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捉那啥在床了

文/南湖微风
爱妻如命之一等世子妃 本章字数:3433 爱妻如命之一等世子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宋时行 一品江山 国色天香黑岩 魔狱 异世小邪君 史上第一祖师爷 龙印战神 妖女修仙录 神级英雄 麻衣相士
夏贵妃也亦步亦趋的跟着,在离开炼丹房的时候,回过头来给炼丹的道长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

    那个道长毛骨悚然,整个人忍不住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战,心脏差点蹦出来,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涌上他的心底。

    等到夏贵妃和皇上离开以后,他本能的想要派身边的小太监去给梅贵妃通风报信,然而小太监还没有动作,炼丹房里另外四个平常很不起眼的粗使太监立刻冲过来,凶神恶煞的将道长和另外两个小太监用绳子捆得严严实实的,到哪里都去不了。

    “大胆,还不快点放了老道,等皇上回来知道你们如此无礼,你们就别想活了,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道长色厉内荏的怒道,背后的冷汗却将衣服都湿透了,他心里真的觉得很害怕,害怕这里将会是终结他性命的地方。

    “那就等皇上回来了再说吧,道长,在那之前你和你的两个心腹小太监就在这里好好地待着吧。”被威胁的人压根就没有把那些话放在眼里,他们的主子都说了一定会将梅贵妃连根拔起,他们就一定会勇往直前。

    “你等着,等皇上回来一定会将你们千刀万剐。”

    “道长你该担心的不是我们,而是你自己吧。你说如果皇上知道你的这些丹药非但不会让他延年益寿,反而会是他的催命符,皇上会放过你吗?”

    粗使太监的一番话让道长陡的睁大了眼睛,眸子里迸射出一股强烈的恐惧来,身体也忍不住瑟瑟发抖,他们知道了,怎么办?自己这一次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你继续嚣张啊,我们再看看接下来事情会是像你所预料的还是像我所预料的吧。明年这时候会是道长的忌日,我们会给道长烧一些纸钱的。”

    那道长吓得脸色惨白,嘴唇哆嗦着,两条腿不停的抖动着,居然尿裤子了。

    另外几个太监不停的偷笑一阵之后索性不再理他了,专心等待着自家主子的消息。

    丞相夫人一路上一言不发,直接将皇上带到了最靠近冷宫的一座毫不起眼,根本没有人居住的宫殿外面才停下了脚步。

    皇上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你带朕到这个地方来做什么?丞相夫人,若是你不能给朕一个满意的答复,朕一定不会让你有好果子吃。”

    “臣妇只是想让皇上看清楚一些人的真面目而已。”丞相夫人不卑不亢的说道。

    这时候天空中被放飞了一盏孔明灯,她眼睛里一闪而过强烈的恨意,“皇上请跟随臣妇来,臣妇实在不忍心让皇上被蒙在鼓里,就算拼尽了性命臣妇也要将皇上身边的危险给清除干净。”

    皇上眉头皱得更深了,“想让朕看什么,就快点吧,别磨蹭了。”

    丞相夫人和夏贵妃加快了脚步走进了院子里,径直走到寝殿外面,那守在外面的梅贵妃的心腹嬷嬷和宫女早就被事先解决了,被弄到了别的地方去了。

    所以这时候寝殿内传来的男人粗重的呼吸和女人娇媚的吟哦声分外的明显,还有男人难以抑制的渴望,“娘娘,微臣伺候你舒服吗?你喜欢不喜欢。”

    梅贵妃娇媚得让人骨头酥软的声音从房间内传了出来,带着愉悦却又不满足的才有的哭腔,“喜欢,你快点,我现在很难受,快要受不了了。”

    “微臣谨遵娘娘旨意。娘娘,微臣会让你感受到和皇上不一样的快乐。”男人得意的笑了起来,更加卖力的行动了起来。

    “爱你,我很爱你。”

    女人又哭又笑的诉说着她的心意,更放肆更热烈的和男人纠缠在一起了,旖旎和暧昧得让人脸红心跳。

    皇上却如同五雷轰顶,脸气得都绿了,胸腔里涌动着腾腾的杀气,再也忍受不住直接一脚踹开门冲了进去。

    床上打得火热的一对男女回头看到怒火滔天的男人,吓得魂飞魄散,立刻分开,手忙脚乱的寻找衣服朝着身上遮挡去。

    “皇上。”梅贵妃像是被人用一盆冷水从头浇下来,让她忍不住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战,她脸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愤怒得想要杀人的皇上气势汹汹的冲过去,直接拽住梅贵妃的头发,一把将她从床上给拽下来,肥硕的身躯直接坐在她的身上,拳头犹如狂风骤雨般的朝着她的身上砸下去,“不知廉耻的贱人,把朕耍得团团转很有意思是不是?你就那么按捺不住寂寞看到个男人就张开腿是不是?你这个贱人,朕打死你!”

    “皇上,住手啊,真的好疼,臣妾要死了。”梅贵妃忍不住嘤嘤的哭了起来,身上被密集的拳头垂得差点吐血,她心里被排山倒海般的恐惧充斥着,几乎要摧毁她所有的意志。

    “抓住丞相!”夏贵妃也不含糊,在皇上过去收拾梅贵妃的时候,立刻指派着她身后那些练家子宫女冲过去将还没穿好衣服的丞相给反手扣住,直接将那衣服剥下来绑住他的手脚,让他不着寸缕的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吴鸣被那些护住的宫女用锋利的指甲这挠一道那挠一道,俊美的脸上很快就被抓出了好几道血痕,狼狈得不成样子。

    不知道是哪个宫女像是会武功,一掌落在他的背后上,浑厚的内力逼得他承受不住,噗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口鲜血来,膝盖一软直接跪在地上。

    就在这时候,他看到了站在夏贵妃身后的他的妻子,妻子的眼睛里流露出了凛冽又狠厉

    里流露出了凛冽又狠厉的光芒,像是在嘲笑着他的自不量力。

    另一边皇上拳头打得累了,又抬起脚在梅贵妃柔软火辣的身段上狠狠的踹了几脚,眼睛通红得几乎能滴出水来,恶狠狠地说道,“贱人,朕还不能满足你吗?还要去勾搭别的男人,你这种贱人就应该去死。怨不得京城里会传出那样的流言,你们把朕蒙在鼓里是不是觉得很得意?让朕丢了那么大的脸是不是很开心?”

    越想越气,皇上抡起手在梅贵妃的脸上噼里啪啦的扇了好几个响亮的耳光,梅贵妃不停的尖叫着想要解释,然而盛怒滔天,又在来的路上被夏贵妃不动声色的在龙袍上沾染了让情绪变得易怒的香料的皇上哪里听得进去。他现在满脑子只知道他宠爱了很多年的女人早就背叛了他,给他戴上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让他成为了整个燕国人的笑柄。

    直到全身的力气都耗尽了,皇上再也使不上劲儿,他才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夏贵妃立刻让皇上身边的大太监上前去把皇上扶起来,她也害怕皇上的怒火波及到她的身上,让她糟了池鱼之殃,所以聪明的没有跟上去。

    梅贵妃嘴角都流血了,之前如花似玉的脸蛋被揍成了猪头,她嘤嘤的哭着,直直的爬到了皇上的身边哽咽着说道,“皇上,臣妾是遭人陷害的啊,臣妾之前和丞相没有任何的私情。求皇上一定要替臣妾做主啊,一定要查清楚这件事情的真相啊。臣妾愿意一死来赎罪!臣妾如今不清白了,也不配伺候皇上了。臣妾之前是在自己的宫里睡觉的,谁知道醒来就到这里来了,脑子晕乎乎的,像是被人下了药一样,所以才会不受身体控制做出对不起皇上的事情来啊。”

    “梅贵妃娘娘,事情好像不是这样的吧。明明是你写了信请丞相大人到这座宫殿来幽会的,你写的信臣妇还留着呢。”丞相夫人立刻打断了梅贵妃的话,将梅贵妃写给吴鸣的信递到了皇上的面前。

    “皇上,梅贵妃和丞相私通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他们的私情已经持续了九年的时间,丞相为了方便和贵妃娘娘厮混,还从丞相府里挖了一条秘道通到了这座宫殿里,秘道的入口就在床底下,皇上如果不相信可以派人去查。丞相早在九年前从越国将贵妃娘娘迎亲的路上,两人就已经不清不白了。”

    丞相夫人的每一句话都清晰有力,刺激得吴鸣和梅贵妃差点发狂。

    “你血口喷人!你这个毒妇,我哪里对不起你,你竟然用如此恶毒的阴谋来陷害我。皇上,她说的都是假的,不能相信她的话啊。微臣也是被人打晕了抬到这里来的,这一切背后的始作俑者就是夏贵妃,她想要除掉微臣和梅贵妃,所以来了一箭双雕的计谋。皇上可不能中了他们的毒计啊。”

    吴鸣心里害怕得要死,脑子却剧烈的转动了起来,在为自己开脱,也想为自己寻找一条活路。

    “微臣的食物里一定被这个毒妇下了药,所以才会让微臣不受控制,胆大包天的和娘娘在一起了,皇上如果心里有怀疑,请让御医来替微臣和娘娘把脉。微臣和娘娘肯定是被人陷害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丞相夫人被这个厚颜无耻的男人恶心得连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她毫不客气的嗤笑一声,再次打断了吴鸣的话,“皇上,臣妇手里有梅贵妃娘娘和丞相这九年的书信往来,皇上看了以后就知道究竟是谁在说谎,是谁将皇上耍得团团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