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 岁玥长歌(上)

文/陶夭夭
本章字数:4499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txt下载

顾长歌x萧姝玥

六月的邺京,已有了盛夏的气息,连拂过的轻风,也带着些恼人的热度和燥意。

顾长歌下了朝,连官服也顾不上换,径直朝后院而去。

他的眉头紧锁,面容肃然,显然心情不大好。

辰乾帝已登基两个月有余,以雷霆之势平息了朝野中不安分之声,又接连颁布了几道勤政爱民的政策,一时间,上至百官,下至百姓,都对其赞许有嘉。

更难得的是,辰乾帝任人唯贤,重贤举能,顾长歌的能力摆在那里,自然颇得重用,依旧稳坐金吾卫中郎将的位置。

让他忧心的是,另外一码事。

他步履沉重行到后院一房门前,候在门口的丫鬟见他过来,福身行了礼。

“公主可用了早饭?”顾长歌看向守门的丫鬟。

丫鬟黯然地摇摇头。

顾长歌叹一口气,挥挥手示意她们先行退下。

待丫鬟离开,他在门外站了片刻,犹豫许久,才举手扣门。

“咚咚咚”三声过后,房中传来倦哑的声音,“进来。”

顾长歌推门而入,视线落在窗边软榻上的人影身上。

听得动静,榻上之人转头看来,轻轻笑了笑,柔声道,“长歌,你回来了。”那笑意,却掩盖不了眼中浓浓的愁绪。

她身着一袭暗纹绣白边团花右衽交领襦裙,头上只簪一只素净的碧玉簪,脸上脂粉未施,愈发显出浓浓的憔悴,不复昔日的明艳清丽。

正是大齐乐安公主萧姝玥。

顾长歌走上前,在榻上坐下,犹豫了片刻,抬头看向萧姝玥,“姝玥,你又没用早饭?”

萧姝玥勉强笑笑,“胃口不大好,吃不下。”

顾长歌的手抬了抬,最终还是握住了萧姝玥冰冷的小手,眼中划过浓重的无奈。

先帝驾崩,太后殡天,短短一个月之内,姝玥便先后经历了丧父丧母之痛,她如今这般苦闷忧愁,自己不是不能理解。只是再这么下去,她的身子可就垮了。

顾长歌同萧姝玥成亲快三个月了,虽然二人相处还算融洽。但顾长歌本身性子就腼腆,再加上萧姝玥的公主身份,让他有些话不好直说。因此,两人其实还并未真正地交心。

只是,萧姝玥对他的好,顾长歌自然一一记在心里,虽然对萧姝玥还谈不上喜欢,但总归是要携手走过一生的人。

他细细打量着萧姝玥苍白的眉眼,眼中闪过一丝心疼。

从前的她,从来都是鲜活明媚,摇曳生姿的神情,如今这般苍白的脸色,着实让人看着有些难受。

顾长歌思索片刻,试探着建议道,“姝玥,难得我今日回来早,不如我带你出府散散心吧?”

萧姝玥本想拒绝,她这会实在是没这个心情。只是抬眼对上顾长歌期待的明亮眼神,拒绝的话便再也没说出口。

罢了,难得长歌如此主动,又何必拂了他的意呢?

她扯出一抹笑来,点了点头道,“好啊。”

顾长歌松了口气,殷切道,“你需要换衣裳么?”

萧姝玥低头瞧了瞧身上的衣服,见没什么不妥,摇摇头道,“不用了,就这样就可以了。”说罢,起身穿好榻旁的绣鞋。

顾长歌唤来丫鬟吩咐了几句,同萧姝玥一道出了府。

今日天朗明澈,和风轻拂,是个出来散心的好日子。

萧姝玥走了一会,果然觉得心情舒畅了些,顾长歌看着她略微舒展的眉眼,心中也安定了些许。

他有心逗萧姝玥开心,带着她四下闲逛。

路边做工粗糙却造型别致的首饰摊,人群中吆五喝六变戏法的艺人,还有她从前从未尝过的路边小吃。

无一不是精巧逗趣,萧姝玥的心情逐渐好了起来,脸上也渐渐浮起丝丝笑容。

眼见着日头渐中,萧姝玥又没吃早饭,顾长歌担心她饿了,指着前面的来兮楼道,“不如我们中午便去来兮楼用餐吧。”

之所以选择来兮楼,他自然有自己的打算。

只因溶月曾告诉过他,来兮楼是姝玥第一次见他的地方,或许,故地重游,也能让姝玥的心情开解不少吧。

两人进了酒楼,小二满面带笑迎了上来。

“两位客官里边请。”

“有没有包间?”顾长歌问道。

“有有有,两位楼上请。”

“那间云雾阁还空着吗?”他接着问道。

小二怔了怔,立马反应过来,“还空着,两位云雾阁请。”

萧姝玥若有所思地看了顾长歌一眼,正好瞧见他嘴角一闪而逝的狡黠笑意,不由愣住。

记忆中的长歌,总是温润中带了丝腼腆,从未在她的面前露出过这般调皮的神情。

她呆呆地看着顾长歌的侧颜,一时陷入了沉思。

“姝玥,怎么了?”见身后之人没有跟上来,顾长歌转头看向她。

“没事。”萧姝玥回了神,浅浅一笑,快走两步跟了上去。

在云雾阁落了座,顾长歌点了些萧姝玥爱吃的菜,小二便合上门下去准备了。

萧姝玥紧紧凝视着他的眼眸,心中有隐隐的猜测呼之欲出,“长歌为何会特意选这间包间?”

顾长歌似有些害羞地低了头,眼神看向窗外,“我我听说你是在这里第一次见到我的。”

饶是心里已有猜想,这会听顾长歌亲口说出来,萧姝玥的心跳还是不可避免地漏了半拍。

思绪朦胧间,她忆起了初见长歌时的场景。

高头大马上的清俊少年郎,有着如画的眉眼,一身清雅而凛然之气不同于她先前见过的任何公子哥。不知为何,她觉得心里被什么偷偷撞了一下,再看向那少年郎时,他却恰好抬头望来。

他的眼眸,是最浓黑的墨色,如同最寂静的夜,却直直望进了她的心底。

那一刻,她听到了心中悸动的声音。

“姝玥?”见萧姝玥恍惚出了神,顾长歌轻声唤道。

萧姝玥抬眼看去,略带羞涩地笑了笑,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好奇道,“长歌,你是听谁说的?”

难道是溶月?

顾长歌微怔,眼中闪过一丝不自然,支吾着不知该如何回答。

他并不知萧姝玥曾告诉过溶月的事,一时间不知如何接话。

萧姝玥却蓦然眼神一亮,看着他兴致勃勃道,“你说,是不是你当时便认识我了?”

顾长歌忆起溶月同他说的,姝玥误把自己抬头那一眼当成了看她,心思转了转,将错就错地点了点头。

萧姝玥眼神一亮,“当真?”

还有什么比发现自己喜欢的人原来也关注自己来得开心呢?

顾长歌违心地点了点头,不敢同她对视。

萧姝玥的精神气却好了不少,瞪大了那双明眸看着顾长歌兴致勃勃道,“长歌,你知道我第二次见你是什么时候吗?”

顾长歌老老实实摇了摇头。

萧姝玥却兴致不减,眼神中闪着熠熠的光芒,“我第二次见你,是大皇萧梓瑞攻入宫城之时。当时我躲在宫中,吓得半死,外面叛军的声音却越来越近,正当我以为自己难逃死劫时,你宛如天兵天将一般降临,将我救了出来。那个时候我就在想,日后我的驸马,一定要是你这样的盖世英雄。”

萧姝玥本就是直爽的性子,出来走了一遭心情恢复了不少,说起话来便有些让顾长歌招架不住了。

顾长歌低垂了头,耳根处浮起一片绯红。

萧姝玥“嘻嘻”一笑,伸手替他倒了杯茶递到他面前,“后来我听说你还不曾娶妻,就就”她支吾了一下,声音渐小,“就去求了父皇。”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长歌,我从没有问过你,但今天既然把话说开了,我我想问问你,你你有没有后悔娶我?”

她紧紧捧着手中茶杯,抬眼一眨不眨地盯着顾长歌,袅袅雾气后,玲珑美目间满是紧张的神色。

顾长歌怔住,他没想到萧姝玥会这么直白地问出来,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见他久不回答,萧姝玥的眼神暗了暗,呐呐道,“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么?”

顾长歌抬眸,正撞上萧姝玥水汽缭绕的美目,心中微微一疼,下意识摇了摇头,开口道,“没有,姝玥,我没有后悔过。”

他心中对萧姝玥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怕是连他自己也没有弄清楚。

他并不讨厌萧姝玥,可似乎说爱,有差了那么些。

萧姝玥勉强一笑,没有再追问,但明显看出来心情低落了许多,饭菜上来后也只是默默地扒拉着饭,一言不发。

顾长歌有心说些什么,但话临到嘴边又不知怎么开口了,只得悻悻作罢。

一顿饭吃得是了无生趣。

见萧姝玥吃得差不多了,顾长歌看向她道,“姝玥,还想接着逛吗?”

萧姝玥摇摇头,有些意兴阑珊,“不了,有些累了,回府吧。”说着,起身朝门外走去。

顾长歌一急,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萧姝玥脚步一顿,回转身看向他,唇畔一抹苍白的笑意,“长歌,怎么了?”

顾长歌叹口气,轻摁着她的肩膀让她坐了下来,长叹一口气道,“姝玥,你误解我的意思了。”

萧姝玥低垂了头把玩着自己的衣角,半晌才有幽幽的声音传来,“你是什么意思?”

顾长歌一滞,见她不肯抬头,一掀袍角在萧姝玥面前蹲了下来,认真凝视着她的眼眸道,“姝玥,我并不是说后悔娶了你。”

萧姝玥抓着衣角的手一顿。

顾长歌接着道,“在被赐婚之前,我甚至都没有见过你,所以一开始听到要娶你时,我的确有些措手不及。在我印象中,公主身份尊贵,而我,既无身份,又无地位,实在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人,我怎么也想不到,会接到那道赐婚圣旨。”他顿了顿,抬头看着萧姝玥,“可是婚后我却发现,你并不是我想象中那种刁蛮跋扈的娇娇女,你对我的好,我都看在眼里姝玥”

萧姝玥抬起头与他对视,半晌,她嗫嚅着开了口,眼中已有了异样的情绪,“长歌,你方才不是说不是说那日在云雾阁初见,便已经认识我了么?”

------题外话------

拖了好久的长歌番外,先发一部分吧tot最近码新文,旧文有些不在状态,这几日再把(下)发上来。

ps:

既然说到新文,我就来吆喝一把吧!

夭夭的新文重生之神探驸马请上榻已经开坑了,带你领略另一段不一样的甜宠温馨之旅!

看旧文的宝贝们,可以去戳戳看看哦,要是合胃口就把它收了吧

(快捷键 ←)上一章:番外一 只愿君心似我心 返回《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目录 下一章:番外三 岁玥长歌(下)(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