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78章 完美人生 (完结)

文/水清儿
首长大人的小小妻 本章字数:13324 首长大人的小小妻txt下载
推荐阅读:诡缠人 天命神相 绝世无双 劫天运 美人如玉 恋上邻家大小姐 逆血天痕 主宰之王 前对头 妖女修仙录
“你说过的,不会离开我,夜战邪,你个混蛋,丫的,你就是个骗子,大骗子,你说过的一定会陪着我到老,你看看你现几岁,到老了还有多少年,你要是敢离开我,老娘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就算是追到阎王爷那里,我也要把你找出来狠狠的揍你一顿丫的,你特么的混蛋,还说什么天皇老子你都不怕,让要是敢让你老婆伤心,你定会打爆他的头。呜夜战邪,你就是个混蛋,这世上伤我最深的就是你,我最后一次告诉你,你要是再不给我醒过来,我我我就不要你,丫的,老娘我要跟你离婚。”

    “你敢”恰逢一阵雷声过后,细碎的呜咽声中,忽然传出来一个低哑的声音。南宫宝灵身子一震,猛的抬头看向前去,眸中的诧异喜悦都要漫出来,“哇,你醒了?醒了?我不是在做梦吧”

    南宫宝灵无法相信刚才自己不过就是说个气话,想要气气夜战邪,气他一直都不肯醒来,这些天来无论她怎么求他,他都未成动一个眼皮。

    夜战邪只觉得浑身难受,一个人在一个黑漆漆的黑暗中不停的行走,有时候偶尔会专来模糊不清的呼唤声。猛然间他听到南宫宝灵的声音,说他是个骗子,说他是个混蛋,说他伤了她的心,她要离开自己,要跟自己离婚。这怎么可以,他绝对是不会允许的,打死都不会离婚。一个念头在夜战邪的脑海里闪过,那就是自己不可以再这个黑漆漆的地方再走下去了,他要醒来,他不要离婚。

    夜战邪现在已经清醒了一点,但是,脑子像有千斤重一般,连想挣开眼皮这样简单的动作都办不到。不过,南宫宝灵拉着他的手抚在自己脸上,倒是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他的指尖在慢慢的移动,当下惊喜的叫起来:“夜战邪,你真的醒啦?!啊啊啊!你真的醒了,老天,你终于醒了!”南宫宝灵激动的不能言语,声音不自觉的提高了几十倍。

    被女人高亢的声音一吓,夜战邪也有了动力,终于掀开眼皮,朦朦胧胧的重新认识这个世界。白色的墙,白色的天花板,眼前还有一个他刚刚好象听到了要跟自己离婚的女人――南宫宝灵。

    南宫宝灵弓着身子,星眸瞪的大大的,直勾勾的看着夜战邪,满怀期待的盯着他,见他终于睁开眼,她激动的一把将自己扑进他的怀里:“夜战邪!你混蛋!呜呜你吓死我了!,你终于醒了!我以为你再也醒不来了!哇哇”

    原本细碎的呜咽,此时居然是开怀的大哭起来。眼泪如雨下,喜极而泣。

    外面的护士从玻璃窗外看起来,明显的病房里跟以前有所不同,再细听到病房里的动静,急冲冲的一拥而入,片刻之后,主治医生们又匆匆赶到,沉寂了一周多的病房,一下子喧嚣热闹起来!

    医生检查完毕,面上含笑的宣布了好消息,病房里再一次沸腾。南宫宝灵此时哭的梨花带雨,坐在床边,任由着男人紧紧攥着她的手,盯着她一个劲儿的猛瞧。

    医生、护士全部离开之后,付小霞、夜战凌、夜战火以及还在医院的几个受了伤的战友们全都留下来了,一个个关怀的问候。付小霞坐在儿子另一边,握着自家儿子的手也是久久凝噎,连话都说不出来。

    夜战邪虚弱的转过头去,看着憔悴的母亲,低声宽慰:“妈,我已经没事了,这不是好好在这嘛,您别担心了。”

    “嗯,嗯,我知道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付小霞忍不住眼泪掉下来,喃喃的说了几句,忽然高兴的起身,“对了,我要给你爸打电话去你这些日子一直昏迷不醒,你爸又是忙工作,又是担心你的身体,一天不知道要打多少遍电话来问,只要有一点空就往你这边来,现在你已经醒过来了,好让他也放心些。”

    夜老爷子站在床头,花白的胡子抖动,眼眶隐隐泛红,看着床上瘦了一圈,面色灰败的长孙子训斥:“哼,幸亏你这个臭小子还知道要醒过来!不然,我可会不轻饶你!堂堂男子汉,a集团军的军长,夜家的男人,怎么能这么孬种?这点伤就敢不醒过来!你今天查还不醒,老子我都打算明天来抽你两棒子,把你给打醒过来。唉!这些天来也不知道的我那可怜的孙媳妇伤了多少心,流了多少泪,心酸啊”

    南宫宝灵顶着朦胧泪眼看向夜老爷子,嗔道:“爷爷,我不过就是掉几滴眼泪而已,他能醒过来,那比什么都值得了。爷爷,他伤的不轻!医生都说,能活过来是个奇迹了!你就别再说人家了。”

    “是啊!是值得,但是你看看你,这些天来人都瘦了一大圈,又不好好吃东西,也不回家,死认着一个理,一天到晚就待在这医院里,怎么劝都不听。你呀!没想到脾气到是跟这个臭小子有的一拼。”老爷子本来在那说道这个孙媳妇不懂得照顾自己,但忽然又转换夸奖起夜战邪来,声如洪钟的赞扬一句,“臭小子,爷爷果真没有看错你!你像条汉子!是我们夜家的骄傲!”

    夜战邪心疼无比的看着南宫宝灵,没想到自己这一次受伤这么严重,让她为自己担心了好久,也流了好多眼泪,想想自己以前说过的话,不会让她伤心流泪,自己却没有做过,自己果然是个混蛋。虚弱的扯动嘴角,“对不起爷爷,让你们担心了”

    夜战邪因为刚刚醒过来,明显的精神不济,勉强应付着房间里兴奋的人。简单的跟大家说了几句话,便又困了,眼皮子有些打架,脑袋也有些晕晕的。大家想到他毕竟是重伤初愈,肯定需要多多静养,激动兴奋过后,便都退了出去,各自打哪来,回哪去。

    南宫宝灵这些日子也从来没有休息好过,不过此时他醒来了,她更加激动的睡不着。付小霞见夜战邪从醒来到现在,攥着媳妇的手一直不肯放,也没说让媳妇离开去休息一下什么的,悄悄离开病房,带上了门。打算回家去好好堡一份汤送过来,给他们俩都好好的补补。

    屋里终于安静下来,南宫宝灵才擦擦眼泪,什么都不顾的扑到了他的胸前,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紧紧抱着他,用脸颊摩挲着他的颈间,像是要把两人捆在一起从此不分开一般。此时,不管外面如何大雨磅礴,雷声阵阵,在这一方小天地里,却只有劫后重生的喜悦,和无法言喻的幸福

    夜战邪虽然很疲惫,很想要睡一觉,但更享受自己小娇妻这样柔情似水投怀送抱的时刻。男人无论再坚强,再阳刚,都离不开女人的温柔和体贴,柔情似水,他无比眷念这一刻的温馨,心头也是感动万千。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抬起那只没有插上仪器的胳膊覆在她的肩膀上,他沙哑的嗓音低低在她耳边问道:“老婆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昏迷了多久?”

    “嗯八天八夜好几次都与死神差肩而过”女人在他胸前闷闷的道,“今天上午才脱离危险期的。”

    “这么久啊”夜战邪不经想要把怀里的女人抱的更紧,奈何全身的力气都使上,却没有多大的用处,只能轻轻的抚摸她的后背,低低的感慨,“难怪我觉得这一觉睡的昏天暗地的――”

    “夜战邪,你好意思说!”南宫宝灵终于抬头起来,纤长浓密的睫毛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儿,“你倒是好好的睡了一觉,都不知道急坏了多少人妈头发都熬白了些许!爷爷也一下子苍老了十几岁,你就是个混蛋。”

    夜战邪这几日消瘦的厉害,显得颧骨更高,五官更加深刻,不过,他那双犀利的眸光依然熠熠生辉。盯着女人梨花带雨的娇颜,他抬起手臂轻轻抹掉她下巴上挂着的泪水,“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老婆,我回来了,宝贝你也瘦了好多――这些日子辛苦了吧。”下巴都尖尖了的,本就不大的脸蛋,此时感觉他一只手都可以盖住,脸色也是苍白、苍白的。

    “嗯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南宫宝灵捧着他的手,“你都不知道你当时在手术台上的样子我真以为,你就那样下去,会离开我,会不回来了――”那种骨肉分离的切肤之痛,又哪里是她可以体会的。他的辛苦,比她更甚万倍。

    “手术台?”夜战邪皱眉想一下,视线盯着她的眸光,“我好象恍惚之间记得,有人一直拉着我的手总有一种声音在我耳边絮叨不停,难道你一直陪着我做手术?”

    南宫宝灵破涕为笑,“夜战邪,你就吹吧!当时你一度心跳停止,医生都以为你救不回来了!你居然会知道有人拉着你的手?你骗谁啊!首长大人”

    夜战邪也笑笑,将她揽在胸口靠住,“不要叫我的名字,宝贝,叫老公知道不。其实,当初或许是幻觉,也或许是真的不过,我好像真有这样的印象”

    只要他能醒过来,过去的那些痛彻心痱一切都不计较了。南宫宝灵不跟他争论这个,只是嗔怨着:“老公,你答应过我,不能让自己出事的你答应过我的,你的人是我的,你的命是我的,你要为了我好好保护自己。可是,这一次,你真的吓到我了!要是再敢有下一次,我一定不要你了!不然的话,我现在就跟你离婚”说着,声音里又带了哭腔还带些威胁。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了?居然动不动就想哭,眼泪简直无法控制。

    “老婆,我的宝贝对不起对不起”夜战邪在她头顶轻轻印上一吻,也庆幸自己终于醒过来,“我不会食言的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了,所以,我绝对不可以离婚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老老实实,乖乖的跟陪着我一起到老。宝贝乖,不要再哭了,好吗?你哭的我心好疼。这不是醒过来了吗――宝贝你不用追到阎王那里了。悄悄的告诉你,我跟阎王打了好久,只不过,一枪没击毙,肉搏战拼了好久,我知道你在等我回来,最后终于战胜了他,这不,我就立马赶回来了。”

    “呵呵坏蛋”南宫宝灵一边笑一边流泪,“你还听到我说什么话了?”

    “醒来之前的那些话,我,听到了些,有些不是很清楚不过就是身体太虚,我想醒都醒不过来”

    南宫宝灵起身轻拍一下他的手,“哼!坏蛋,你还敢说出来,既然听到了我说的话,也不给我快点醒来,我看你是故意装的不想醒来吧”就想听她多说一些表衷肠的话,好报仇她以前从来就不说什么甜言蜜语,什么表衷肠的话。

    夜战邪低低的笑着,缓缓地把她拉入自己的怀中“冤枉啊老婆,天地良心,我好冤枉啊――”明摆着这句话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不打自招。

    “哼!臭男人,伤的这么重,还不忘记占人便宜!”

    “占老婆的便宜,是天经地意的,是我这一辈子最大的乐趣”

    见他眉宇间的疲惫和憔悴,南宫宝灵心疼的把他的被子拉一拉,柔声安慰:“好了,不要在那里平嘴了。老公,你伤太重,需要多休息才能恢复。不要说话了,赶紧睡会吧”

    他乖乖的安睡好,不过却巴巴的看着她,“老婆你不会离开?”

    “不离开!”南宫宝灵没好气的回了他一句,外加瞪他一眼。男人孩子气的虚弱一笑,紧紧抓着她的手,才放心的闭上眼睛,重新又睡去。

    夜战邪既已醒来,部队的总司令和军区总政委、外加a集团军的一些军官们们自然是又来探望慰问,病房里从此热闹起来。不过,夜战邪本人却很是恼火大家这么关心他,因为害的他跟某人独处的时间都没有了。

    他虽然救回一命,但是内伤外伤并重,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康复。等内伤好了之后,还要进行复健治疗,要想完全恢复到受伤之前的状态,少说需要半年左右的时间。总司令要求他安心养伤,不必担心其他的事情,给他特别批了三个月的病假外加一个月的新年假期,一共四个月。夜战邪没想到自己因祸得福,居然可以趁机好好修养一番,四个月的时间可以好好和亲亲宝贝温存,心里还偷着乐。

    南宫宝灵回家里去梳洗了一翻之后,再到回医院里来。推门而进,见付小霞正在喂夜战邪喝汤,可他却皱着眉头一幅很痛苦的模样,走过去关心:“你怎么了?这汤是补血养气的,妈熬了好久的。”

    夜战邪看到她进来,眉眼间又舒展一些,“我知道,可是,我现在没什么胃口”

    付小霞故作吃醋,一只手捂着心口处,“臭小子,我看你不是没胃口,是不想让我喂吧?哎看来俗话说的一点都没错啊,有了媳妇忘了娘,真的是太伤人家的心了”

    南宫宝灵不好意思的红了脸,瞪男人一眼看向长辈,“妈,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情不自禁的帮男人说好话起来。

    付小霞起身,把汤碗交到南宫宝灵手中,笑的很是开心:“媳妇,他是我生的,他这会脑袋琢磨着什么,当我不知道?我可是他亲娘耶,怎么可能会不懂。呵呵我没生气,只要你们两人感情好,我们做长辈就欣慰了。我们父母哪里能陪你们一辈子啊只有你们夫妻之间感情深厚,相互扶持,才能共度一生。”

    夜战邪见母亲说起来没完没了,忍不住吐槽:“妈,我怎么发现,你的话怎么这么多,原来是你这么了解我啊!”不过,那句“夫妻之间”倒是很中听。

    付小霞冷哼一声,横儿子一眼,“你这鬼门关走一遭!都不知道我跟你爸和你爷爷他们这些日子操的什么心!等你为人父母,你就知道担心孩子是什么滋味了!”到时候,就会明白,只要子女平平安安的一家团圆,哪里会在乎你是喜欢做妈的多一些,还是喜欢自家媳妇的多一些啊。

    南宫宝灵在床边坐下,用汤匙舀了汤,现是放在嘴边吹的不烫了,才送到男人唇边去,哄道:“没什么食欲也要喝点,喝吧不然身体怎么养好呢?”

    再没有胃口,南宫宝灵这样柔情似水的伺候左右,夜战邪也不好拒绝,只好无奈的张嘴喝下。付小霞看着这一幕,笑着嘱咐:“媳妇,让他把保温桶里的汤最少要喝到一半,剩下的那一半你也要给我全喝了,可不许像前几天那样,说什么没有食欲,更不许吐出来,不然的话你这身子怎么会有营养供给宝宝呢?”

    “知道了,妈。”

    付小霞出去了,只剩下两人坐着,南宫宝灵一边喂他喝汤一边问:“你又耍什么脾气啊?怎么跟三岁小孩一样啊!怎么这样傻呆呆的坐着,连眼皮都不眨巴一下,在想什么呢?”

    夜战邪仰靠在床头,俊眸盯着天花板怅然,好一阵这后才回应过来,“老婆,刚才妈说的什么意思?”他有听到那句,要南宫宝灵好好吃东西,不可以再吐了,不然的话没有营养供养给宝宝,难道?难道?他不太敢想,也不敢确定自己有没有想错。

    南宫宝灵动作一顿,脸皮太薄了,被夜战邪这样一问,她都不好意思要怎么应他,满脸通红,连耳根子也泛着红。这几日一直担心着他没有脱离危险,没有苏醒过来,再加上刚刚怀孕才三十多天,有些孕期反映,还更加没有食欲,婆婆送来的汤,时常吃不下,要不就是吃下了几口后,不久又吐出来了。

    “就是,就是那样。”南宫宝灵隐晦之间给了他一个答案,又喂了一勺汤过去。

    夜战邪木呆的吞咽,而后回忆起前一天的情景,“宝贝,意思是你真的怀宝宝了,真的有宝宝了你有了我们的爱情结晶!”

    南宫宝灵看着他紧蹙的眉头,不可思意的表情,放下碗拉过他的手:“嗯,已经有三十几天了,我也是在给你输完血后,才发现的。”

    夜战邪深吸几口气平复下激动的情绪,抬手抚摸上女人的脸颊,温和的道:“什么,给我输血,你!这怎么可以,你自己本来就身体不好,你还敢给我输血,不要命啦,我不说跟你说过嘛,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就算是我失血过多,血库存不够,那也可以找别人输啊,为什么你要自己来。而且现在又怀着宝宝,听妈说你这些天根本就没有进过多少食物,也没怎么休息过,南宫宝灵,你,你是不是想气死我啊!。”夜战邪中听闻自家小娇妻怀孕之后的第一反映不是高兴,而是愤怒的低吼。

    “我,那时候你的情况那么危险,我也不知道自己怀孕了,根本就没想过那么多,我只想要你活着回来,你想要你活着就好,哇混蛋,你还凶我,哇哇”南宫宝灵被夜战邪吼的一愣一愣的,觉得自己委屈及了,干脆把碗一放,哇哇的大哭起来。

    “那个,那个,老婆,你别哭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凶你,我,我只是太担心你的身体,你现在怀有宝宝,又之前给我输了血,怕你身体太差,到时候肚子大起来,身体会好难受,老婆宝贝不哭了,不哭了,都是我不好,真的,全是我的错。你打我,骂我,都行,求你别再哭了。”

    “那你,还凶我不?”

    “不会了,不会了,保证以后都不会了。”

    “哼!”南宫宝灵没好气的斜睨他一眼,扭捏的说,“算你还识相,不然的话,我,我干脆哭死算了”某人从夜战邪怀中爬起,撅着嘴巴,一脸的无辜表情,眼眶还红红的,可是眼神中得意洋洋的架势却不能隐藏。

    “宝宝不要害怕,这个看起来凶巴巴的男人就是你爸爸,放心,他是纸老虎,只要宝宝乖乖撒娇一下下,他就不会再凶了你哦!”

    南宫宝灵认真的跟肚子内的宝宝传授自己的经验,反正她现在有了免死金牌,有恃无恐的面对夜战邪,她就不信这个男人敢动自己一根汗毛。

    “”

    夜战邪沉默的看着自己最爱的女人,肚子里面还有他未来的孩子,说不定是一位可爱的小公主,他所有的脾气马上被浇熄。

    “好好好,你们两位抓住了我的小尾巴,我哪里还敢有任何不满啊。宝贝快点起身吃点汤吧,不好好补体力,小宝贝也会饿坏的。”

    南宫宝灵这才笑眯眯的起身,看着桌子上那保温桶里面的鸡汤,还真是没有一点胃口,但是身为妈妈哪里能那么任性,一定要努力吃才是正确的。

    “手好酸,好累哦”

    撒娇的声音让夜战邪无奈的微笑,这个小丫头真是拿捏住了自己的弱点一再得寸进尺,可是他却感觉甜蜜幸福要命。

    “好,我亲爱的大宝贝,等着,我喂你!”

    夜战邪伸出那只没有受到伤的手,将那保温桶移前一点自己这里,然后把碗放到桌上,盛出一勺,吹凉,再耐心的送到南宫宝灵嘴边,她只要乖乖张开嘴等着吃就够了,幸福的时光不断流逝,两个人眼中是剩下彼此。

    谁说曾经拥有是美好的?如果深爱,请天长地久的幸福着,我们是彼此最契合的唯一,寻找半生只为你一人绽放出最美的年华,成为永恒也要永远

    这天南宫宝灵趁着夜战邪熟睡了,把夜战火叫来医院陪看着,自己则是去学校把手上的最后这点子事情做好,然后再向天氏帝国请假,并说明情况,正式上班要到年后来,幸好当初签合约时没有规定要在什么时间段开始工作,只是说了,毕业后的实习工作必须要到天氏帝国,不可到其它企业上班。

    付小霞在呆了近一个月的时间,见儿子的伤势恢复不错,南宫宝灵也一直陪在身边,也打算回老宅去去,这送饭,送汤的事情就交给夜战凌和夜战火两兄妹去做,她这个月也累的够苦的,医院家里两头跑,也是时候回家好好休息下了,等休息够了的时候再过来探望儿子。临走前,絮絮叨叨的嘱咐了一大堆,最主要还是说,自己在家里煮好的饭菜,他们兄妹俩送过来后,南宫宝灵一定要多多吃,千万不可以挑食、厌食,还有些话就是要如何的照顾夜战邪之类的。南宫宝灵一一记下,俨然乖巧的小媳妇。

    付小霞走出病房门后,南宫宝灵也随之跟了出来。

    “妈,等一下,我有件事情想跟你商量下。”南宫宝灵拉住自家婆婆的手,往边上的休息椅子上一起坐下。

    “宝灵,什么事?”付小霞完全搞不明白,有什么事情还得这样偷偷的说。

    “妈,这次夜战邪身负重伤,是谁也没想到的。但事已至此,也算过去了。就是,那个,以前我跟他说好的,我毕业后我们就举办婚礼,虽然,我现在也不属于完全毕业了,但是,我的学业全部都已经读完了,正在准备要进入实习工作的阶段。这次因为负重严重,再加上新年也不用多久就要来临了,部队特别多给了一个月的假。我想在他出院后就把婚礼给办了。妈,你看怎么样?”南宫宝灵还是把自己这几天一直思考的问题说了出来。不过,这事她还没跟夜战邪说,只是想要给他一个惊喜。

    “这个好啊!正好这时候你的肚子还看不太出来,不怎么显。只是时间上有点紧了,要不我回去跟你爸和老爷子商量下,看看能不能尽量赶到个好时日来,这样才不委屈了你。”付小霞现在总算搞明白了,原来媳妇是要说这个事情,因为这次儿子受了这么重的伤,大家都把这事情给忘记了,现在回过头来想想,也的确是要把这婚礼给办了,再托下去这媳妇的肚子都要显了。

    “嗯,妈,这个事情你们先不要告诉他,我想要给他一个惊喜。”

    “好,我知道了,这事咱们大家私底下偷偷的进行的,我们的保密工作绝对会做得很到位,呵呵这次我得好好看看小夜那张常年不变的脸会有什么不同。媳妇,我回去了,你好好照顾自己哦,婚礼上的事情,我们会搞定,你不用操心。你就等着就美美的新娘子吧。呵呵”付小霞老不正经的在说完就走了。

    夜战邪在医院里快躺上两个月了,他本人最近十分烦燥,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因为最近夜战凌和夜战火那两个家伙很少来医院晨里走动,而自家小娇妻老是躲着自己接电话,或者是时常说学校有事情要处理,常常把他丢下在医院里,一走开就是大半天的功夫,问她是什么事情,她又不说。院方就死都不肯给他办出院手续,无论他用什么方法威胁,都没有用。真的是气死他了,偏偏有火又无处可发,啊!明明他都能感觉到自己好的差不多了,只不过就是回家补下营养方面的的就行了,根本就不用住院,为啥子还不给出院,气死他了。

    夜、南宫两家都豪门大户,虽然南宫宝灵和夜老爷子说,一致强调这个婚礼可以办的低调些,但消息一走漏,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蔓延开去,d市政界和商界人人都知道夜家的儿子要娶南宫家的那位传说中的私生女,虽然大家都不明白,像夜家这个d市排名前三位的豪门大户人家,那位a集团军的军长夜战邪,怎么会和南宫家的私生女结婚,不过,现实却是这样,他们一边抱着观望与拉结的方式来参加这场轰动全d市的婚礼。

    婚礼前一天晚上,南宫宝灵以自己身子不太舒服为由,叫来夜战凌来医院里陪夜战邪。这边的几位比较要好的同学已经全部都通知了,而谢语乐与蓝雨蒙萱两个人也按时间来到了见面的酒店,一见面就兴奋的相互拥抱,晚上睡在一间房里又是谈不完的话题。

    三个女人一台戏,什么五花八门的话题,大家兴致高昂的聊了起来,特别是后半夜,蓝雨萱堂姐,说自己是过来人,跟南宫宝灵说了一大堆的结婚洞房的话题,和什么结婚后蜜月的话题,搞得人家脸红了一个晚上,特别是旁边还有一位单纯无比的谢语乐小朋友,更是无地自容了。最后快到凌晨一点了,因为,明天就是婚礼,南宫宝灵要起早化妆,又会是无比忙碌的一天。夜战火的电话打过来,说司机明天一个早会去酒店接她,让她要早点睡,大家只好意犹未尽的躺下休息。

    南宫宝灵还在好眠时,已经被夜战火打来的电话给叫醒,不停的催促:“小嫂子,小嫂子你怎么还在睡啊,快点起来,快点,我现在已经在门口了,化妆师也过来了,赶紧起来化妆打扮。”

    迷糊之间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南宫宝灵皱着眉头嘟哝:“小姑,这才五点半!怎么这么早啊”

    夜战火直接用力敲门,扯了噪子大声在门口喊,“快点啦,小嫂子,快点来开口,现在都已经快要来不及了!”

    南宫宝灵不情不愿的只好起床去开门,一打开门,就看到门口一大堆的人站在那里,她当时就傻眼了,怎么这么多人啊,小姑怎么不早说,害的她以为最多就三、四个人左右,可是,看这阵容不少于十人。

    于是大家一窝蜂的全部都涌了进来,全部人都把自己手上的东西放上,开始准备工作。蓝雨萱和谢语乐也起来了,南宫宝灵去浴室里简单的梳洗了一下就出来了,夜战火和蓝雨萱、谢语乐三人同时帮她穿上那件从国外婚纱大师那里空运过来的婚纱穿上,化妆师们也随之上传为她做发型,化上新娘妆。

    化妆师并未对她的头发做太复杂的造型,只是微微烫了一卷披着,头顶斜斜别了个小皇冠,简单大方的打扮,俏丽活泼,把进门来的方秀芸等人都看的一愣,直呼天女下凡。

    谢语乐和蓝雨萱是这声婚礼的伴娘,自然也在一旁化妆,整理发型。

    房间里十几个人大家都不停的在一旁忙碌起来,只有南宫宝灵自己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

    此时她心中也是无比的激动与感动,就算妈妈和爸爸不在自己的身边,没有亲眼看到自己出嫁,但是她已经好开心、好幸福了,这世上还是有好人的,夜家所有的人都很爱她,她很幸福。妈妈,爸爸你们在天上一定都看见了吧!女儿要嫁人了,女儿现在热的很幸福,谢谢你们,我知道是你们在天上命保佑着我。  。

    医院里,夜战凌早在昨天就已经跟院方说好了,已经办好了出院手续,就等着今天一大早拐着自家老大去婚礼现场,好好的给他来个大惊喜。

    “大哥,医院说今天我们可以出院了,手续昨天嫂子已经全部办好了,现在她在等你,就等着你回去。”夜战凌在一旁不停的收拾行李,也时不时看下手上的手表,怕时间会赶不上。

    “大哥,你快点啦,我们赶紧走要不然时间赶不到了。”夜战凌这边收拾行李时,眼看时间没剩下多少了,一不小心说漏了嘴,自己压根就没反映过来。到是夜战邪听出了这玄外之音。

    “什么意思,夜战凌,什么叫时间赶不到?你们是不是瞒着我什么事?你最好给我老实交待。”

    “那个,那个,没,没有什么事,就是,嫂子在等你,哎呀,我们真的要走了,等会到了车上我自然会告诉你。快点,快点走。”夜战凌打着马虎眼,打算暂时先逃过大哥这尊大神的双眼,到时候把他交给自家嫂子,大哥立马会乖的不得了。

    车子里,夜战邪一再逼问夜战凌,要他招出实情,因为他完全相信他们肯定是瞒着他一件大事,看看这车子的驶向就知道,完全不是回家的路,这是条往市中最繁华地段的路。

    夜战凌是有苦说不出,多少次差一点就被大哥套出话来了,最后还是硬咬着牙干脆不开口,不管是夜战邪怎么逼供,他就是不开口,不说一句话。最终在他快要撑不住时,车子已经到了酒店大门口,他这才松一口气。

    酒店门口,摆放着许多百合花,满满整个大门口到处都是,还有一个大大的彩虹门高高挂起,上面写着夜战邪先生、南宫宝灵小姐、百年好合。这几个红红的大字,让宾客们羡慕不已,前来参加婚礼的宾客看着如此的阵势,都是由衷的恭贺祝福。

    夜老爷子与夜无敌在一旁忙着招呼客人,南宫家的南宫宏达,张宜、南宫千棋也在场,只除了南宫千笑不在。当前礼前南宫千笑收到消息后,就出国去了。

    南宫宝灵虽然不是在南宫家出嫁,不过,南宫宏达也没有说什么。他完全能够知道,为什么南宫宝灵不愿意在南宫有出嫁的原因,想必是自己真的伤她太深,她的婚礼上还能南宫家的人前来,已经很不错了。

    从车子里下来的夜战邪完全被这个场面给镇住了,到是一旁下来的夜战凌赶紧推着夜战邪去新郎室换衣服、化妆。

    “大哥,今天这场婚礼,我们大家秘密酬划了一个月的时间,是嫂子说要给你一个惊喜,给我们大家下了命令,叫我们都不可以告诉你。你要怪就去怪嫂子,真的不关我们什么事,我们也是好辛苦的,这一个月来没日没夜的为你的婚礼操劳,还得想方设想要瞒着你。大哥,你就看在我们为了你的幸福着想的份上,不要跟我们计较了,快点去换上新郎妆吧!嫂子还在那里等着你。”夜战凌一边把这一个月大家的计划告诉他,一边拉着他往新郎室走去。

    他哪里还会怪她,有这么好的一位妻子,他夜战邪何德何能能娶到这么好的老婆,他疼在心里都还来不急,哪里会怪她,瞒着自己。他现在真的感觉原来有老婆的日子真的很幸福。满身欢喜的坐在新郎室内,任由那些人在他面前指手划脚的,夜战邪只是一个劲的在那里傻笑。

    仪式开始时,南宫宝灵跟夜战邪短暂分开了。缤纷喜庆的舞台前,新郎一身军装,英俊潇洒,威风凛然,静静等在红毯一边。而红毯另一边的幕后,南宫宝灵的面部被轻薄的头纱覆下来盖住,透着一种朦胧美,蓝雨萱和谢语乐陪着她,细心安慰她不要紧张。而南宫宏达则是站在一旁,眼神一直看着这位小女儿,当初他没能看到她的出生,到是她现在长大了,嫁人了,自己却可以将她从自己的手上嫁出去,他也不枉为父亲一场。

    接下来,将是由父亲带着女儿,踏过长长的红毯,将她交给等候已久的新郎。

    红毯两边,一边是伴郎,夜战凌和郭德武,另一边是伴娘谢语乐与蓝雨萱,已经全部就位,宾客们见婚礼进行曲已经完整的播放一遍了,却还不见新娘出现,一个个都忍不住回头张望。

    南宫宏达轻声道,“宝灵,我知道我在你眼你不是一个好父亲,也对不起你妈妈,但是,你身上终是流着我们南宫家的血,今天你场婚礼,就当是我留给你的最后一点父亲的模样吧!只希望你以后,好好孝敬公婆,好好疼爱丈夫,好的过日子,父亲这一生都对不起你和你的妈妈。”

    “嗯,我知道了,走吧!”南宫宝灵听完父亲这一段话后,心里也很不是滋味,静静的站了一会之后,露出一个完美的表情,才挽着南宫宏边的手臂,父女俩踏着红毯,伴着幽雅庄重的曲调缓缓而出。

    这是神圣的时刻,象征着一个新家庭的成立,象征的新的人生旅途即将开始。在这样万众瞩目、亲友祝福的期望与眼神中,南宫宝灵抑着浑身的激动和轻颤,凝着那端昂首挺胸、高大英俊的男子,坚定的,一步一步,迈过去――从此,两人将是这世上最亲密无间的伴侣。

    “夜战邪,宝灵我就交给你了!请你好好待她”

    亲手把女儿的手放进女婿手中时,南宫宏达意味深长的拍拍新人相握的两手,庄重严肃的嘱托。

    夜战邪之前的目光一直定定的凝在南宫宝灵身上,此时听到岳父的话,他郑重一挺胸,亦是一字一句重若千斤般保证:“您放心吧!”

    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和祝福声,夜战邪牵着南宫宝灵的手,转身面对满座宾客,两人心有灵犀一般同时回眸,望进彼此眼底,你侬我侬,恍若一瞬间地老天荒。

    接下来,在司仪的主持下,婚礼还有许多温馨而动人的节目,在场的嘉宾感受着这一场虽算不上奢华却无比幸福美满的婚姻,无不是对爱情有了更深的理解。

    相扶相持,不离不弃,说起来简单,可做起来,代表着无尽的心酸与坚持。而身为军嫂,这八个字的承诺将更加沉重,意味着更多的孤寂和艰难。可无论如何,只要心中坚守着那份最初的爱,一切终会化解。

    花样交杯酒、发言词、感谢语,这些繁缛冗杂的东西,放在平时的夜战邪身上,绝对是不屑去做的;可这时,为了给妻子一个完整的婚礼,一个圆满的回想,他无比耐心、无比配合的一一做到底。平日里看起来走形式的流程,两人做起来,却觉得每一个环节都是浓浓的爱意流淌,深深的情意缠绵。

    酒席正式开始前,南宫宝灵回了休息室再次换礼服。蓝雨萱跟谢语乐两人帮着她打理时,不禁感慨:“你们还跟说婚礼低调,却还把这么大的宴会厅都挤得满满的,整整一百几桌,这要是高调的话啧啧――亲爱的小学妹,这种被所有人祝福恭贺的心情如何?是不是激动的小宇宙都要爆发了?”

    南宫宝灵坐着任由她们折腾,嘴角的笑靥未褪,感慨道:“之前还想过结婚时领个证就行,觉得这种走形式的东西可有可无现在,亲身经历之后才明白,人生如果没有这样一道仪式,恐怕会是终身遗憾。”那种像天下人昭示――从此我就是你,你就是我的归属感,是任何功名成就都无法取代的满足与欣喜。她感谢夜战邪给了她这样深情的婚礼,给了她人生里完美的旅程。

    “是啊,是啊,想当初我结婚的时候也是这样想的”蓝雨萱在一旁也感慨万千道。

    就只有谢语乐这个还没有结婚的小丫头,正歪着小脑袋左右摇晃的看这两位已婚人士,听她们在那里由终的感慨。她也忍不住的在想,好象结婚真的很不错耶,搞得她都有点想嫁人了,脑子里突然闪过夜战凌的身影,她浑身一个颤抖,赶紧把思绪拉回现实中来,但是,这小脑袋里就是会时有时无的闪过夜战凌的影子。

    让我沉醉在文字的芬香中,让我着迷在文字的柔情里。相伴月圆月落时,孤单的影子下不再有寂寞的年华。有些话不用说,我想,你懂。你都懂。读你夜不能眠的深情,读你寥落孤寂的雨夜,读你万卷相思的风霜。一场遇见,一场美好。

    一见钟情遇到你,二见倾心喜欢你,三番五次想见你,四季冷暖关心你,五更醒来想念你。莫名其妙遇上你,死心塌地追求你,真心真意等待你,无愿无悔爱上你!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

    新的一年,新的希望,新的开始。这一年夜家迎来了两个新的生命。

    南宫宝灵为夜战邪生下了两位漂亮、可爱、粉嘟嘟的龙凤胎。

    经过夜家所有人的认可,一至全部通过。

    男孩取名为:夜倾;女孩取名为:夜心。

    意欲当年夜战邪与南宫宝灵的初遇:一见倾心。大结局

    ------题外话------

    千山万水总是情,有舍才有得。本书首长大人的小小妻正式完结。

    风风雨雨一路走来,清特别感谢大家的陪伴,谢谢谢谢

    请你为这完美的人生画一句号,送上朵朵鲜花,高歌欢唱

    最后特别悄悄地告诉大家,清的另一幅新作正在开始进行中,这幅新作是一本穿越中带点玄幻的古言文,在年底时会跟大家见面,敬请关注,多多给予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