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捅刀子真利啊

文/南湖微风
本章字数:3467 爱妻如命之一等世子妃txt下载

“你们到这里来做什么?”

皇上看到北堂琰和北堂跃的时候,脸上有些僵硬的不自然,他现在已经知道嫡长女北堂慧是被梅贵妃陷害的,她并没有想要取自己的性命,想要弄死自己的人反而是那个他宠爱至极的梅贵妃。

他知道自己错怪了嫡长女,对北堂琰和北堂跃的厌恶漠视也根本没有道理,心里自然有些愧疚,所以对着发妻所出的两个儿子的心情很复杂,都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他们了。

“儿臣知道父皇心里并不愿意见到我们,儿臣冒昧的出现在父皇的面前恐怕会惹得父皇不高兴。然而为了父皇的龙体着想,微臣不得不鼓起勇气站到了这里来,因为我们真的很害怕父皇被奸邪之人给害死,那个炼丹的道长在丹药里给父皇下了慢性的毒药,儿臣心里真的觉得很担心,所以擅作主张请了妙手回春的神医来给父皇把脉,调理身体。”

北堂琰拉着弟弟跪了下去,声音里充满了担心和关切。

皇上的脸上有一丝动容,想到他对这两个儿子的漠视,为了宠爱的梅贵妃而刁难他们,心里更是后悔。然而就算是这样,那个女人早就和别的男人不清不楚,甚至会算计他的皇位,想要谋害他的性命,他心里对她的爱依然那么深刻,即使最近生气也是因为太难过失望,他还是舍不得将她立刻给处死。

这种心情真的复杂极了,他甚至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办才好了,原谅梅贵妃,他心里始终会有一根刺,想到她爱的是别的男人,对自己却是虚伪的应付。然而不原谅,想到她会死,他就觉得自己也不想活了一样。他就是这么的深爱着那个女人,舍不得看到她死在自己手上,即使现在他心里已经憋得快要内伤了。

“你们有这样的孝心,朕的心里真的觉得好欣慰,果然朕没有白白的疼爱你们。”

皇上眼睛里多了一丝温暖,在受了那么多的刺激之后,他总算是找到了一件不让他觉得太过刺激的事情了。

北堂琰和北堂跃在心里恨不得让这个渣爹快点去死,然而不得不硬生生的忍住了,因为他们不能背上弑君的骂名,所以只能忍下暂时的屈辱,等到除掉了梅贵妃以后,这个渣爹也别想有好日子过,他们绝不会再被人拿捏住性命。

“父皇是儿臣们的天,儿臣自然希望父皇好好的。这是燕国最出名的神医苏虞扬,想必父皇听过他的名号的。”

皇上整个人都震惊了,苏虞扬他当然听过,是燕国医术最为高明,能够活死人肉白骨的神医,哪怕是整个后宫的御医都不能和他作比较,有这个神医在,哪怕他的体内堆积着一些毒素,他也不会觉得害怕了,因为一定能够清除干净,他不会有性命之忧,依然是整个燕国最为尊贵的存在,谁也别想将他给弄死。

“你们的孝心朕真的看到了,难为你们了。等朕的身体调理好了以后就会封你们为亲王,让你们到皇宫外面开府另住,朕以后一定会多多的关心你们疼爱你们。你们都是朕的好儿子。”差一点他就错过了这样的好儿子了。

“谢谢父皇。”北堂琰和北堂跃感动至极的说道,心里却恶心得快要吐出来了,现在才觉得他们好,他们已经不稀罕他对他们好了,想要什么他们会想方设法的去抢过来!还有那个妖妃,他们也一定会弄死!

苏虞扬走到皇上的面前,专心致志的给他把脉,面色凝重,“皇上最近应该是觉得腿脚酸软,晚上被噩梦缠身,偶尔还会有心脏像被刀绞痛的症状,而且总是觉得有人想要害皇上,食欲不振,精神很差劲对吗?”

这些症状完全对得上,皇上之前的疑虑都消失了,眼睛里迸射出了强烈的光芒来,“神医,你真的能将朕治好吗?朕命令你不惜一切代价也将朕的身体调理好,朕一定会有重谢。”

“皇上应该是中了西域一种名叫做勾魂草的毒药,服下之后一开始不会有性命危险,然而毒素会堆积在体内,会让中毒者的精神越来越差,服用得越多,身体上就会感觉到更加痛苦,若是服用这种勾魂草满一年,就会暴毙而亡,哪怕是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来了,幸好现在发现得及时。老夫只需要开一张方子,皇上按照方子让人抓药每日煎服三次,坚持喝一个月的时间就能彻底的将体内的毒素给清除干净。现在老夫先将皇上体内别的毒素排出来,不然另一种毒素也会要了皇上的命。”

“还有另外一种毒素吗?”皇上吓得背后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的,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是的,皇上还中了一种媚毒,这种毒药原本是被种在女人的体内,若是有男子和体内藏有这种媚毒的女人有了鱼水之欢,女人体内的毒药就会传到男人的身上。这种毒药不会带来致命的危险,却会让男人对女人爱得死心塌地神魂颠倒,对她言听计从,她让男人想要做什么,那个男人几乎完全没有抗拒的能力,除非男人的心智足够强大才能阻挡一二。然而就算男人的心智再强大,随着行鱼水之欢的次数越多,他中毒就越深,心里就越是爱着那个女人,哪怕那个女人最后会算计那个男人,男人也因为太深爱那个女人而选择原谅她。或许到最后,那个男人死在女人的身上也不一定。”

苏虞扬摇了摇头,脸上有着强烈的恐惧,“一般好人家的女儿是不会在身体内种下这种

不会在身体内种下这种媚毒的,除非是想要用媚毒还控制男人,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皇上像被人用一盆冷水兜头的浇下来,心都是彻骨的寒,失态的朝着后面踉跄着退后了两步,“神医,你说的是真的吗?”

“老夫不会拿医术上的事情来说谎。幸好这样的毒虽然阴毒罕见,在最擅长配制毒药和使用毒药的越国人手中,已经有人把解药给炼制出来了,老夫有幸从越国人手里学到了炼制解药的方子。”

这番话更是让皇上犹如置身冰窖中,冷得几乎没有办法呼吸。

他又一次认识到了他宠爱的那个女人的恶毒程度,简直要将他给逼疯!

“这颗丹药皇上请服下去,只需要一炷香的时间,堆积在皇上体内的媚毒就会全部随着汗液给排出来,等排出来以后,皇上就不会被下毒的人玩弄在鼓掌之中了。排出来的汗会是血红色的,那些是毒素,不是血,请皇上无需害怕。”

苏虞扬将一颗药递到了皇上的面前,皇上根本没有丝毫的怀疑就服用下去了。

他相信两个儿子不敢害他,也相信苏虞扬不会毁掉他的名声。

服下药丸一会以后,皇上的身上开始发热,不多时细细密密的汗水就从皮肤内渗透了出来,那些汗液果然如同苏虞扬所说的那样,是血红色的,看起来分外的吓人。

皇上越来越热,就像是被泡在滚烫的开水里一样,他感觉他的血肉都快要被煮熟了,难受得他差点就倒在地上不停的打滚,若不是两个儿子和神医一直在看着他,他肯定会丝毫不顾及任何形象的打滚缓解身上的痛苦了。

一炷香的时间,皇上就像是在地狱里挣扎了一辈子那么漫长,那股灼烧的感觉终于渐渐的褪去,从皮肤里渗透出来的血红色的汗珠颜色也渐渐的变淡,最后变成了透明的颜色。

“皇上,毒素全部清除干净了。”苏虞扬松了一口气的声音,“现在那位给皇上下媚毒的女人对皇上的影响力没那么大了。”

听到这样的话,皇上果然再次去想梅贵妃那张勾魂摄魄的脸,发现他对她原本那种浓烈到骨子里的爱意淡了很多,想到她和别的男人翻云覆雨他觉得恶心,觉得愤怒,心里怨恨得都想立刻将那个女人千刀万剐了。他对她那么好,她怎么能如此背叛他,还想要谋害他的性命,想要窃取他的皇位,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想现在就去弄死梅贵妃那个贱人,让她敢将他耍得团团转。

然而就在他杀气腾腾的打算到地牢里去折磨那个贱人的时候,苏虞扬再次拦在了皇上的面前,“皇上,还有一件很危险的事情老夫必须要禀告皇上。”

“神医请说,是朕的体内还有别的很可怕的毒药吗?”他怎么会那么没有防备,梅贵妃是从越国的宫廷里走出来的,最擅长的就是用毒了,他的体内指不定已经被下了各种各样的毒药,清除了这种还有另外一种呢。

“那倒不是,不过皇上的体内被女人种下了情蛊,那情蛊是和媚药配合在一起使用的,如果想要彻底的摆脱那个女人对皇上的控制,就必须要把情蛊给从皇上的体内拿出来。不然哪怕是媚毒解除了,若是那个女人唤醒皇上体内的情蛊,皇上又会对那个女人心软,再次对她爱得死去活来,到时候彻底的失去自己的神智,哪怕那个女人想要皇上的心脏,皇上都会毫不犹豫的挖出来。”

神医的一番话吓得皇上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朕的体内还有情蛊吗?”他受了那么多的刺激,整个人都快要发疯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七章渣爹气吐血了 返回《爱妻如命之一等世子妃》目录 下一章:第二十章梅贵妃的凄惨下场(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