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章 大结局(中)

文/陶夭夭
本章字数:7726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txt下载

玄微殿。

殿中飘荡着一股浓重的药味,内殿深处,重重帘帐被勾起,龙榻上躺着面色苍白憔悴的明熙帝,眼中已呈现出一种颓败的浑浊之色,显然已时日无多。

榻旁坐着一袭华丽宫装的皇后,妆容明艳,眼角微微上挑,眼中有着掩藏不住的得意之情。

她保养得宜的手上端着一个白玉瓷碗,涂着丹蔻的手指正在有一下没一下搅着碗中浓黑的药,神情颇为闲适愉悦。

搅拌了一会,皇后抬了头,看着榻上的明熙帝,温柔地笑道,“皇上,该吃药了。”

明熙帝浑浊的眼珠动了动,眼中是一种恨恨的光芒,他吃力道,“朕不吃,你把汪忠叫进来。”

皇后翘了翘嘴唇,“皇上,您若不吃药,身子可就好不了了。”

明熙帝恶狠狠瞪了她一眼,“朕吃了这么久的药也不见好转,谁知道你这毒妇有没有在药里下毒?!”他情绪太过激动,说完又吃力地咳了几声。

皇后笑意不减,不慌不忙地将手中的药碗放到一旁的几上,看着明熙帝娇声道,“皇上何出此言?自打您病了之后,臣妾可是一直在衣不解带地照料您,您这么说,可真是伤了臣妾的心啊。”

她的声音本就嘶哑,如今这般故作娇柔地说来,有一种诡异的感觉,让人忍不住毛骨悚然。

明熙帝双目变得通红起来,他挣扎着想要起身,不料身子实在太虚弱,撑住床榻的手肘一软,又瘫软在床上。

皇后敛了笑意,冷冷地看着他,“皇上,臣妾劝您不要再白费功夫了,您如今这模样,莫非还想叫人办了臣妾不成?”

见她这般肆无忌惮的模样,明熙帝本就起了疑心的心思愈发肯定了起来,咬牙切齿道,“窦晴漪,你是不是给朕下了毒!”

皇后掩唇一笑,笑声回荡在空荡的殿中。

笑了一会,她似乎笑够了,这才盯着明熙帝,一字一顿道,“皇上,您还不算愚笨。没错,臣妾是在您的药中给您加了别的料。”

明熙帝又急又恨,挣扎着扯开嗓子大喊,“来人啊!来人啊!”

皇后也不制止,只是冷冷地看着他,等到明熙帝叫得没有力气了,这才懒洋洋道,“皇上,臣妾劝您就别费力气了,您这宫里宫外的人都已经换成臣妾的人了,您就算叫破嗓子也不会有人进来的。”

明熙帝气急攻心,一口气没提上来,又猛烈地咳了几声,等到好不容易将呼吸平复下来,他紧紧盯着皇后,声音中已有了浓重的疲色,“窦晴漪,你给朕下了什么?”

“下了什么?”皇后看着自己猩红的指甲,不以为意道,“无非就是些软骨散还有些慢性毒药罢了,您放心,臣妾会让您走得很安详的。”

她说得这般露骨而大胆,饶是明熙帝有了心理准备,也被狠狠呛了一下。他深吸一口气,强自平息下内心的怒火,“窦晴漪,你为何要这么对朕?”

“为何?”皇后似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嗤笑一声,看着明熙帝冷冷道,“皇上问我为何?皇上难道不是最清楚的么?臣妾在您身边这么久,可是您可有将臣妾放在眼中?先是谢诗韵,又是梁晓音,您到底把臣妾当做什么人了?平衡君臣关系的棋子么?”她冷笑一声,眼神中露出一丝凄厉而决然的神色来,“谢诗韵是她命大,可梁晓音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明熙帝面色一白,“音儿的事,是你动的手脚?”

皇后嘲讽一笑,“臣妾可不敢居功。您这心上人可谨慎得很,臣妾的人哪能接触到她半分?梁晓音滑胎的事,可是您宝贝女儿的手笔。”

明熙帝首先想到的是萧姝玥,可转念一想,萧姝玥虽然是皇后的亲身女儿,但性子单纯,应该不会做这等事,难道是萧姝瑶?

他不可思议地看向皇后,“是宜安?”

“皇上倒是猜得准。不过,您怕是从来没看清过这个宝贝女儿吧,表面上看着恭顺无害,实则内里可是黑得很。你可知道,她曾经多次对明珠郡主下手?”

明熙帝愈发错愕起来,“宜安为什么要害明珠?”

皇后伸手给自己倒了杯水,小啜了一口,这才不紧不慢道,“这一点,宜安可是向你学了个十足十啊。你身为皇上,却对臣子之妻有不轨之心。宜安身为公主,却爱上了自己的亲叔叔,哈哈哈,这可真是讽刺!这皇宫里的人,没一个是干净的!”

明熙帝闻言大骇,又连咳了几声,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向皇后,“你说什么?!你说宜安……你说宜安喜欢萧煜?!”

“皇上没看出来吧?!你这个宝贝闺女,隐藏得可真够深的。”

“怎么会?!怎么会?!”明熙帝不可置信地摇着头。

“皇上难道就不奇怪,宜安年岁也不小了,您给她看上的人她却一个也看不上?您以为她为何拒绝?是因为她心里早就有人了!这一点上,你女儿可是比你都担当得多了。”皇后讥讽道。

皇上已经被气得只剩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气若游丝道,“你这话是何意?”

“宜安喜欢萧煜,所以不愿嫁给其他人。而你呢?看上去对谢诗韵爱得要死要活的,实际上还不是一个个往后宫纳千娇百媚的妃子?!”

“你……你给我闭嘴!”明熙帝气得用手连拍床榻,然而他力气太小,拍出来的声音没有丝毫威慑力。他大口喘着气,恶狠狠地盯着皇后,“你这个毒妇,当初朕就不该立你为后!”

“哈哈哈。”皇后爆发出一阵大笑,笑够了,她弯下身子怜悯地看着明熙帝,“说到这个,皇上怕是不知道吧?当初我对你的舍身相救,其实是我设下的局。”她愈发肆无忌惮起来,索性连尊称也省了,看着明熙帝的瞳孔渐渐放大,她继续得意洋洋道,“当初那些人,本是我派去杀谢诗韵那个贱人的,没想到她命大,被沈司黎救了下来。眼看着那些饭桶差点误伤了你,我只得将错就错扑了过去。不过……”说道这儿,她脸色阴了阴,“若是知道我会因此伤了自己的喉咙,我还会不会救你还真是说不定了。”

明熙帝气得全身发抖,已经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皇后看着他如今这模样,愈发痛快起来,“你果然扛不住良心的煎熬,立了我为后。我也曾幻想过你最终会忘了谢诗韵,会渐渐发现我的好,可结果呢……”她眼中有一瞬间的苦楚闪过,“我等来的只是一个个又一个肖似谢诗韵的女子入宫,所以,我渐渐绝望了。没有你,我会活得更好!”说道最后,她声音中陡然透出狠厉来。

明熙帝一慌,看着她道,“你……你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自然是喂你喝药了。”皇后阴测测一笑,伸手端起了几上的药碗。

明熙帝看着那晚墨黑浓稠的药汁,愈发慌乱起来,“你要弑君?”

“皇上说的话,臣妾怎么听不懂呢?”她温柔地俯身将舀起一勺汤药,递到明熙帝唇边。

明熙帝费力地伸手一挥,药汁撒到了皇后手上。

皇后也不恼,掏出袖中帕子擦干净手上的药渍,看着明熙帝叹一口气,“皇上非要逼臣妾用强么?”

明熙帝大叫,“你这个贱人,梓琝不会放过你的!”

皇后并不慌张,不紧不慢道,“太子?你死了,臣妾便是皇太后,太子还需要我们窦家的支持,你觉得,他会贸然对臣妾动手么?”

说罢,她渐渐有些不耐烦起来,从凳上起身,一手捏住明熙帝的嘴,一手端着药碗硬生生往里头逛。

药汁不断地从明熙帝口中溢出,可还是有一些顺着喉管流了下去。

一开始,明熙帝还奋力抵抗,到了后面,他已经渐渐没了力气,停止了抵抗。

一碗药还没见底,明熙帝已经两眼一翻,死了。

这药里,不过是加大了慢性毒药的剂量,这些日子明熙帝体内的毒药已经摄入过多,今日的这一碗药,便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皇后放下空碗,在凳子上盯着明熙帝狰狞的面容定定看了一会。

良久,她缓缓起身,从旁边的衣柜中拿出一套干净的里衣,替明熙帝不紧不慢地换上。

又将换下的脏的衣物扔进了殿中燃烧着的火盆中。虽已是开春,但明熙帝身子孱弱,殿内还生着火。

做完这一切,她才揉了揉眼眶,挤出几滴泪来,不紧不慢地走出了玄微殿。

很快,殿外响起了她哀婉的哭号声,“皇上驾崩了!”

启圣三十八年三月二十日,大齐明熙帝萧熠驾崩,举国哀悼。

闲王府自然也挂上了白纱,悬起了白灯笼。

萧煜身为大齐王爷,自然是要入宫吊唁的。

溶月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虽然前些日子传出了皇上病重的消息,但怎么会这么快便病逝了?宫中的御医难道都是吃素的?

疑问归疑问,她还是换好衣服随着萧煜进了宫。

命妇们和朝臣需要分开吊唁,溶月同萧煜分开了,同其他命妇一起被安置在偏厅等待。

在这样肃穆的场合,虽然溶月看到了侯夫人和表姐等人,但也不好上前交谈,只得按捺住性子坐在原地等着。

好不容易等着皇亲国戚和大臣们吊唁完了,溶月随着人流进了停着明熙帝棺椁的大殿。

大殿中放着一具黑梓木棺,四周堆放着冰块,寒意沁人。

皇后带着萧姝玥萧姝瑶,一袭素衣,被人搀扶着站在棺木前几尺远的地方,哭得眼睛红肿,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太皇太后如今也已病重,已经无法下床,明熙帝的丧礼自然也无法来参加。

见到宫女引着命妇们进来了,皇后掏出帕子擦了擦眼角的泪珠,沙哑着声音说了几句。

溶月跟在人群中,不动声色地抬眼打量着皇后,瞧着她的面色,似乎真的颇为悲戚的模样,只是……那眼底偶尔流露出的得意之情还是泄露出了一丝丝她内心的真实想法。

经过一系列繁复的仪式,溶月她们才得以从地上起身。

溶月揉了揉快要跪麻了的膝盖,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又随着人群出了大殿。

走到殿外,她才走到侯夫人身边同她说起话来。听到侯府如今一切安好,溶月也放了心。

等了一会,定远侯和萧煜却都没有出来,只有一个内侍出来了,见到侯夫人和溶月,行了个礼,恭谨道,“侯夫人,明珠郡主,太子留侯爷和王爷有事相商,特命奴才出来禀告一声。”

“娘,那我们先回去吧。”明熙帝虽死,但皇后和萧姝瑶这两个威胁还在,这宫中依旧危急重重,溶月自然不愿意久待。

侯夫人显然也想到了这一层,点点头应下。

两人出了宫门,坐上各自的马车。

到了岔路口,两人该分别了,溶月见侯夫人只带了几个侍卫,担心她的安危,便将天剑拨给了她。

侯夫人推辞不过,只得答应了。

别过后,溶月的马车又行了一段时间,眼看着快要到侯府了,溶月却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四周太静了,静得一丝人声也没有。

她深吸一口气,掀开车窗帘子一瞧,只见马车已驶入了一条小巷中,四周的确没有任何人烟。

驾车的是亦风,显然也感受到了这不寻常的气氛,低声提醒道,“王妃小心,这里似乎有什么猫腻。”说着,一扬马鞭,调转了马头想退出这条巷子另外再走一条路。

马头还未调转,空气中却传来一阵刀剑破空的声音,直朝溶月而来。

溶月定睛一瞧,只见两旁的屋顶上突然冒出无数个黑衣人,为首一人已经拿了剑飞了过来,其他人也紧跟其后,纷纷飞下屋顶。

亦风神色一凛,拔剑相迎。

身后的天机也现了身,王府的其他几个侍卫也投入到了交战之中。

溶月坐在车内,听着车外的动静,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手中紧紧握着那条鞭子。

车外的打斗声愈发打了起来,车帘已经被刺破,时不时有利剑刺了进来,都被溶月一一用鞭子挡了出去。

她一边凝神应付着,脑中一边飞速运转着。

幸好屋顶不能站立,否则这帮人要是用箭,自己可就真的逃不过了。可是这些人,到底是谁派来的?

如今京中同她有仇之人,除了皇后,便只有萧姝瑶了。

到底是谁?

溶月透过车帘的缝隙看着窗外的局势。他们人少,虽然武功高强,但也架不住敌方的人海战术,已经渐渐开始呈现疲软之势了。

好在方才天机已经逮住机会放出了信号,相信王府中的人很快便会收到消息赶过来的。

那群黑衣人显然也知道溶月这边的援军快到了,剑下的招式愈发狠厉起来。

这时,一柄寒剑刺穿车帘朝溶月刺来。

溶月身子一歪,堪堪避过。

车窗处却又闪现出一道锋利的寒光。

溶月左避右躲,满头大汗,已渐渐有些气喘吁吁起来。

这是,她感到车外传来一阵浓重的杀意,似乎有人举剑朝车身劈来,想让她没有了庇护之所。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她突然听到车外传来一阵闷哼,紧接着,传来一阵重物倒地的声音。

溶月不敢朝外看,怕中了敌人的圈套。正七上八下之际,窗外却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嗓音,恍如天籁一般传入溶月耳中。

她听到的话是,“明珠妹妹不用怕,我来了。”

这世上叫她明珠妹妹的人,便只有苏凉一人了。

她心中一喜,掀开车帘,果然瞧见不远处一袭红衣潋滟的苏凉,手中一把折扇,看上去潇洒无比。

他冲着四周的天机和亦风使了个脸色,两人会意,抽开身往后一跳。

苏凉趁机将折扇往黑衣人处一摇,只见一阵白色的粉末从扇子中洒了出来。

黑衣人不查,吸入了苏凉洒出的粉末,纷纷倒地。

很快,便倒了一大半。

见敌人骤然减少,王府的侍卫又来了干劲,三下五除二便把剩下的黑衣人给解决了。

这时,王府的侍卫也赶了过来。

亦风指挥人将还活着的黑衣人带回了府中,又抱拳谢过了苏凉。

溶月看着许久未见的苏凉,一脸惊喜道,“苏苏,你怎么会到京城来的!小鸢呢?”

苏凉一脸笑意,朝巷子口呶了呶嘴,“此事说来话长,只是方才我听到巷子里有打斗声,便叫小鸢先在外头避一避。”话音刚落,小鸢灿然的笑脸便从巷子口露了出来,见到溶月,她眼前一亮,蹦蹦跳跳跑了过来。

“溶月,是你!”

两人又是好一阵寒暄。

因马车已坏,又离侯府不远,三人便索性走着回侯府。

溶月虽然经过方才的刺杀仍有些心惊,但看到苏凉和小鸢的惊喜之情已经盖过了她心中的后怕,深吸一口气调整了情绪,看着苏凉和小鸢笑道,“你们怎么突然上京城来了?”

小鸢看了眼苏凉,笑得甜蜜。

溶月看出些端倪来了,盯着两人问道,“你们……你们……”

小鸢灿然一笑,“我和苏哥哥成亲了。”

“真的?”溶月惊喜道。

小鸢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是呀,不然爹爹和四大长老也不会放心我再出来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凉看一眼笑得甜蜜的小鸢,轻咳一声,将事情的经过大致说了一遍。

原来苏凉和小鸢到了图兰族之后,四大长老对苏凉的身份进行了核实,发现了他果然就是上一任圣女留下的孩子,便留着他在族中住了段时间。

苏凉自出生后便没有再见过她母亲,自然也想多了解了解她的过往和曾经住过的地方,便同意了,在图兰族住了下来。

一来二去,同小鸢有了感情,便在四大长老的见证下成了亲。

成亲后,苏凉惦记京中的萧煜和溶月,便同四大长老说了声,带着小鸢来京城看他们来了。

苏凉说得言简意赅,溶月却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她看一眼小鸢,只见小鸢笑得有些狡黠,似乎还有什么秘密一般。

溶月心想,看来得逮着苏凉不在的时候再向小鸢逼问一番了。

三人回到王府没多久,萧煜也从宫中回来了。

听到溶月遇刺的消息,顿时脸沉了下来,吩咐亦风彻查,又同苏凉和小鸢说了几句,看向苏凉,示意自己有话同他说。

两人进了书房坐下。

萧煜看向苏凉道,“我就不跟你客套了,你来得正好,有件事我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事?”见萧煜面色凝重,苏凉也郑重起来。

“今晚跟我夜探皇宫,查查皇上真正的死因。”

苏凉吃了一惊,“你是说,你怀疑皇上是被人加害的?”

萧煜点头,“我怀疑是皇后所为。”

“好。”苏凉沉吟片刻,应了下来。

深夜,两人换上夜行衣朝皇宫而去。

进了停放明熙帝棺椁的大殿,萧煜已经事先派人将殿外守卫的士兵给调离了,两人合力打开棺材盖,苏凉仔细查看了一番,最后肯定道,“你猜得没错,皇上却是被人毒害的。这种慢性毒药,无色无味,会渐渐在人体内积累,积累到一定程度便会毒发,而中毒之人看上去就像是心绞痛猝死的症状。”

萧煜冷了脸色。

窦晴漪,果然好大的胆子!

他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又同苏凉一道,将棺材恢复了原状。

回到侯府,苏凉好奇道,“你预备怎么做?”

萧煜摇头,“我不会做什么,只要告诉梓琝知道就行了。”

同年春,太子萧梓琝继位,年号建朔,帝号辰乾。

明熙帝皇后窦氏晴漪被尊为太皇太后。

这么一来,窦家一族,似乎是在这长达两年的储君之战中唯一没有受到损害的家族。

然而好景不长,刚继位的辰乾帝,很快便把矛头对准了如日中天的窦家。

宝贝们实在抱歉,五月份公司也好,夭夭自己也好,事情都特别多,这也是我为什么一开始想在四月份结局的原因。

现在每天只能尽量挤时间码字,夭夭又不想再请假码结局,所以结局才分了三章上传,希望妞们多多担待。

明天文文的正文就正式完结了,该交代的会交代好,没有交代的也会在番外中有所体现。

新文已经开始在构思了,大概在月底会发,过几日会再详细说明。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快捷键 ←)上一章:第030章 大结局(上) 返回《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目录 下一章:第032章 大结局(完)(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