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节阴云难散

文/山水话蓝天
本章字数:4664 攻约梁山txt下载

不大的门房挤满了人。张氏母子、何氏母子、乔氏、八个老太太......挨挨挤挤坐了一屋子。

门房老头早失了一向坚守的阵地,晕头转向地外面候着了。

刘武满脸傻笑地在门口提着大茶壶。

赵信、赵越满脸傻笑地一边一个守在门口听候招呼,按管家老刘隐讳的指示,确切地说是听候张氏招呼。

而笑是必须的,而且还要充分显示出真诚赤诚忠诚热诚......n多展现正能量的要求,总之绝不能让张氏感觉到一丝一毫的不安全。

这是老刘特别要求,反复强调的。

读书不多的刘管家今天洞脑大开,这好词汇、正面词汇特别多,一说起来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有关不住洪水的趋势。

三野小子难得这么耐心、老实、听话,都努力照做。

可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这一直正能量的笑比抗辽寇打仗杀人累多了。弟兄们真心坚持不住哇。

所以笑着笑着就成了比哭还难看的僵硬傻笑。

老刘自己正一趟一趟地亲自往里面送茶水。对上张氏就一脸的笑,使劲笑,恨不能把脸笑开裂了,以示自己对张氏是忠诚的、热爱的,坚决拥护的,暗中支持的,生怕张氏一个心灰意冷不高兴,转眼又抱着小少爷决然离去。这次要离去,只怕再不会回头。赵庄一个台柱子就没了。赵庄无数的繁琐麻烦就轮到他们三老爷们挠头了。

唉,老马的乔氏是个相夫教子的本分人,知书达理的,不乏聪明,可当不得大用。自个家里的何氏是个勤快能干的顶好女人,可也仅仅如此。平常不觉得怎么地,今的事一发生,这一对比,才知道主母是如此厉害,如此重要。怎么当家老夫人就不这么想呢.......

屋里的气氛诡异。

除了小刘通无知无畏地继续卖弄大罗神仙也听不懂的神语、众人或轻或重的呼吸声,和偶尔的喝茶声,再无一丝动静。

张氏安静地抱着儿子。

何氏僵硬地抱着儿子,大气也不敢喘。

郭氏老奶奶和乔氏笑看着趴在母亲怀里打磕睡的小赵岳,只是眉头微皱着,透露着她们的同情、担忧和无奈。

其他老太太们,加上赵岳两姑姑或微低着头,或面无表情地瞅屋巴,一个二个都眼无焦距,目色茫然,不知在想些什么。

赵岳从微微的眼缝中观察着众人,心里突然有所触动。

眼前的景象和记忆中金军杀到时的宋廷反应是不是太相似了?

好有一比:老太太们就是那些文官大头巾,甭管是忠是奸,有才没才,平常话都特多,主意不少,主见特正,可一听说金军以排山倒海之势杀来,就只会,只能跺脚说“怎么会这样?这可如何是好哇?”

管家老刘就是首鼠两端的朝中或各地军阀首脑,或被束住手脚的老种相公那样的爱国将领。总之无所作为,或难有作为。

刘武、赵信、赵越他们就是一腔热血,有心有志,却作不了主的军中低级将领。面对事发,领导不作为,只能干瞪眼生闷气,干窝着。

.........................

内宅。

咱们把镜头拉到事发时。

当时,张氏抱儿子走了。赵老财急得正要追赶劝说,却被老太太一声呵斥阻止了。

“糊涂蛋!”

老太太恨恨地点着儿子的脑袋,“跪下。”

怕气坏了母亲,赵老财只能老实跪在母亲面前,心里想着老婆和儿子暂时离开,避避老人的火头也好.......

哪知道,过了一会儿,周二过来搬箱子,老太太从张氏果决回击的扰乱中回过神来,突然大脑洞开,想到:这个妖孽既然处心积虑降生我家,有心暗害赵家,那躲在张家,就不能回来行凶了?

哎呀,不行,必须除掉他方可保赵家安宁无事。

有了这念头,顿时急眼了,那妖孽躲进张家,再想除掉就难了,急吩咐儿子:“大有,你若不糊涂,听娘的话,赶紧赶去拿下那妖孽,绑紧了,架火烧成灰远远撒到各处。哎呀,娘也是老糊涂了,不该这么莽撞的。”

“啥玩?烧死岳儿?”

赵大有吓一跳,再听后半截,“咦?娘这是醒悟了?知道自己杀孙子是莽撞错误的?”

却听老太太又嘀咕:“没有灵符封镇,也不知凡火能不能烧死那妖孽?糊涂啊!事先应该请能降妖伏魔的高人帮助才万无一失。广济寺的善德大师,听说佛法高深,擅........”

抬眼看到儿子还傻跪在面前,气往上冲,怒喝道:“还跪着干甚?莫非娘疼了一辈子的儿子要媳妇不要娘,不听娘的了?”

“原来是这么个莽撞。”

被大帽子扣住的赵老财心里这个苦涩为难啊,直恨自己今天多嘴多事,要不然现在和马贤弟、老刘谈天说地,顺便安排好岳儿的百天宴,正喝得痛快呢........

世上没有后悔药。

此时也不能硬顶老太太的命令。

这可是亲娘。可不能气坏了老人家。

一急之下,赵老财真得大脑洞开,有了主意。好坏不论,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最好能拖到老婆跑了。

“娘,你是最疼孩儿的亲娘。孩儿怎会不听你老人家的。”

老太太一听这话,气顺了些,但仍瞪着儿子,正要催促。

“娘,你别急。凭孩儿的本事,除个把妖不当事。孩儿只是想不明白一事,想请娘说一说。”

“讲。”

老太太十一岁就顶个男人养家立户,风风雨雨的,早练出来了,一旦有事就会气势如虹。

此刻的架势就是金銮殿上的皇帝见了也要自愧不如。

“娘,孩儿是想问一问,岳”

“嗯?”

老太太一声质疑怒哼,把赵老财到嘴边的“儿”字硬生生憋了回去。

“嘿嘿.....”

赵老财干笑几声,想方设法地多废话:“娘,你别生气,孩儿这不是说顺嘴了么。你消消气,消消.......可不敢伤了身子骨。若是那样的话,孩儿可就万死莫赎.......”

老太太一抬手果断打断了儿子的罗嗦,竖起眉毛喝道:“少废话。你当娘真老糊涂了,看不出你在拖时间?”

“呃——”

“嘿嘿......那是那是。娘自然是最厉害。要不然怎么只有你老人家生儿子呢。嘿嘿,嘿嘿。”

这话有歧义。

但为赵家生了儿子是老太太一生得意的大事之一,所以怎么听都不厌烦。

刚才升起的火气又降了些,稍理智了些,再瞅瞅一向英雄豪爽的儿子此刻努力地一脸谄媚,老太太心疼地叹口气,转而更恨赵岳,“都是那该死的妖孽引来的。”

“别嘿嘿了。娘知道,今个不让你问清楚想明白,你是不会去为难你媳妇的。”

赵老财败阵,低下头。

“不就是想问娘为啥就断定那小东西是妖孽?”

“嗯。”

“娘就告诉你。”

(快捷键 ←)上一章:第16节人心莫测 返回《攻约梁山》目录 下一章:第18节阴云难散(下)(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