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 兄弟残杀(一)

文/水月凝
本章字数:5729 盛宠:火爆王爷追来了txt下载

潮湿的地下室里,到处都能看到蚊子,难闻的气味更是让人难以忍受,最让他们惊讶的是,这里居然还是个大牢。

墙上挂满了各种刑具,上面已经被鲜血染成了暗红,看起来阴森恐怖。

宫景卿难得的认真了起来,他们有上前,那些个牢笼里面都没有人,一个个寻了下去,每个牢笼里都没有人,只是地上却滞留着一摊血迹。

他们不自觉地放轻了脚步,慢慢渡向最后

“我的好弟弟,来找我你就是为了来问候?”

前面突然传来声音,宫景卿揽住她的迅速的躲到了隔着那边的墙后,这么突兀的声音出现,秦裴依也是惊了一惊,拽着宫景卿的衣袖,凝神细听。

透过墙上的一条细缝望到那边,光线有些昏暗,她只能看到一个背影背对着她,他的前面似乎站着谁,他们好似在争论着,不过她却还是看不出是谁,那个背影她觉得挺眼熟的,一时却想不起来。

“哥哥,你知道我的意思。”另一个声音传来,她终于记起来了,这个人不就是昊天么?不过他的声音没有此刻这个那么沉郁。

“哦?我亲爱的弟弟,哥哥我还不知道你的意思是什么呢?是要像以前一样一剑穿过我的心脏?”这回的声音带着愤怒还有失望,冷讽的意味十足。

“如果你想,我不介意再试一次。”昊天的声音再次响起,冰冷绝情。

“哈哈哈哈,真是好笑,你杀了我,又把我的灵魂封印在这里,就是为了让我更恨你?”那个声音有些疯狂的歇斯底里,犹如厉鬼吼叫。

秦裴依趴在后面,听得有些毛骨悚然,只听里面又传来了声音。

昊天的声音依然冷漠:“如果你要你要那么认为,那就那么认为吧!”

真的?她有些不敢相信,隐藏在脑海中的记忆呼之欲出,似乎要占领她的意志,手突然一紧,宫景卿握住她的手,黑眸看着她,她一慌,仿佛看到了灵魂,慌忙低下了头。

危险地气息袭来,她感应到了,宫景卿早已带着她闪开。

“轰隆。”墙壁倒塌,尘土弥漫,她听到昊天凌厉的声音,“谁?出来。”

“昊天,没想到你还有这么狠的一面啊!”她正担忧着会暴露身份,没想到宫景卿倒是现开了口,反倒她被吓到了。

昊天听到他的声音显然也愣住了,直到烟雾散去,看到对面两道身影

烟雾散去,这回终于可以看清楚了,她伸长了脖子往昊天的身后看,却什么也看不到,就看到桌上放着一面镜子。

“你们知道了太多不该知道的事。”昊天眼神狠厉的看着他们,以她的观察来说就有种杀人灭口的倾向。

“那又如何?你打算杀人灭口?”果然,两个人的思维都是一样的。

昊天苦笑,看着他,“有这个打算,不过我打不过你。”

“嗯!这个我知道。”宫景卿很理所当然的应道,那满脸的得意让她有种想要打散的冲动。

自恋狂。她暗暗嘀咕。

“你们快走吧!要是被发现了就是我也救不了你们。”昊天急促地道,似乎在害怕着什么。

“是什么能让你害怕?我们好不容易才进来,说什么也不能这么莫名其妙就回去吧!是吧!”宫景卿向她眨眼。

“对对对,半途而废不是我。”她很有默契地附和他,她也很想知道。

“不管如何,一切出去再说。”昊天说得很急,他才说完,另一道声音响起,“弟弟,来着是客,你怎能失了这等礼数?”

“你”

昊天转过身来,原本躺在桌子上的那面镜子缓缓浮起,镜面发出幽幽的紫光,光线越来越亮,一阵大亮后,一道人影出现在亮光中。

一袭白色的衣袍,长长的发丝垂直披在他背上,一张脸和昊天有些许相似,却显得阴柔了许多,一双潋滟的紫眸带着点点纯真,透明无邪。

又是一枚美男子,不过这个似乎不是人来着

他笑容满满,凑近他们,“你们是我做鬼后第一次看到的人,当然,除了他以外。”说到最后,他抬手指了指有些僵硬的昊天。

不是想象中的那种阴森恐怖的样子,也没有刚刚那样的阴沉,性格似乎还是开朗的,她怎么也无法想象眼前这个美丽的男人会是一只“鬼”。

宫景卿直接一掌pia飞他的脸,冷冷地瞪着他,“离我的女人远点。”

那只“鬼”不知道咕哝了一句什么,不过她猜想那一定是骂宫景卿的,那受了委屈鼓起的腮帮子,紫眸眨巴眨巴浮起水汽,就好像纯真的孩子,真是可爱死了。

她好奇地看着他,“你们鬼都长这模样?”

男人夸张的捂住心口,哀嚎,“你怎么能这么侮辱我,哪有鬼长得像我这么英俊,再说了我不是鬼。”

她黑线都掉了满脸了,她就问了一句

“你不是鬼那你是什么?”难道是她猜错了?

“我是魂魄。”他昂着头朗声道。

她一个踉跄,送了他一个白眼,“这有区别?”

“你不懂,这区别可就大了”

“看不出来。”她打断他即将滔滔不绝的话语,她算是看出来了,这家伙纯粹就是一话唠,是关在这里太久没机会说话所以要乘现在多说几句?

“你欺负人。”他微带着哭腔指控她的不是。

“够了,哥哥你别闹了。”昊天的声音插了进来,他的脸色不太好看,“快点回镜子里去,不然你会受损的。”

“不要。”他跑上来拉住她的手,她这才感觉到他的手居然冰冷得没有一点温度,就这么握住她的手就像被冰块包裹住的感觉,寒意钻过皮肤,感觉更加深刻。

宫景卿的脸刷的一下就黑了,想要掰开他的手,结果他越掰他就握得越紧,死活就是不放手,气得他直想拔剑剁了他的手。

昊天焦急的走到他身侧,“快点进去。”

“不去。”甩头。

“进去?”

“不进。”继续甩头,就是不理你。

“你”饶是昊天也被气得快失去理智了。

两人的互动,让她凌乱了,怎么看都像是昊天是哥哥,而男人更像弟弟。

两人争论了好久,最后男人以一个剪刀石头布落败,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嘟着红唇,老实地准备离开。

“喂!”他临走前,回眸一笑,紫眸灿若星辰,“我是涟城哦!不要把我忘了。”

随着一阵白光闪过,眼前那个男人陷入了白光中,潋滟的紫眸带着笑意也跟着消失了。

涟城啊!真是个奇怪地人,哦不,是鬼。

光芒渐渐暗淡,昊天松了一口气,抬头宫景卿和秦裴依都齐刷刷地看着他,等着他来为他们解惑。

“你们想知道什么?”他叹息,纸终究包不住火。

宫景卿说:“如果你能为我们解解你哥哥这个惑最好不过了。”

“好吧!”昊天蹙了蹙眉,这才娓娓道来:

“我与哥哥至小感情很好,哥哥虽然有时候幼稚了点,但每次只要有危险他总是会第一个冲到我面前,不顾危险地保护我,那时的我们是那么的好啊!没有那么多沉重的责任。”昊天脸上的表情带着追念,似乎想到了什么痛苦的事,表情变得痛苦,“然而,在那个下雨天,我却亲手杀死了他,一剑穿心,是不是觉得我很恶毒,居然这样狼心狗肺地对待自己的兄长。”

“你为什么要那样做?”秦裴依问,昊天不像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一定有什么原因才会让他变成这样。

“因为我要让他恨我。”他抬起脸,眼睛变得赤红,“只有这样恨我,他才能有机会继续活下去。”他抚着平滑的镜面,眼神变得柔和。

她越听越糊涂了,昊天杀了涟城,然后又要涟城恨他,这样涟城才能活下来?这是什么逻辑?还是她反应太迟钝?

宫景卿说:“你的意思是说,只要他继续恨你,他的灵魂才不会消失,而会因为怨念而不愿投胎,就会留下来?而你那个镜子可以护住他的七魂六魄,对不对?”

“没错,只要他的灵魂留下来了,总有一天我会找到让他回来的办法。”他用力地握紧拳头,镜子在他手里被拽得发紧。

她很惊讶于他的想法,用了这么大胆的方式,刚想问出口的话被宫景卿先问了出来,“你这种想法是从哪里听来的?”

昊天垂眸不看他们,好像在犹豫着要不要说,良久他才道:“这是我师傅教我的,至于我师傅是谁,就恕我不能说了。”

“铸剑山庄一直都被诅咒缠着,每一代的的双生儿到了某一个日子就得做出决斗,胜者生,败者死,早在十岁那年我就决定让哥哥活下来了,不过师傅的出现改变了我的想法。”

“当时的铸剑山庄很混乱,而且哥哥居然在那时候突然病情发作,已经濒临死亡,所以我才会下那样的决定。”他缓缓的诉说,犹记得利箭插进他的心口,他瞪大紫眸,那双一直都纯真透亮的眼底有了怨恨,鲜血喷了他满身满脸的场景。

(快捷键 ←)上一章:080 这是怎么回事? 返回《盛宠:火爆王爷追来了》目录 下一章:082 兄弟残杀(二)(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