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 只愿君心似我心

文/陶夭夭
本章字数:8951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txt下载

苏凉x楼小鸢

深山密林,树木蔽天,偶尔从树叶的缝隙中漏下一两点阳光来,很快便消失在林中的瘴气中。

远远的,林子那头出现了两个人影。

人影渐渐走近,原来是一男一女。男子一袭绛紫色窄袖直缀,剑眉朗目,上挑的眼尾不经意间流露出丝丝魅惑之意,两种气质相杂糅,在他身上却毫无违和之感。

他身侧的女子,身量高挑纤细,长发束成小辫,肤光胜雪,双目尤似一泓清泉,相貌极为俏丽。一袭天蓝色轻衣,行走间窈窕生风。

女子面容带笑,眉眼间有雀跃的神色,正是楼小鸢无疑。

至于她身旁的男子,自是护送她回图兰族的苏凉了。

二人自同萧煜溶月分别之后,已经行了两月有余,终于赶到了图兰族入口的地方。

密林中的瘴气有毒,寻常人等自然难以进入。苏凉事先服下了楼小鸢给她的解药,方才能在林中行走如常。

“苏哥哥,你上次来没有中毒吧?”楼小鸢侧了小脸,看着苏凉笑意吟吟。

苏凉勾唇,“这点小小的瘴气还难不倒我。”

楼小鸢笑了笑,指着前面出现的一道飞流直下的瀑布,神情雀跃,“苏哥哥,到了!”

她轻车熟路走到瀑布前,在右侧一块大石头上敲敲打打了一番,又咬破指头在上方一按,很快,瀑布流下来的山崖之上出现了一块大石头,把奔腾飞溅的瀑布隔成了两道,中间自动出现了一个可容一人通过的通道来。

楼小鸢回朝朝苏凉灿然一笑,“苏哥哥,我先进?”

“你小心些。”楼小鸢熟门熟路,苏凉便没有制止,只叮嘱了她一声。

楼小鸢清脆应了,足尖一点,纵身朝那通道跃去,很快消失在了瀑布之中。

苏凉紧随其后,也进入了瀑布里头。

很快,一分为二的瀑布又合拢了来,丝毫找不见方才有人进入的痕迹。

这不是苏凉第一次进入瀑布之中的别有洞天,却还是被眼前的景致所惊叹到了。

面前仿佛出现了一大片世外桃源。

一片开阔的碧色草地映入眼帘,草地的尽头处零零散散分布着琉璃尖顶的房屋,偶尔从房中走出一两个人来,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身上的服饰与齐人穿的大有不同,透露出浓浓的异域风情。

楼小鸢脸上欣喜的神色愈发溢于言表,拉着苏凉的手往前走去。

苏凉目光落在楼小鸢拉着自己手腕的莹白小手之上,怔了怔,没有挣脱开来,

很快,草地上有人发现了他们,人群似乎开始有些骚动。

没过多久,一群人朝苏凉和楼小鸢走来。

走得近了,苏凉才看清楚了来的人,领头之人她认识,图兰族四大长老之一,风长老。

来人渐渐走近,走到楼小鸢和苏凉面前停了下来。

风长老虽然已上了年纪,一双眼睛却仍旧透着精明强干的光芒。他扫一眼苏凉,目光定格在楼小鸢面上,半晌,才缓缓开口道。

“圣女,你总算是回来了。”

他的语气沉缓,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不快之色。

楼小鸢嘟了嘟嘴,上前两步挽上风长老的胳膊,撒着娇道,“风爷爷,您别生气了,小鸢回来给几位长老爷爷负荆请罪了。”

风长老“哼”了一声,却没甩开楼小鸢的手,转身朝前走去。

楼小鸢忙朝身后的苏凉递了个眼色,示意他跟上。

一行人来到的地方是图兰族的圣殿,圣殿通体白色,用白玉石打造而成,坐落于图兰族地界的最中心。剩下的三大长老雨雷电得到消息也到了圣殿。

苏凉虽然上次来图兰族时曾进过圣殿。但现在举目一瞧,还是被深深震撼到了。

有一种庄严肃穆之感传遍全身,不知为何,心里隐隐跳动得有些快。

图兰族的圣殿很空,只在中间设了一个贝壳式样的白玉制成的座椅,座椅四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另有四大血玉莲座。

白色的穹顶之上,用艳丽的色泽绘着图兰族的生物迦南果,迦南果四周,还写着苏凉看不懂的,图兰族的古老文字。

上次来时并不曾仔细看,现在抬眼一瞧,果然同小鸢上次所说一般,他身上那块环形玉佩上所刻的,的确是图兰族的古老文字。

圣殿不是普通人能进来的。

所以去迎小鸢的人都留在了殿外,殿中只剩下四大长老和苏凉楼小鸢几人。

苏凉颇有些不解。

他既不是图兰族之人,为何还能留在圣殿中?莫非,这跟他身上的玉佩有关?

风长老看了他一眼,定定开口道,“苏公子,若我没记错的话,苏公子身上戴有一块环形玉佩。”

果然!

苏凉点点头,从脖子上将玉佩摘了下来。

风长老伸出手,“可否容我几人一观?”

苏凉伸手递了过去,楼小鸢在一旁瞪大眼睛看着,不知四大长老为何突然对苏凉感兴趣了。

风长老接过玉佩翻来覆去看了一番,又递给了剩下三位长老。

良久,最后一位电长老也看完了,缓缓开口道,“确是前任圣女的圣物无疑。”

苏凉一惊,诧异抬眸看去。

楼小鸢也是不解,“雷爷爷,您这话是什么意思?苏哥哥身上的玉佩怎么会是前任圣女的圣物?”

雷长老抬眼看向她,“小鸢,你可知这玉佩上的古文字是何意?”

楼小鸢略带惭愧地摇了摇头,“我只认得凤凰和羽三个字。”

“没错,这上面其实刻的是一句话,凤凰于飞,翙翙其羽,其中隐藏了前任圣女的名字。”

楼小鸢突然记起小时候曾听过的传闻,霍然抬眼道,“前任圣女的名字,是不是叫楼凰羽?”

雷长老长叹一声,算是默认了。

“可是”楼小鸢看了看那块玉佩,又看向苏凉,“苏哥哥身上有凰羽前辈的玉佩,难道”她脑中飞快地闪过一个想法,“苏哥哥是凰羽前辈之子?”

这话一出口,她自己都被惊住了。

苏凉更是一动不动愣在了原地。他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居然能弄清楚自己的身世。

流紫玉佩上的秘密已经让他十分震惊了,没想到,另一块环形玉佩背后,也隐藏着这样今天的秘闻。

难道说,这就是当初他父母在他身上留下两块玉佩的原因?

风长老将他们俩的神情尽收眼底,缓缓接口道,“苏公子,上次你误打误撞闯入我族时,我们便有些奇怪。图兰族大门的开启,就算你知道了开启的口诀,若没有本族之人的血液作引,是万万打不开的。当时我们便对你的身世有所怀疑,后来你同我们理论之时,子雷偶然见看到了你脖颈上的玉佩,心中有所怀疑,这才留你在族中住了下来,本想慢慢再作打算,没想到”后面的话风长老没有继续说下去,可在场之人都懂。

苏凉抱拳歉意道,“上次拿走圣物不辞而别,实在是苏某之过,苏某愿意接受惩罚。”

四大长老对视一眼,雷长老开口道,“罢了,事情的经过我们也已经听小鸢说过了,当时你救人心切才出此下策,小鸢又是心甘情愿的,此事我们便不再追究了。只是”他似乎想说什么,却被风长老截过了话头,“其他事我们从长再议,苏公子和小鸢一路舟车劳顿,还是先安顿下来吧。”

雷长老看了风长老一眼,终是咽下了想说的话。

苏凉顿了顿,接着回到了方才的话题,“风长老,前任圣女,真的是我娘吗?”

风长老沉默了一瞬,点了点头,“现在看来,十有*是如此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们会让你接受一个血统测试。”

接下来的事,一切都是在意料之中。

苏凉,果然是前任圣女楼凰羽和赤狄平帝之子,至于这其中有多少爱恨情仇感情纠葛,都已经随着楼凰羽和平帝的逝世而再也无法窥其一二。

夜已深。

楼兰族这里的夜色,似乎格外的静,也格外的浓黑。

大多数人都已经入睡,只有点点灯光还亮着。

巨大的穹顶之上密布满天的繁星,苏凉坐在柔软的草地上,呆呆地看着天上的星辰出神。

身边传来窸窣之声,似乎有人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不用转头,苏凉也知道是楼小鸢。

“苏哥哥。”楼小鸢小心开口,“你你还好吧。”

苏凉笑了笑,转头看向她,“你怎么还不睡?”

“我睡不着。”楼小鸢老老实实道。

“小鸢,跟我说说我娘的事吧。”苏凉沉默片刻,抬起头看着繁星闪烁的夜空,缓缓开口道。

楼小鸢看着苏凉精致的侧颜,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听到这个消息时,她心里的震惊不会比苏凉少,可震惊过后,又有一种难以言状的欣喜。

她知道,身为圣女,是不能同族外的男子通婚的,那现在苏哥哥成了前任圣女之子,是不是意味着,他们俩也是有可能了?

楼小鸢这个想法一起,顿时觉得有些羞愧。

苏哥哥还在感伤中,自己怎么可以想这些有的没的?她使劲甩甩头,将脑中别的想法甩了出去,斟酌着道,“我出世的时候,圣女已经不在族中了。她的事,是族里的禁忌,我也只是零星地从别人口中知道一些。”

苏凉温柔地看过来,示意她接着说下去,素来清亮的眸中染上一丝淡淡的墨色。

“凰羽前辈出身之时天赋和资质颇高,听说是历任圣女中的佼佼者,族人和四大长老都对她期望颇高。凰羽前辈性子胆大,十分有主见。后来她长到十八岁之时,偷偷瞒着四大长老出了族,只留下一封信,说是要出去见识一番外面的大千世界,也有助于自己医毒能力的提升。”

楼小鸢顿了顿,接着道,“在她之前,还没有圣女私自出过族,所以长老们勃然大怒,派出好几拨人出族寻找,不料均是无功而返。正当四大长老一筹莫展之际,凰羽前辈却自己回来了。”

苏凉皱了皱眉,一眨不眨地看着楼小鸢。

楼小鸢被苏凉看得脸红了红,清了清嗓子接着道,“凰羽前辈回来后,对外面所发生的事绝口不提。四大长老也无法,只得由着她去了。岂料平静的日子只过了两个月,两个月后的一天,凰羽前辈突然又失踪了,这一次,她什么也未曾留下,整个人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后来的事,我也就不清楚了”

苏凉陷入沉思。

“哦,对了。”楼小鸢睨了苏凉一眼,不知道这话是该说还是不该说。看着苏凉鼓励的眼神,她鼓起勇气道,“那个我听说,有人说凰羽前辈回来之后,似乎像是有孕的模样,不过大家都是猜测,谁也没有去跟她求证。等到事情传到四大长老耳中想找凰羽前辈问个明白时,她却已经消失了。”

苏凉苦笑着闭上眼睛。

事情的经过,他大致也能猜出来了。不外乎是天真的圣女出了族去到外面的花花世界,遇到他名义上的爹,花言巧语哄骗之下有了春风一度,后来发现自己以为的良人竟然早已婚娶,一怒之下又回了图兰族,这个时候,却发现自己怀了渣男的孩子,只得又出了族。

至于后来

苏凉睁开双眼,后来的事,他以不想再去揣测了。

楼小鸢的手小心地伸了过来,握住苏凉冰冷的手,轻声安慰道,“苏哥哥,你不要伤心,你还有我呢,以后图兰族就是你的家,长老爷爷一定很欢迎你住在这里的。”

苏凉的心里蓦然一暖,一股异样的感觉从心里升了起来。沉默片刻,他还是摇摇头。

他虽是圣女之子,可图兰族对于他,不过是另一个陌生的地方罢了。他来的路上便已想好了,安全将小鸢送回来之后,自己便去邺京,如今萧煜正是用人的时候,他得回去帮他一把。

可是小鸢苏凉知道,这一路而来,自己似乎已经对小鸢有些动心了。

可是他不能放任自己。

就这一路上,短短两个月,前来找他的复仇的人就有好几拨。他从前在江湖上活得太过高调肆意,如今就算可以隐退下来,找他麻烦的人还是层出不穷。

撇开感情因素不谈,他和小鸢之间,真的算不得什么良配。

小鸢有她的责任要担,而自己,也不想拖累于她,更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搅乱图兰族本来平静宁和的生活。

他心中这些愁肠百转的想法,楼小鸢自是不知道的,见苏凉摇头,她明亮的眸色瞬间黯了下来。

她嗫嚅着开了口,“苏哥哥,你不留在这里么?”

“我再待几天便要动身去邺京了。等我过段时间得空了,再回来看你。”苏凉苍白道,说出的话,便是他自己也不信。或许这一离开,便是永别吧。

楼小鸢咬了咬唇。

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这段时间又在外经历了这么多,自然知道苏凉这话,不过是哄哄她罢了。一时间心中酸涩不已。

“好了。”苏凉拍拍手站了起来,又伸手将她也拉了起来,“天色不早了,快回去睡吧。”

楼小鸢闷声应了,垂头丧气地回了房间。

看着她萧瑟的身影,苏凉长叹一口气。楼小鸢的心意,他不是不知道,可是比起他,小鸢能找到更好的。

这之后的几日,楼小鸢似乎都在刻意躲着他。

苏凉一时也想不好该如何面对楼小鸢,索性只装作不知,两人之间便这样不尴不尬地过了几日。

这日,夜色渐深。

苏凉经过这几日的反复思量,决定明日便动身前往邺京。他想了想,朝楼小鸢的住处走去。

走到楼小鸢的房前,他看到里头还亮着灯,烛火点点,光影明灭。

苏凉在门前呆立了一会,终是下定决心,举手相扣门扉。

“谁?”里头传来楼小鸢的声音。

苏凉心中有事,没有注意到楼小鸢的声音中,带了一丝颤抖。

“小鸢,是我。”

“苏哥哥?”楼小鸢似有些慌张,“我已经歇下了,有什么事明日再来吧。”

苏凉轻皱了眉头,“小鸢,我知道你这会不想见我,但我明日便要离开这里去邺京了,我我是来同你告别的。”

房中陷入死一般的沉默。

良久,房门才“吱呀”一声被拉开,门扉后露出楼小鸢半掩的面庞来。

朦胧月色下,她的容颜看不真切,也不知是不是错觉,苏凉觉得她的脸上有异常妖冶的红晕浮现。

欲待仔细一观,楼小鸢的身影已经掩在了敞开的门扉之后。

“进来吧。”

苏凉压下心中的疑惑,进了房间。

房中桌上摊着数堆草药,还有制药用的捣杵等器具。

苏凉随意一扫,目光落在挑亮灯芯的楼小鸢背影之上,犹疑了片刻,终是缓缓开了口。

“小鸢,我预备明日动身。”

端着烛台的楼小鸢手一抖,有一滴热蜡滴到了她手背上,烫得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苏凉忙走上前,拉过她的手道,“怎么了?没事吧?”

楼小鸢低了头,有些不好意思地将手从他手中抽回,声音带了些哑意,“我没事。”

抽手的瞬间,她的指尖无意间触碰到了苏凉的掌心,不知为何,苏凉心中一颤,有一顾异样的感觉自丹田升起。

他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底莫名的燥意,走到楼小鸢面前坐了下来。

“小鸢”他挣扎着开了口,却不知如何继续下去。

“苏哥哥你这一走,我以后是不是看不到你了”楼小鸢睫毛轻颤,抬了头楚楚可怜地看向苏凉。

烛火的映照下,她肌肤如玉,一泓双目似清泉般动人,樱红的唇一张一合,露出编贝般洁白整齐的牙齿。

苏凉觉得心中莫名燥意更甚,强忍着将目光挪开了去。

看着他的反应,楼小鸢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苏哥哥?”她轻声提醒。

苏凉回过神来,伸手给自己倒了杯茶水。一杯茶水下肚,才觉得腹中的燥热感减轻了些。

他回了神,看向楼小鸢歉意道,“抱歉,小鸢,我我在这里待久了终归是不好。”

“怎么会呢?”楼小鸢挺直了身子,急急分辨道。许是准备就寝了,她的衣衫穿得很单薄,领口处大开,这么一动作,露出衣领下洁白的肌肤和若隐若现的阴影来。

苏凉只觉一阵热血上涌,偏生楼小鸢身子还凑了过来,少女的馨香在鼻端似有若无的萦绕。

“苏哥哥,你现在已经是图兰族人了,你一直住在这里也是可以的,你为什么非得要离开呢?”她眼中已蓄满了泪花,泪眼婆娑地看着苏凉,突然,她似想到了什么似的,颓然瘫坐回椅子上,木愣愣道,“苏哥哥,你是不是讨厌小鸢,觉得小鸢整日缠着你太烦了,所以才想要离开的?”

“不是的。”苏凉急忙否认,看着泪珠子滚滚往下掉落的楼小鸢,心里一急,脑中还来不及想明白,大手便抚上了她的脸庞,手忙脚乱地想替她拭去泪珠。

一碰上楼小鸢的眼角,楼小鸢身子止不住颤了颤。

突然,她起身扑入苏凉怀中,抱着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边哭一边呢喃,“苏哥哥,苏哥哥你不要离开我,我不想你走。”

苏凉猝不及防,自然不好推开她,只得用手拍着她的后背,一边轻声安抚着。

楼小鸢用手圈住苏凉的腰身,头埋在他怀中抽噎着。

两人靠得如此近,楼小鸢身上的处子清香愈发缭绕起来。苏凉觉得心中似有一团火在燃烧,楼小鸢蹭过的地方似被无数个小爪子在挠,挠得他身体愈发热了起来。

苏凉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

他将楼小鸢推离自己的怀抱,却发现楼小鸢已经满面潮红,双目迷离,双颊处泪痕犹在,显出一种别样而魅惑的美来。

离开了苏凉的怀抱,楼小鸢颇有些不满,嘟嘟囔囔伸手又抱了上去。

“小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苏凉沉了脸色。

楼小鸢的话语却愈发含糊起来,紧紧抱住苏凉不放。

苏凉目光在房中一扫,落在桌上的药材之上。他好不容易安抚住楼小鸢,走到桌前,用手捻起桌上的药材闻了闻,不由变了脸色。

他扭头看向楼小鸢,“这里头是不是有合欢花,蓝楹花和迷迭香?”

楼小鸢迷蒙地点了点头,不住地拉扯着自己身上的衣裳。

苏凉脸色愈发沉了,他瞥一眼窗角处燃着的香炉,拿起桌上的茶盖朝香炉飞去。“叮”的一声,茶盖落在香炉顶上,将里头袅袅燃起的香料给灭了。

“小鸢,你知不知道,这三种药混合上沉欢香,会有什么样的功效?!”苏凉紧紧盯着小鸢,一脸担惊受怕的神色,说话间,便想走到窗前去开窗。

这关头,楼小鸢却“噗通”一声从榻上滚了下来,眼中立马浮起一层水汽,胸前的春光却泄得越发地多了。

苏凉只得顿住脚步,走上前去一边扭过头不看她,一边伸手将扶了起来。

楼小鸢看着他这模样,咬了咬下唇,眼眸一闪,“哎呦”一声跌倒在他身上。

合欢花,蓝楹花,迷迭香混上沉水香的功效,她自然知道,这四种东西混合起来,那可是最烈性的催情药啊。

饶是她自小体质过人,这会身上也有些热了起来,不过还远远没有达到她表现出来的这般神智不清醒,方才种种,多半是装出来的罢了。

只是

她忆起临别时溶月偷偷跟她说的话。

“苏凉性子执拗,有些口是心非,你若真想同他走到最后,必要时刻得采取点非常手段才行。”

楼小鸢不知道溶月所说的非常手段是指什么,但她左思右想,在外面之时,他听说外族男子都认为,若是他们同一个女子有了夫妻之事,那便得对她负起责任来。

她知道苏凉很快便要走了,左思右想只想,还是铤而走险使出了这一招。

若苏哥哥真的对她一点意思也没有,以他的武功修为和医毒之术,定能扛过这药效。

若是

楼小鸢心神一荡,真真切切开始觉得身上愈发热了起来。

她抬起头,拉下苏凉的脖子贴唇吻了上去。

苏凉被她猝不及防吻上,脑中“嗡”的一声有瞬间的空白。

他想推开,却发现自己有些贪恋唇上这冰凉的感觉,手也软绵绵地似乎没了力气。

见苏凉没有拒绝,楼小鸢心中一喜,回想着她偷偷搜刮来的书本上所写的技巧,眼神愈发迷醉起来。

苏凉被她这么一挑逗,心中最后一道防线终于崩塌,他眼眸一眯,看着眼前的楼小鸢,双手一带,将她翻身压在了身下。

“小鸢,我会娶你的”

说完这话,他手一抬,房中烛火应声而灭,苏凉的身子也压了下去。

窗外月影斑斓,圆月也躲入层云之中,羞答答地看着这一室的旖旎。

四下俱寂。

------题外话------

拖了好久的苏哥哥番外终于出来了

*

夭夭开了新文,重生之灵探帝姬,一贯暖宠甜文。

电脑端已经看到了,手机端的同步可能会慢一些。

喜欢的宝贝们记得点收藏哟!

(快捷键 ←)返回目录 返回《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目录 下一章:番外二 岁玥长歌(上)(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