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梅贵妃死,渣爹瘫痪

文/南湖微风
爱妻如命之一等世子妃 本章字数:4584 爱妻如命之一等世子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美人如玉 逆血天痕 主宰之王 前对头 妖女修仙录 异世小邪君 劫天运 一品江山 宋时行 国色天香黑岩
“皇兄,那些流言是时候要传到父皇的耳朵里了。”

    北堂跃看了一眼眸光幽暗不定的北堂琰,想到姐姐为了护住他们而被梅贵妃陷害的事情,想到他们的父皇在他们最辛苦最艰难的时候非但没有伸出援手反而将他们狠狠的推入深渊中,心里就恨不得让他们的父皇快点驾崩。

    既然当父皇的从来没有给过他们一丝父爱,反而帮着梅贵妃那个毒妇来折磨陷害处处疼着他们爱着他们的皇姐,那他们心里也早就不再将父皇当成父皇了。

    “母妃会安排那些事情的,你就不用管了。”北堂琰不紧不慢的对弟弟说道。八皇子那可是母妃的眼中钉肉中刺,她比所有人更加恨八皇子,因为夏贵妃曾经怀过一个孩子,还不到一个月,在她还不知道自己有孕的时候就被梅贵妃给弄没了。

    在夏贵妃的孩子没有了以后的几天里,梅贵妃就有了身孕,生下了聪明伶俐的八皇子,被父皇捧在心尖尖上疼爱着。

    他对八皇子有多么的疼爱在乎,就对其他的皇子有多么的冷漠和厌恶!整个后宫只有梅贵妃和八皇子是皇上的心肝宝贝,别的妃嫔和皇子公主都只是摆设!

    “那好吧,我也不管了,很快这一切就要结束了。”

    北堂跃也不坚持,他要的是梅贵妃和丞相还有渣爹没有好下场,至于过程他一点都不在乎,等了这么多天了,也不在乎多等这一两天。

    夏贵妃却不想再等下去了,她必须要趁着皇上深受打击的时候彻底的把皇上击垮!于是,在皇上从天牢里回来以后,她暗中买通的心腹医女就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在皇上的面前诉说着一个惊天的秘密。

    “皇上,求皇上救救奴婢啊,梅贵妃娘娘派了很多杀手要取了奴婢的性命啊,求皇上开恩,让梅贵妃娘娘放过奴婢一条性命吧。奴婢家已经被杀了好多人了,只剩下奴婢了,奴婢一定会对娘娘的秘密守口如瓶,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那医女身上沾染着斑斑的血迹,像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一样,她身体瑟瑟发抖,嘴唇和脸色都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眼睛里更是有着无穷无尽的恐惧,无比卑微的跪在皇上的面前,想要求得一条生路。

    “梅贵妃有什么秘密?她为什么要追杀你?”

    皇上一下子就抓住了医女话里最重要的信息,直接发问道。

    “奴婢不敢说,奴婢说了梅贵妃娘娘一定会将奴婢碎尸万段的,她不让奴婢说。”医女提到梅贵妃的时候就像后者是恶魔一样,随时都能取人的性命。

    “朕保你性命,你告诉朕梅贵妃的秘密是什么?”皇上心里现在对梅贵妃是憎恨到了极点,他很想知道那个女人又做了什么事情,还想要杀人灭口的。

    那医女的眼睛里流露出了一丝强烈的希望,喜极而泣,“谢皇上愿意给奴婢一条生路,奴婢这就说。梅贵妃娘娘之所以想要杀奴婢灭口,是因为奴婢知道娘娘的一个很致命的秘密,八皇子根本就不是皇上的儿子,而是梅贵妃和丞相大人暗通款曲生下的孩子。他们想要让八皇子能被皇上立为太子,从皇上的手里窃取皇位,想让燕国的江山改名易姓。”

    皇上的头顶又绿了,他眼睛里燃烧着熊熊的怒火,接踵而来的打击让他几乎承受不住这样的痛苦,他拳头捏得咯咯作响,将喉间的那股腥甜给咽了下去,“你说的可是真的?八皇子真的不是朕的血脉?”

    “奴婢句句属实,不敢有半句虚言,皇上若是不信,可以派人去查,当初替梅贵妃接生的稳婆全部都死了,那些医女除了奴婢其他人也都被灭口了。奴婢东躲西藏了这么多年,没想到最终还是被梅贵妃的人给找到了,奴婢的家人全部都被弄死,若不是奴婢恰巧遇到好心人救了奴婢,奴婢也死了。皇上,请你一定不要再被梅贵妃给蒙蔽了啊,她一定会害死皇上的。”

    “李公公,让人带她下去,你派人去查这件事情。”

    皇上拳头捏得咯咯作响,再一次将梅贵妃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心肠歹毒的贱人,他怎么就宠爱了那个贱人这么长的时间。他现在恨不得戳瞎自己的眼睛!

    “不用去查了,臣妾可以保证这件事情是真的。”夏贵妃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很快端庄大气的女人在心腹宫女的搀扶下走进了宫殿里,“臣妾已经派人把这些事情都查了一遍,也是臣妾把这位医女带到皇上这里来的,只因为不想看到皇上最后把燕国的江山社稷拱手让给别人了还不自知。”

    皇上死死的盯着夏贵妃,过了好一会儿才挥了挥手,“李公公,让人将她带下去,好好安置。”

    “臣妾会好好的招呼她的,皇上把她交给臣妾的人就好了。”夏贵妃脸上挂着得体大方的笑容,那明艳的模样像是在嘲笑皇上的有眼无珠和愚昧无知,皇上喉间再次涌出了一抹腥甜的血,他再也支撑不住,哇的一口吐出来,整个人直直的栽到在地上。

    “皇上,皇上。”李公公吓得心脏都快要停止了跳动,急切的把皇上扶起来放在床上,又给他擦掉了嘴角的鲜血。

    “老奴去请御医过来给皇上检查身体。”

    “不用了。”一阵头晕目眩过后,皇上硬撑着让自己坐起来,邪邪的靠在床头上,“你将所有伺候着的人遣退,朕有些话要和夏贵妃说。”

    夏贵妃脊梁挺得直直的,

    贵妃脊梁挺得直直的,不卑不亢的站在皇上的面前,曾经眸子里有过的柔情蜜意早就湮没在漫长的岁月里,湮没在他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之中,现在她对这个男人除了恨意就是漠视,这样的男人不配得到她的爱。

    “你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了是不是,你事先不提醒朕,让朕硬生生的变成了所有人的笑话,夏贵妃你好样的!朕如今被人轮番打脸你心里痛快了,高兴了?”

    “皇上,你这可就是责怪错了臣妾了,臣妾也是最近才知道这些事情,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臣妾哪里敢去告发梅贵妃,她可是皇上捧在心尖尖上的贵妃啊。因为皇上的宠爱,多少妃嫔只是稍微冒犯她,轻则被她打得重伤,重则直接丢了性命。臣妾为了自己的性命着想,自然不敢拿这些乌烟瘴气的事情去烦扰皇上,省得皇上觉得臣妾嫉妒心强,处心积虑的想要弄死梅贵妃呢。”

    夏贵妃的话犹如响亮的耳光打在皇上的脸上,他想到过去那么多年他对梅贵妃宠到骨子里的好,现在就恶心得连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面对夏贵妃的指控,他竟然无言以对。

    “好在皇上如今总算看清楚了梅贵妃凶狠的真面目了,臣妾也不用担心皇上被那个祸国妖妃给谋害了性命窃取了江山,臣妾心里就安心了。哎,只是可惜了慧儿公主,那么懂事贴心的姑娘,因为得罪了梅贵妃,明面上被强制的赐婚给七旬的老将军还不算,暗地里还被蛇蝎心肠的梅贵妃像犯罪的家眷一样发配军营,沦为男人的玩物。现在慧儿公主究竟在哪里,是死是活都没人知道呢,可怜哟。臣妾这个旁观者都觉得心疼,皇后姐姐在天之灵看到女儿被人害成这个样子只怕是化成厉鬼都不会放过那个妖妃了。”

    夏贵妃说着忽然捂住了自己的嘴,像是意识到自己泄露了什么事情一样。

    皇上已经如遭雷击,“你说慧儿不是出阁成亲,而是被发配军营了?”皇上的心紧紧的缩成一团。

    夏贵妃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皇上,“那皇上以为梅贵妃会有那么善良,会让慧儿有个好归宿?她连皇上的性命都敢谋害,还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呢?好了皇上,臣妾要回去让人看看六皇子和七皇子有没有好好念书了,皇上你早日歇息吧。”

    她前脚离开皇上的寝殿,后脚皇宫里就传出来一阵痛苦不已,悔恨不已的吼叫声,夏贵妃嘲讽的勾起嘴唇,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离开了。

    半个时辰之后,皇上最宠爱的八皇子被带到了天牢里,带到了才纾解了药性狼狈不已的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的梅贵妃的面前。

    “母妃,母妃。”年幼的八皇子看到狼狈不已的母妃,吓哭了,直接扑上去要把母妃给拽起来,梅贵妃不敢相信自己这副难看的样子居然被儿子看到了,眼泪刷的就流了下来。

    “皇儿,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你走,现在就走!”

    “他走不了了。”皇上一脸阴沉的出现在牢房门口,身后跟着好几个身强力壮的嬷嬷,那些嬷嬷的手里端着两碗热气腾腾的汤药。

    梅贵妃吓得魂儿都飞走了,“皇上,你这是做什么?”她隐隐预感到今天将会是她的死路了,可是为什么八皇子也要被牵扯进来?

    “送他一程。”皇上随手指了八皇子,眼睛里流露出了强烈的嫌恶。

    嬷嬷们立刻将瘦小的八皇子给按住,毫不客气的将那一大碗药水灌进了八皇子的肚子里,八皇子疼得脸扭曲在一起,小腿不停的挣扎着,不到半刻就被弄死了。

    梅贵妃惊呆了,泪流满面的怒道,“你发的是什么疯?那是你的儿子啊,你怎么能那么狠的心肠,连自己的儿子都要送上绝路,你恨我就算了,为什么连我们的孩子都不肯放过,你这个禽兽,你这个畜生,你一定不得好死!”

    “你到现在还是满嘴谎话,你觉得朕还会相信你吗?早就和别的男人私通了九年的时间,还想要用吴鸣的孽种还冒充朕的皇嗣,当真以为朕真的会那么愚蠢吗?被你欺骗了那么久,现在还敢说这个孽种是朕的儿子。替你接生的稳婆和医女都已经招供了,是你用别人的孽种来想要窃取朕的皇位,朕现在看到你都觉得恶心想吐,你这个贱人怎么不赶紧去死了得了。”

    梅贵妃眼泪掉得像不断线的珠子一样,她不停的摇头,“你胡说,八皇子是你的儿子,你没看到那张脸长得很像你吗?他不可能是别人的孩子,皇上你真是糊涂啊,你亲手下令杀死了自己的儿子啊。”

    这一刻蚀骨的悔恨将她逼疯了,她编织了那么多的谎言,唯独八皇子是皇上的子嗣是从来没有骗过皇上,却偏偏唯一真实的事情摆在皇上的面前皇上,皇上不肯相信她了。唯一的儿子死在自己的面前,就像是有人拿着刀在割她的肉一样。

    “那的的确确是你的儿子啊,不管你信不信,他不可能是别人的孩子。那些医女和接生的嬷嬷都被别人收买了来陷害臣妾的,皇上,臣妾说的是真的啊,你怎么能这么恶毒,连自己的儿子都弄死了。”

    梅贵妃跌坐在地上失魂落魄的说道,这一刻她想到了曾经死在她手上的冤魂,想到了被她发配军营的北堂慧,一股凉意涌上她的脊背,所以这就是报应吗?她做尽了坏事,所以如今遭到报应了。

    “你如今说的话,朕一句都不相信。那个孽种现在死了,下来也应该轮到你了,欺骗了朕这么久,谋害了朕的性命这么多次,朕现在不想再容忍你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去死吧。”

    皇上幽寒的声音在幽暗阴森的地牢里响了起来,梅贵妃吓得忍不住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战,“皇上,你居然要处死臣妾?”

    “废话少说,送这个贱人上路。”皇上对着身后那几个身强力壮的嬷嬷命令道。

    那些嬷嬷立刻上前去按住了梅贵妃的四肢,捏着她的下颚,粗鲁的将那一碗药汁直接灌进了梅贵妃的肚子里,梅贵妃只觉得五脏六腑疼得像是被人绞断了一样,她脸痛苦的扭曲在一起,然而那股疼痛是那么强大,很快就将她彻底的湮没,很快她就睁着大大的眼睛咽了气。

    皇上这才松了一口气,面无表情的走出地牢,他的身体像是被掏空了一样,直直的朝着地上栽倒下去,惹得众人又是一阵手忙脚乱。

    燕国至高无上的帝王被送回了寝殿里昏迷不醒,所有的御医都赶到了寝殿里,想尽了一切办法把帝王给弄醒,然而皇上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却是彻底的瘫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