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涟城公子

文/水月凝
本章字数:7286 盛宠:火爆王爷追来了txt下载

“咳咳咳”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眼睛都瞪圆了,“你被雨水淋着发烧了?”

宫景卿的脸刷的一下就黑了,转眼又晴空万里,嘴角噙着温柔的笑容,“我没有什么能赔罪的,就以身相许如何?”

这回是真的没听错了,她小小地恶寒了一把,看到他温柔的脸庞总觉得像是恶魔在向她招手来着。

而且她丫的居然也跟着着了魔,觉得这样的他好诱人,好想咬一口

她鄙视自己了,居然受不住诱惑,抬手想要给自己一巴掌,结果一时忘了胳膊受伤,手一动就牵动了伤口,顿时白布透出了一抹红。

宫景卿立马上前抓住她的手,“不要动。”

她乖巧地不动了,离得近了些,她可以感受到他全身绷紧,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她的伤口,好像这样多看几眼伤口就会好了一般。

“这个其实没什么大不了,根本没有想象中那么痛。”见他还是那一副紧张万分的神色,她终于忍不住出声安慰,他再这么看下去她的胳膊就要烧了。

“别说话,好好睡觉。”宫景卿的脸色没有放松一分,还记得浅大夫的话,她失血过多该是好好休息。

“我不累。”她强撑着眼皮,想要问他把幽黎如何了。

“不累也得休息。”宫景卿给她盖上被子,强制她睡下,“乖,那个女人我暂时不会处置她的,你就乖乖睡觉。”

或许是他温柔低沉的语调让她放了心,或许是他的话,她似放松了整个神志,终于安稳地睡去。

宫景卿在她的床边坐了好一会儿,看着她憔悴的睡颜,直到确认她真的熟睡后,他才转身走出了房里,去到书房,凤邪和夜凌枫已经在那里等了良久。

他进门后门就自动关上了。

凤邪和夜凌枫看到他阴沉的脸色,也知道不好,没有调侃他。

“那丫头伤势如何了?”凤邪问。

“还好。”

“那些人处理好了?”宫景卿走上去坐在案前,手中握着笔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切搞定,不过那个绑了你家丫头的女人要怎么处理?”凤邪道。

宫景卿头都没抬,“先留着她。”

“哦?”凤邪抬头看他,“我们的王爷还会手下留情?我认识的景卿一般可是不知道手下留情是什么。”

宫景卿眼底闪过杀气,能杀他又怎么会留?任何祸害他都该处理了。

“查出来是谁想要对她下手?”他问,可以确定的是那人应该不是想要破丫头的命,不然就不只是要抓走她而已。

凤邪这回轻挑的眉毛终于皱了,“暂时不清楚对方的身份,不过已经有一些眉目了。”

“说来听听。”

凤邪看了夜凌枫一眼,意思是让他来说,夜凌枫无奈的站出一步,“说起来或许你不信,不过我们查到城外停放的马车,是明月的人,他们是准备要带有王妃的,不过没成功,我还来不及问多少他们就自杀了,服毒自杀。”

宫景卿听完没什么反应,眸底幽深,“我倒是信了。”

“信了?你认为会是明月的人?你家丫头一没得罪人家二没认识的,明月怎么可能会有人要抓她?”凤邪看见他嘴角的笑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那次明月王帝景时他正在外出游,自然不知道秦裴依确实是认识一个明月的人,这个人地位还不小。

他不知道宫景卿却知道,不过这还是值得深究的,他并不能肯定来抓她的就是明月王,他望向凤邪夜凌枫,“你们有把握查出是谁?”

凤邪低吟片刻,才道:“可以,不过不会太快。”

听到答案,宫景卿点了点头,起身离开,他还要去陪他的破丫头。

凤邪一副被过河拆桥的哀怨模样,看向憋笑的夜凌枫,夜凌枫急忙摆手,“别对我撒娇,这招冲你家宝贝儿使去。”

凤邪哀怨的脸色立马就变了,狰狞地扑向他,“什么撒娇?呸,老子哪里撒娇了,那是形容娘们的词语。”

夜凌枫似乎早料到了他的动作,已经早一步闪了出去,凤邪气恨地咒骂,总有一天得要这家伙好看。

门外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愤怒,管家的声音从外面响起,“王爷,门外有位公子求见,自称涟城。”

凤邪打开门,“你们王爷不在这里。”

管家看到屋里是凤邪也是一惊,随后恭敬地道:“奴才见过凤大人。”

凤邪随意地挥了挥手,“你们王爷现在该是在他的院子里。”

“是,奴才这就去找王爷禀报。”管家留着冷汗退了下去,刚才他明明是见到王爷进去了,没想到一会功夫王爷就不见了。

幸好今天凤大人没有再捉弄他了,他这身子骨可是受不起啊!

见管家离开了,凤邪脚尖轻点,运起轻功也离开了。

夜凌枫躲过凤邪就出来了,刚到门口就看到一辆马车停在门外,他刚要准备越过,一缕清风拂过车帘,露出里面坐着的人的身影,惊鸿一瞥还是让他看了个全貌,脚步一下子就顿住了,一双透亮的紫眸似乎就此映入了他的心。

涟城正百无聊赖地坐在马车内等着,那个臭女人居然抛下他直接回了皇宫,让他一个人等在这里。

他目光一瞥看见车外从王府内走出来的夜凌枫,眼睛立马一亮,“兄台可是王府中人?”

夜凌枫被他的问话惊醒,看到他笑意盈盈的望着他,他敛下了眸中的情绪,“在下并不是府中人。”

“哦!”涟城晶亮的紫眸暗淡了下来,他还以为可以不用等了呢!

“不过在下可以带你进去。”夜凌枫突然又说了一句。

涟城暗淡的眸子立马亮了起来,“那好,终于不用等了。”

夜凌枫脸上依旧带着温雅的笑容,心里已经暗暗猜测他的身份,他认识景卿这么多年,还不知道他有这么一位朋友,而且还是真的单纯的人,什么心思都表现在脸上,那么可怜兮兮的表情,让他不忍心拂了他的意,这才使一贯理智的他神使鬼差地答应带他入府。

涟城自然不知道夜凌枫在心里对他的评估,在他心里只觉得他是一个愿意出手帮忙好人,他跳下马车,拍了拍毫无皱痕的衣袍,“我们走吧!”

夜凌枫点了点头,看了他一眼,刚刚惊鸿一瞥,这会看了个清楚,俊美如斯,墨发披于身后被随意地绑起,肤若凝霜,一双紫眸灿若星辉,他只看了一眼便别开了眼,当先跨出,涟城也跟在他身后进了府。

王府守卫皆是你看我我看你,没有一个人敢拦截,夜家大公子王爷的交好可不是他们能得罪起的。

宫景卿也得知了消息,听到涟城来找他只是微微挑了眉,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秦裴依咕哝一声什么转过身又睡去了,顺带把盖在身上的被子给踢开。

他好笑地看着她不雅的睡姿,没有半点大家闺秀的样子,或许这就是她说的属于她们世界的人的开放吧!怎么当初就让他给看上了?

让管家去把涟城请过来,没想到管家刚一出门就撞见了带着涟城的夜凌枫二人,管家又恭敬的给夜凌枫见了个礼。

“你们王爷可在?”夜凌枫问,他后头涟城好奇地张望四周。

“回夜公子,王爷让奴才去请来涟城公子,正好涟城公子来了,王爷就在屋内。”管家低垂着头,觉得还是温雅的夜公子好,不像凤大人可怕呐!

“好了,你先下去吧!我带他进去,算是送佛送到西。”夜凌枫看了一眼完全注意力不集中的涟城道。

一路三言两语他就已经把他的身份都探了个底,没想到这人居然是铸剑山庄的大公子,不过铸剑山庄不是一向只有一个继承人吗?他手头的消息可是清楚地写明了铸剑山庄庄主正在山庄,显然眼前这人不是他所认为的铸剑山庄庄主。

管家听了他的话还是犹豫了,不过夜公子是和王爷交好,想来王爷也不会生气,这么一想他也就放心了下来,退了下去。

进屋时宫景卿已经在前厅等着他们了,为了避免吵到秦裴依,他秉退了所有侍候的人,看到夜凌枫和涟城一齐进来,他小小的讶异了一下,凌枫虽然看似温和尔雅,却是他们三个人中最是冷漠的人,用微笑的面具阻挡任何想要亲近他的人,只在熟悉的人他才会稍微卸下一点伪装,现在这事倒是有意思了。

“没想到你居然会是大名鼎鼎的卿王爷,要不是那个女人告诉我我还不相信呢!”涟城一看到宫景卿眼睛就亮了,快步上前一个拳头落在他的肩膀上。

“那个女人也跟你回来了?”宫景卿问,陌涵回来了?他皇兄是不是又要疯狂一回了?

“是啊!她去了皇宫,让我来找你,告诉你几件事。”涟城表情有些委屈,天知道他在这些日子里受了多少委屈,为了重塑身体,他都快把一条命当作两条来用了。

“告诉我什么?”

一提起这个涟城也来了精神了,眼睛湛亮,“她说要你尽快找到圣巫女的后人,别看现在依依没事,巫女施咒,不会马上应验,会在十五天内应验。”

宫景卿脸色微沉,从回来他就忙于她的心疾,她被下巫术的事他自然没有忘记,只是人海茫茫,找一个一无所知的人又谈何容易,现在至他们回来已经有十天了,加上今天已经是十一天了。

涟城像是想起了什么从怀里取出一个瓷瓶,“这个,是祖上传下来的,可以拖延住巫术的时间,可以给你争取多一点的时间。”

宫景卿接过瓷瓶,郑重地道:“多谢了,算是欠你一个人情。”

“不用说这些,如果不是为了救我,依依也不会受到伤害,这人情该是我欠你们的,以后有什么事只管吩咐,就是拼尽我涟城一条命也会为你们尽力办到。”涟城的声音发颤,是真的感谢,虽然很苦,不过这一切已经都熬出头了。

宫景卿不再多说,走进里屋,把瓶子里唯一的一颗药丸倒了出来,给秦裴依喂了下去,她睡得熟了吞下药后又睡了过去。

屋外夜凌枫视线似有似无地瞟过涟城,涟城丝毫不觉,两人谁也没有说话,直到宫景卿出来,一直都维持现状。

“涟城,你之后可有安排?”宫景卿问。

涟城难得的不好意思地杷杷头,“我现在还不想回去”

难得的出来一回,他才不想那么快地回去,昊天明明就是弟弟,居然还一副管教小孩子的样子教训他,连他出来时都千叮嘱万嘱咐,他就算没吃过猪肉总有看过猪跑,弄得他就像什么都不会的废物似的。

宫景卿也明白他的意思了,刚要开口让他住下来,夜凌枫比他快一步开了口,“既然涟城公子无处可去,不如来鄙府居住?”

目光移至从始至终都是温暖笑容的夜凌枫,他心一动,总觉得今天凌枫有点不一样了,他怎么不知道凌枫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主动了,平时凤邪要去他府上他还不让,通常都是被硬闯进去的,这样的情况一度让夜府的守卫换了一批又一批。

涟城听了他的话显然也是一愣,夜凌枫挑眉,“难道涟城公子嫌弃在下居处简陋?”

“当然不是。”涟城口快地道,说完又觉得不对了,这不就是说自己满意了?

“既然涟城公子不嫌弃,那就暂住在下府上吧!凌枫一定会以上宾礼仪招待涟城公子。”夜凌枫温声道,一锤定音,涟城想拒绝都不知怎么说,怕伤了面前这个谦谦君子。

见宫景卿又迟迟不表态,他犹豫了一会儿,觉得反正住哪里都一样,也就不再犹豫,很干脆地道:“好吧!既然夜公子如此盛情招待,涟城也不好再推却了,就打扰夜公子几日了。”

“无碍。”夜凌枫嘴角微勾,让人如沐春风,“涟城公子不嫌弃才好。”

“既然如此,那涟城改日再来看望依依好了,王爷告辞了。”涟城行了一礼,又对夜凌枫道:“夜公子,涟城的行礼就在外面的马车上,我们这就走?”

夜凌枫点了点头,两人一齐朝外走去,宫景卿看了良久才收回目光,苍蝇能够少一只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快捷键 ←)上一章:119 以身相许如何? 返回《盛宠:火爆王爷追来了》目录 下一章:121 出游(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