼的缩成一团,看向一边照顾他的医生护士,焦急的问:“为什么他一直高烧不退呢?你们不是说刚才已经给打过退烧针吗?怎么一点反映都没有,这高烧还是一直持续着,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他退烧的?他的身体都烧的烫手!”

主治医生也很无奈,“我们确实已经给他打了退烧针,验血报告刚才送过来,也显示正常。现在看来,高烧的原因可能是病人身体严重遭受重创,免疫力下降,胸口处的枪伤离心脏处只有半厘米,手术时难免会对心脏处的大动血管有所影响力,再加上之前失血过多,身体虚弱,抵抗力也下降了”

“说了这么多,根本就没有一条是有用的,那你们的意思是,现在就没有办法了?只能就这样干等着?”

主治医生沉默了下来,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了。的确,现在医疗条件再发达,也是有许多病变是医生无法控制的。比如一些罕见疾病,比如那些现在新型的病菌、流感之类的,比如夜战邪现在的情况。

南宫宝灵也知道自己有些失控了,沉默了一下,收回视线紧紧凝着男人,一手还是握着他的,另一手覆在他的额头上,徒劳的想帮他降温,“夜战邪,你一个大男人,拜托你坚强点啊!一定要坚强!”

夜战邪还在昏迷中,但却无意识的抓紧了南宫宝灵的手,整个人慢慢安分下来。特护看到这一幕,紧张的情绪渐渐舒缓,眸光有些欣喜的看向旁边的主治医生。

这时院长也赶了过来,顺便一起过来的还有一位国外的专家,这位专家是院长特别联系的,他们在一进到重症室后,就对夜战邪进行了全面的检查之后,初步认定为是失血过多,再加上胸口处的枪伤太过于接近心脏,在手术取弹时就已经失了很多血,现在虽然勉强捡回来了一条命,便是,心脏处供血不足,所以才引起的高烧不退――跟之前主治医生的判断差不多。

夜战邪现在身体状况特殊,医生也不敢随便使用抗生素,只好用一些物理方法来降温。让夜战邪头上枕上冰枕睡觉,特护再用温水不断的擦拭他的全身。南宫宝灵看着特护做了几遍,自己也明白怎么做了,便接手特护的工作,细心体贴的照顾着高烧的男人。

又是一个整整一夜,南宫宝灵未曾合眼,用湿毛巾覆在他的额头上,擦拭着他手臂,腹部、大腿、小腿、再到他那双手,双脚之上。就这样回来不停的擦拭着全身,额头上的毛巾等到温度差不过热了,又重新换一条覆上去。

夜战邪在这种情况下两具小时后渐渐安静下来,又安安稳稳的睡着,若不是旁边的仪器还在滴滴答答的响着,南宫宝灵几乎要以为他停止了呼吸。

主治医生不断进来查看情况,见他的温度慢慢下降,众人紧悬的心总算是松懈了一些。黎明时分,初夏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屋里一片明亮,映照着床边趴睡的身影。

医生进来查房,南宫宝灵一惊醒了过来,赶紧询问:“医生,他的情况怎么样了?”

主治医生检查完毕,“情况暂时稳定了。夜夫人,你功不可没,看来病人的意志力才是战胜死神最有力的武器。”

南宫宝灵没有理会医生的夸奖,只是问:“那他什么时候可以醒过来?”

“这个目前还真不好说。他的身体依然很虚弱,现在只是暂时稳定,生命仍然还在危险中,要是他清醒过来了,那说明他差不多已经渡过了危险期,所以,还需要观察一些日子。”

南宫宝灵点点头,“好我知道了,谢谢医生。”

主治医生点头微笑一下,衷心建议,“夜夫人,你这几天也一直都在这里,我看你脸色苍白,你最好去休息一下。他一时半会儿不会苏醒,你可要保存体力。”

“嗯谢谢医生。”

大家想着夜战邪的情况终于稳定,再观察一些日子说不定就好转了,心里都不由得高兴了一些。却没想到,这一观察,就整整观察了七天七夜。这段观察期间,总是大大小小的状况不断,甚至又被推进手术室两次。所有人的心都被夜战邪的身体状况紧紧悬着,短短几天,南宫宝灵人都瘦了一大圈。在这种情况下,夜战邪和南宫宝灵的爱情结晶,又好巧不巧的正在这个时候来临,这些天来,南宫宝灵一直无微不至的在他身边静静的坐着,偶尔自己自言自语的说会话,休息的时间少之又少,这不再加上怀孕期间,欲又下降,整个脸色苍白,下巴尖尖的更加惹人心疼。

晴朗了许多日子的天气,今天却突然阴雨绵绵起来,而且雷声阵阵。南宫宝灵睡了一觉又起来了,又来到病房里陪着昏迷不醒的男人。阴沉淋漓的天气让南宫宝灵的心也跟着阴雨绵绵,哀伤不已。她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伸手拿过床头边桌子上的医用棉签,用棉签沾了水轻轻涂抹在夜战邪的唇上,她忍不住抱怨起来:“医生说你已经差不多要脱离危险期了,这两天就会醒过来,可是,你为什么还不醒来啊?夜战邪,你是不是觉得这样躺着很舒服啊,天天都让我来伺候你,你是不是特别威风啊”

在这安静的夜晚,窗外又是一阵雷声滚滚,南宫宝灵有些害怕的瑟缩了一下。看着床上安安静静睡着的英俊男人,一个人絮絮叨叨的说开了:“哎你说,你一个大男人的,天天躺在这里睡大觉,天天在这里偷懒,你好不好意思啊!”

夜战邪还是那样躺,依然没有任何动静,更不要说回应她的埋怨了只是,不知道是隆隆雷声的作用,还是别的什么,男人的眉头似乎皱了一下。不过,正把注意力投放在床头点滴的南宫宝灵,根本没有注意到他这个细小轻微的动作。

原本只是想要发泄一下心里的情绪,可说到后来,南宫宝灵又忍不住朦胧了双眼,趴在他的手臂旁边沙哑的央求:“夜战邪,我求求你快点醒过来吧睁开眼睛看看我,你这样睡着,我真的好害怕!害怕你一直睡着醒不过来了你说过的,不会离开我,夜战邪,你个混蛋,丫的,你就是个骗子,大骗子,你说过的一定会陪着我到老,你看看你现几岁,到老了还有多少年,你要是敢离开我,老娘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就算是追到阎王爷那里,我也要把你找出来狠狠的揍你一顿丫的,你特么的混蛋,还说什么天皇老子你都不怕,让要是敢让你老婆伤心,你定会打爆他的头。呜夜战邪,你就是个混蛋,这世上伤我最深的就是你,我最后一次告诉你,你要是再不给我醒过来,我我我就不要你,丫的,老娘我要跟你离婚。”

------题外话------

完蛋了,首长再不醒来,老婆就要跟他离婚了,咋办?

(快捷键 ←)上一章:第176章 生死一线,惊怀宝宝 返回《首长大人的小小妻》目录 下一章:第178章 完美人生 (完结)(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