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节一处处丑剧闹剧

文/山水话蓝天
本章字数:5214 攻约梁山txt下载

 白时中这边查抄高官权臣家收获没预料的成果。

负责搜刮的中央领导小组四干将对付的是普通官吏,下手自然没什么大顾忌,是一家家真查抄个干净,收获惊人。

有不少不起眼的,凡是有些正经地位的士大夫以前就会根本没把其放眼里当人看的.区区吏员家,其家财居然能达数万甚至十几万贯之巨。不但有大把金银,还能抄出不少的珍贵玉器珠宝什么的。而这种富有却不是祖产导致的。

这些吏员都是各部门有些实权的具体办事员,油水足,现在才知道这些混在官场的小人物也真是胆子大敢捞狠的。

这从侧面也反应出大宋官场已经腐烂到什么程度。

小吏尚且如此,那些位高权重的官员能捞得怎样狠怎样富有,可想而知。查抄的结果也证明了官僚之贪的恶劣程度。

但综合收获,白时中的心情却越发沉重,这下是心真的凉到底了。

这才多少啊!

离海盗索要的数额还差特么十万八千里。

在向海盗使节再次哭穷,不顾脸面的下跪了哀求,却得到钟相冷笑着淡淡哦了一声就不理他了后,白时中这会是真清醒了,当机立断,做的第一件事是立即回家不顾妻妾儿女哭闹,亲自指挥把所有符合海盗要求的无论是人还是财物都掏干净了,并亲眼看着禁军把他家的这些人和财物和搜刮的其它人、物一并装船运走了,不管家中只剩下的老妻等海盗不要的人如何心痛哭闹,径直去了皇宫拜见太上皇赵佶。

向暗中一直留心搜刮情况的赵佶简单汇报了一下情况,白时中叩头在地,哭声道:“臣罪该万死,无法完成任务。”

赵佶满脸是黑的,但真怪不了白时中不尽心尽力。

他知道蔡京、童贯......等人的表现和掏出的财产情况,心中也有疑虑猜不透的,但此时不是追思这个的时候,也知道白时中的为难和此来的意思,就温言安慰了几句,表态道:“是朕想差了。这些日子难为了爱卿。”

吩咐总管太监:”把宫中的都拿出来吧。都交出去。希望能让海盗知足而退,换我大宋江山和子民再得安康。“

又让儿皇帝赵桓再下一份圣旨交给了白时中:赐权查抄所有皇族之家。

这次,地位超然的皇亲国戚诸王族之家也逃脱不了”无私奉献“了。

时光飞逝如电,可海盗要求的数额想完成还遥遥无期。

大难转眼就会来临。

再也不敢存耍赖过关的侥幸心。至此也顾不得王族体面和王族对皇帝的愤恨抱怨了。都得抄干净,以最快的速度。

皇宫中惊人的金银财富一补上窟窿,果然济了大事,但仍然窟窿不小。

而海盗使节终于淡淡说了句:”总算活明白了点。“

仍是再无它言,只是看着除了自觉掏干净了家财的白时中以外的中央领导小组成员,眼神冷酷而含有明显的嘲讽。

恭恭敬敬的搜刮四干将在低头中也察觉了海盗使节的对自己的情绪,无不胆战心惊。

这几日奉旨肆意大搜刮,海盗发了,他们也发了。以前看都看不到的好东西可是放胆捞了不少,而海盗无疑是有数。

惊恐不安促使这些小组成员在查抄皇亲国戚王族之家时,态度强硬无比。

这些依赖皇权一向活得最体面最潇洒最富裕娇咨的社会寄生虫贵族自然不是好惹的,蛮横傲慢惯了,一见自家的金银财宝娇妻美妾........全都会被搜刮个干净,顿时如掏了他们的心一样疯狂了,一个又一个,一家又一家,全都不顾皇族体统地市井无赖泼皮一样对上门查抄的官员大骂不止,动手扑上去殴打都是最常见的行为,对寻常禁军或吏员更是喝令家中打手狠狠阻止狠狠打,敢抄老子家?打出去。胆大凶狂的甚至敢直接杀人,杀抄家的,也杀要被弄走的妇孺美人什么的。

”本王(老子)不能享受的,海盗也休想得到。人,我全杀了就不用交了。财物,我烧了,毁干净了.......“

霸气无比,凶残歹毒张狂无比.......充分流露了这等高贵惯了的尊贵社会寄生虫的本性是何等的自私无耻没人性。

白时中急眼了。

你特么妈的,打我们官员,杀几个禁军和小吏耍横泄愤也就罢了,你把该交的人杀了,财富毁了,想干什么?

”一代代享受皇恩,享受万众供养,国难时居然如此不顾体统更不顾大宋安危大局,简直天良丧尽无君无父。将士们给我把他们抓起来,若还有敢耍横闹事甚至行凶的,就狠狠打,打老实为止。打死算他活该。敢动兵器反抗的,直接杀了,决不能让他们再肆意屠杀妇孺纵火毁灭财物。出了事,本相担着。“

抄家禁军死了军中兄弟,自己的性命也处在危险中,正愤恨难平却又不能做什么来报复而格外憋屈愤恨难受,有了这个命令顿时眼睛瞪了起来,拔刀凶狠扑了上去,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不是军痞就是社会恶棍,行凶做恶惯了,凶性一发下得了狠手,刀背狠狠砸去,枪杆子凶猛抽去......对还敢耍横硬怼上来叫嚣”来,杀我啊,有种你就杀本王(本国舅......)试试“的往日尊贵到高不可攀者打得这个痛快......几时能有这种痛捧贵人的机会啊......往日自己在这些人眼里只是草芥......

这些尊贵的王八蛋平日里养尊处优,个个娇生惯养惯了,哪吃过毒打的苦头,刚开始还气焰不减反增嘴硬而勇敢得很,但狠吃了几记毒打,一看禁军真敢对他们放手毒打甚至会当场杀掉他们后立即就一个个全老实了。

白时中为保必须交给海盗的财物抢时间急眼了而不得不硬头皮勇敢担当了一回,挽救了要海盗要的财物和人,能更好地填上窟窿减轻海盗会降临的惩罚,也镇住了这些依仗皇权相信白时中等不敢真把他们怎么样的皇亲国戚的嚣张气焰。

对躺在地上哭嚎撒赖并放言事后必报复的种种威胁,白时中冷笑一声:”本相一心为国为君王,此心天日可表,岂怕你威胁?太上皇和皇帝陛下的一切财物都拿出来了,宫中的妃子美人也得交了,你们这些人算什么东西?竟敢不顾大局以暴力抗旨?没当场杀了你们,惩罚对君王的不忠不敬,已经是便宜你们了。若再敢自私无耻挑衅君王权力践踏朝廷威严,休怪本相这就下令将士们对你们动刀。“

他心里还有一句话没说:”杀光了你们这些只能造粪的囊虫,也能省下无数钱粮消耗,减轻以后国事维持的艰难。“

宋王朝已存在了上百年,皇族繁衍的人口已经很多,要国家白养的”尊贵猪“也太多了。

往日,大宋富裕之极,养这些不能杀吃的纯废物猪也不算什么,再多些也养得起,可如今呢?

往后,正经干事的文武官员也要没好日子过了。哪有余力再照顾这么多猪狗不如的东西肆意挥霍享乐。

不劳而获,一代代称王当爷尽情享受富贵荣华,这已经享福享受得是罪孽,到了此时居然不知自己是多余的,还敢无视供养他们富贵下去的江山社稷安危?这种无耻找死者,不早早杀干净了还等什么?

可惜呀,不能。

白时中愤愤不平,一时间,当官日久早黑透了的心中也充满了正义感,对海盗勒索光这些皇亲国戚者的一切享受让这些尊贵的无耻者倒霉,也隐隐约约感觉到一丝快感。

早该教训这些富贵废物了。

可惜本相不是海盗,不能加入进去,不能充分体味教训宋皇族的快感,也是倒霉者一员。

镇住了皇族中最张狂无耻胆横的,再往下就好办了。

从京城到京城以外的京畿地区,所有皇亲国戚家全被强硬查抄一空。

这些投胎技术好的猪,累代富贵,朝廷供养,皇帝赏赐,加各种巧取豪夺,除了极个别不得皇帝待见而落魄了的,其余的家家是钱粮广有金银珠宝如山。汇聚起来填窟窿,一下起了大作用。

白时中看到接近勒索的”奉献累积数“突然明白了:海盗此次敲诈不是狮子大开口随意漫天索要的,根本是对大宋的财力底蕴,至少是对京畿地区的财力底蕴是有堪称精准的估量的,肯定早摸过底,根本是有很明确目标开的价.....

所以,穷棒子出身的海盗收到皇宫的无数奇珍异宝却无动于衷,海盗使节听着送去的惊人财富,回应的却是冷笑。

海盗心中早有数,对肯定能达到却没远没达到要求的成果怎么可能表现出满意?

意识到这一点,白时中不禁猛烈打了个寒战。

大宋统治者对本国本身都无法掌握的事,海盗却能。海盗国........这是怎样一个可怕的谜一样的国家和大宋对手啊!

危机意识越发强烈到不可抑制。

白时中再次亲自带队重抄大臣要员的家。

这次没什么可客气的。

也顾不上客气了。

皇帝和皇族都掏干净了,大臣还想蒙混过关就是笑话,填不满海盗窟窿的要命笑话。

他站在童贯家的院子里,脸色憔悴而灰败,满眼血丝,面无表情,僵硬沉默看着禁军涌入内院.......

童贯也满脸铁青站在院子中一言不发,一双三解眼瞅着官兵当他的面把他这个最高军事长官的家翻个底朝天抄个干净,看着一箱箱财物被抬出来直接装车拉到河边装船,看着家中的美人、丫环一个个一批批强拉出来或哭哭啼啼或忐忑不安实际暗暗高兴地被禁军押走也直接装船,看着剩下的人撒泼哭闹却没用......他的心在滴血,满腹杀机,双眼凶光四面射......

在这一刻,他很想不怕死地立即恳求皇帝允许他带兵悍然反击海盗,夺回财富,抹去耻辱,战死当场也不后悔。

当然只是心痛加仇恨中激起的一时血性情绪。

皇帝(赵佶)不可能答应他。赵佶是什么德性,他童贯最清楚不过了。

就算赵佶想翻脸试试真允许他领兵反抗和报复海盗,他童贯却就萎了,怕了,并没有牺牲性命拼了的勇气。退让,妥协,老实低头忍受耻辱,若是重来当初面对海盗使节的那一慕,他仍会如此选择。他只是个太监,没卵子的腐朽官僚。

抄到张邦昌家,张邦昌同样是铁青着脸一言不发......

高俅家就不必再抄了,上次就抄干净了,事后还派人暗中盯着高府会不会把藏匿别处的财物再转回府,但没有。

抄到开国勋贵家,当事的勋贵也个个脸色铁青,娘们和纨绔老爷小爷们则死了爹一样拽着搜出的财物撒泼不撒手,却被官兵推开甚至恼怒一起随手打倒在地。

鉴于皇族胡闹抗旨的教训,这回的禁军是皇帝身边的御林亲卫,不是带兵勋贵能随便报复处置的,敢出手动硬的。

唯一让白时中轻松一些的勋贵是开平王高怀德后代的家,也就是赵公廉手下的统军主将高继光的家。

和赵岳家相似,高家当家的也是还活着的嫡支长房的老太君,也是高继光的亲祖母。

老太太下令主动把家中要交的财物和人准备好,并且亲自坐在院子里看着大伙行动。

那些只知贪财享乐的家族成员如何肯失去赖以挥霍的财富,无不哭闹哀求,教唆不懂事的小孩子.......想让老太君心疼孩子而心软......老太君板着脸一概不理。

敢闹得事情无法进行,太不象话的,祖宗家法就上了,当场打个半死.......再不象话的直接开革出家门。

”混账东西,往日里不成器,靠着继光他们争气的几个勉力支撑门面,瞎胡闹,过你富贵悠闲大爷日子也就罢了,眼下国家危难,江山随时都可能不保,你们还如此不懂事理、无能不知羞耻,还只顾任性自私享乐胡闹,岂能容你?“

”你们这些东西难道是想抗旨把我高家满门全送进大牢,甚至全获罪处死?“

老太太恨恨地骂着,心里失望之极,但其实并没有多少悲痛。

老人家虽老却不糊涂,经历得多了,睿智得很,况且她知道孙子高继光是赵公廉的心腹,高家其实已经是海盗的人。高家儿孙及府上成员,凡是好的海盗愿意要的人日后都会转去海外,海外也已经有高家有出息的子孙仆从在当先驱建基业或上学学海盗国重视的实用学问,至于这些只会吃喝嫖赌只顾纵情享乐作恶的最终都得无情抛弃在大宋承受战火考验......

既然早决定了无视这些人的生死而必须抛弃掉,现在她又怎么会怜惜这些败家蛀虫为钱财损失而痛苦哭闹。

开国勋贵的后代,有先天优势,得皇帝照顾,更容易得富贵,但在一代代皇帝的冷酷审视下也过得如履薄冰。老太君活了这么大岁数,经历了太多官场险恶和世间的风风雨雨,能以睿智和身份当家作主,那心也早磨得该硬就石头一样硬。

她的果断和主动,却是让白时中此行轻松了许多。

即使以白时中这种当宰相的官场虚伪和心毒,面对老太君的睿智和大度果断风范也不禁真心敬佩地称赞几句。

高见亮节,关键时刻证明家族领导者的生存智慧真水平,就是指此刻的老太君这种人这种表现吧。

(快捷键 ←)上一章:第6节猜不透的,下 返回《攻约梁山》目录 下一章:第8节最后的体面(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