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 意外

文/水月凝
本章字数:8230 盛宠:火爆王爷追来了txt下载

宫景卿没想到秦裴依这一睡就睡了三天,三天都没有清醒过,害他一度以为她再也不会醒过来,要不是白莲在旁边一直劝说,他想他真的会这么疯了。

难熬的三天过去了,再次看到那双眼睛睁开,还是迷蒙蒙的睡眼,却让他差点喜极而泣了,抱着她不愿意撒手,这三天他都已经忍受不了了,谈何未来?

刚醒来的秦裴依被他这一反应给吓住了,她记得他们去看星星结果她就睡着了,这中间也没发生什么事啊!难道是她睡着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

在得知自己竟然睡了那么久,她很是惊讶,三天,她自己在睡没什么感觉,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不觉得久,想来宫景卿是被她给吓着了吧!

看到她醒来白莲也是松了口气,这三天宫景卿一度看不到她醒来,那模样真是太可怕了,好像要把这世间一起毁去,她不禁想到,如果这一次她解咒不成功宫景卿会不会要她也一起陪葬呢?

“好了,现在既然醒了还是快点开始吧!不然等会儿发作了就不好了。”白莲囧,不是她要打扰人家亲热,实在是不得已啊!

“嗯!”点了点头,她站起来,这回她不让宫景卿抱她,就当是可能走的最后一次路,好歹让她记住这种感觉。

“不用起来,直接在这里开始吧!”白莲道,这回轮到她囧了,老天连最后一次走路的机会都给她剥夺了。

重新做到了床上,她盘上退,眼睛移向白莲,“然后呢?我需要做什么?”

“你先等一下。”白莲说完,转身就出门,不一会儿,就拿了一大堆她不懂得东东,后面,跟着沈启笙充当帮手给她拿东西。

她瞄了一眼一直陪着她的宫景卿,见他脸色阴沉,知道他是担心了,她悄悄地伸手过去我住了他,才发现此时他的手竟是冰凉的,她心疼的皱眉,这个男人,是害怕吗?

“我不会有事的。”她强调,虽然她自己也害怕,但总不能两个人都害怕,她要给他信心。

“如果你回不来,我就杀光所有人给你陪葬,然后再下去找你。”宫景卿声音狠戾,却带着难得的慌张。

这是残暴,她想,为了这些无辜的人不要被这个火山残害,说什么她也会挺过这一关的了,她知道,宫景卿向来是说到做到,如果她没有挺过来,他真的会如他所言一般那样做。

捣鼓了片刻,白莲终于从她拿来的那一堆东西取出一个盘子,看起来图形和八卦有些相似,她就直接称为盘子吧!因为那的确很像盘子。

白莲走过来站在他们面前,把盘子递到他们面前,“准备好了吗?好了我就要开始了。”

点了点头,她看了一眼与她并肩而坐的宫景卿,“开始吧!”

白莲点了点头,把那个盘子平方在他们面前,抓过她的手,手从她的食指抹过,一道血痕赫然出现在食指上,把她的食指放在那个盘子的一端,对宫景卿,她用同样的方法,把他的手指安放在另一端,她这才发现那个盘子上面有很多线条纵横交错,旁边还刻有一些古老的文字,她自是看不懂的了。

只见从食指涌出来的鲜血一点一点,顺着对面宫景卿的方向流去,一条直直的线路,没有弯曲过一点,在她对面的宫景卿也是同样,两道血痕一直走,直到在中间交汇,相撞本该扩大的血液却没有,而是仿佛没有遇见过一般,直接连成一条直线,她一直看着,觉得很奇妙,她现在与宫景卿鲜血交融,以后她的身体里就会有他的血,和一个人共用这样的感觉

直到两条血痕交汇,白莲开始念着什么,应该是咒语了,反正她是听不懂,开始什么感觉也没有,渐渐地,她感觉体内还是发热,仿佛有一股火在体内燃烧,四处乱窜,本来只是微温,后来却渐渐加热,她觉得全身好像置身火炉,那灼热的感觉让她难受,五脏六腑都要烧起来的感觉真不是那么好受。

“依依,不要抗拒,接受这种感觉。”

这种烧灼的感觉让她只想骂娘,白莲的声音传了进来倒是使她愣了一下,不抗拒,怎么不抗拒,她丫的从来就没抗拒过好不好。

“你要接受它,而不是忍受,屏蔽你的感知,不要去感受这种感觉。”白莲的声音又一次传来。

她冷汗直流,怎么不感受?你被一把火烧着你能假装没被烧,然后就不用受那种滋味?吐槽归吐槽,虽然觉得不可能,她还是照做了,闭上眼睛,想想别的事情,想要把转移掉一直关注着这种感觉的注意力,想着一些现代的事,想着想着,这种火烧的感觉依旧存在,她难受地咬紧压根,根本不可能遗忘掉这种感觉。

这种灼热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她忍不住微微弯下了腰,想要抑制住这种感觉,身体的火焰却越烧越旺,她想,不会是就这么被烧死吧!

“依依,你必须屏蔽掉这种感觉,不然你忍不过去的。”耳边有传来白莲的声音,这回她的声音带着急切。

挺不过去就看不到宫景卿了,那个男人

不行,她不能放弃,这点困难还难不倒她,她可是打不死的小强,怎么会因为这点小小的热感就溃不成军?(好吧!告诉你们,这叫做心理暗示。)

她忍着滚烫的体温,强迫自己拾起散落的意识,渐渐放松身体,不去忍耐,脑海里划过一幕幕在这个世界所经历的事,遇见的人中,某个男人出现频繁,从开始的凶恶暴躁到后来的温柔,虽然有时候还是会暴躁,不过,真的很好,有这么一个人陪着,想到这么个一人,她嘴角不禁带上了笑容仿佛连身上的灼热也减退了几分。

“很好,继续这样,这巫术已经开始要抵抗了,你要继续保持,不能被反噬了。”白莲的声音出现,她才发现身上的灼热是真的减退了。

不过她刚抽出心思这么想,那种灼热的感觉有侵了上来,仿若等待偷袭的狼,在暗地里盯着她出现漏洞,她赶忙让自己继续沉浸在回忆中,忘记这种感觉一个劲地回忆她的宫景卿之间的事情,不敢放松一分,就怕一不小心就被反噬了。

就在她回忆了不知道是第几遍,也不知道外面过了多长的时间,感觉应该是顺利地,她还未喜悦,脑中突然一阵震旦,只听得白莲叫了一声,接着便是一阵剧痛穿来外加那种炽热的滋味,她顿时一惊,立马觉得出事了,想要睁开眼睛,却开不了。

此时,在她不知道的外面,已经是凌乱不堪。

白莲被沈启笙抱在怀里,她面色惨白,像是受了伤,沈启笙怒视着站在窗前的人,焦急的抱紧白莲,而宫景卿则挡在那人面前,眉间布满厉色。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宫景卿首先开了口,面色尽是狠戾,这个人,即使是她,挡住了他的人都得死。

“她,不能活。”那人声音冷淡,看着他的目光没有一丝波动。

宫景卿大怒,手中的剑指着她,脸上染上了嗜血,“那么,我的祭祀大人,你更该告诉我你要去死。”

没错,眼前破坏这进行到一半的解咒不是别人,正是祭祀陌涵。

此时的陌涵面色冷淡,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改变什么,“我不会告诉你原因,最后,她都得死,留不得。”

宫景卿的忍耐已经告械,他回头问白莲,“你还能否继续。”

白莲点了点头,从沈启笙怀里跳了下来,不过她的脸色却是虚弱的苍白,“只要一炷香的时间,就能完成。”

宫景卿点点头,对沈启笙道:“你护着她们。”

沈启笙虽然不满意他那命令人的口吻,却还是点了点头,他就是不说他也会护在她们身边,他现在心中充满恼恨,刚刚都是因为他没有防备,太放心这王府的守卫,才会让白莲受了伤,这次他绝对会保护好她。

陌涵看到白莲想秦裴依走去,眼睛闪过一抹光,随即出手朝她袭去,她不能让努力了这么久的愿望落空,即使伤害了别人。

宫景卿一个闪身挡在了她面前,眼中带着恨意,“你的对手会是我,当初你伤害皇兄我已经不予计较,现在你又要来伤害我的女人,你怎敢,胆敢动她者,死。”

陌涵没有多言,她手中的黑色匕首握紧,不打一声招呼就冲了上来,宫景卿嘴角勾起的笑残忍,手中的剑也同样毫不留情的朝她挥下。

“咣当。”两物碰撞激起了一片气流逆流,下一刻,密集的碰撞响彻了整个王府的上空。

两大高手对上,场面当然是可想而知,深知陌涵身手不弱,宫景卿没有半点轻慢,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应对她,连平时不易拿出手的武器也用上了,他要保持一炷香之内,不能打扰到白莲。

房间再大经过他们两的肆虐也是风卷残云了,由他们打斗制造的痕迹席卷了整个屋子,沈启笙不时要打掉飞向他们的物件,他焦躁的看着白莲渐渐苍白的脸色,心疼不已,更是恨极了陌涵,本来一件不简单的事被她一掺和现在是难上加难了。

有了沈启笙的护卫,宫景卿也终于放心应对陌涵,下手狠戾直取她的命,陌涵的目标不在于他,她冷眸望着他,“我有我的使命,任何人阻拦都不可以。”

宫景卿冷笑,正要开口,一道声音比他先了一步。

“就是我也不可以?”温润的声音不大,却传入了每个人的耳里。

他们两个齐齐回头,门外,宫景傲面带笑容,刚才那句话就是从他口中出来的。

陌涵回头看他,眼底晦暗不明,那冰冷的面容似乎添加了些什么,好一会儿她才道:“就是你,也不行。”

宫景傲仿佛被震了一下,看着她的眼底幽暗,嘴角的那抹笑苦涩不已,“这么多年了,你的选择还是一样呢!”

陌涵看着他,不知道心里的滋味已经在蔓延,她似是不忍再看下去,转过头,“你既然知道又来干嘛?”她想要断的干净利落,可是,为什么自己的心,却不利落了。

没想到宫景傲却是看向她,眼里带着坚定,“当初未能留住你,这次,休想我会再放你走。”

眼中的情绪早已被隐藏,她恢复了冷漠,“那就别怪我下狠手了。”

宫景傲笑,“你有何尝对我手下留情过?”

陌涵不再说话,瞄了一眼秦裴依的位置,她直接冲上去,她不想要与他为敌,现在只好迅速解决了这件事了。

宫景卿一直都在关注着她的行动,即使是他们的对话,他也没有漏掉,这会见陌涵一有动作,他立马阻拦在她面前,从刚才斗到现在,时间才过去了接近一半,他还不能松懈。

陌涵冷眸射向他,手中的匕首在变幻,紧接着几十条黑色刀刃就冲了出来,朝他袭来,乘着他挡住刀刃就要朝秦裴依那边而去,那些个刀刃不能困住宫景卿或伤到他分毫,却可以拖住他半步,这半步却已经可以让她做很多事了。

只是她忘了宫景卿是个彻彻底底的疯子,特别是在对秦裴依的事上,没想到宫景卿没有去挡那些刀刃,而是拼着让那些刀刃击中自己而强硬的拦住她的去路,她没有犹豫,举着匕首冲了上去,这样就是让宫景卿因此而受伤也是值得了。

“铛。”一只扇子凭空出现在宫景卿的身后,为他挡住了袭来的刀刃,她冰眸闪过怔愣,眼底映入了一个熟悉的面庞,就在这分毫在之间,宫景傲已经挺身挡在了她面前,那双眼眸同样不带一丝感情,这样分明是她最乐意见得,此刻却是格外的难受,心里仿佛被咯上了一根刺。

“倾,你去照顾弟妹,现在交给我。”宫景傲头也不回,目光紧紧锁在面前这个牵动着他一生的女人,他想要看看,她的心到底可以有多狠。

“可是”宫景卿犹豫地砍了他一眼,皇兄和陌涵要打,他有些迟疑了,皇兄真的下的了手?

“就这样,我和她的事也该解决了。”宫景傲威严的声音带上了冷意。

“是。”宫景卿退下护在秦裴依周围,别人的话他可以不听,不过对于皇兄,他向来不会拒绝,既然皇兄想要和她了断,正好可以给他拖延下时间。

场中,陌涵看着换了的对手,手指微不可见地一颤:“我不想和你打。”

宫景傲眸中映着她的身影,“现在,该来论论我们的事了,不想和我打你可以放下你手中的武器。”

“不可能。”陌涵声音回归冰冷,“如果你真的要阻我,我也不手下留情了。”

说话间,两人已经对上了手,宫景傲听了她的话似乎笑了一下,“我的祭祀,你什么时候又对我手下留情过。”

陌涵漠视心中因为他的话而起的震颤,手中的匕首毫不犹豫的朝他攻去,不再和他说话了,她发现因为宫景傲的到来她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了,不能让白莲成功把咒语解开,如果是这样,之前所做的一切就都白费了。

她用了全部的力量去攻击挡在她面前的人,宫景傲虽是皇帝,但是他的武功并不差,拿着手中的扇子,他把陌涵飞过来的刀刃全部挡了回去,两人几乎就是在半空中交战,本来就被肆虐过的屋子这会儿更加凄惨,时间不等人,陌涵知道,她突然往后跳开,站立到五米开外。

就在所有人都因为她的动作而感到吃惊之时,她突然收起手上的匕首,双手结出一个个图形,口中开始念念有词,她的头发无风自动,周身被一道光芒给围住,一张本来就美丽的脸蛋看起来居然出奇的神圣。

宫景傲一看她这个姿势,脸色立马就变了,他迅速退到了秦裴依所在的床边,宫景卿一看他这样立马也是谨慎的望着陌涵,唯恐一松懈就被她给有机可趁了。

“倾,操控你的能力把我们围在一起,组成一个结界。”宫景傲语气急促,似是即将要面对什么恐怖的东西。

宫景卿不疑有他,什么都没问就开始运行体内的力量,手中一股幽蓝的火焰冒了出来,这些年他已经懂得如何更好地控制体内的这股力量,手中的火焰蓦地增大,一圈幽蓝带着火焰的光罩把他们罩在了其中。

“轰隆。”一声巨响至他们头顶响起,紧接着一道紫蓝色手腕粗的雷电从天空落下,直接击在了他们头上的屋顶,在他们上方制造了一个大坑,他们抬头这才发现,王府的上空已经乌云密布,浓密的乌云里电光闪闪,很容易就让人知道其中包含的电力有多大。

如果此时秦裴依可以看到的话,她一定会大声惊叹,“哇!这是遇见天劫来着了?”

可惜,现在的她正辛苦的与自己的身体做斗争,她可以听到外面的声音,却不能张开眼睛看到,知道了来袭击了白莲的人是陌涵她都有些不敢相信了,现在正是紧要关头,她想,现在外面肯定是乱成一锅粥了。

外面现在,也的确如她所料的乱成一锅粥了,不只是王府,整个皇城都乱了,因为这突然的天降雷电,城中的人民都认为是天神大怒,全部都跪在了地上祈求神明息怒,虔诚求拜

(快捷键 ←)上一章:141 最后一次 返回《盛宠:火爆王爷追来了》目录 下一章:143 阴谋(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