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玛丽苏宫斗九十(双更合一)

文/薄荷青青
本章字数:11171 [快穿]炮灰者的心愿txt下载

“轩辕澈求你放我出宫吧,宫里太可怕了!”

冷宫内赵素心有些承受不住的抱着轩辕澈失声大哭起来:“轩辕澈,再这样下去我会死的。”

轩辕澈感受到她因为害怕情绪有些失控,本来还在生气的他也说不出责备她的话来了,只得抱紧她:“对不起。”

赵素心继续歇斯底里:“最开始是你骗了我,我反而宁愿你是普通侍卫甚至小太监,至少你能够做到只有我一人,可是你是皇帝,我被你害的失忆,失掉孩子,这次又差点死掉,求求你放我出去吧,我受不了了!”

轩辕澈眉头一皱猛然的抬起头,眼底是薄发的怒意,他掐着赵素心的脖子狠狠的说:“你休想!生是朕的妃子,死也是必须是朕的鬼!每次都说想离开想离开,你就这么想离开朕!你做梦!”

赵素心此刻身上的疼意比不上她心底的万分之一,轩辕澈不会放过她的,他竟然在她面前自称朕!她彻底的放弃了挣扎,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想起了赤炎太子的来信,他说如果她受不了,就让暗卫带她去赤炎。这样一个想法在她脑海里疯长了起来。

轩辕澈把赵素心又折腾了一番,抒发心中的郁气才离开冷宫,有人下毒下的神不知鬼不觉让他愈发变的疑神疑鬼,加上赵素心越来越不配合,使得他脾气也越来坏。

接下来食物控制和试菜也愈发检查的严格,后宫妃子人心惶惶也不敢亲自做食物给轩辕澈送去了,不过这时候凭着一向胆子大的婉妃开始脱颖而出,也只有她坚持给轩辕澈做羹汤,并且每次都当着轩辕澈的面喝一口才亲自给轩辕澈。

轩辕澈在婉妃身上终于找到男人的尊严,甚至带着婉妃去冷宫示威,也没让赵素心半分服软,而皇后那边带着太子也对他越来越冷淡,也许因为太子的事情轩辕澈自己也觉得心虚所以也就没上前去讨无趣。

轩辕澈很不高兴,他最爱的和最爱他的女人都不搭理他,让他很生气!见到只有婉妃敢上前陪他,竟然有些感动,也越发爱带着她了。

赵素心那边一边失望痛恨又一边暗自伤心,其实她只是想让他给个承诺而已,他都不愿意!最后她给自己一个期限,如果轩辕澈不给她解释,她就和暗卫出宫,不过她不打算去赤炎国,因为她不爱赤炎太子现在的赤炎王,所以她会找个地方躲起来再也不让轩辕澈找到她。

===========

太子醒来后看到晴希就呜咽的抱着她哭了起来,毕竟鬼门关走了一圈他第一次死里逃生后知道害怕了。之后他就乖乖的在房间看书练字修身养性起来,也再不想着去玩贪吃的事情了。

晴希拿着轩辕夙的资料一一看了起来,最近朝堂和后宫都不太正常,后宫轩辕澈独宠丞相之女婉妃,前朝弹劾镇国府贪功还有上官小将军和赤炎王走的太近的折子也越来越多,皇上一一压下不发,让大家猜测皇上是不是因为在顾及皇后的原因在等真正的证据。

轩辕夙解释说:“镇国府这些说是问题一堆又没有实质的证据,所以轩辕澈聪明的压着不发,只是默许丞相他们预热和散播对镇国府不良的舆论。”顿了顿他又勾起一个玩味的笑容:“上次你说的那个孩子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是婉妃回娘家和她表哥的产物,丞相是想让皇帝当便宜爹呢。”

晴希闻言,这丞相比她想的还有野心呢,她点头道:“先让他们散播吧,就看丞相现在坐的越高将来一定摔的越惨,之所以想害太子又给皇帝下毒,不就是想让她肚子里的孩子成为唯一一个继承人么。”

果然没几天皇宫内就公布出婉妃怀孕2个多月的消息,并谢绝其他宫里的娘娘上前探望,这不只在后宫引起其他妃子的羡慕和嫉妒也在朝堂引起了巨大的浪花。

大家说是婉妃的善解人意感动了皇帝,也有人说这是皇帝在警告镇国府最近做的太过分!还有人说孙丞相家风好门生无数,皇帝重用丞相。

不管前面朝堂怎么评论,身在舆论中的镇国府和晴希都好像没听见一般毫无反应,每天该干嘛就干嘛。

在后宫公布嫔妃的一个星期后,轩辕澈邀请三品以上大员和家眷在后宫设宴。

轩辕澈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孩子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喜欢,这个孩子是他两个多月前和赵素心冷战的时,喝醉酒把婉嫔稀里糊涂的当成了她,事后也他忙着新武器对付赤炎的事忽略了这件事。婉嫔毕竟是丞相的女儿,何况那天丞相夫人也在场,就算他不喜欢这个孩子也不能随意打掉它。

这下素心一定不会原谅他了,他很想见她,可他拉不下脸来,只能借着这个宴会看看她,看看她过的好不好聊以慰藉。

当天的宴会,御花园各位妙龄少女盛装出席,可谓人比花娇,争艳一片。

晴希是皇后本来应该和皇帝坐一起,不过今天是婉妃的主场,所以她自动让出位置和太子坐一块,不少人都看好戏的眼光看着她,晴希当做没看见给太子专心剥葡萄。

轩辕澈对晴希的让位很是不满,但是她已经先坐了那个位置他也不好说什么,巡视了一番发现赵素心坐在最角落里,她竟然一声素衣裹身似乎有些憔悴还有些楚楚可怜,看的他心一阵阵的发疼!尽管他都要把她看穿两个洞来,可她却一直低头也不看自己,轩辕澈又有些愤忿!他是皇帝难道还真要为她守节嘛,这该死倔强的女人!

婉妃把轩辕澈神情收在眼底,她气的要吐血,平时把她当赵素心就算了,如今还痴痴的看着她,幸好她有给他下绝子药,不然如果要赵素心生下来,还会有她的份嘛!本来以为她最大的敌人是皇后,没想到还有一个潜在的,她面色一片因为怀孕产生的喜悦,心底却是一片怨毒。

宴会进行没多久,赵素心觉得无趣先行离开了,很快皇帝后脚跟着离开,婉妃咬着手帕气的吐血,随即片刻她也拜托晴希招呼大家,她身子重也先告辞就不打扰大家雅兴。

晴希淡淡的点头,嘴角忍不住微弯,可以想像今天的后宫是精彩的一天。

========

晴希看着时间差不多,就带着贵女们去赏花,结果没走多远就听见一阵女声的尖叫声。

声音是从假山方向传来的,晴希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来人,去那边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众人也是一副饶有兴致想要看戏的表情。

只见轩辕澈脸黑如墨,浑身散发着阵阵寒气!身边站着慢无表情的赵素心,地上趴着的是脸色发白微微颤抖的婉嫔,旁边还有晕死过去的年轻男子,那男子大家都认识是孙家的养子孙子瑜。

众人大概猜到怎么回事,除了晴希都害怕的齐齐跪下。

只见婉妃只是哭道:“陛下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请听我解释!”

轩辕澈一想到这女人竟然想用别人的孩子想让自己当爹,他胸口愤怒的火焰就蹭蹭蹭的上涨,马上联想到上次太子中毒的事情!太子中毒加上铲除素心这个情敌,她的孩子不就是唯一的孩子了?还有孙丞相!难怪他一直煽风点火打压镇国府!原来他处心积虑就是为了这一天,他竟然想利用自己坐稳渔翁之利!

这么一想他就有些喘不过气,他有些愧疚的看了晴希一眼,镇国府什么都没做,他就想灭了镇国府,没想到真正狼子野心的是丞相府。

轩辕澈不给她机会重重的煽了婉妃一个耳光,怒道:“给我闭嘴!来人啊,婉妃不守妇道,残害皇子!给我把婉妃、孙子瑜打入大牢!”

众人听到这里齐齐倒抽一口气,震惊又有些鄙视看着她们母女。

孙夫人一听也是一懵,她猛磕头:“陛下,是不是有人害我女儿啊,我女儿。。。”没等她说完轩辕澈走过来又是一脚踢在她脸上暴戾的说:“你算是个什么东西!我亲耳听见亲耳看见还让你们多嘴?另外。。”

他目光看到走来的各位大臣,眼神一寒,声音越发的加重:“另外刑部听令!孙丞相一家残害皇子,狼子野心!结党营私又兼谋权篡位!通通打进大牢择日满门抄斩!”

如果开头那一幕让众人有些震惊,那这一变故就是让众人简直无法相信,可是愤怒的皇帝到底看到什么才显得这么生气呢?那就是孙小婉一定是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让皇帝听见了!

孙丞相一面无辜老泪纵横的跪倒:“陛下,陛下冤枉啊!一定是有人陷害我们一家!我们丞相府绝对衷心陛下啊!”

其他几个大臣也纷纷求情:“陛下!”

轩辕澈如果开始是不冷静,那么现在他有些疯狂。他气的直发抖指着众人道:“你们这些人之前这些人弹劾镇国府的时候齐心协力!镇国府战功赫赫没有一个人替他说话!现在朕亲耳听到孙小婉和孙子瑜谈论丞相府的狼子野心,你们这些人竟然敢求情!现在我可以怀疑是不是你们已经投诚孙丞相!现在就想造反嘛!”

说完众大臣也吓的汗涔涔的,他们没想到皇帝亲耳听的是这些,纷纷喊不知情告罪!孙丞相看到女儿一脸生无可恋的养子,他终于知道自己这会是真的栽了!他知道无论他怎么辩解也是没用了。

晴希心里想上辈子丞相府和婉妃最后的下场一定也不咋地,不然皇帝这么重用丞相怎么会清空后宫呢。

丞相府一家欢欢喜喜风风光光的来赴宴会最后凄凄惨惨的收场!其实今天的事情很简单,就是晴希知道赵素心的个性一定会早早离场,那么轩辕澈肯定也会随后跟去,于是就拜托轩辕夙找人盯着,然后发现轩辕澈拖着赵素心进了假山。

接着派人给婉妃还有孙子瑜送信约对方来假山,结果两个人到了假山说了一堆废话,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出来!才发现对方根本没有约自己来假山,直呼自己上当后,正感到背后一阵寒意时,皇帝出现了,愤怒的把他们两个一个踢歪一个踢晕死过去!

接着就是晴希他们到场见证后面的事情。

最后晴希觉得动不动就满门抄斩有些血腥,就以太后娘娘今年要满60大寿为由,替丞相府旁支求情免死罪打回原籍三代永不许科考,家里的丫鬟下人重新发卖。

经过这段时期的朝堂后宫的风起云涌,大家都说比起丞相府镇国府才是真正的大气,皇后娘娘心慈仁义!

==========

轩辕澈回去之后到看了丞相府的审问和画押气的把东西砸了一地!牢里孙小婉诅咒他一辈子断子绝孙,他居然被下药了,他请太医来看已经不能再有子嗣。而那药竟然是每天殿里的入眠香薰,这东西天天入夜闻,日积月累形成毒素,烧完第二天找不到证据!

这件事让轩辕澈有些疯狂,他砸完所有的东西,大殿一片狼藉。也让他之前本来对皇后产生了点愧疚立刻烟消云散,因为今天这事不但把之前镇国府浪子野心归功于丞相府的诬陷,反而更加奠定了镇国府的地位!丞相府固然该死,可是今天丞相府倒塌,真正得力的确是镇国府!

这根本就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再细细想来今天的事情是有人故意把他们引过去的,这才是让他生气的地方!他之前被丞相当棋子想去掉镇国府,那么这次呢?是不是镇国府的反击?想到这段时间皇后对他的冷淡还有镇国府异常的冷静!!这些根本就处处是破绽!所以今天最大的赢家根本是镇国府!

他越想越觉得可怕,到底是谁在皇宫帮着皇后把今天的事情做的这么完美,不知道为什么他第一个念头竟然就是想到轩辕夙那张脸和金叶令。

他惊恐的想,难道他的弟弟终于不装傻了,于是联合镇国府先打压丞相府,然后想办法谋权篡位?细思极恐!他越想越要觉得是这么回事,他的弟弟看起来是个傻子,同样漏洞百出的是一个傻子怎么好好的在他眼皮下活这么多年?

不得不说轩辕澈本来就聪明多疑能看出赵素心是假的,只要多想想一下也猜的**不离十了,只是他万万没想到他的弟弟会和他的皇后相爱了!

他决定去试探试探皇后。

月上梢头,皇宫到处灯光澄亮,只有未央宫低调的点着烛火幽幽,晴希和轩辕夙依互相依靠在窗台赏月,白天的闹剧一点也没有影响到他们的心情。

“丞相府终于搞定了,你还要留着轩辕澈到什么时候?”轩辕夙有些不满的把玩着她的手指头。

“快了!”晴希脸上闪过一丝狡黠,她主动抱着轩辕夙吻了起来!

轩辕夙难得的享受美人主动,他动情的吻的更加认真,唇贴着唇细细的品位,舌头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越吻越深。

这时,砰的一声房间的门重重的被打开!窗台的两个人这才有些不舍的分开,看见来人脸色也没害怕,只是脸上的表情有些遗憾,似乎在说下次吧,今天有人来了。

晴希淡淡的笑:“你看这不是来了。”

轩辕澈进来就觉得奇怪怎么会没人通报,未央宫的大殿里的宫灯简直少的可以,他一路心惊的进来才就看见门内交缠的身影,气的他气血翻涌!

他推开门没想到看的是他的皇后和弟弟在接吻,更让他说不出话的是,两个人一点也不惊讶也没有被撞见后,要害怕或者尴尬,似乎本身就在等他来的样子!他颤抖的指着他们话都说不出来一句!

最终他挤出几个字来:“你们这对狗男女,好大的胆子!”他简直要吐血了,一共才几个妃子,一天之内两个出墙的。他走过去就想打晴希,被轩辕夙抓住了手臂,他冷冷的说:“你最好放开,不然我会杀了你。”

晴希安抚轩辕夙:“稍安勿躁,今天是我请陛下来的,你看他不是来了么?”

轩辕澈气的脸涨的通红,也发现了皇后的不正常:“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以为轩辕夙武功高你们就逃的出去?是不是以为我今天一个人过来就敢胆大妄为?只要我喊一声有刺客,抓住皇后和轩辕夙,你们就逃不出去,信不信。”

晴希点点头,她抓住轩辕夙的胳膊对轩辕澈说:“陛下,我纠正你几件事,第一我知道今天的事情会引起你的怀疑,你一定会过来看,所以我并不害怕你喊人,因为你现在出去看看一定会发现你带来的人一定已经迷晕一片了。”

看着轩辕澈明显不信的脸,轩辕夙淡淡的笑:“你不是一直怀疑金叶令在我这里么?我告诉你吧,你猜的不错,所以你进来的时候,我外面的人就主动把你的人都迷晕了,不到明天早上是醒不来的。如果你喊估计喊半个小时才有人路过的人会听到吧。”不言而喻,周围的人都被轩辕夙的人控制了,这是轩辕夙的习惯,他既然敢天天过来找晴希,自然外面有人守着,金叶令的人可不是一般的隐卫比的上的。

轩辕澈的脸瞬间变的苍白,他完全相信金叶卫的实力,是他太大意了,不过轩辕澈就是轩辕澈,他做戏一流他一脸愤怒又悲痛的看着晴希:“皇后你想干什么?你是我的妻子!你为什么帮外人?还是你看上他了?你明明是未来的太后,你的儿子是未来的皇帝,你为什么要帮外人?为什么背叛我?”

晴希抽了抽嘴角:“陛下,这就是我今天请你来的原因,那你有把上官晴当成你的妻子么?上官晴及笄前就爱上你,镇国府一家辅佐你上位,可是镇国府得到的是什么?上官晴得到的是什么?你把上官晴当成后宫里的靶子,让朝堂的大臣都对镇国府同仇敌忾针对镇国府,前段时间煽风点火不是你在放纵么?”

她眼神一变:“还有不要再说你把上官晴当妻子,如果你真的把她当妻子,会不顾她皇后的体面,为了让你的妃子吃醋,在牢里就和她强来?甚至让你为了让赵素心害怕,还故意拿蛇先把皇后吓晕,这是你尊重妻子爱护妻子?你的妻子一家为你尽心尽力,最后得到的是什么?不过是鸟尽藏弓,狡兔狗烹全家灭门的下场。”

轩辕澈此刻被轩辕夙点穴,他愤怒的想辩解可是说不出一句话,其实他就是这么想的也是打算这样做的,只是没成功而已。

“所以你做初一,我做十五而已!想必你知道自己中毒已深了吧,那么你就下圣旨让太子即位吧,不然你想让轩辕夙即位?”看着轩辕澈扭曲的面孔晴希继续说:“对了,有件事我要替上官晴澄清一下,她一辈子爱你,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可是她因为爱上你给全家带来灭门的下场,连儿子也认了别人做母妃。所以她在那次牢里晕过去后就不愿意醒来了,因为她已经看到后面的结果,所以让我来替她挽救镇国府的遭遇。”

轩辕澈眼里满是不可置信和愤怒,应该说更多是抗拒这样的事实。

晴希拿出一个玉佩给轩辕澈在他面前晃了晃:“知道为什么上官晴那时候非你不嫁么?因为当初你小时候被当时还是王爷的皇帝不喜,外出和母妃去祈福的时候一个人走丢了,碰到了另外一个走丢的上官晴,上官晴非常饿,你把身上带的干粮给了她一半,还把她来了回来庙里让家仆找到。”

“上官晴捡到你的玉佩才知道你是轩辕澈,她那时候就觉得你心慈人善,她把玉佩保留就是为了你和你相见的那天,后来亲眼看到你被你父皇打压,她更是升起了一股怜爱之心,渐渐的就变成了爱意,可惜的是她不知道的是轩辕澈在那样的童年下早就不是当年有赤子之心的轩辕澈了,他变的敏感多疑自私残忍,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害死了真正对他好的人。”

轩辕澈越听眼眶越发红,他认识那枚玉佩是他母后给他的,可是那次祈福在路上捡了个小女孩回来,还把玉佩弄掉了,原来那个女孩是上官晴,那次他并没有多和上官家的人多交流,回来也就忘记了。他父皇不喜欢他不就是因为母妃出生不好是丫鬟爬床,所以他才从小懂得隐藏自己,识人善辩也变的越来越多疑,越来越不相信任何人了么?

这会他终于有些相信上官晴因为预料到后面的事情走了,因为他确实是这么打算的,如果是那个深爱他的上官晴怎么会这么风轻云淡的说出这些话呢?

晴希发现他整个人愤怒的气息一下全部褪下了,变的有些不知所措甚至有些可怜。

晴希解了他的穴道:“你看,你的皇后是不会武功的,而我会。”

“求你!别说了!”轩辕澈觉得他一辈子都没什么良心,他是谁心所欲的,小时候被打压的太多,长大才变的这么残暴。

唯一的变数是赵素心,尽管他怀疑过赵素心,可是他也爱上了赵素心,可是上官晴。。。他头疼欲裂的低下去:“你们休想骗我!”话是这样说可是他也没有想要反抗的迹象。

晴希把玉佩留下:“我该说的都告诉你了,我这样做不过是为了帮上官晴保住她家人而已,她从来没有对不起你,剩下的看你自己了。”

轩辕澈的心底一直在告诉自己,这些都是眼前这个女人在骗自己,可是他浑身已经弥漫起一股忧伤的悲伤,他曾经爱过上官晴的,只是他是一阵风不为任何人停留,哪怕那时候他甚至想为了赵素心废掉后宫也只是想想而已。

当天晚上轩辕澈得到了一个消息赵素心跑了,她留下一封信大概是她受不了宫里的恐惧和他的折磨,她不愿意呆在这个冷冰冰的皇宫,还有一次次折磨她的轩辕澈。

看到这封信时,轩辕澈想皇后一定很爱他,不然为什么她及笄前那么多人愿意终身不纳妾只娶她,而她却非要嫁给自己呢?嫁到这冷冰冰的牢笼,嫁给冷血无情的他!甚至他都要灭她满门了,她也没想过要杀掉自己让太子直接即位,她一定是太爱自己了,所以舍不得面对自己,宁愿让别人来帮忙。

其实他从小因为没有安全感只知道自己有了权利就会得到自己想要的,他追求了一辈子幸福和权利,到头来最爱他的死了,他最爱的跑了,自己也再不能生孩子,一时间他竟然找不到人生的追求。

于是他下旨昭告天下,身体不好退位养病让太子即位,他当闲散太上皇在后宫养病,尽管引起了轩然大波,但是有镇国府和太上皇力挺,其他人也说不了什么。

=====

“你怎么那么确定他会同意啊?”轩辕夙问。

晴希神秘的说“因为那块玉佩有皇后残魂和执念,皇帝先前已经被我说动了一些,在他意志力最薄弱的时候,我再把玉佩给他,只要他随时带着就会被玉佩里巨大的悲伤感染,那种执念会把皇帝另外一番人格给逼出来。所以就算以后皇帝后悔了,但是那时候大局已定他也快死了,反悔有什么用呢?”这玉佩还是晴希那次在镇国府发现的,玉佩背后的故事也是上官清提醒的,也是这个原因全家才力挺了轩辕澈。

“那你还要在宫里当皇后多久啊?”

“不,皇后役!”

原来晴希为了让皇帝更加相信自己,她决定假死,其实就是灵魂出窍,再告诉皇帝任务完成她也就离开了,这回皇帝彻底相信了晴希的话。

皇帝把上官晴的尸体送入皇陵,他还在旁边留了一口棺材,以后要和皇后同葬。

远在乡下的赵素心简直不敢相信为什么她离开皇宫后,皇后也死了,皇帝退位了,可是他为什么不来找自己呢?她日复一日的等皇帝,一直没有等到皇帝的出现,后来她曾经去见了皇帝,可是皇帝说既然她走了就不要再回来了,谁叫她当初答应陪他一辈子却食言了呢?所以她没有资格了。而赤炎国那边听说赤炎王娶了新王后是一个官家不受宠的次女,但是两人很恩爱,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晴希知道,因为次女是重生的,两个人虐恋情深了一番终究又续了前世的缘分,赤炎王自然不再想别国的妃子啦。

(快捷键 ←)上一章:第63章 宫斗玛丽苏八 返回《[快穿]炮灰者的心愿》目录 下一章:第65章 被炮灰的病娇青梅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