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章】 恩怨

文/蓝铃兰
本章字数:8620 佳偶小记txt下载

进了前厅,沈幼青才知道,来的人果然是萧晏。←百度搜索→

在见到他的那一瞬间,她心里有些欢喜,明明前两日才见过,压抑住内心的狂跳,她慢慢从前厅门口经过,父亲在和他议事,她不好进去打扰,便通过这个方式告知他一声。

不知道萧晏有没有看到她,沈幼青怀着忐忑的心情在葡萄架下绕来绕去,这个时节葡萄早已没有了,架子上的藤蔓只剩下几片叶子随风招摇,可她似乎还依稀闻得到葡萄酸酸甜甜的味道。

她盯着那几片叶子瞧得出了神,身后有人靠近都不曾发觉……

“小姐,您在这儿做什么,葡萄不会因为你盯着它就会重新长出来的。”

沈幼青回头,就看到玉樨那张笑嘻嘻的脸,“你认为我就这么闲?”

玉樨撇撇嘴道:“您在这儿站了很久了,不累吗?”

“你也看着我很久了,你不累吗?”

“……”

玉樨完败,她就知道她家小姐不是柔弱的小白兔。

沈幼青继续在葡萄架前踱步,玉樨看了一会儿就走了,这位大小姐已经相思成灾了……

玉樨走后,沈幼青的注意力就没有之前集中了,因此背后的脚步声她听到了,玉樨总能相处一切办法来打扰她。

“你又想说什么?”

玉樨的脚步声不同于别人,落脚很重,也不知是故意的还是练习武功留下了的毛病。

“您怎么知道是我啊?”

玉樨像想到了什么不该想到的事一样,警惕的看着她,沈幼青一回头,正巧就看见她那副欲语还休的表情,不禁产生了一种揍她一顿的想法。

她们俩之间是不是有些太没有主仆观念了……

沈幼青这样想,而玉樨却在想,她家这位大小姐是不是太关注她了,连她的脚步声都能听出来,她是不是应该离她远一点?

沈幼青哪管她的胡思乱想,冷着脸命令道:“有话快说。”

“小姐。大小姐和姑爷来了。”

“谁?”

“大小姐和姑爷。”

玉樨重复了一遍,看着沈幼青瞬间苍白的脸有些奇怪,大小姐和姑爷有什么可害怕的……

她哪里知道,沈幼青这是后遗症。自从被李肃用鞭子打过那一次,沈幼青就留下这个毛病了;即使她现在并不害怕李肃,可心底深处还是潜意识的谈虎色变。

沈幼青往前厅走的时候,好几次都想借口跑掉的,然而玉樨始终跟着她。她相信只要她动一动这个心思,都会被玉樨发现她的胆怯。

玉樨是个可怕的女子……

厅里,沈琚和裴氏都在,沈幼芸和李肃则坐在右侧的太师椅上。

裴氏瞧了瞧沈幼芸的肚子,脸上有什么表情一闪而过,沈幼芸正好将目光飘过来,她对裴氏笑了笑,似乎猜到了裴氏已经知道了。

李肃平时话就少,因此只是沈琚开口问一句他才回答一句,好在沈琚同样是沉默寡言。所以竟然很奇妙的没有冷场,直到沈幼芸脸上露出了困倦之色,李肃才主动说出了一句话。

“岳父,芸儿这两日赶路累了,小婿想先带她回房休息。”

沈琚的权威一向不怎么明确,他并不是十分计较这些,但在李肃说起这话的时候,他的脸色还是变了一变。

可李贤婿所说的也是为了闺女好,再者,他看他那大女儿的脸色是不太好。跟这比起来,他的那点面子又算什么,便点头同意了。

李肃倒真真是一个体贴的好夫婿,沈幼青见他们即将出去了。想要跨进去的脚步也停了下来,拉着玉樨躲到门口的一只一人多高的青花瓷瓶后面。

“姑爷对大小姐真是好啊!”

玉樨满是羡慕,同时又带着几分期待。

沈幼青推了下她的脑袋,“你也赶紧找一个那样的夫婿,就不用羡慕别人了。”

“奴婢喜欢个子高的,有钱的。有才艺的。”

玉樨撇撇嘴,说的是很好她常年待在这么一方小天地里,要去哪里认识帅哥啊?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想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沈幼青认真的想了想,看着玉樨,突然眼睛一亮。

“账房福贵不就挺符合的。”

说完这话,沈幼青便扬长而去,徒留玉樨在原处发呆。

呵呵,账房福贵,一米九的大个子,管着沈府所有的银两……扒拉算盘珠子也算是才艺?

嗯,很好,果然很符合……

沈幼青在梅园的假山后面藏了很久,终于见到李肃从沈幼芸的房间里出来,他走出梅园之后,沈幼青才过去敲了敲门。

是沈幼芸的丫头来开的门,沈幼青趁她还未惊叫出声,便立刻冲进了房间。

“是谁啊——青青?”

在沈家,只有沈幼芸才会这样称呼沈幼青,不过倒是很亲切。

“怎么回事啊?”

沈幼芸一眼就看出了她的不对劲,沈幼青尴尬的笑了笑,她能说是在躲你相公吗。

那丫鬟看了眼色,便识趣地打开门出去了。

“大姐,我来看看你。”

“你的消息倒是灵通,我才过来你就跟着来了。”沈幼芸柔和的笑着,拉着沈幼青往桌椅那边走,手下意识的护在肚子上面,走路也小心翼翼的。

沈幼青笑呵呵的点头称是,“那是因为我身边跟了一个八卦的丫鬟。”

“嗯?”沈幼芸面露不解之色。

沈幼青一惊,玉樨跟在她身边久了,连她都被感染了,玉樨的说话方式她倒学会了,“哦,还不是玉樨,她刚才在前院看到你跟姐夫回来,就过来通知我了。”

好在沈幼芸也没有在意,只倒了杯茶给沈幼青。

沈幼青试探性的问道:“大姐,你跟姐夫这次回来是为了二姐的婚事,还是……”

“二妹的婚礼也是一个原因,另外,你姐夫正好休沐。时间也长,我们就想着回李家住两天。”

不会在沈家啊!

听到沈幼芸的回答,沈幼青的心里立刻放下心来,只要不在沈家就行。

沈幼青刚刚和大姐说了会儿话。就听到守在门外的丫鬟的声音:“夫人……小姐还没有睡下……四小姐过来了。”

“这丫头,怎么……”

裴氏不悦的声音透过那扇半掩的门传进沈幼青的耳朵里,沈幼青吐了吐舌头,沈幼芸安慰性的笑了笑,“没事的。待会儿就跟母亲说是我让你过来的。”

她的话音刚落,裴氏就进来了,“芙儿,是不是这丫头又吵着你了?”

“没有,娘,我是看大姐……”

“还说?”裴氏的眼光淡淡的扫过沈幼青,沈幼青立马蔫了。

还是沈幼芸提她说了话,“母亲,是我把四妹拉过来的,好久没有见到几个妹妹了。正巧看到四妹,这才让她一起过来的……”

裴氏瞅了一眼她的肚子,看了看一旁的沈幼青。眼神晦涩,终是将那句话问出口。

“芸儿,你是不是……”

沈幼芸的脸腾地一下红了,手覆到肚子上,羞涩的点了点头。

裴氏睁大了眼睛,看起来很是喜悦,“真的?几个月了?我就说我没有看错……”

沈幼青见她们两人之间的眼神,便觉得她们有什么秘密。便好奇的问道:“娘,没有看错什么?”

裴氏看向沈幼芸,征询她的意思,见沈幼芸没有掩饰的意思。便笑着告诉了女儿。

“真的?”沈幼青惊喜的看着沈幼芸,继而目光转向她的肚子。

那里有一个小生命……

裴氏轻轻地拍了下她的后脑,嗔了一句:“怎么这么大反应?不要吓到孩子了。”

“他能听到吗?”沈幼青觉得神奇。

“当然了。”

沈幼青不可思议的看着沈幼芸的肚子,也不管裴氏说了什么,期许的望向沈幼芸:“大姐,我能摸摸他吗?”

沈幼芸点头。抓着她的手放到自己的肚子上,沈幼青像模像样的揉了揉,没有任何感觉。

裴氏把她拉到一边,“现在他还小,你当然感觉不到了,青儿,你可不能再冒冒失失的了,一定要小心一点……”

“知道了,娘。”

沈幼青乖乖的坐到一边,眼睛里闪烁着奇异的光芒,可她也不知道现在这么高兴是因为什么。

裴氏和沈幼芸坐在沈幼青的对面,裴氏仔仔细细的嘱咐着沈幼芸应该注意些什么,沈幼芸红着脸听着。

“母亲,这是第二个了,我知道该注意什么。”

“那也马虎不得,不然你就留在家里吧,我们也能放心一点,姑爷虽然心细,但毕竟比不得女人……”裴氏的话都是在为沈幼芸考虑,可沈幼青听着却高兴不起来了,若是大姐住在家里,李肃不是会经常过来?

沈幼芸没有说话,像是在考虑,片刻道:“母亲,容我跟他商量一下吧。”

“松哥儿一直都在李家?”

“嗯,我们这次回来就是想带着松哥儿过去,我都几个月没见着他了……”

沈幼芸的眼眶说红就红了,母子之间的牵绊就是如此,分开哪怕一刻,也会十分想念的。

裴氏又少不了安慰她一番,沈幼芸的情绪稳定下来之后,裴氏才又道:“芸儿,你好生歇着,待会儿请大夫给你把把脉,顺便开点安胎药……青儿,走了!”

沈幼青慢吞吞地跟着裴氏出了门,迎面就撞上了李肃。

“岳母大人。”

“嗯。”裴氏应了一声,随即就感觉到闺女一个劲的往自己身后躲,甚是奇怪,“青儿,怎么不跟你姐夫打招呼?”

沈幼青僵了一瞬,慢慢抬起了头,呵呵一笑:“姐……姐夫。”

李肃只点点头,目光从沈幼青脸上扫过,眼里精光一闪,却并没有多说什么,沈幼青长舒一口气,看来是她想多了,其实她也并没有那么害怕李肃……

“小婿去看看芸儿,岳母大人……和四妹,慢走。”

沈幼青感觉她的腿像生了根似的拔不动脚步,刚才李肃的那个眼神着实是太尖锐了,他似乎对她还有很深的恨意!

至于嘛,不就是在校武场对他使了点诡计,让他在手下面前输了比赛……

沈幼青回到宁园,还在为李肃最后一个眼神感到瑟瑟发抖,现在的她肯定是打不过他的,若是他真的怀恨在心想要报仇的话,她岂不是死定了。

“小姐,您怎么了?”

玉樨也一直在琢磨着沈幼青是怎么一回事,可想来想去也不清楚是为什么。

沈幼青一边走一边问玉樨道:“若是你的仇人看你的眼神充满的戾气,你觉得那是什么意思?”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要不是充满怨恨戾气,那还叫仇人吗?”

“我是说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结的仇了。”

“那就说明那个人很小心眼!”玉樨如是地说道。

沈幼青还没想到该怎么说她和李肃之间的仇,就听玉樨道:“小姐,您跟姑爷有仇?”

“……”

果然,玉樨还是很危险。

沈幼青果断的闭了嘴,玉樨是很聪明,可她同样也是个大嘴巴,她可不想让那点恩怨满天飞。

“小姐,宁王走了。”

“为什么要专门告诉我这个?”

玉樨跑到她面前,瞪着两只大眼睛看着她,“小姐您就不用跟奴婢遮遮掩掩的了,就您对宁王的那心思奴婢瞧得真真儿的,好吗?”

“玉樨!”沈幼青怒了,“有那么明显?”

“很明显。”

沈幼青的脚步慢了下来,转而走向了池边的亭子,玉樨也跟着过来,“小姐,您跟大姑爷有什么恩怨?”

原来还在想这个问题。

沈幼青勾唇一笑,“你是丫鬟,我是主子,主子有必要回答丫鬟的问题吗?”

“您就算不说,我也可以通过我严密的逻辑思维推理到的!”玉樨自信满满的说道。

沈幼青给与了肯定,“对,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你是上过学读过书的奇女子。奇女子玉樨,去给小姐我沏壶茶来吧。”

玉樨愣了半天,气呼呼的走了,她有点苦恼:每天只是跟这位大小姐斗智斗勇,就得死多少脑细胞啊……

李肃没有在沈家住下,天将擦黑的时候,他便离开了沈府。

沈幼青立刻就觉得呼吸都顺畅了不少。

晚饭的时候,除了沈榆,沈家人都齐了,连二叔沈琈一家三口也留下来了。

卢氏因为今早去了庙里祈福上香,回来的时候沈幼芸还在睡觉,所以直到现在才算是见到大女儿,得知大女儿又有了身孕,她自然是最开心的那一个,不停地拉着沈幼芸嘘寒问暖。(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117章】 吵嘴 返回《佳偶小记》目录 下一章:【119章】 出嫁(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