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你就是我的解 药

文/浅蓝之殇
本章字数:5788 “医”品狂妃txt下载

木清寒如同一头暴走的狮子般,凤眸圆睁,那焦急紧张的模样,是凤萧和夏天,从未见过的。浪

他们从未见过,木清寒如此紧张一个人。

“木,木姑娘……”凤萧被木清寒这么充满气势的一声吓,忘记了预先想好的台词,豆大的汗水从额头滴落,情不自禁的吞了吞口水。

不得不说,木清寒凶悍起来,比爷还要恐怖!

“说!”木清寒皱眉,语气中已是十分不耐,她此刻只想知道,那个男人,怎么了!

“爷,不知为何身中剧毒,群医束手无策,奄奄一息,如今只有木姑娘才能救爷了,求……”

凤萧的话还未说完,木清寒的身影就如同一阵风一般,从他身前冲了出去。

看着瞬间消失的木清寒,凤萧愣了一愣,随后,高深莫测的一笑。

看来,爷的春天,也不是很难熬嘛,这木清寒如此紧张,分明就是郎有情,妹有意!

“喂,你们爷不是奄奄一息吗!你还在这里笑?不会是诓我们主子的吧?”夏天在一旁看着凤萧的表情变化之迅速,实在很是怀疑他的来意。

假若秦王真的要死了,这做下属的,怎么还笑得好出来?而且她就觉得,这其中分明有点什么不对啊……

不行,她要跟着主子去看看!免得主子被骗去卖了!

夏天如斯想着,就要拔腿冲出去。

凤萧一把揽住夏天的去路,一副知心大哥哥的模样劝着,“夏天姑娘,这事,你小姑娘家的不适合去。”

“你们想对我家主子做什么!”夏天双手叉腰,鼓起腮帮子,一副捍卫自己孩子模样的母老虎般瞪大了一双圆圆的大眼。

凤萧突然觉得,这夏天,很可爱,他下意识的,就伸手去掐了掐那鼓鼓的腮帮子,“夏天,爷只是想和木姑娘来一场鸳鸯戏水罢了……”

说这话的时候,凤萧的笑容,有那么一丝的邪恶,和那么一点点的,惭愧。 />

真难得爷能想出这样的法子来!爷,你节操何在!

——

秦王府。

木清寒几乎是没有思考的,就赶到了秦王府,丝毫没有去考虑凤萧话里的漏洞,更没有吴思考这来得太过突然的事情是否合理,她就这么,一路赶到了秦王府。

秦王府门口,无鸾早就等着木清寒,一见木清寒,她立刻上前,急切的道,“木姑娘,你可来了,爷毒发多时!”

“他人在哪里!”木清寒凝着眉,冷声问道,她此刻的一颗心,全部挂在东方颢的身上,她只想知道,他到底怎么样了!

若是平日的木清寒,定能看到无鸾眼中一闪而过的促狭笑意。

无鸾敛下眼眸,定了定心神,立刻道,“爷在寒冰池,木姑娘随我来。”

无鸾正欲带路,木清寒的身形就早她一步的闪了出去,咦,木清寒知道寒冰池怎么走么?

木清寒自然是知道的,在和东方颢的第一次见面时,她当时就对着那个男人下了一点小小的媚药,然后屁颠颠的尾随而来,准备看他如何痛苦的模样,可是结果,那个男人,却是生生的强忍了下来,将那媚药的药效,就这样压了下去。

不得不说,那男人的毅力,很好!

当时那个男人,就是来了这寒冰池,所以这路,木清寒是识得的。

无鸾却是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她赶紧尾随上去,就算木清寒不知道为何知道寒冰池的去路不用她带路,那也是需要,她来看门的嘛!

这档子事,儿童不宜,还是守着洞口吧!

木清寒才靠近寒冰池的百米之处,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各种痛苦的挣扎声音。

拳头砸向地面的声音,还有难以控制自己的咆哮声,似乎是愤怒而拍打水面的声音……

东方颢,他此时正是毒发,很痛苦么?

木清寒的凤眸里,染上一抹她也没有察觉的心疼,她当下便立刻走进了寒冰池中。

走进寒冰池时,她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

一个男人浸泡在烟雾袅袅的寒冰池中,露出**着的上半身,双目紧闭着,神情痛苦隐忍,双手握拳,青筋毕露,脸上和身上,不知道是因为冻还是其他原因,一片潮红,他似乎在极力的隐忍着什么。

听到洞口有脚步声,东方颢睁开了眼睛。

那一双眼睛,染着赤红,犹如暗夜中的野兽。

“你,来了。”东方颢扯了扯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来,眼底满是笑意。

这一幕,怎么看怎么……怪异。

木清寒终于察觉出了一丝不对劲来,这男人的模样,横竖看来,中的毒,都是某一种媚药吧?而且,虽然已毒发,但还不至于到命不久矣,奄奄一息的地步,这玩意的毒,只要找女人,就不会死。

而且,她怎么觉得,这男人的笑容,很是诡异?难道,是她的错觉?

虽然有些疑惑,但是木清寒还是走到了池边,蹲下身子,正欲开口询问,脚踝处却突然被握住,然后被大力一拉,她整个人就这么跌进了池中。

扑通——

东方颢将跌入湖中的木清寒揽入怀中,大掌揽着她的细腰,一个用力,就迫使她和自己以咫尺的距离和自己面对面。

“东方颢!你做什么!”木清寒双手抵着东方颢的胸膛,凤眸圆睁,恼怒的问道。

她手心处所接触到的胸膛,十分滚烫,这一接触,她就能探出,这男人的确是中了媚药,而且药性极强,此时的东方颢,已是情动之至,除了体温不正常,心跳不正常外,可能脑子也会有点不正常。

“神医,本王此毒何解?”东方颢一双鹰眸此时半眯,带着几分蛊惑,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干燥的薄唇,低沉嘶哑的声音中,在这小小的空间中,带着无限的魅惑。

这个本来稍显娘的娇媚舔唇动作,在东方颢做来,却是半点娘气都没有,反而是给向来阳刚的他,带来一种致命的诱惑。

更要命的是,东方颢离木清寒十分近,近到每说一句话,就将温热的气息悉数撒在她的脸上,看着眼前过分惑人的一张俊脸,木清寒难以抑制的,吞了吞口水。

而且,自己浑身几乎湿透,下身还很是可恶的,贴着东方颢的下身……虽说东方颢下身穿着裘裤,可他的那某处,此时很是雄纠纠气昂昂。

这活色生香的场面,不由得让木清寒也浑身燥热起来。

这绝对是**裸的诱惑!

木清寒定下心神,脸上努力表现出一派平静来,她号上东方颢的脉搏,眉头一皱。

果然是媚药,而这媚药,木清寒是知道的。

七日欢。

在媚药界来说,可以说是极为霸道的媚药,霸道到,可以称之为首的媚药。

因为此药,没有解药,唯一的解药就是,与人交欢七日,毒素便自然而然的可以肃清,七日,一日都不可少,否则中毒之人,都会静脉爆裂而死。

这东方颢,怎么会中了这媚药?到底是谁跟他,有这么大的深仇大恨?

木清寒此时此刻,是怎么也想不到,这七日欢,是某人自己给自己下的,某人为了木清寒,可谓是牺牲了节操,又节操了人品,又拿了自己的性命来作为赌注……

“神医,此毒无解么?”木清寒还在沉默时,东方颢已经靠了过来,他此时的意志已经没了大半,但还是苦苦的撑着,虽说,东方颢在给自己下这毒的时候,就已经下定决心无耻到底,决计要在今夜将木清寒拿下来了,但是他多少还是希望,木清寒能自愿替他解毒……

“东方颢,你是怎么的中的这……嗯……”木清寒的话还未说完,就皱起眉头,嘤咛一声。

东方颢将头埋在木清寒的颈窝之间,舌头朝着那可爱诱人的耳垂上,就是轻轻义一舔。

他此刻口干舌燥,只想,只想狠狠将这个折磨着他的女人压在身下,狠狠的吻她……

“这毒并非无解!”木清寒推开东方颢,可耳朵偏偏是她最为敏感的地方,东方颢的轻舔,让她浑身轻颤,有些无力起来。“你,你他妈只要找个女人,做她个七天七夜,就能解毒了……”

木清寒还欲说话,就感觉到自己的整个耳垂,都被眼前的男人,含进了温热的口中。

他轻咬着,用舌头描绘着她的耳垂,大掌亦是没有闲着的,摩擦着她的背……

妈的,这该死的,要命的感觉!

木清寒眉头一皱,极力压制下自己所有的冲动,她妈的,这个男人把她当什么了?意志不清醒下的,解药?

更何况,她话还没有说完!

这狗日的七日欢,并非只有和女人交欢这一解毒法,此毒无解,不代表她木清寒,对此毒无解!

“东方颢,你他妈……放开,我有解……”药字还未说完,东方颢就停止了折磨她敏感的耳垂,她只能感觉到,他的薄唇贴着她的耳朵,低沉嘶哑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木清寒,你就是我的解药。”

东方颢的声音低低的,说完,还在她耳边轻轻一笑,随即,他捏住了木清寒的下颚,双目赤红看着木清寒,然后,倾身吻下。

..

(快捷键 ←)上一章:115身 身中剧毒 返回《“医”品狂妃》目录 下一章:117 我1要的女人,只有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