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七

文/薄荷青青
本章字数:7189 [快穿]炮灰者的心愿txt下载

许灵灵跌跌撞撞的回到姜家,她太自以为是了,那个男人从来都是这么冷酷不是么,她下意识的排斥晴希和祁谨言在一起的事实,姜家别墅里这会空荡荡的,阿姨不知道去忙什么了,她静静的看这装修金贵的别墅,却有空荡荡的让人有些害怕,好像这里不属于她一般。

好像有双眼睛在暗处盯着她一般让人有些发毛,终于在转角的阴影里发现一个人影,她屏住呼吸问:“谁在哪里?”

虚弱的声音轻轻的飘来:“阿灵,大早上你去哪里了?”

听见熟悉的声音许灵灵加快步子换上笑脸解释道:“修民哥哥,你今天没出去?我就是出去走走。”

许灵灵走近姜修民的时候楞了一下,姜修民脸色很憔悴,她急急的问:“脸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公司出了什么问题?”

姜修民看着许灵灵着急的样子,眼眸快速闪过一道暗影,他嘴巴努了努才轻轻的说:“阿灵我记起以前的事情了。”

许灵灵咬了咬唇:“修民哥哥,你记起方小姐了?”

姜修民点头展露出一个笑容:“你放心,我喜欢的是你。”许灵灵不会注意他放在阴影下已经攥的泛白。

许灵灵抓着他的手说:“修民哥哥,你真的忘了方小姐么?那姜家怎么办?”

“不管姜家怎么办,你都不会离开我是不是。”

许灵灵当做默认姜家不行了,她突然说:“修民哥哥,不要为了我放弃姜家,方小姐现在居然和谨言哥哥在一起了,她一定是为了气你,修民哥哥去找她吧,只要你想起来了现在还来的急。”

突然感觉手神经的疼痛,她“嘶”了一声:“修民哥哥你抓疼我了。”

姜修民把她抱怀里没有解释只是问:“你说方若音和谁在一起?祁谨言?”

许灵灵感觉他温暖的怀抱也没想那么多继续说:“嗯,方小姐一定是说的气话,她越说气话就是越证明她其实还喜欢的是你。”

姜修民垂下眼眸不知道在想什么,他冷冷的问:“你为什么要去见她,她说了什么?”发现怀里的女人颤了一下连忙语气温和的说:“我的意思是那个女人脾气不好又恶毒,怕你吃亏,她说了什么?”

许灵灵放下心来:“我想求她看在你们10多年的情分帮帮你,我说我决定退出,可是她可能太生气了,不听我的,谨言哥哥还让我以后别去找方小姐了,因为方小姐和他在一起了。”

姜修民安慰她:“傻丫头,以后不要做这种傻事了。我先去公司了,就不陪你吃午饭了,晚上可能也会晚点回来,你早些睡。”

“好,我听你的。”

许灵灵如果认真点就会发现今天姜修民没有吻她。

姜修民走出姜家大宅后,脸上的怒气就腾上来,难看又阴郁,最后好像想到什么身上有种浓浓的颓败感。

姜修民很快去了一个地方找到一个人,终于解决了家里暂时的经济问题,可是他心情并没有好到哪儿去,他在办公室开始发呆。

从下午发呆到了傍晚,他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眼睛一直是红红的,办公室没开灯,外面昏暗的光线看不到他泪流满面。

许灵灵好像又回到最初回来的时候,姜修民又开始神龙不见尾,也是姜家这次资金缺口如果填不上来,姜家就要完了,可是她没耐心管姜家了,因为她这几天跟踪祁谨言发现他每天都和方若音形影不离。

她想起那天姜妈妈说只要方若音回心转意,姜家就有救,而且姜修民爱的是她,只要她这时候表现的大度些,先让姜修民和方若音和好,公司渡过难关,她有信心再次回到姜家的。

于是在晴希和祁谨言一起下班决定去哪儿吃饭时候,遇到了拦路虎许灵灵。

许灵灵倔强的看着晴希:“方小姐耽误你几分钟,求你了。”

晴希看到周围人不少,有些偷偷看过来,她皱着眉头说:“别处去说。”

许灵灵不给她机会,她就要人多的地方说,不染他们走,她眼眶红红:“方小姐,求你去见见修民哥吧,他已经想起你了,他这段时间痛苦的不成人形,他说他对不起你,没脸见你,可是他还是爱你的。”

祁谨言觉得眼前这个女人让人腻味,这个办公大楼,又不止他们一家公司不好赶人只好警告的眼神瞪着她:“上次我警告过你,音是我的女朋友,你作为她前男友的现任来凑什么热闹?”

许灵灵噎了噎,也不敢叫他谨言哥哥了,她好像被人威胁似的还是鼓起勇气说:“祁总,修民哥和方小姐10多年的感情怎么能说忘记就忘记,而我只是一个意外,如果不是修民哥哥失忆根本不会有我什么事情,我想帮帮他们,方小姐一定是太生气了,但是你们在一起才多久能比的上和修民哥哥10多年的感情嘛!我只求方小姐去见见修民哥哥,给他一个机会,如果当初你多留在他身边有些耐心,他很快就记起你了。”

她的话字字诛心,意思是晴希不顾前男友失忆的情况下不去陪他不关心他,很快转移目标,结果前男友现在恢复记忆了,非常痛苦,晴希不顾10多年的感情,只顾新欢。

周围的人都有些惊讶,方若音和姜修民的事情很多人知道,只是没人知道原来她现在和it新贵在一起了,似乎是变心的有些快啊。许灵灵有些满意周围人的表情。

晴希眯着眼睛然后笑了:“对不起啊,10多年的感情不是我不在乎,而是我不用别人用过的二手货,何况那个二手货可是当着他家人还有我的面说过和我的爱情不是爱情,是商业联姻,和你的爱情才是爱情呢。”

她走近许灵灵:“何况,你所有的事情都知道,可是却住在了姜修民家,顺理成章的当了姜家未来女主人,我这个当年10多年的前女友可没有这个待遇,你之前不知道我和姜修民谈恋爱不怪你,可是你后来既然知道我,那你还眼巴巴的跟着姜修民那就是小三,住在姜家不就是像我示威么?现在跑出来装什么圣母?姜修民可是宁愿让你跟着也要和决裂呢,我又不是没有不给他机会,最重要的是我又不是人要,为什么要原地等他?嗯?”

原来这个女人是小三啊,知道姜先生有未婚夫还不知廉耻的住在人家家里,难怪方小姐这么快找别人了,小三都住在未婚夫家里了,还留着过年么。

姜修民在人群里,听到方若音的话脸色变的惨白,他只是收到许灵灵的信息让他过来,没想到看到这么精彩的一幕。

许灵灵连连辩解,眼泪簌簌的掉下来:“不是,不是的,姜家人只是把我当救命恩人。”

晴希挑了挑眉:“我说的都是事实,你哭什么,不然当初怎么赶你都赶不走呢,让我猜猜,不会姜家快倒闭了,让你来当说客了吧。”

这时周围响起了唏嘘声,姜修民站不住了,他终于确定了一些事情,站了出来,惨白又消瘦的脸跟鬼差不多有些吓人,他颤抖的说:“阿音,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姜家的资金已经解决到位了,你生我气,我尽量不出现,但是你永远会等你。”

许灵灵腾的转头看他,晴希也有些惊讶的看着他,事情好像变的有趣,不管他是做戏还是怎么样,但是她想方若音见到他这个死样子是会高兴呢还是不屑呢?

她好像还没有出手打压他们公司呢,不过看到他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如果方若音过的好过的幸福才是对他的折磨吧。

她害怕的拱到了祁谨言的怀里,祁谨言搂着她的腰,冷冷的说:“不必了,姜先生家既然解决了危机就先恭喜啦。”想了想还继续桶了姜修民一刀:“等我们的结婚喜帖吧,谢谢你说你和方若音不是爱情,给我机会哈。”

祁谨言搂着晴希进了车离开,周围的人见当事人走了,也就散了,大家投给姜修民怜悯的眼神还有许灵灵鄙视的眼神。

许灵灵一时没反应过来不知道姜修民刚才那句话是做戏还是怎么的,虽然早上他恢复记忆的时候就很憔悴但是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人不人鬼不鬼啊。

她抱着姜修民的手臂,明明很健壮高大的身躯,却好像丢了魂随时要倒的样子让她大惊又喊了一声:“修民哥哥!”

姜修民收回视线笑着对许灵灵说:“没事,我刚才在做戏,做戏就要逼真一点嘛,灵灵你这又是何苦,以后不要做这样的事情了,不能为了成全我牺牲自己,我会心疼的。”

许灵灵觉看到他的笑容才定定的说:“本来就因为我而起,为了修民哥哥,我什么都愿意做!”

姜修民眼底划过一丝嘲讽,嘴巴却说不出的甜腻:“阿灵我只有你了,你不会离开我吧。”

“当然不会!但是方小姐怎么办?”

“没事,公司解决好资金问题,不需要方家了。”

许灵灵眼睛一亮,为她今天的苦情计点赞,姜家危机不需要方家搞定,还看到她不离不弃和方若音绝情的对比,姜修民一定会只要她的,她抱着姜修民说:“太好了。”

====

车里晴希回想起刚才的事情,心情不错的笑了起来,祁谨言酸溜溜的说:“姜修民想起你了,等你一辈子你就这么高兴?”

晴希捏了捏他的腰:“不要说的我这么没品位好不好!我是高兴有些人要倒霉了!”

祁谨言这才高兴起来问:“什么时候带我去见爸妈?”他要光明正大的过明路,才能拐女朋友回家啊,不然她爸妈管她太严了,晚上不能外宿,除非有事报备不然在外面绝对不能超过12点。

晴希眼睛弯弯逗他:“唔,这么心急。”

祁谨言望着她眼里似星的碎钻,他的低低声音说不出低哑又性感:“是呀,我真的很急。”

祁谨言又可怜巴巴的望着她:“哎,我真可怜。”

晴希想笑又觉得甜蜜,她知道祁谨言今天晚上要加班,他这段时间又忙起来,除了上次一个吻,私下相处只有中午和晚饭这点点时间。

晴希在他脸上印了一个吻哄道:“好了,等下回家我给做夜宵送去好不好?”

祁谨言幽幽的说:“这还差不多。”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姜修民站在方家别墅的外侧,他懊恼的吸着烟,看到方若音一个人回来,他总算心情好些,方家的规矩他是知道的。

可是他还是舍不得走,一站就站了许久,地下一堆烟头,凉凉的风吹过,烟气重重。

很快方家门开了,姜修民看到一个窈窕的身影带着一个食品盒出来,他眉头一皱,这么晚了她拿食品盒去哪儿,他心揪了起来,从前她也是这么经常给他送夜宵,那时候他只觉得理所当然,现在疼的他有些站不稳。

他等晴希开车走了,他也跟了上去,就像一个跟踪狂一路跟着。

祁谨言心里乐滋滋的,女朋友给他送夜宵,他当然知道晴希做的饭多好吃,所以他期待无比。

更让他开心的是,晴希看今晚看起来特别热情,她提着食品盒,身姿窈窕的走进来,眼里还噙着笑,灯光下明媚照人。

她趴在桌子上前,眉眼弯弯像天上的银河,秀气的红唇轻轻的说:“谨言,我来啦!”

祁谨言被美的都快窒息了,都忘记起身去接她,这让晴希有些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女为悦己者容。

不过她很快反过来被他迷住了,祁谨言扫过玻璃墙门外,突然对晴希招手:“来,过来。”

晴希转过办公桌靠近就被他一把抱进怀里,他说:“我想吻你。”

然后他含.住她的唇,舌头舔过她漂亮的唇又撬开她的贝齿和里面的主人开始交缠着,双方可以看到对方眼里的自己,甜的窒息。

门里祁谨言幸福的要窒息了,玻璃房外姜修民痛苦的要窒息了,他想上前去分开他们,可是他自虐似的看两个人接吻。

他死死的攥着自己的手,痛的全身痉挛有种要死掉的感觉,看着他们在灯光下缠绵的吻,祁谨言紧紧的抱着她,好像一块珍宝要镶进自己怀里般。

晴希的脸红红的让祁谨言又轻轻的吻了吻笑的有些诡异:“刚才的吻是感谢你的夜宵。”

祁谨言不让她离开自己怀里,把她反抱在怀里长手打开食盒,一层是漂亮香喷喷的水晶包,二层是汤。

香味飘出办公室到了姜修民的鼻翼里,他听到里面的娇嗔声,“别闹自己吃。”“喂我一下,不然就我喂你。”

终于姜修民受不了狼狈的跑了,祁谨言笑的更加开心了!他吻了吻晴希的脸颊:“老婆真好。”

晴希哪不知道他的小心思,她也发现外面有人了,是谁她大概也猜到,反正她的任务就是为了要虐姜修民,他不开心,她就开心啦,方若音也会开心吧。

(快捷键 ←)上一章:第16章 六 返回《[快穿]炮灰者的心愿》目录 下一章:第18章 八(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