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节最耻时代

文/山水话蓝天
本章字数:3701 攻约梁山txt下载

小欣慰的是,这个家并不奢华,应该并非大富大贵,但显然非贫穷之家,并且父母慈爱,亲情暖融融。看样子,一时半会生存不是大问题。

只是想到那世界为他默默付出一切的父母,无奈和酸楚顿时充满整个心头。

突然没有了引以自豪的儿子,已经年老头白的老两口能承受住如此沉重打击?从来都是以儿子为精神支撑的父母如何继续生活?

合同期未满,单位分的引进人才房,在自己死后,擅长组织协调演讲的领导们应该会声情并茂地念一通赵岳赞歌,然后悄悄把房子收回……好在,当初在国外挣得不少,没乱花,还清了留学欠下的债务还有近千万美金剩余,都给了父母。在国内的多项发明创新奖金,虽然按明规则,为和老资格争项目科研基金;为便于生产检验新试验成果;为避免被红眼排挤孤立,分给领导、车间领导、同事,加请客等,总还有的剩,再加平时寄给父母的高工资。老两口只要挺过失子关,养老医疗不愁。这让赵岳好受了些。

幼小的身体经不住过多思考和强烈的情绪波动,赵岳眼皮子发沉,开始迷糊。

“哈哈……公廉,记下你弟弟的生辰八字……建中靖国元年……。”

“廉儿,你将来东华门唱名,当刘名相(刘挚,沧州出身的北宋名臣)那样的文臣,你弟弟看样子更结实,长大从武,为父盼你兄弟携手齐心,一定要把那些时不时来我们这烧杀抢掠的辽狗斩尽杀绝。直娘贼!一定要他们把所犯下的滔天大罪一一血偿……”

昏昏欲睡的赵岳朦胧中猛然听到建中靖国、辽狗六个发音,脑子里轰得一声,猛地睁大了眼睛,小小身子一颤,“什么?……不是吧?”

“老爷,瞧你那大嗓门,把孩子都惊着了……”

全部注意力都落在赵岳身上的母亲张氏明显感受到小儿子的惊惧,立即娇嗔着赶人。

外面应该是来不少客人,贺喜声不断。

屋中总算安静下来。大热天的,赵岳却惊出一身冷汗,虽身累神倦,却再无半点睡意。

“建中靖国,公元1101年吧?不就是国史上最丢人可耻的花鸟皇帝道君赵佶开始的时代?”

虽非文科生,对国史只有粗粗了解,但臭名昭著的“靖康耻”和千古憾事“岳飞冤”,赵岳怎么会不知道。

家里那本为休息换脑子消遣的老读物《水浒》是赵岳从小学起就读,以后中学,大学,留学,工作,国内国外唯一一直带在身边的提神并珍视的东西。他小时从书中读懂人要有本事才不会被欺负,所以努力锻炼身体,稍大读懂有文化才是有本事,所以努力读书,再大领悟精科技才是通行的硬本事,所以努力学科技……

小镇上没有多少见识能力的父母不会教育孩子竖立理想观,无力提供强力支持和保护,那本老书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弥补了这种缺憾。总之那本古典书给了赵岳太多启迪帮助。

也因此赵岳爱惜此书,虽然几十年了,却被他保存得很好,在无聊时因探究水浒相关的事而唯独对北宋末年烂污历史多了点了解。

宋,被后世吹捧高歌为知识分子(士大夫特权)的天堂时期,文化黄金时代。可惜仁宗神宗两代喷涌的精英巨擎们本应振兴中华,却把内斗的特长发扬光大,你来我往,相互拆台得热闹,决不齐心协力改变弱宋。许是前二帝时老天给了机会,赵宋不珍惜,所以重罚之。刚死的哲宗有为却短命。花鸟皇帝上位。而恰恰女真人的精英喷涌时代来了。除了血性勇气似乎什么都不缺的北宋天倾血洗。

坏事不临自己身上,可以翻着两片嘴,放的轻巧屁。不深临其境,事不关己,说风凉话,摆高姿态,谁不会。

在这个连统治阶级成员-保家卫国的武将都是狗屎的时代,搞科技这等奇淫技巧的人能有什么地位?

歌宋?

别提诗词书画等这些与民生屁用没有的玩艺,其它文明发展能和宋庭有多大关系?以腐儒思想骗人醉己的大头巾代表知识分子,请别污辱了知识这个词。天无眼,怎么不把那些吹宋公知扔这?当蛮子杀鸡屠狗般肆意砍杀他们时,想必他们又转为对弱宋的无尽痛恨。这片土地上太漫长的历史一再证明,某类人巧舌如簧,擅长颠倒黑白、舆论攻击和导向,更擅长审时夺势的识大体,若生在这个时代,必定唾沫四溅立规矩宣讲忠义气节,训愚百姓浩气冲天正气凛然、遇金却会同梦中的羊官一样,争相摇尾谄媚,争取披上狼皮……

最热爱这片土地的是以此为赖以生存基石的民众。人们热爱国家,吐血供养统治阶级是认为在外敌来临时,国家能提供保护。总遗憾的是,人们什么都给了,什么都献出了,统治者什么都刮,什么都夺,就是不给保护。

“我是个新生儿啊,老天要不要这么残忍!在这落后鬼地方,我的奇妙科技构思、科技梦想都完了。”

赵岳愤恨交加:圣祖曾说,决定战争胜负的是人,不是武器。直娘贼!北宋软脚虾就算装备了机枪大炮,当金戈铁马裹着滔天杀气侵来,照样望风即溃。我不是出口成章,文采煌煌的文骚客,不关心政治,不擅长勾心斗角耍权拍马,注定当不了重臣投降保命继续作威作福,野人来必是被屠杀的屁民一枚。老子生得晚,没赶上抗战,贼老天看俺不顺眼,就把俺扔这感受战争的残酷?尼玛,抗战才八年,老子在这可要抗近三十年,想继续科研,一生也抗不完……

以后的日子里,和别的幼儿一样吃睡尿床。

在主题进行中,忐忑的赵岳断断续续从大人的闲谈中了解到更多的时事,当听到蔡京、童贯、梁师成等名。苏轼七月猝死于常州。东京泼皮高俅因球踢得好,得花鸟皇帝赏识一步蹬天入职皇宫禁卫都指挥,终于确定这就是那个最耻时代。

史载赵佶在位恣意享受二十多年,此时刚登基不久,而我也刚出生,换句话说,等我长大正要享受生活时,金军就来了。

“赵宋建国的时候死的人是历朝历代最少的,花鸟王八帝却害死这么多人,难道是要圆上祖上当初欠下的血腥?直娘贼!老天你玩我。这可能没有梁山好汉,却必定有金军南侵大屠杀。那些野人和日寇一样狠,连年战争可是把人口硬是毁了一半。毁灭五千万啊!这得多凶残。而这里正是紧临辽国的沧州,金军屠杀第一线……”

赵岳一想到这,再联系那清晰记得的梦魇,就不禁惊惧不已,深陷焦虑郁闷。

好吧,事到临头需放胆。

乱世首先必须得有个好身体。否则到时跑都跑不动。

你说骑马坐快车?

说笑呢。

国家有难时都是领导先走。大宋极度缺马。到时马不够大头巾、将官们逃跑用,哪轮得到屁民。

为了长得快,有个好身体,软得连翻身都不能的幼儿赵岳做不了什么,只有顿顿拼命吃奶。

(快捷键 ←)上一章:第3节淡定不了 返回《攻约梁山》目录 下一章:第5节赌命(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