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我1要的女人,只有你

文/浅蓝之殇
本章字数:5738 “医”品狂妃txt下载

木清寒不过是片刻的发呆,红唇便立刻被东方颢,攻城略地了。

直到那薄唇,敷上了她的唇,她脑袋里还在想的时,这男人,刚刚是清清楚楚的喊她的名字了?他是在知道她是谁的情况下,还这样的么……

这男人,这样一来,让木清寒很怀疑,这毒的来源了。

木清寒有一种直觉,有一种有人挖坑让她来跳的直觉!

此刻的木清寒冷静了下来,可东方颢却因为木清寒没有反抗的这一吻,而心神荡漾了起来。

他揽着木清寒的大掌越发用力,似乎要将木清寒揉进他的体内一般,他的唇或重或轻的吻着,这一吻,将他极力压制下的欲火,悉数点燃。

东方颢的吻,越发的狂暴起来,他的呼吸也越发的急促起来。

木清寒却是眉一挑,张嘴,趁东方颢的舌头滑进来的时候,狠狠一咬!

“嘶——”东方颢吃痛,口中立刻又血腥味蔓延开来,他倒抽了一口气,却是不肯退开,只是眉头微微一皱,更加用力的吻住了怀里的女人。

木清寒柳眉倒竖,一双抵在东方颢胸前的手,不断的掐着他,一边用眼神恶狠狠的警告着他,可眼前的男人,根本就将她所有的威胁都无视了。

血腥味在两人的口中蔓延开来,可东方颢却没有要停止下来的意思,那七日欢,将他骨子里的男性雄风全部都激发了出来,他的大掌,有些颤抖的,想要抚上木清寒的……

还未碰上,寒冰池外,就响起了兰莲的声音。

“无鸾,颢儿在里面是么?他怎么了?我听说中毒了?怎么样,要不要紧?快些让我进去看看。”

“老夫人,木姑娘在里头会很好的照顾好爷的,你就不用担心了。”回答她的,是无鸾稍显冰冷的话语。

“什么话,这颢儿中毒了,我必须得亲自去照顾,你这奴才,还不快些让开。”兰莲似乎有些恼怒。

“老夫人,爷的毒,你帮不上忙的,有木姑娘在就好了。”回应她的,依然是无鸾冰冷没有温度的话语。

“我实在是放心不下,还是让我进去看吧,我定能帮上忙的。”兰莲的态度又软了几分下来。

然后无鸾的一句话,让兰莲讪讪的,只好离开了。

“老夫人,爷中的是需要和女人交欢的媚药。”

兰莲万分尴尬,恨恨的看了一眼寒冰池,不知道情况如何,但当下她却是只能离开了。

寒冰池内,某个被七日欢折磨得欲火焚身的东方颢,还在持续火热中,他捧着木清寒的脸,深情款款的凝着她的眸子,笑意满满。

“女人,我要你。”东方颢的声音已经染上了**的嘶哑,那低低沉沉的声音,带着致命的诱惑。

木清寒不得不承认,此刻的自己,很受东方颢的诱惑,上一世,这一世,都从来没有碰过男人,想想也真他妈的没用。

今世她还是一个‘离异’妇女,可却还是个处子,于是两世来,都在男人堆中混着的她,从来都没有尝到过男人的滋味。

而此时的东方颢的撩拨,让她没有半分抗拒之余,还隐隐的有期待,心中的某处,开始悸动,那体内所有的深埋的**,都被他撩拨出来!

但,她不想因为一个媚药,和这男人发生关系!

就在东方颢含情脉脉的又要吻下去时,肩上传来一阵酸麻,然后他就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他看着木清寒点了他穴位后悠悠放下的手,瞪大了眼。

东方颢体内的七日欢本就已经开始发作,寸寸的折磨着他,眼前他最爱的女人就这样香肩半露,浑身湿漉漉的站在他面前,他可以看到木清寒被他吻得红肿的诱人红唇,可以看到她绝美的脸上染上的绯红,可以闻到她身上传来的淡淡香气……

这么多的诱惑之下,他体内的七日欢只发作得越发迅速起来,可是此刻他却被点了穴,动也不能动,这真是该死的折磨人。

“东方颢,我说,我有解药,所以,你不需这么的……”木清寒将东方颢从头到尾扫了一眼,眼底闪过带着促狭的笑意。

此刻的东方颢一张好看的脸露出几分狰狞的神色来,胸膛上更是一片片的淤青痕迹,那是她刚刚,掐的。

若是有相机,木清寒很想把这个模样的东方颢,永久记录下来。

“张嘴,把这药吞下去,再调息半个时辰后,便可以了。”木清寒一挑眉,努力压下心中那股子悸动还有压下被东方颢挑起那么点的感觉。

木清寒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来,从那琉璃色的瓷瓶中倒出一颗小小的红色药丸来,“这是我闲来无事研制的,很不巧的,是能解这七日换的解药,准确来说,是可以解这世上大部分的媚毒。”

说来倒还真是的很巧,这一颗解药,还真是木清寒闲来无事的时候,心血来潮时所做的,这解药并不易做,她也是研究了很久,才做出了这么一颗解药,可以说,是针对了大部分的媚药而做的解药,所以这七日欢虽然霸道没解药,但是恰恰这一颗,还真的能解。

木清寒将那红色的小药丸递到了东方颢的嘴边,难得耐心的解释着。

寒冰池外,无鸾恰恰偷听到了这一段话来,她好看的眉拧成了一团,哀叹着喃喃自语:爷啊,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是不,这木清寒果真不简单,连这七日欢的解药也有,这下,看爷你自个该如何了……

若是木清寒知道爷你这七日欢是自己给自己下的,而这目的,还有点那么卑鄙猥琐下流……

无鸾光是想象,就觉得那画面大概会很血腥又暴力。

爷,今晚,你自求多福吧,这解药,看你吃,还是不吃?

东方颢薄唇紧抿,额头有豆大的汗水滴落,他今晚是铁了心要吃定这木清寒了,所以这解药,一定不能吃!

他死闭着嘴,不肯将木清寒已经递到了嘴边的解药吃下去。

木清寒一瞪眼,不知道东方颢这男人想干什么,“你他妈张嘴啊,有解药也不吃?”

东方颢闭上眼,那脸上的肌肉因为七日欢的折磨有些微的颤抖起来,但是那模样很明确的在表达着一个意思:不吃。

这七日欢……

东方颢决不是个会大意的人,本就极少有人能近他的身,更别说要下毒了,就这么一趟宫中之行,就突然间中了毒,这看来,有些奇怪。

再仔细回想起来,这凤萧和无鸾的神色虽然都十分慌张,但却透着一股子奇怪。

而且,若真如凤萧所说,东方颢生命垂危,那为何这秦王府,还如此的安静?

再者,这东方颢不肯吃解药!

这一切想来,木清寒心底下多少猜到了东方颢的心思,她挑眉,冷冷的扫了东方颢一眼。

“男人,你这手段,有些拙劣。”木清寒将东方颢的嘴一掐,不能动弹的他只有被迫张开了嘴,然后木清寒将手中的药丸一扔,就丢进了他的嘴中。

东方颢睁开眼,有些恼怒的瞪着木清寒,她的心里,就当真一点都没有他?

他含着那颗药丸,还是不肯吞下去。

“秦王这身材,倒是极好的,不过这么牺牲色相来诱惑于我,我可真是受宠若惊……”木清寒直勾勾的盯着东方颢的眼,食指划过他刚毅的俊脸,然后再往下……

那白皙的食指,停在东方颢的喉结处,故意诱惑的轻轻画了画圈,然后继续往下……

那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对东方颢的折磨,想要吞口水的折磨!

体内的七日欢毒发越发厉害起来,东方颢浑身滚烫,几乎血脉喷张,他喉咙滚烫,下身的某处已是难受至极。

“怎么,不吞?”木清寒红唇一勾,魅惑一笑,食指继续往下去,她的食指在东方颢滚烫的胸膛上划过,然后停在了他的某个敏感点处,使坏的轻轻一捏。

东方颢双目赤红,痛苦难抑的闷哼了一身,那该死的手!

在木清寒的食指恶意诱惑中,东方颢的喉结终于难抑的动了动。

木清寒见东方颢终于将药吞了下去,邪邪一笑,这才肯解开东方颢的穴位,“运功调息半个时辰,这七日欢就会从体内散出了。”

木清寒自顾说着,没有忽略到某个男人此时嘴角边露出的一抹诡异邪魅的笑容,她解开东方颢的穴位之后,便转身,打开离开这冷得冻人的寒冰池。

哗啦——

还未跨出寒冰池,木清寒的手臂就被拽住,然后一个用力,就被某人拽回了怀中。

东方颢邪魅的脸出现在木清寒的面前,他薄唇一勾,邪邪一笑,从口中吐出一颗红色药丸来,那红色药丸落入寒冰池中,慢慢的沉入池底。

“如今,解药只有你了。”东方颢邪魅中带着几分哀怨,哀怨中带着霸道,那几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很完美的被他融合在一起,惑人,至极。

木清寒又气又恼,可对上那双眸子,所有的恼怒都消了大半,她无奈的扯出一抹笑,这男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耻了?

“你要解药,我去给你找百八个女人给你!”木清寒翻了翻白眼,意图甩开东方颢的手。

“我要的女人,只有你。”东方颢薄唇微动,一句极为魅惑的声音吐出,然后强势万分的,将木清寒搂住,压在了池边,那灼热的视线,再由不得她拒绝!

---

..

(快捷键 ←)上一章:116 你就是我的解 药 返回《“医”品狂妃》目录 下一章:118 为他解他毒(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