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节寒风6

文/山水话蓝天
本章字数:4932 攻约梁山txt下载

 田虎和手下咬牙吐血把海盗勒索的东西和人勉强凑齐了,交别人负责押送去缴纳给海盗,不放心,怕卷财跑了结果让晋国这帮人被恼怒的海盗问罪倒霉,所以特意交由不会叛逃的田豹主负责押送。

看着浩浩荡荡的车载着财富和人离开了视线,田虎等人眼睛一齐变得血红。

田虎不忘帝王角色,还咬牙切齿对手下说:”弟兄们,勿忘今日之耻。我们要抖擞精神奋斗下去,推翻弱宋,一统江山,强大了早晚一日报复回去,抢光海盗国,杀光......“

这号召还是有点作用的。

因为宋王朝最可怕最有威胁的西军不存在了。身处河北的晋王朝没了最大担忧,从此可以尽情折腾了,未必不能干翻弱宋取而代之。那样的话,富贵荣华岂不更大?今日失掉的一切,那时也能全捞回来,而且更多更好......

一时间,众匪的气势陡然又焕发了,各种咆哮叫嚣又响起来,后又变得小声了,怕传到海盗耳中挑起海盗的杀机......海盗的报复心可是极强的,玻璃心有怒不忍,有仇不过夜......就别嘴上一时痛快了,脖子却遭殃,没了脑袋啥也不用想了。

田虎为交付勒索,还特意提前和围堵晋国的宋军打了招呼。

田豹押着队伍来到宋晋交界处。

负责这面战事的辛从忠不敢轻信田虎之言,怕田虎耍诈明是屈服海盗实为趁机攻州抢掠,亲自带兵追过来查看究竟。

”俺们真是过境向海盗交纳勒索的。不是耍心眼趁机抢掠。“

田豹大大咧咧嚷嚷着,”老辛,不信,你亲自查看呐。“

辛从忠在马上瞅瞅车上载的不少神情复杂不知该喜还是该悲的妇孺,仍不放心,上前想亲自查看那些厢式货车。

田豹却抢先打开了一个大箱子,”老辛,你不信就看这。“

那箱子一开,顿时满箱子的珠光宝气在阳光照耀下闪烁着醉人的光芒,别说是草民出身的无良宋军,就是不缺见识的辛从忠一眼之下也挪不开眼了,一股强烈的贪婪狂涌上心头,抢了占了的冲动是如此难捺,一双眼睛都瞪得溜圆了。

正贪婪失神迷醉间,不料田豹突然道:”老辛,你好胆大好贪婪啊,连献给海盗的东西也敢抢占了。弟兄们,咱们人少打不过宋军,护不住这些财宝,对不住海盗了。撤——“

喊着,他圈马率先就逃,似乎宋军真动武行凶强抢他一样。

他的部下,轰,也立即抹头就逃,不多会就跑没影了。

辛从忠则......傻眼了,贪婪和占有的冲动仍是那么强烈,一时难以抑制。但......中计了,眼前的财富美人都落他手里了,他可以轻易占有了,可是......

“卑鄙,无耻。”

辛从忠怒骂田豹,万没料到一向鲁莽少智就知道恃强耍横的田豹居然也有闪烁智慧光芒的一天。

田豹这一跑,轻松了,没事了,不用在宋军地盘冒险来回了。

辛从忠得了大便宜,却是要......倒霉了,海盗盯上他,一个弄不好......嗨,别说占了这些醉人的物和人从此快活赛神仙,就是满门老小的命能不能活过这几天也不敢多侥幸指望。海盗不收拾田虎,转而收拾敢抢海盗东西的他和宋军........就算他能逃过海盗的追杀,可毁掉了朝廷花费了无数人力物力才慢慢形成的围剿田虎的防线,只此一条,朝廷也得收拾不死他......

所以,意外横财得之未必是幸,更不意味着从此钞票我有幸福就握手中了。是福是祸还得往下过着看。

辛从忠好不容易才把贪婪控制在理智范围内,想当看不见,把东西和人就这么丢在此处不管,可到底没敢真撒手。

这就是丢了,少了,人跑了,根本说不清啊。

海盗岂会有闲工夫追究这其中到底是怎么个事。

他们只在意该到手的却少了,甚至全丢了,只会把怒火撒向一切和出事沾边的人,只管挥军推过来凶狠报复解恨。

海盗,现在谁也惹不起呀,而且根本不是可讲理的青天老爷文明派。

没见辽国已经收回了远征金国的兵力,有重兵在手却不也没敢追杀报复海盗抢回财富找回大国脸面?..

辽国显然是见识了海盗的实力和凶悍强硬作风,怕了海盗,比害怕女真蛮子更畏惧海盗。那么,宋军?

没奈何,辛从忠反复拈量后只得恨恨接手,按车上留的交接地址老实代为转交。

他很害怕田虎这帮人设了更大的套坑他。

要是在交接清单上多列了东西和人,实际根本没这些,而海盗却照着清单来点收,那岂不照样说不清而玩蛋了。

好在没这阴险一幕。

田虎这帮人倒是想玩一手借刀杀人,可也不敢在此事上欺骗着利用一把海盗。

财富和人都交了,若是因为这点算计而激怒了海盗,赔了夫人又折兵,而且怕还要搭上小命,那才叫愚蠢而冤呐。

辛从忠却不知这节。

清单是密封的,不能私拆看看再原样弄上。他暗骂自己蠢了,忐忑不安亲自带人去交接,有万一,也能及时申辩。

海盗照单清点,无误。

这让辛从忠紧悬着的心放下了,转眼间扫视着只百八骑兵的海盗接收队伍,没瞧出有什么厉害不可挡的,他在历史上征方腊曾经上演过的贪功贪财乱杀江南无辜的贪婪凶残性子又活了,忍不住就想是不是杀了抓了这点海盗,一可探探海盗底细,从俘虏口中弄明白海盗王国到底是谁在当家,到底是不是传说的那个横海魔王海盗头子是真主。立大功。这可是朝廷最想知道的情报。二可占了这笔财富,实在是太多太诱人了,谁不想霸占了发了......从此家族还愁什么没钱享乐繁盛......

就在他转着眼珠子臆想而蠢蠢欲动略有走神中,海盗骑兵头目就笑了,懒洋洋对他说:”这些呢,东西好,美人也妙啊,辛将军是盖世英雄大将,你是不是很想要啊?想要就拿去。我们这就走。主动留给你享受,如何啊?“

辛从忠一惊。

那骑兵头目又丢过来一句话:”你如此敢想敢为有闲心,那就代为转告各州府一声,照样交钱交人才可保命。“

说完,他和手下弟兄押着大车慢慢走了。

而辛从忠那脸却顿时如被狠扇了几个大耳刮子一样变得通红。

果然呐,接手这事,麻烦后果来了。

海盗不在这批东西上作文章整治他,却把一个更招祸的麻烦强塞给了他。

他若是不遵照海盗的话通知海盗沿途会经过的他防区内的山西这些州府赶紧凑钱凑人上贡,海盗必定会挥军攻打,到时候破城洗劫屠掉众多官员.......一切损失和罪责终会归在他事先不通知上。海盗肯定会宣扬他辛从忠不老实激怒了......

都是贪婪惹得祸。

我怎么就没控制好野心让那海盗头目瞧出来了呢?

辛从忠大为懊悔,瞅着慢慢远去的那点海盗,凶性勃发,恨不能挥军追上去杀光了嚣张的海盗,但......也只是想想,他再有军事才能再胆大骁勇善战,逼到了这一步,掉坑里了,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了,恨极了,却也不敢真耍横怼上海盗。

实际上他若冲动动手了,只会稀里糊涂淹没在近百手榴弹重点对他轰炸中死在当场。

冲动是魔鬼。他没敢任性却是侥幸避过大劫,这次确实算走运......

正胆战心惊的各州府在得了辛从忠的通知后反而松了口气。

老实交钱交人,海盗就不会攻城杀人行凶,不用担心满门老小和自己的小命不保了。可转而另一处心思又涌上心头。

千里做官只为财。

把当官多年巧取豪夺才积攒起来的金珠宝贝家底连同满城的财富转眼间都要搜刮清理出来交给海盗,这......

能当官,都是高智商聪明人,治国抵御外侮剿灭田虎,没那能力和劲头毅力,但藏污纳垢......耍自负的心计就能耐了。

于是,有的州府文武主要官员勾结一起,利用海盗凶名制造紧张空气,吓唬逼迫满城人家为活命自觉交纳财物和海盗索要的妇孺人口......搜刮了大量钱财........偷偷摸摸私分占有了眼热的,把剩下的交付海盗,哭穷就这么多,都抄交干净了。

另有胆子更大更敢干的官员,搜刮了后,干脆一个大子不交,都私藏好了,自己却带着家人保镖趁夜弃城潜逃,想等海盗走了,打不了城池杀不到自己家了再悠然回来继续当官做镇守享受白得的巨大横财富贵。

他们觉得:反正海盗这次肯定是主要忙着看押护送移民,没那么多精力和时间耗费在山西,沿途敲诈只是顺手的事,不可能敲诈不到就拖在这不走了,海盗带这么多难管的异族,加上冬天转眼降临,急着走,肯定拖不起。

至于不战弃城而逃是失职重罪,被抛弃的城中百姓、军队、士绅商人、小官小吏......要倒霉了,怕是会被恼怒的海盗报复死不少,那都不要紧。有借口推托罪责,全赖海盗贪婪凶残强大上就是现成最好的手段,有的是办法,总能应付朝廷。

结果呢,敢玩自负的袖里乾坤权谋才智的全......死了。

有的被海盗带着吐蕃西夏蛮子冲进城去,直接杀到家中。有的被截杀在潜逃途中的城外,死得更惨。

海盗此次本是要钱不要命的。这些污烂文武却是聪明过了头,积极作死。

也有离得海盗过路远的州府,揣摸海盗应该不会为点钱财妇孺就大费周章地派大军来攻城强取,或是想展现一把忠君爱国护民有责的能力胆魄和节操,虽不敢扬言不怕海盗,却也沉默拒绝勒索,聚兵民据城做防守死战式,也估摸着坚城也没那么容易破,海盗又不是神仙,意志坚强点守城拖个十天个把月拖到海盗耗不起而离开不成问题,却是不知海盗破城的手段,无知也就无畏,体现了此时代儒腐士大夫只有道德文章空洞务虚见识和臭脾气,贪婪名声,想就机搏出位谋官场大前途,你们都看看啊,别人害怕海盗,本官不怕,而且顶住了压力,保住了......骨子里也是万万舍不得家中的财宝美人。

对这样的官员,赵岳的态度明确。

军队立即开过去,炮击转眼破城......做美梦的官僚顷刻间做了刀下鬼......

有此种种儆猴的鸡为事例,剩下的那些州府的侥幸心就吓没了。

想卷财潜逃的不敢逃了。想顽抗的不敢想了......

海盗在卷众向东南迁移中,一路敲诈沿途的官府,并洗劫乡镇那些夏季发了国难财的贪官污吏地痞恶棍各种黑心家伙,但并不就手杀掉,也把应该在金军杀来前救走却因各种原因没能在此前的移民狂潮中逃走的妇孺进一步清理掳走......

潜伏在山西各州府的最后一批间谍就此也全部撤离,随军回帝国的家去接受新工作,开始新的生活。

宋都东京。

海盗掀起的凛冽寒风也直接刮到了这。

皇帝赵佶和满朝文武大臣本就被传来的西军集体叛变而惊得要死要活,第一次感觉天真要塌了,第一次不再敢任性了,第一次多多少少开始真正对自己的往日糜烂堕落**统治胡为有所忏悔,都在内心里急速分析形势,揣摸海盗用意和肚量,臣子起了各种心思,要不要抢先联络海盗表投降诚心什么的力争获取功劳信任继续富贵,赵佶则在担心海盗会不会携横扫辽夏两强国的惊天之威和怕不有百万这世间最能打的联军顺势一举铲平了宋王朝,这时,敲诈勒索信也到了东京。

这信是海坛岛海盗总头子钟相搞出来的,不是为功劳擅自作主,是赵岳电传的命令,以海盗国的正规名义进行。

钟相亲自出马为使节,前往东京当面怼皇帝赵佶和满朝文武。

接招的扬州知府吓得要死,哪敢趁机拿了主动送上门来的朝廷恨之想杀之久矣却不可得的钟相这个海盗头子,不但引城中主要官员亲自出城恭敬迎接海盗国使节,全力盛情款待,极尽讨好,委婉表达投效心,试探他们这伙人有没有可能加入海盗国继续当官,也按钟相所托把敲诈信快马送去东京让朝廷先了解一下准备着,而且生怕使节在路上有个什么闪失出了意外招来塌天大祸,派了精挑细选出来的一队精锐军队由最信得过的大将带领着随行北上保护使节到京......

(快捷键 ←)上一章:第301节寒风5 返回《攻约梁山》目录 下一章:第303节不是敲诈,是控诉,上(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