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 危险近了一步

文/一个女人
本章字数:4621 那些看云卷云舒的日子txt下载

红衣听了来喜儿和宋勇的话后淡淡一笑:“这个刘师爷想必没有想到我们会如此待他吧?此人自视有些过高了,居然以为他一个钱地主家的师爷也可以在我这里登堂入室。\\他有些气闷想必是为此吧?”

红衣略略一顿接着说道:“那些人不相信钱地主得到的情报所以才冒险让这个刘师爷来的,不想还是得了一样的情报,这还真让那些人更摸不着头脑才对。”

来喜儿眯着眼睛笑道:“郡主的出府也是极大的掩护呢。”

红衣看向来喜儿:“哦?怎么说?”

来喜儿笑道:“这就说明了郡主是一位极懦弱的女子啊。郡主之尊还被侧妾宠妾逼出了侯爷府,这可是世人眼中的平郡主啊。”

说完此话老太监眯着的眼睛开合间不经意似的扫过了红衣的面容,他想看看红衣听了此后话会有什么反应,是不是真得对侯爷府没有了牵绊。

红衣恍然:“这倒也是奇效了,这可不是我们的布置,却没有想到还能有这般效果。”

来喜儿看到红衣全不在意侧妻宠妾之语,就完全明白了。他虽然转着心思可是面上神色不动的接着说道:“说到那些人不相信钱地主却是未必。”

红衣点头:“只是不相信这位钱地主得到的消息罢了,所以才派了他们自己地人来探一探。钱地主本就不是他们的人。只不过是他们利用钱地主来遮掩他们所做的事儿罢了。嗯——,我想也应该让事情再一步了,否则那些人就不会注意这里了。”

来喜儿点头:“郡主所言极是,老奴想不妨把田地买下来吧。正好借此事可以露出一些对于屯田的事儿感兴趣地样子来,我想会让那些人紧张一下子的。”

红衣同意:“不过要注意些,不要让他们认为我们一定会插手此事,只要露出一点点好奇就足够了。”

宋勇点头同意后又问道:“郡主,什么时候再请钱地主来我们山庄做客为宜呢?”

红衣淡淡一笑:“钱地主上次来距此多久了?”

来喜儿眯起眼睛笑了:“郡主,很久了呢,对于钱地主来说。我想他们就快要再来了。”

宋勇也明白了:“是的,郡主。钱地主又快要来了,我们只要等着他来就好了。”

红衣点点头:“还有,你们可以对刘师爷表现的再无礼一些。不是指他得到的待遇。已经在门房了,总不能赶他到门外去用饭吃茶吧?只是要让他认为我们这府里的人非常的骄奢就可以了。如果有机会也可以让他见识一下郡主的奢侈。”

来喜儿眯了眯眼睛,就是不眯他的眼睛也不是睁开的:“郡主,这骄奢与那个敲打他们屯田地事儿一起进行吧,老奴认为这样更有趣一些。”

红衣听了笑道:“正是此意,来总管说得非常在理。”

白衣人正在看着手下送上来地情报。满满的堆满了一桌子,他反反复复地看了又看,终于松开了眉毛:“我想,他们快要有大些的举动了,并且就在大山村的附近。”

一名长随小心的说道:“主上,我们并没有接到这样的情报,而且大山村那里一直挺安静地,除了屯田与屯粮的事儿以外。”

白衣人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是没有情报这样说,不过根据这些情报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并且我认为不会有错。”

长随躬了躬身:“小人不敢。小人不是这个意思。”

白衣人淡淡一笑:“我也没有要怪你的意思。嗯,你快这个结果送给第三组。让他们加紧些,不过只要盯紧了就可以了。还有,让他们随时把情况报上来,每四个时辰就要送一份情报,叮嘱他们千万不可以大意了。”

一名长随躬身下去了,白衣人又看向了手里的情报:到底会在哪里呢?怎么会从来没有被人发现过呢?这些人中有能人啊,不能掉以轻心的。

白衣人想了一会儿也没有头绪就做罢了,问另外一名长随道:“京中的情形如何了?”

长随答道:“我们上次跟踪后,他们还没有进一步的交往,不过盯着侯爷府地人说,那位秀夫人已经松口了。帐房管事想来这几日里就要和蒋松再次见面了。”

白衣人挑了挑眉头:“清风山庄看来是铁了心要拉侯爷府下水了,居然连药材和盐就用上了!侯爷府地人还有什么反应么?”

长随道:“据报,香姨娘那边已经进了第二批粮了;秀夫人这边只是还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那个府中地老太太倒只是关心侯爷府内的事儿,对于府外发生的事儿是一无所知;至于李侯爷,他日日在王公重臣们的府邸出没。”

白衣人想了想一笑:“想必是因为皇上的的疏远吧,只是他却找错了人了,该求的不去求,不该求的求了也不过是白求而已。”

长随不懂这话,并且被自家主子绕口令般的“求”给说得更是发晕,不自禁的抬头看了自己主子一眼,可是也没有自白衣人的脸上看明白什么。

白衣人却又问道:“第二批粮也没有任何问题?就是他们再屯田屯粮,可是他们出货的这个价钱也太低了,根本不可能有钱赚的。而他们可是为了银钱才屯田屯粮的,所以这粮中一定有什么问题才对——一个侯爷府可不值他们陪上这许多的银钱的。”

长随自身上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口袋:“主上,这是彭大第二次所进粮中的大米,就是细查也看不出什么不同,就是煮了以后也没有很大的区别,只不过别家的米比这个煮出来的要粘稠一些,吃上去也比这个要香甜一点点。”

白衣人听了问道:“问过行家没有?”

长随道:“问过了,行家说这一点点区别不能作准儿,不过要是区别再大些倒像是在新米中掺入了旧年的陈米。可是行家看过彭大的米后都一致认定是新米,那一点区别可能是因为米质差些。”

白衣人听了长随的话后自小袋中取了米在阳光下细看,确实是看不出有什么不同来,那么那些区别是因为什么呢?白衣人百思不解:看来这事儿还是要找些懂行的人来看了。

白衣人放下了米,对长随说:“送到御医院去瞧瞧。”

长随一愣不过还是点头答应了,让大夫给大米看病??这还真是稀奇事儿。不过自家主子的脾气自家知道,他是万万不敢有二话的。

白衣人背起双手走到窗边又说道:“大山村那里要有些大举动了,想必那些人会派些人手过去。你们要注意平郡主的安危,不能出了差错,知道么?”

长随答道:“知道的,主子。可要给平郡主那边通个消息过去?”

白衣人略一沉吟:“不用了,我们与平郡主不可以有交集的,以免落入那些有心人的眼中。说到这里,我倒想起来了——平郡主哪里如何了?”

长随答道:“平郡主那里还是如原来一样放出一些让人矛盾的消息来,一直也没有其它的举动,直至今日清晨,平郡主派了一个总管回京了,这也是这些日子以来较大一点的举动了。再有就是,看情形平郡主好似这几日里就要买下那些已经议了很久的田地了。其它就再也没有什么了。”

白衣人听了略思索了一下:“派了谁回京?到哪个府邸做事

长随回道:“派的人名叫李贵,原是侯爷府的外院总管,郡主离府后不久就被侯爷府的老太太寻了个错处让人替了他下来,李贵就自己求去了。听说还被老太太给刁难了一下子,一夜之间,赎身的银两翻了倍!是平郡主名下的铺子支给了李贵银子,李贵才从侯爷府里脱的身。然后李贵就投了平郡主,一直跟在大山居,直至今儿一早才自大山居动身了。应该是去郡主府主理事情,但是没有这方面的情报。”

白衣人听了沉思了起来,过了一会儿问道:“老太太刁难一个奴才?不太可能,应该是香、秀二人从中做的梗。对了,知道不知道此人安排回京是谁的主意?是郡主的还是来喜儿的?”

长随道:“这个是不知道的。大山居内不好安插人手的,安插的人也是在外围,根本就接近不了平郡主,就连平郡主身旁她所亲近的几个人都接近不了。咳,咳,那个大山居,不太好渗透的。”

白衣人听了有了兴趣:“哦?是吗?能让你们束手无策?看来这平郡主身边还真是藏龙卧虎啊,有了一个来喜儿还不够,居然还有这么一位侍卫长在!那这位平郡主身旁的侍卫长是谁,什么出身什么来历都知道了么?”

最新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三十七 红衣苦心布棋为儿女要救祺一命 返回《那些看云卷云舒的日子》目录 下一章:三十九 李帐房说计(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