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8章 囚禁才刚刚开始(5)

文/莫小诺
本章字数:8428 小妖精,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txt下载
她以为她能在他面前赢一次?用生死来赢?

    像是一个赌局,希赫的五指慢慢越发收拢,眼里带了狠意。

    可儿整张脸一片惨白,呼吸越来越困难,窒息如死,视线逐渐迷糊,意识也越来越混浊。

    “先生,算了您会杀了亦小姐的先生,您冷静些”

    她听到玉姐求饶的声音。

    如果她活下来的代价是必须被这个禽兽囚禁,失去自由,那她宁愿死去。

    这样叶伯伯和爸爸永远不会知道她是这么的肮脏

    在他们的眼里,她永远是那个积极向上的乖女孩

    她就还是那个好孩子

    “先生,先生亦小姐快不行了”玉姐急得大叫起来。

    玉姐急迫的声音让希赫恢复了些意识,冲血的眼慢慢恢复清明。

    视线中,可儿的眼睛已经在缓缓阖去

    昨晚她在他面前倒下的一幕又回到眼前。

    她的生命迹象在他眼前逐渐消失这种认知让他心惊胆颤。

    心口再度被什么东西抓住。

    五指迅速放开――

    “咳咳”可儿重新得回呼吸的自由,整个人像在死亡线上走了回来,躺在他身下不禁大口大口吸着气,仅管鼻间仍是他的气息

    刚才那一瞬间,她真得以为自己要死了,她以为他会对她下杀手

    “不杀了我么?”可儿摸上自己的脖子仰视着身上的男人,苍白的脸上浮出一抹不屑,“欧阳希赫,我宁死也不会让你囚禁。”

    她眼底的不屑一顾和清高是刺眼的。

    刺眼到了极点。

    “亦可儿!”希赫怒吼,猛地一拳打下来。

    可儿下意识地闭上眼,意料中的疼痛没有袭来,睁开眼一看,希赫的拳头砸在她耳边的床上。

    “亦可儿!我现在就明明白白地告诉你,你没斤量跟我斗!”希赫一脸阴鸷地看着她,语气暴戾到极点,一手蛮横地掐起她的下颌,“我不杀你,是我还没玩够!”

    我不杀你,是我还没玩够!

    我不杀你,是我还没玩够!

    他阴沉的魔音在她耳边不断回响

    “那你想玩什么?”可儿冷漠地盯着他,吃力地抬起自己的右手,“玩这个?要不要把我铐在你家大门口给你看门?”

    他当她是什么?玩具?宠物?没玩够

    到这一地步了,怎么样对他来说才是够了?!才能够放过她?

    她嘲讽的口吻让他濒临的怒气再一次*发。

    她总是知道怎么才能一次又一次地惹怒他。

    那就别怪他不给她退路!

    这是她选的路!

    “pete。”希赫重重地捏了下她的下巴,从她身上站起来。

    “是的,先生。”一直站在他身后的医生拎着金属箱子走上前来,又被希赫恶声恶气地厉斥一声,“停下。”

    “是”有些微秃头的医生吓了一跳,停住脚步。

    俯视着她胸前被扯烂的睡裙,希赫一把脱下自己身上的衬衫,霸道而强硬地给她穿上。

    “走开”可儿一脸厌恶地挣扎着,但浑身上下已经剩不下多少力气,只能任由希赫动作粗鲁地给她扣上衬衫扣子。

    “过来。”把她攥起来按在床边坐好,希赫才往后瞥了一眼。

    那医生见状忙向前走来,将金属箱子轻巧地放到床尾凳上,毕恭毕敬地向厉爵风禀报,“先生,您要的东西我都带来了。”

    “很好,解释给她听。”希赫冷哼一声,眼底阴鸷地盯着一无所知的可儿,他就等着看她一会怎么跪在他膝下求饶

    什么东西?

    可儿坐在床边,莫名地盯着那关得紧紧的金属箱子,什么鬼东西?又是什么营养品营养输液?

    看了一眼医生身上的白大褂,可儿转眸瞪向希赫,“我需要的是自由,不是医生。”

    这一点,她怎么都要坚持。

    “亦可儿!游戏规则不是你来定的!”希赫的语气里透着一股阴晦未明的冷漠。

    “啪――”

    秃头医生已经将箱子打开。

    可儿皱着眉望过去,里边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大、小号五支针筒,几瓶或透明或天蓝的药水,还有一格一格都放着类似药粉的白色粉末,还有一包包白色晶状物。

    这是什么东西?

    顶级的营养液么?

    给她输液就想给她强行打针?

    “我”

    可儿还刚说话就被医生打断,医生的手指向金属箱子里的东西,公事化地介绍道,“吗啡、安非它明、*幻剂、印度大麻、khat亦小姐,我注射的技术很好。”

    他每说一个名词可儿的心就狂跳一下,双手不自觉地抓住衣袖

    这些根本不是补充人体能量的营养品

    “这里全是毒品?”可儿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震惊地看向一旁一脸阴冷的希赫,这男人还碰毒品?这么多毒品都够他牢底坐穿了

    等下这医生说,他注射的技术很好?

    那这些毒品是希赫给她准备的?!

    意识到这一点,可儿全身冰冷,激动从床上站起来,“欧阳希赫你疯了?”

    她把他骂得还真是一无是处。

    在她眼里,他连条狗都不如。

    “呵。”希赫坐在沙发上单手撑着额,好整以暇地看着她震惊而激动的脸,唇边泛起残忍的笑容,“你不是玩绝食吗?那我只好给你注射一点好东西。”

    “你bt!”可儿失声大叫,整张脸都吓呆了。

    她真得没想到,这男人居然会下作到对她用毒品!

    “pete,给她注射*幻剂。”希赫冷笑一声,故意选了一种名字一听就知意思的毒品。

    “是,先生。”

    医生点头,专业地套上手套,拿起针筒开始抽取*幻剂,整整抽取了半筒。

    这筒毒品在她身体里注射下去后

    那她这一辈子都要过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了

    胸口的恐惧感越来越大――

    可儿脑袋一片空白,没有多加思考,下意识地就往外跑,狠狠地撞开一旁的玉姐跑出去,还没冲出门口,就被两个保镖又逮了回来。

    两条胳膊被一左一右拎着,人被提到希赫面前。

    腿弯处被保镖狠狠一踢,整个人被迫跪到地上,形成最卑贱屈辱的姿势。

    “呵。亦可儿,你越来越不自量力了。”希赫坐在沙发上,俯下身来拍拍她的脸,声音犹如地狱来的

    他是最不喜欢女人忤他的逆,偏偏这次她非跟他杠上。

    “先生,准备好了。”医生拿着针筒走过来。

    盯着那极细的针尖,可儿被按跪在地上,身子开始不自觉地颤抖,恐惧感越来越加骤

    针筒离她越来越近――

    她怎么挣扎都挣不开两个高壮的保镖。

    希赫看着她,眼底凌然冷漠,身上的姿态是不容侵犯的高高在上

    针筒已经逼近她的眼睛――

    知道怎么都躲不开这一回,可儿声嘶力竭地大喊,“欧阳希赫我欠你什么了?!我欠你什么了要这么对我?!为什么?!”

    喊声之响愣了每一个在场的人。

    囚禁还不够,还要给她注射毒品。

    她自认做他情妇算不上千依百顺,也是乖巧听话的

    她到底做错什么了?她做错什么要被这么对待?她究竟欠他什么了?

    她已经够脏了

    为什么他还要把她的一生都给完完全全地毁了。

    她不想被毒品控制,不想以后都像个疯子一样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眼泪大颗大颗地滴淌下来,模糊了视线。

    医生在她身旁俯下身,卷起她的衣袖,在她瘦弱的胳膊上擦了擦酒精棉。

    “啊”可儿大嚎一声,撕心裂肺一般,眼泪花了整张脸,双唇在颤栗着。

    绝望到极致的哀嚎。

    痛苦到令人动容。

    希赫怔住了,英俊到完美的脸此刻完全是呆滞,双眸呆呆地看着大声喊叫的可儿

    看着她的身子在害怕地发抖

    看着她的眼泪掉得汹涌

    没有一丝美感可言,可他的心却在剧烈跳动着,为这个女人跳动着

    针尖即将插进她皮肤的一瞬间,希赫猛地站起来,上前一脚踹在秃头医生身上,怒吼一声,“滚!通通给我滚!”

    “砰”

    针筒滚落到地上。

    “知道了先生。”医生被踹翻在地也不敢吭声,同保镖、玉姐一齐识相地退了出去。

    盯着那针筒,可儿停止了哀嚎,整个人像摊烂泥一样趴到了地上。

    身子还在余惊中地颤抖。

    眼泪拼命往下掉,她是真的被吓怕了真的怕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她听到自己颤栗的声音不甘地发出

    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因为她对他不屑一顾。

    因为她从头到尾都看不起他。

    因为她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过!

    因为她对他根本不曾有一丝一毫的心动!

    疲软的身子猛地被攥起丢到沙发上,希赫随即欺身上来,两手撑在她身侧,眼里一片诡谲的火光,低头就吻住她苍白的唇。

    她的唇带着眼泪的湿咸。

    希赫炙热的舌尖蛮横地探进她的嘴里,搅弄着她的舌翻云覆雨,一手在她身上四处抚摸,想挑逗出她最原始的生理反应。

    男式衬衫和睡裙一齐都褪到地上

    可儿光裸地瘫在沙发上,没有一丝力气的身体被他反复点火逗弄。

    感觉

    她已经没了任何感觉。

    哪怕他的吻技再高超,此刻连她的身体都不再有感觉。

    希赫吻着她的眼、鼻子、耳、唇、脖子、胸前四处游曳,唇舌在她身上留下种种吻痕。

    解开皮带,他压上她的身子,沉沉地撞进她的身体里。

    而她连呻吟都没有。

    就这么虚弱地半靠在沙发上任他予取予求,什么反应都没有,他一下一下沉着有力的撞击让她的身体颤动

    而她苍白的脸上,连半点反应都没有。

    希赫一下子低下头来又攫住她的唇舌强吻,噬骨般的缠绵,交互着彼此的气息

    很久。

    希赫才退出她破败的身体,自她身上慢慢仰起身子,墨深的眼居高临下地瞪着她,一字一字咬牙挤出,“亦可儿!你必须臣服我!”

    可儿漠然地看着他的脸,声音虚弱若无,“我到底欠你什么了?欧阳希赫我欠你什”

    “我对你上了心!”希赫低吼一声,打断了她的发问。

    可儿愣了下,呆呆地看着他阴晦的眼,察觉不出真或假。

    “亦可儿!我对你上了心!”希赫又大声重复了一句,蓄势待发的灼热再度一沉进入她的身子索取

    她听错了么?

    她是被毒品吓出幻听了么?

    他说他说她上了心?什么叫上了心?

    要不是这是在希赫的房间里,要不是她左手上还铐着手铐,要不是此时此刻,这男人把身子虚弱的她压在沙发上疯狂发泄、疯狂索爱

    她几乎就要以为这话是告白的。

    “亦可儿,你从头到尾都是我的,你不能忤逆我!”希赫边说边在她身上驰骋,脸上淌下剧烈运动的汗水,俯下身慢慢吻到她的耳际,唇一下子含住她的耳垂。

    可儿闭上了眼,随便这个男人还想如何,任凭这个男人还会说出什么令人震惊的话。

    从昨晚到现在

    反正她已经接收了这个世上所有的震惊与恐惧,

    希赫**着她的耳垂,一点一点厮磨,磁性的声音她耳边如魔如障,“亦可儿,这是我最后再放过你一次,别再学不乖。”

    可儿闭着眼睛,感官的触觉越来越明显,体内灼热的热烈,耳朵上他唇舌的温度,一点一点放大,刺激着她的感官。

    他说再放过她一次是什么意思?

    “放我自由嗯”她坚定地说道,他的唇舌正加倍舔弄着她,让她的声音到最后转变成一声柔软的吟哦。

    这样的呻吟她自己听了都觉得yin荡。

    见她终于有了反应,希赫眸子一亮,更加狂野地在她身上索夺,吻移到她的唇上慢慢吻着,“如果你很想沾毒品的话,我放你自由。”

    残忍到无情的话。

    他说得对,她根本没有斤量跟他斗。

    他是什么人?欧阳家族的人,s总裁,呼风唤雨,有权有势他没玩够以前,凭她自己怎么退出。

    她抵触这种bt的囚禁,甚至在想大不了就是死。

    可他竟然拿出毒品要胁她

    她不怕死,可她怕生不如死。

    *************************

    可儿不知道希赫什么时候才放过她的,她又一次在他的索欢下晕过去。

    她真不知道再这样下去,她能坚持多久?能不能坚持到爸爸出狱、父女团圆

    她醒来的时候整个人被希赫抱在怀里,他睡得很沉,双手紧紧地禁锢住她,生怕她跑了似的。

    白色的被子里,浑身**的两个人充满了暧昧的气味。

    轻轻挣扎了下,可儿发现自己的左手依然铐着银色手铐,闹了一场、抗拒了一场最终,她还是输给毒品的威胁。

    她没法豁出得那么彻底。

    从希赫怀里扭动着坐起来,开了一旁的床头灯,可儿低头凝视着希赫熟睡的脸庞,长睫如翼,皮肤没有一丝瑕疵,薄唇充满性感

    明明是一张完美的睡颜,却让她充满痛恨。

    灯光下,她身上的肌肤有伤痕、有吻痕这是她一时鬼迷心窍答应做情妇的代价

    他把她当玩物,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想杀就杀,想让她疯就可以逼她疯

    这个男人没有心,只有冷血。

    只有可怕的暴戾。

    纤细的手慢慢抓起枕头,可儿的一双杏目充斥着恨意,下一秒,双手拿起枕头就闷住希赫的脸死死地往下摁。

    被枕头闷得密密实实的希赫正睡得沉,一点反应都没有

    就这样下去,他必死无疑。

    以后,就没人可以再折磨她了

    “嘀――嘀――嘀――”

    没有升降起伏的手机铃声突然在安静的夜里响起,可儿吓了一跳,死死按住枕头的手也顿时松开,额上的冷汗顿时冒起。

    她在干什么?

    她在杀人?!

    跟希赫在一起久了,她也变得疯狂了?她也跟着疯了

    “嘀――嘀――嘀――”

    手机铃声还在不断响着。

    一只大掌忽然将被面上的枕头丢开,希赫从温暖的床上的坐起来,裸露着健壮的胸膛,一双黑眸阴鸷地看着她,没有半分睡意。

    “你”可儿被突然坐起的他吓了一跳,不知道该说什么,身子一下子往后缩去。

    “我还以为你真想杀了我。”希赫眼里染着愠怒的火气,一手拉过她摁在床上,“既然睡不着,我们做些别的事?”

    可儿大口大口喘息着,人还在余惊中,“你刚一直醒着?”

    他就不怕她真把他杀了?

    “亦可儿,你杀不了我,别白废力气。”希赫顺着她的唇一路往下亲吻,声音磁性而充斥着警告,“这对你没有好处。

    他的手沿着她掩在被子下的曲线往下抚摸

    这个发情的禽兽。

    可儿硬是忍住挣扎的冲动,一手指向床头的手机,“你手机还在响。”

    “嘀――嘀――嘀――”

    希赫伏在她身上蹙眉,在床上转了个身,把她捞起抱在怀中,一手去拿床头的手机接通,也不说话,一手在她身上到处抚摸

    “希总,您交待的事都办妥了。”

    可儿就靠在希赫的胸膛上,清楚地听到一个女声从手机里传出来,很是公事化。

    “嗯。”希赫冷冷地应了一声,低下头吻她的额头,一点点吻到她的眼睛上,一副准备纠缠的意思。

    “希总,如果您有兴趣的话,请看ov台的晚间新闻。”手机那边的女声又传来。

    “知道了。”

    “不打扰您了,晚安。”

    希赫一把丢开手机,搂住可儿准备亲吻,她忙见缝插针地装好奇问了句,“什么晚间新闻?有什么大八卦么?”

    这条晚间新闻可是很有意思的。

    给她看看也无妨。

    她会感激他的。

    希赫眉一挑,在她唇上狠狠咬了一口,才拿起摇控器开了电视,转到秘书说的ov台。

    “插播一条新闻――韩氏国际公司总经理楚世修的助理余群在今日下午烧炭自杀,在现场,警方搜出大叠有关楚氏漏税的文件。”

    “刚刚,韩泽总经理就此事召开临时新闻发布会,请看记者在现场的报道――”

    敬业的主播刚刚说话,画面被切换到一场肃穆的新闻发布会上。

    余群烧炭自尽?!

    搜出韩氏漏税相关文件?!

    可儿顿时整个人都呆住了,直直地盯着电视上的画面,连希赫在对她上下其手地撩拨也顾不上厌恶了。

    屏幕上,一身黑西装黑裤的韩泽在保镖的簇拥下到达发布会,所有的闪光灯一时间全在他身上闪耀,一张温文尔雅的脸上添了许多疲惫。

    “呵”希赫搂着她的娇躯,盯着屏幕上韩泽的脸冷笑一声。

    回想起刚刚手机里那个女人说的话,可儿不禁回头看向希赫,“这事你干的?”

    他不仅把余群弄成烧炭自杀

    还布局让警方搜出什么漏税文件

    他这摆明了是想对韩氏进行打击报复。

    “我的女人,除了我,谁都碰不得。”希赫扫了她一眼,见她整张脸除了惊愕还是惊愕,不禁勾起唇,“亦可儿,我早说了,你只要乖乖的,不惹我,我会对你很好。”

    对她很好?

    难道他以为她现在是在感激他吗?

    他在打击韩氏,就是在打击韩泽

    “余群是我很好的私人助理,为人一直很敬业,对他的逝世我感到遗憾和难过。”韩泽面对几十个麦克风开始叙述,他的声音温和而缓。

    可儿皱紧了眉,双眼一刻也不离开电视屏幕。

    “另外关于大家关注的漏税一事,我们韩氏遵法守法,从不偷税漏税,韩氏愿意配合有关检查机关调查清楚此事,还大家一个真相,也还韩氏一个清白。”

    韩泽说完这两句便戴上墨镜匆匆离场,任由现场的记者怎么追问都不再开口。

    可儿做狗仔早有了经验,韩泽现在的做法是最为正确的。

    不出来回应澄清,大众会以为漏税一事是真。

    出来澄清说得多了,又会被有心人士捕风捉影。

    看到韩泽温和地完成整场新闻发布会,可儿这才松了口气

    余群死了,韩泽不能再出什么事

    她也不能让韩泽出事。

    “算了吧希赫。”可儿回头看着希赫,语气里自然而然带了刻意的哀求。

    “嗯?”希赫挑眉,大掌抚摸着她的背。

    可儿一双眸子转着,讲出最委婉的说话,“这事已经过去了你让这种新闻满天飞,我会每次都想起被关在拘留室的那一晚”

    想起被他从拘留室救出来后,自以为大赦,却掉进一个更大的囚笼

    连挣扎都不让她挣扎的牢笼。

    而这个牢笼,由希赫亲手所铸。

    “所以?”希赫停下抚摸她的手。

    “所以就这么算了吧?我不想每天一开电视就看到这种新闻。”

    “三楼有影院,想看什么碟让玉姐给你放。”

    “”

    不是放什么电影的问题好么

    可她总不能说实话,说韩泽就是她喜欢的男人,她不希望希赫对付他?

    那她今天一定会被毒品吞噬干净

    想想,可儿又换上另一种说法,“你已经杀了一个余群,韩氏又没招惹你”

    “韩氏的车撞你了。”

    希赫理所当然地说道。

    轻轻撞了她一下就该去死。

    那他对她又打又骂又强暴怎么算?下十八层地狱么?

    哦,对,按他希赫霸道幼稚的思维,她是他的女人,只能让他折磨,别人碰都不能碰一下。

    什么强盗逻辑。

    在心里咒了两句,可儿还想说什么,人已经被希赫压到床上,他的身躯紧接着贴上来,一口吻住她的唇舌,“亦可儿,别用你的嘴说这么多无谓的事。”

    “唔”

    她的声音全部被吞没在他的吻里。

    看来今晚,她是没法睡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67章 囚禁才刚刚开始(4) 返回《小妖精,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目录 下一章:第69章 我是他的女朋友(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