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 勾啊勾啊勾上了秀夫人

文/一个女人
本章字数:5039 那些看云卷云舒的日子txt下载

蒋松今儿是特意使人下了贴子叫了李帐房出来的,他请李帐房到了酒肆里吃酒,摆了满满一桌子的菜以示他的诚意。\.qВ5。/他不得不摆出这个样子来,因为他一连几日都没有在茶楼见到李帐房。

李帐房一进酒肆看了这阵仗,对秀夫人佩服了起来:还真是让秀夫人料倒了。

原来李帐房那次见了蒋松后就迫不及待的去见秀夫人表功请赏。明秀请了他去相见。李帐房就真真假假的说了一番,明秀听了他的话后沉思了片刻:“如果真如你所说,此人倒是可以相信的,看来是做正经生意的。只是为了自己谋私利才这样做的,我们倒是可以与他相交的,不过却不能一下子就答应他。”

李帐房一来不懂明秀是什么意思,二来也有些着急明秀拦了他的财路:这得让彭大得了多少好处啊,如果早早定了下来,那么这些好处都是他的。

李帐房急忙进言想说服明秀:“秀夫人,这蒋松给我们的价钱和彭大那边相同,这一时不定下来一时就让姨娘那边得了好处啊,这姨娘得势了总是不太好的,府里的银钱还是掌握在夫人手里好些。再说了蒋松还有药材啊、盐啊等物,这一说定了我们可是多了很多进项的,如果哪一日他再被彭大骗了,连药材什么的都给了彭大那边,我们的损失可就太大了些。依小人看,此事宜早不宜迟啊。您说呢,夫人?”他也没有把实价说与明秀,谁个不想多给自己留些好处?

明秀看了李帐房一眼:“我就是想要更多更好更长远的好处才这样做的。照你所说的,我想,这几日蒋管事一定会主动前来找你出去的,这几日你就不要再去茶楼了。让他急上一急才对我们有更多的好处——给了我们货就要断了香姨娘那边的货才可以。”

李帐房看了看明秀,虽然不满可是能做主地必竟不是他,所以也没有办法只能答应着。

明秀又道:“蒋管事如果请了你去,你要装做有些难办的样子,但是要声明不是他的事儿我办不到,而是我不太想给他办。理由嘛——?理由就是他既然已经求了姨娘那边办事儿了,我就不好插手了。你就同他这样说好了。”

李帐房听了迟疑了一下。他不死心的再一次进言道:“京里不是只有我们家才能为他谋个出身的,如果我们不追着他定下来此事儿,他等不及了去找了别人就。”

明秀冷冷哼了一声:“找别人?如果能找到别人他还会找到香姨娘那里去?想必是没有什么门路的人——清风山庄就算是有门路想也与一个管事无关。他既然想以公谋私想也不会去找他们山庄的关系,那么你还怕他能跑到哪里去?就照我说地办吧。”

李帐房非常不满明秀的独断专行可是也无法,只能悻悻的出了明秀地院子,回头看了一眼菊院,啐了一口才去了。

现在李帐房坐在京城第一酒肆明亮的雅间内,看着一桌子他从来就没有吃过也没有见过的佳肴,他才知道明秀是对的,并决定以后真心要事明秀为主了。

蒋松见李帐房只是坐着。就伸手相让:“贤弟,来,来,来,不要客气,今儿不过是你我兄弟小酌而已。”

李帐房看了看这一桌的酒席,知道价格不菲,这绝不是小酌的席面啊。可是他也不点破,决定按照明秀的嘱托来做了:“兄长太客气了。如此的席面怕不是一般人能吃到地。你我兄弟二人不必到此来相聚的,这太让兄长破费了,小弟与心不安啊。”

蒋松笑道:“这点子银子愚兄还是有的,贤弟不必与我客套。来,我们兄弟二人先满饮此杯。”

李帐房举杯相迎,和蒋松都饮尽了杯中的酒。此酒一入喉李帐房就知道绝对是美酒啊,虽然他说不出哪里美来,但是绝对的好酒啊——反正他是没有吃过如此好的酒。李帐房不由赞了一声道:“好酒!”

蒋松不以为意:“此酒还算可以入口吧,愚兄在山庄里藏有真正的美酒,下次取来与贤弟共饮。”

李帐房听了心中暗惊:这个蒋管事的身家怕是有不少啊,此等酒食在他口中不过是小事一桩而已。

李帐房道:“兄长客气了,小弟此等酒食还是第一次用啊。全托了兄长之福。”

蒋松一笑:“小弟想过这等逍遥日子有何难?”

李帐房没有接下去:“兄长今日唤小弟前来可是有事儿?”

蒋松听了放下了筷子:“不瞒贤弟。确是有事啊。”

李帐房也放下了筷子:“兄长有事尽管说来就是。为何还要到此等地方破费呢,自家兄弟这样就有些见外了。”

蒋松摆摆手:“不是。就是无事相求贤弟。愚兄也会请贤弟来此共饮一杯的,实因此处地菜品着实不错啊。”

李帐房摇摇头:“让兄长如此破费,小弟还是心中不安啊。兄长倒底何事召唤小弟?”

蒋松面色一红:“就是为了上次愚兄说过的事儿,不知道贤弟可曾与秀夫人提过了?”

李帐房努力让脸上现上愧疚之色来:“兄长,这个、这个、这个——”

蒋松紧张起来:“贤弟有话直说无妨,快快说来就是。”

李帐房羞愧道:“秀夫人没有答应为兄长去说项,说是、说是

蒋松着急道:“是为了什么?贤弟倒是快说呵,真是急死为兄了。”

李帐房道:“夫人说,既然兄长已经求到了香姨娘那儿,那这事儿她就不好插手了。”

蒋松一拍桌子:“都是彭大这厮误我啊!”

李帐房沉默了没有再说话,蒋松也沉默了一会儿才道:“贤弟,你看能不能再——?”

李帐房假装想了一想,摆出一副非常为难确又一定要做到的样子来说道:“兄长的事儿就是小弟地事儿,此事小弟必不会放手不管,小弟——,一定、再、设法就是。”

蒋松大喜:“愚兄没有看错贤弟啊!来,来,愚兄敬贤弟一杯,聊表谢意。”

李帐房连连摆手:“不敢当兄长一个敬字,此事本就是自家之事,没有什么可谢的。”

蒋松感激涕零:“贤弟,好贤弟!好,不说谢,你我兄弟二人不说见外的话,以后贤弟有什么事儿自管开口,只要是为兄我能办的绝无二话!”

李帐房举杯:“兄长,你我兄弟不必多言。来,我们吃酒,吃酒。”

两个人吃了个宾主尽欢,临走之时蒋松将五百两银票塞到李帐房的手里:“贤弟多多费心了。”

李帐房心中暗喜面上却假装怒道:“兄长这是何意?你我兄弟用得着这般?”

蒋松非常诚恳的抓着他的手道:“贤弟你听为兄的说两句。你去找秀夫人说项必不容易,如果兄弟能找几个说得上话的人此事想来易为一些,可是这样做想来要花费不少地银钱,再者为兄早就有心想买些礼物怕也买不到秀夫人心上去,所有这些都拜托贤弟了。这些许银两怕也是不够地,可是你我兄弟,贤弟就多担带一些吧。”

李帐房非常为难的看了看银票又看了看蒋松:“为兄长花费多少银两也无所谓,只是小弟这个、这个囊中羞涩地紧,而兄长的事情为重,小弟、小弟只能厚颜收下了!”

蒋松感激莫名啊:“贤弟一切就拜托给你了,你多多费心吧。”

李帐房一口答应了下来,二个在酒肆门前道别各自回转了。李帐房刚刚在街角消失了身影,一道灰色的影子就闪了出来追了过去也消失在了街角处。

这些人都走的不见了人影儿,在一旁的布店中才迈出来了白衣人及其亲随,他们一出现,酒肆中的一个小二哥也飞快的换了衣衫出来与他们汇合后走入了南来北往的人流中不见了。

老太太歪在榻上,云娘给她打着扇低声道:“回老太太的话,那个帐房管事的确又去找了秀夫人,不过还是不知道有什么事儿。”

老太太半晌才道:“送去菊院的丫头没有送消息来吗?”

云娘低低的声音:“没有。”

老太太又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才道:“这个帐房管事是个什么出身来历?”

云娘道:“是我们李府的家生子,在铺子里做了有年头的帐房了,身家倒是清白的,没有犯过大错,只是前些日子犯了小错在郡主手里,被打发到铺子前面去了。后来还是老爷发了话才又回了帐房的。”

老太太听了问道:“祺儿让他回得帐房?”

云娘低低的应了一声,老太太哼了一声:“怕不是他自己的意思吧?哼!”

云娘不敢接这个话头,只是默默的打着扇。老太太想了一会儿又问道:“犯了什么错?”

云娘没有听明白:“啊??老太太说的是谁?”

老太太叹了一口气看了云娘一眼,重复道:“这个帐房管事曾经犯了什么错在郡主的手里?居然还被赶到了柜台上。”

最新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三十二 再进一步 返回《那些看云卷云舒的日子》目录 下一章:三十四 母子同求计(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