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4章

文/月陌紫觞
本章字数:2558 药香卿王妃txt下载

第644章

男子理所当然的任由甄穆兰、季琉璃在卿王府前尽情释放压抑了许久的情绪,但不代表其他人也对此不闻不问。随梦小.lā

“这这要怎么办?”浮生从来就没遇到过两个女子抱团哭成这样的情况,只能不知所措地原地打转。“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别转了。”金秀琳一把拽住了浮生的肩膀。

她本是跟在了季琉璃、浮生身后慢悠悠晃过来的,怎知刚一到这边就见浮生急慌慌的。

再一结合季琉璃及那个华服女子哭得稀里哗啦的场景

“唉。”金秀琳无奈叹了口气,凑到了浮生耳边轻声嘱咐着道。“浮生,去告诉你家王爷,他要是再不现身璃儿可就要动胎气了。”

“什胎”浮生吓得原地蹦了一下,紧接着就犹如离弦之箭般转身冲进了内府。

在浮生前去请耶律卿的这段时间里,金秀琳没有上去阻止季琉璃、甄穆兰不顾场合的哭泣,而是目不斜视的盯着那名默默站在一旁的男子看。

“”男子当然是察觉到了金秀琳的目光,非但不打算理会,还偏过身子以躲避她的视线。

金秀琳嘴角狠狠一抽,直接举步来到了男子面前让他避无可避。“五皇兄,你就这么不待见自己多年不见的皇妹么?”

男子一听金秀琳对他的称呼,顿觉嫌弃的皱起眉头。“别这么叫我。”

“哦。”金秀琳缓缓点了点头,从善如流的更改了对男子的称呼再重新问道。“金儒楠,你就这么不待见自己多年不见的皇妹么?”

男子咬着牙更正金秀琳。“我姓殷,不姓金!”

姓殷,名儒楠,全名殷儒楠。

没错,这个男人就是南稚国第一杀手组织黑魔卫的领头人殷儒楠。

“真是任性。”金秀琳略显不满地撇了撇嘴,但还是顺了殷儒楠的意。“那殷儒楠,你就这么不待见自己多年不见的皇妹么?”

“你!”殷儒楠额际青筋一爆,失去了原有的风度厉声吼道。“金秀琳,你这是什么臭毛病?”

殷儒楠的一声怒吼,吼断了甄穆兰、季琉璃的哭意。

“!!!”季琉璃吓得浑身一抖,明显是搞不清楚状况。“怎,怎么了?”

其实并不只是季琉璃被吓了一跳,就连与殷儒楠相处过一小段时日的甄穆兰也同样是被吓了一跳。

“殷儒楠!”甄穆兰气呼呼地瞪了殷儒楠一眼。“嚷什么嚷?显摆你嗓门儿大么?”

“我”殷儒楠动了动唇想要解释一番,可话还没到嘴边就见甄穆兰的注意力早已不在他这边。

面带忧色的甄穆兰急切关心着季琉璃的状况。“季大夫,没事儿吧?”

她被吓一跳无所谓,可就担心身怀有孕的季琉璃被吓得动了胎气。

“没事儿,没事儿,只是稍微吓了一跳而已。”季琉璃摇了摇头,轻笑着抬手擦去满脸的泪痕。“倒是那位公子一吼,才让我注意到自己的失态。

穆兰,是不是该介绍一下?”

说是要让甄穆兰介绍一下殷儒楠的身份,不过她怎么就觉得‘殷儒楠’这个名字在哪儿听过呢?

“啊,对,都忘了这回事儿了。”甄穆兰经季琉璃提醒才想起要介绍殷儒楠给季琉璃认识。“他叫”

甄穆兰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眼前一花被一股熟悉的力道拽回了怀中。

“兰儿。”殷儒楠将甄穆兰牢牢锁在怀中。

“你干嘛?”甄穆兰一脸茫然地回过头看向殷儒楠。

殷儒楠以眼神示意甄穆兰看向前方。“你在那儿会碍事儿的。”

“碍事”甄穆兰寻着殷儒楠的视线望去,瞬间了然于心。

耶律卿低下头看向怀中的季琉璃,面色有些苍白。“璃儿,听说你动胎气了?怎么回事儿?”

他本来是在东院监督改建药圃的,就是想赶在明日大婚给季琉璃一个惊喜。

谁曾想突然就接到浮生的通传说季琉璃动了胎气,吓得他丢下东院的事情就往府门前赶。

“啊?动胎气?”季琉璃抬头迎向耶律卿的目光,不知道他是从哪儿听来她动了胎气的。“没有啊,我好着呢,你从哪儿听来的?”

“是浮”耶律卿猛然收住言势,警惕性十足地望向左前方站着的殷儒楠。“你是何人?”

刚刚一心牵挂在季琉璃的身上,因此才没有第一时间发现男子的存在。

男子身上有种跟他颇为相似的肃杀之气,若是未经历长年累月的嗜血生存,断然不会有这种气息存在的。

总之这个男人很危险,不得不防。

“他是”

“他是”

“我”

季琉璃、甄穆兰、殷儒楠三人几乎是同时开口要说话。

跟在耶律卿后方来到此处的青釉见这几人打算就在卿王府前继续你一言我一语,赶紧出声打断。

“咳咳,诸位。”青釉侧了侧身子,单手抬起往府内平伸。“既是相熟之人,便请移步府内再叙,如何?”

夜幕降临,雷霆院耶律卿卧房内

季琉璃窝在耶律卿怀中,不由得感叹道。“穆兰的失踪,对于我来说是一个久寻不得的牵挂,可对于穆兰或殷儒楠来说却是一场命定的邂逅。

你说,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怎会如此妙不可言?”

原来甄穆兰失踪的那一天,并非是她本人遇到了什么危险而是心存善念救下了中毒昏迷的殷儒楠及其几名部下。

几名部下见甄穆兰医术了得,便使用强制性的手段将她给带回了黑魔卫位于东临国的分支基地里。

就这样,甄穆兰、殷儒楠就在朝夕相处下产生了感情。(真实情况更为复杂,甄穆兰无法直言因为羞涩)

耶律卿无奈季琉璃问了个不可答的问题。“既是妙不可言,我又如何回答你这个问题呢?”

季琉璃愣了一瞬,想想也是不由得笑了出来。“哈哈哈,是我问错了问题,我的错,我的错。”

“呵呵呵。”耶律卿跟着笑了起来。

“呀,突然想起一件事儿。”季琉璃惊呼一声,赶紧躲开了耶律卿的怀抱坐到一旁,抬手捂住脸。“秀儿说根据东临婚嫁习俗,成亲前七日新人不可以相见的,我怎么就给忘了!

你快走你快走,我没见过你,我绝对没见过你!”

(快捷键 ←)上一章:第643章 返回《药香卿王妃》目录 下一章:第645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