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

文/陆江
本章字数:10713 虐死那个人渣txt下载

“嗯……啊……”

顾晏带着痛苦的声音骤然想在耳边,把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景明惊醒了。

他看着顾晏的脸,那个痛的死去活来的人竟然也在看着他,眼底带着些柔软的期盼,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

两人不知道对看了多久,顾晏突然眨了眨眼,一滴冷汗从他的额上滑落,蜿蜒着眉尾落到他的眼睫,又从眼睫滴落,像是他流下的一滴泪。

而他的睫毛剧烈的抖动着,眼睛藏在睫毛后面,深深的掩盖了那双漂亮眼睛的神色。

景明有些怔怔的没回过神来,而痛苦呻-吟的人突然无声无息起来,脸上痛苦的神色消失不见,嘴里泄露的呻-吟声也消失不见。

床上那个像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人只是静静的抱着自己的头,蜷缩着睡在被子上,连动也不动一下。

如果景明没有观察到他一刻也没有停止的冷汗,绷紧的下颔,不自觉抽动的脸颊,额角不断跳动的太阳穴,他甚至会以为顾晏其实一点事情也没有,刚才那副痛苦的样子只是他的一场精心的表演。

这个念头在脑海里转了一圈,景明黑沉沉的桃花眼突然睁大,愣愣的看了顾晏一眼。

他之前说的一句话大概是真的,精神海爆发所产生的疼痛,一般人可能根本无法承受,甚至分分钟就会崩溃,但对顾晏来说,只是一种已经习惯了的痛感而已。

并不是不痛,只是已经习惯了,所以有时候甚至可以忽略。

习惯了非人痛苦的顾晏,之前那样露于外的表现,只是他的一点小心机,一点小撒娇,希望他看到之后,会不忍心,会心疼,会好好的安慰他。

他期望他们之前并非只是一纸赌约,一场欺骗,因为他用了心,所以希望他也能用心。

而他无动于衷的样子,却让他发现他在他心里的地位并不像他想的那样好,所以痛苦之下,也不愿意再示弱,只咬牙苦苦的撑着,不愿意他看到他狼狈的样子。

景明隐约觉得,自己看到了一只习惯了喁喁独行的小狼崽,狼崽子外表虽然可爱,内心却凶狠,对于不信任的人,从来只会露出尚未完全长成的锋利獠牙,狠狠的将他们吓退。

但对于信任的人,它却会肆意的露出自己的伤口,露出自己柔软的肚皮,会轻轻的哼着撒娇,会讨厌其他任何东西吸引那个人的注意力。

但一旦那个人失去了它的信任,它就再也不愿意对着他露出伤口,不愿意暴露致命而又柔软的地方,不愿意再撒娇,甚至不愿意再多看那个人一眼。

那是他的骄傲,狼不是狗,永远学不会摇尾乞怜,即使那只是匹幼狼。

景明的心里突然多了点慌乱,看着顾晏挣扎着翻身背对着他,浑身上下充满着拒绝与冷漠,之前脑子里种种衡量利弊的念头顿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又酸又涩的感觉。

扯了扯嘴角,景明愤愤的骂了句脏话,利落的翻身上床狠狠的抱住顾晏的腰。

蜷缩着背对着他的男人抖了抖,抿紧的下唇被咬出一个口子,殷红的血液瞬间染红了他惨白的双唇。

而即使在忍受剧痛,他依旧哆哆嗦嗦的想要挣扎出景明的怀抱。

“你tm给我老实点!”景明低咒了一句,狠狠的把人翻过来,掰直了对方的手脚,让他紧紧的抱着自己。

见他不老实的还想出点幺蛾子,景明凶狠的横了他一眼:“我让你给我老实点!”他板着脸,自从在这具身体中醒过来之后就伪装起来的单纯清冷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属于他自己的强横冷酷的气息。

紧盯着顾晏的双眼,景明嘴角扯出一抹冰冷的笑:“本来不想和你这小屁孩儿有什么牵扯的,但你偏偏要作死,以后要是后悔了,我打断你的腿!”

说完,也不管顾晏是个什么表情,只留下一句“不许防备我,更不许攻击!”后,脑袋重重的撞上顾晏的额头,一股银色的精神力骤然把对方包裹起来,而后缩成一束,侵入对方的眉心。

论起对精神海和精神力的了解,估计没有人比景明更加权威了,甚至就连精神海这个名词,最开始,也是从景明嘴里传出去的。

末世时代最强的精神系异能者之一,去掉之一也是完全可以的。景明的强,并不完全表现在精神力的攻击上,还在于他对于异能精神丝强绝的控制力以及对精神力治愈能力的运用。

不过景明最后一项能力知道的人并不多,他平生只给三个人一条狗治疗过精神海暴动,一个是重组政府的首脑,一个是重组政府的军司令,一个是重组政府后京城的哈奇异能佣兵团的团长,那条狗就是那个团长的狗。

倒不是因为他们位高权重,只因为他们多少都帮过他,他投桃报李而已。

不过救了那三人的确也有好处,至少他前世能一意孤行的当独行侠,也多亏了这三人帮他顶住的压力。

景明的精神力距离恢复巅峰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但他毕竟曾经是强者,即使此刻的精神力等级与多寡都和精神力二级的人没多少差别,精神力的质量却是天壤之别。

至少,一个普通精神力二级的人根本没可能把精神丝外放,即使是精神系异能者也是一样,而景明不仅能把精神丝外放,甚至还能侵入其他人的精神海!

不过侵入精神海只是第一步,随之而来的则是重重危机。

精神海是一片由银色的精神力凝聚而成的像是一片海洋一样的地方,不同级别不同异能的人精神海的属性也是不同的。

例如火系异能者的精神海往往有火焰海的感觉,属性也要烈一些。水系异能者的精神海则比较平静。当然,不管是水系火系还是其他系的精神海,对于外来精神力都是绝对不欢迎的,万一精神海的主人下意识的攻击,往往能对外来精神力造成很大的伤害。

景明前世帮那三人治疗的时候实力已经站在了金字塔的顶端,出手之前已经有了九成以上的把握,像今天这样才堪堪二级就贸然出手,还真是从来没有过。

景明倒是没有一丝后悔的情绪,他不是拖泥带水的性格,发现自己弯了之后也只是心里稍稍别扭一下就释然了,毕竟无论是末世还是联邦,对同性感情都是异常的宽容。虽然前者的宽容因为无序,后者则是文明的进步和思想的开明。

弄清楚自己的心情之后,景明就放开了。

他对顾晏的确有好感,会为对方心疼、心慌、舍不得,即使这种感情尚且不深,对于打了两辈子光棍的景明而言,也很值得出手狠狠抓住不放了。

虽然一开始他是没想过考虑顾晏的,毕竟他前世活了六十多年,虽然因为异能等级而显得异常年轻,心理年龄却不小了,对比起顾晏这种二十七岁的未成年,绝壁能算得上爷孙恋了。

这么一想,景明的那束精神力突然在顾晏的精神海上空抖了抖,像是被这个想法恶寒到了。

什么爷孙恋!爷今年才十八!

·

把之前那个重口味的念头甩开,景明的精神力细细的观察着面前这片精神海。

或者已经不能被称为精神海了,原本应该是一片银色海洋的地方干涸的只剩下枯竭的河床,河床底是无数杂乱纵横的沟壑。

而在这一大片干涸的河床之上,有一个又一个黑色的龙卷风一样的东西在呼啸着。

龙卷风在空中急速旋转,远远看上去竟然像是一个又一个的黑洞,而由于对精神力的敏锐感应,景明竟然感受到了那一个个黑洞之中,有一束又一束被困住、不断的接受飓风切割肆虐的精神力!

作为以精神力攻击为主要攻击方式的精神系异能者,景明当然知道精神力被破坏的痛苦,但无数精神力被不间断的切割肆虐,这简直是闻所未闻,而顾晏所受的痛苦,绝对不亚于不间断的凌迟之刑!

胸中一股恶气不断的鼓荡,景明的那束精神力在原地定定的观察了那些龙卷风一会儿,恨恨的竖起一个中指的形状,还是按捺下心绪,极速的在无数龙卷风与龙卷风之中穿梭,挽救着一片又一片银色的像是被撕碎的破棉絮一般飘在无边疾风中的可怜精神力。

一会儿之后,外来的银色精神力周围已经聚集了一片云朵大小的精神力,那片云朵乖巧极了,就是有点粘人,时不时的就要裹住那束外来的精神力蹭蹭蹭蹭,像是一只对着主人撒娇的狗狗。

或者是一条可爱的小狼崽?

一根绳子一样的条状精神力一甩尾甩开小云朵,再次带着云朵在干涸的精神海绕了一大圈之后,只让身后的云朵稍微胖了那么一点点。

在小云朵再次撒娇似的黏上来的时候,条状精神力没能狠下心甩开,它看着那些几乎密布了整个精神海的龙卷风们,再次恨恨的竖了个中指。

身边的小云朵懵懵懂懂的,见状有样学样,竖了半天却没能竖出中指来,最后只能伸出一个圆胖圆胖的拳头意思意思一下。

和小云朵玩耍了一会儿,条状精神力一马当先,“嗖”的一下向着精神海的海心“游”过去,小云朵虽然笨了点,不灵活了点,好歹有着主场优势,在发现外来精神力的目的之后,直接翻卷起来裹着外来精神力飞快的跑向了海心。

还别说,速度真的挺快。

在到达海心之前,外来精神力乐观的想这里应该要比精神海里要好很多吧?毕竟海心的精神力是一个人最强大最凝练的一部分,而海心中间甚至还有异能者的能力来源——异能核!

有异能核和最凝练的精神力在,那些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龙卷风再怎么厉害,总该要稍微退避的。

但眼前的这一切却让外来精神力再次目瞪口呆,它惊讶的原地绕了一千零八十度,把自己绕成了一根麻花,整根精神力都快要不好了。

f!那几百条像是虫子一样的灰色雾气是个神马东西!

牢牢包裹着异能核的精神力被它们一咬就少一口一咬就少一口,虽然每一口都很小,但tm的那些精神力是有限的啊!更重要的是,吃完了那些精神力,用脚趾头都能想到它们会动异能核啊!

要是按照这个速度下去,顾晏哪里能活八个月!能活到两个月就算不错了!

靠之!

外来精神力愤恨的原地转了三千六百度,气的都快变成了一根条形陀螺,看着身边傻不愣登顶着个大胖身体还想跟他学的小云朵,气不打一出来,恨铁不成钢的冲他甩了甩尾巴。

原地想了想,正准备拼着受一次伤也要干掉几只虫子的条状精神力突然一顿,继而飞快的一甩尾和小云朵道了个别,只来得及分出一束精神丝化成一个保护罩包裹着那片海心精神力和异能核,而后飞快的冲出了精神海,回到了自己的意识里。

·

刚刚睁开眼,耳边就听到“咔嚓”一声,顾晏的房间门被打了开来。

景明伸手一摸顾晏汗湿的额头,又看了看他的脸色,经过刚刚的那点治疗,他的神情看起来平静了一点,不过却再度陷入了昏迷。

抖开床上的被子盖在顾晏身上,景明回过头,正好对上了一双暗藏深意不住打量着他的双眼。

“卓先生?”景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下床对他道:“您有事吗?”

卓越文对景明温柔一笑,那笑容像是拿尺子量过顾晏嘴角上翘的弧度,简直和顾晏追人的时候戴着的那张温柔面具一模一样。

“已经到晚饭时间了,夫人喊您到饭厅吃饭。”

“已经这么晚了啊?”景明回头看了一眼顾晏,语气担忧的不得了:“那顾晏怎么办?给他喂营养剂吗?”

“是的。”卓越文道:“这是目前最适合少爷的补充营养的方法,不过您可以放心,少爷食用的营养剂都是医生专门为少爷准备的,对补充体力很有效,对精神力也有舒缓作用,可以让少爷睡个好觉。”

景明抿着唇,微微点了点头,脸色依旧是深深的担忧,细看之下,还能看到几许自责。

·

顾宅的菜色紧跟食味轩,能看出来,顾家也是姜家赠送食谱的人家之一,身穿鹅黄色礼服裙的顾夫人坐在餐厅主位下首,景明下来的时候,她正优雅的品尝着一颗浅蓝色荔枝大小的果子。

“景明,快过来坐。”艾丽莎对景明温和的笑了笑,一派慈爱的长辈风范,拉着他在自己身边坐下,而后用带着些担忧的语气道:“景明,晏晏有醒过来吗?”

景明神情低落的摇了摇头:“很抱歉,我没能帮上忙,顾晏一直昏睡着,一直都没醒。”

“这样啊……”顾夫人轻轻叹了口气,“这孩子啊……”

“夫人别担心。”从容的在景明对面坐下的卓越文安慰她道:“医生不是说了么,少爷这种情况,暂时昏睡是正常的,只要按时用药,应该很快就能好起来,只要以后不要再使用精神力和异能,就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不再使用精神力和异能?景明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在未来联邦,即使是开明如今天,不能使用精神力和异能的人依旧会被人侧目,说句不好听的,那样的人,压根和废人无异,这让天子骄子一样的顾晏怎么接受?这个姓卓的说话,心思还真是昭然若揭。

顾夫人却像是压根听不出来卓越文话里某些险恶的心思,赞同的点了点头,还用非常疼爱又欣慰的眼神看着他,卓越文则回以一个充满了孺慕之情的笑容。

景明被膈应的一阵恶心,心里非常不快。

这知道的知道这两人是一对主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才是一对母子呢!

等等!

景明微垂眼帘,心神震动,不期然想起卓管家站在顾夫人身后的样子。

那两人虽然一个矜贵优雅一个刻板严肃,但他们之间的氛围,却相当的和谐融洽,再加进去一个卓越文,活脱脱一家三口的既视感!

而且以卓越文在顾宅的从容,也压根不像个管家的儿子。

而如果卓越文真的是艾丽莎·卡特的儿子,他们处心积虑的想要害顾晏也就说得通了。

一个是丈夫原配的儿子,一个是自己的私生子,一个生而高贵什么都有,一个只能隐瞒身世作为一个仆人的儿子生活在自己面前,对比实在太过讽刺,再加上顾上将常年驻守边境,顾宅的事情大大小小都是顾夫人和卓管家把持,下手的机会太多了!

他之前甚至观察到卓越文在顾家也管事!

只有一个顾晏游离在众人之外,顶着一个高高在上的上将之子的头衔。

而如果他所料没错,顾夫人和卓氏父子,就连顾晏的这个身份也想要抢夺!

不过想想也是,一个是小小的管家之子,根本没什么身份可言,一个却是高高在上的上将之子,天生就是要被人仰望的存在,卓越文如果真是那样的身世,会生出那种想法,实在是很好理解。

而从原主的记忆来看,这个世界原本的轨迹,顾夫人和卓氏父子的阴谋成功了!从小和顾晏一起长大了解他的一切习惯的卓越文取代了顾晏摇身一变成了上将公子!

并且大概是曾经被顾晏压太狠了,一朝解放后,原本只是有点花心名声本人十分高傲纯良的顾晏在其他人眼里变成了一个真正游走花丛的纨绔子弟,身边来往的那些人,也都是玩儿的乱玩儿的脏的,最后生生把顾晏的形象败坏殆尽,变成了一个闻名联邦的浪荡子。

想到这里,景明心里陡然窜起一股怒火。

以前怎么样他管不着,但现在顾晏是他在罩着,谁要是胆敢朝他伸手,就要有被他剁掉爪子的觉悟!

“景明。”一根雕花银筷子夹了一块红烧鱼块放进他的碗里,艾丽莎笑道:“多吃点,你还小,多吃点才能长得高,我们晏晏啊,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已经有一米八二了呢。”

景明面色一红,看起来有点窘迫,拿着筷子剔掉鱼刺之后,飞快的往嘴里扒着鱼。

心里则在狠狠腹诽。

他也不想一米七的好吗!前世他十八岁的时候已经一米八三了好吗!比十八岁的顾晏还高一厘米呢!虽然十八岁之后就没再长过个子……但那也很高了呀!

不过说起来,顾晏十八岁之后这九年,才长了三厘米?要是当年能多给他十二年的生长期,他长到两米也绝壁妥妥的好吗!

啧,顾晏那小子可真没用。

顾家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顾夫人和卓越文一直边吃饭边聊天,偶尔还拉着景明一起说话,景明被烦的脑袋疼。

终于吃完了饭,景明松了口气,趁着两人说话空当的当口,对顾夫人道:“夫……伯母,今天真是打扰了,天色这么晚,我也该回家了,谢谢您丰盛的款待。”

顾夫人刚要颔首客气几句,就听卓越文道:“我看景明同学今晚不如在这里住吧,医生说少爷会在昏迷后二十个小时内醒过来,算算也是凌晨的时候,我觉得那时候少爷肯定希望能够很快见到您,您一定也希望早点看到少爷醒过来吧?”

景明:“……可是……”

卓越文:“而且这么晚了,你一个小孩子独自一人,你叫我们怎么放心?还是留下来住一晚吧,也算是能免得我们担心了,是不是?”说着,他还对顾夫人打了个眼色。

艾丽莎接到眼色,有些不悦的蹙了蹙眉,但看到卓越文有些乞求的看着她,顿时心软了,开口对景明道:“小文说得对,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去也不安全,今晚就在这里住一晚吧,不然伯母这心里还真放心不下呢。”

景明看着这一唱一和的两人,简直忍不住想笑了。

这才七点多,天还没怎么黑呢,就说晚了,而且艾利尔的治安可是排在联邦前几名的,别说傍晚七点多出门,就说午夜,凌晨,哪里就不安全了?

感觉到卓越文再次自以为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他一圈,景明垂眸,微微扯起嘴角,眼里闪过一抹冷色。

既然这么想他晚上留下来,他就留下来和他好好玩儿玩儿!

长相精致好看的不像话的少年有些不好意思的腼腆一笑,眼睛不自觉的看向三楼顾晏房间的方向,点了点头:“那我今晚就打扰了。”

“不打扰不打扰。”顾夫人笑的和善,对他道:“家里有很多客房,不过平时大多不用,只有二楼左面相邻的两间常常打扫,我让小文带你去选一间吧?”

“麻烦夫人和卓先生了。”景明没什么异议的点头,心里讽刺的想,卓越文的房间如果不是在二楼靠近客房的一间,他就把脑袋摘下来当球踢!

为了个渣滓尽心尽力,说这俩没什么关系,都没人信吧?

·

午夜,顾宅,二楼靠楼梯间的那间卧室里,景明仰躺着睡在床上,薄被拉到脖子,双眼乖乖巧巧的闭着,从阳台地灯昏黄的灯光看过去,少年脸部的轮廓精致的不似真人。

突然,阳台窗户上轻薄的纱帘被风吹起,一个轻巧的脚步声响起,一只修长的手轻轻推开阳台通向卧室的门,两只穿着蓝色软底室内拖鞋的脚踩上客房卧室内短而柔软的地毯上。

“景明?景明?”

一道修长的人影站在景明床前,他先是轻轻的叫了他两声,随后又轻轻的用指尖推了推他。

少年依旧规律而轻缓的呼吸着,面容平静,显然扔陷在黑甜的梦想中。

“睡得可真沉。”一声低笑声响起,来人伸出一只手,在景明的鼻子下扇了扇,一阵清甜柔腻的香气顿时被景明吸了进去,来人再次低笑一声,“啪”的一声打开了客房床头的落地灯。

地灯的光芒依旧是昏黄的暖光,照的少年白皙的面部皮肤细腻又温暖,还有一种暧昧的精致旖旎。

“果然灯下看美人,越看越美呢。”

来人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抚过少年的脸颊,少年两扇浓密的像小扇子似的睫毛顿时抖了抖,眉心一道细微的痕迹轻轻折了折。

“嗯……”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少年用柔滑细腻的脸蛋儿蹭了蹭柔软的枕头,伸手拽着被子,翻了个身。

“呼……”偷偷跑到房间里的人受惊吓似的拍了拍胸口,过了一会儿,盯着少年的目光突然一凝。

“呵……我怕什么,你要是醒着,那才更好玩儿呢。”

说着,来人用力推了推少年的背,被少年不耐烦的拍了一巴掌之后,再次用力推了推他的背。

“干什么……”睡眼惺忪的咕哝了一句,少年迷迷瞪瞪的半睁开眼,努力辨认了一会儿出现在自己床头的那张脸,疑惑道:“卓先生?你在这里干什么?”

“干什么?”卓越文嘿嘿一笑,露出一个不怀好意又带着些猥琐的笑:“待会你就知道我要干什么了。”

景明:“……?”

“你到底有什么事啊,不说我要继续睡了!”被打扰了睡眠的少年很明显不高兴了,小小的发了个脾气,伸手捂住嘴,打了个小哈欠。

卓越文的眼睛盯在景明的嘴上就不动了,心里不知道想着什么龌蹉的念头,整个人的气质一下子就变了形,一点都和顾晏不沾边了。

景明嘴角一扯,眼里闪过一抹讽刺。

所以说,这冒牌货就是冒牌货,学的再怎么逼真再怎么像,依旧是个不伦不类的赝品。

在心里估算了一下时间,估摸着药效应该发作了,卓越文一伸手掀了景明的被子,嘿嘿笑了几声:“景明,小景,哥哥来陪你做个游戏好不好啊?”

景明两手撑着床坐起来,冷眼看着他:“卓先生想跟我玩儿什么游戏啊?”

“玩儿你和你男朋友经常玩儿的,吃棒棒糖的游戏好不好啊?”卓越文垂涎的盯着景明,一屁股坐到了景明的床上,然后一翻身就想爬到景明身上。

“砰!”景明飞起一脚,直接把卓越文踹的飞出去三米远,声音冷冰冰:“对不起啊卓先生,我不太想和你玩儿游戏,我看到你就觉得恶心。”

说着,景明用力拽过被子在他提前穿了袜子的脚上用力擦了擦。

虽然穿了袜子,景明依旧面色难看,就好像刚才自己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坨热乎乎的翔。

比起后来因为“顾晏”这个身份对自己神情语气做的伪装,刚才的卓越文一脸下流龌龊的表情简直让人想直接一刀砍死他,景明原本还想和他周旋一会儿,现在却看都不想多看他一眼,免得脏了自己的眼。

卓越文被景明飞起一脚踹懵了,回过神来之后面色一沉,冷冷的盯了他一眼:“小贱人,你竟然敢跟我动手?”

他冷笑着爬起来,慢慢逼近景明,嘴角扯出一抹淫-邪的笑:“识相的,乖乖把我伺候好了,好处少不了你的。要是不听话,等你身上的药效发作,我就把你扔进军区的驯兽区,让那些畜生好好的调-教调-教你!”

长相精致的少年面色陡然一变,惊恐道:“药效?什么意思?你对我下了药?”

他惨白着脸缩到大床的角落里,色厉内荏的瞪着那个慢慢向他爬过来的男人。

“滚!你滚!别过来!我是你家少爷的男朋友!”

“我家少爷?”卓越文冷笑了一声:“一个将死之人罢了,他算个什么东西?”

眼里飞快的掠过一蓬怒火,景明面上依旧是一派惊恐:“不!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喊人了!”

“你喊啊!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

狞笑着说出这句烂俗的台词,大概是厌恶了和景明玩儿躲来躲去的游戏,卓越文猛的向前一扑,来到景明身前,就要把他按倒在床上。

谁知道景明的身体游鱼一样“刺溜”滑了出去,踩着一双薄薄的袜子的少年穿着一身凉滑丝薄的睡衣,纤细柔韧的身体曲线清晰可见,本就急色的卓越文顿时双眼冒火,嘴里说着些不干不净的话,再次向景明扑过来。

“滚!”景明惨白着脸躲了两回,惊惧道:“你别过来!我要喊夫人了!”

“夫人?”卓越文绿着眼狰狞的扑过来,恶狠狠道:“别tm跑了!没人会来救你!你以为夫人为什么要帮我留下你?你以为她不知道你留下来会遇到什么?”

“不!怎么会!”景明不敢置信的摇头,看起来被打击的不轻,连再次逃跑都忘记了。

卓越文志得意满的嘿嘿一笑,笑容里带着终于捉到猎物的兴奋,还有终于能一逞兽-欲的狞恶,谁知就在他快要抓住景明的时候,景明身体一晃而过,白皙修长的手指穿花蝴蝶一样在他的鼻尖前一拂,卓越文一愣,继而鼻尖就捕捉到了一股清甜又柔腻的香味。

这味道……

卓越文的双眼顿时瞪的要脱窗:“你没中药?”

景明冷笑了一声:“说你傻你还真是个傻逼,中了药谁还能跟你周旋那么长时间?”

看着短时间内飞速的软倒在地的卓越文,景明淡淡道:“虽然不清楚这药是个什么玩意儿,不过既然你喜欢,就让你玩儿个够咯。”

“对了,你之前说什么来着?药效配上驯兽区的畜生,效果会更棒?我这就送你过去好好的享受一下好不好?”

滚在地上不住的摩挲着双腿面色潮红神智都有点不清醒的卓越文闻言顿时清醒了一点,满脸惊惧的叫道:“小贱人!你敢!”

“啪!”顺手抄过客房里一个长条形装营养剂的盒子,狠狠的在卓越文脸上扇了几巴掌。

“再敢骂一句,爷就把你的舌头割了!”

被一股残酷粘稠的血腥杀气当头笼罩,卓越文被吓的身体寸寸僵硬,呆愣愣的看着景明那张在月色下显得格外清冷高贵的脸,只觉得自己见到了恐怖的魔鬼。

“哟,老实了?”冷酷的瞥了他一眼,景明直接用床上的被子把卓越文一裹,踩着薄袜的双脚踩上阳台的栏杆,而后整个人像是一只飞鸟一样,轻飘飘的落到了地上。

军区的驯兽区距离家属区并不远,自从精神力恢复到了二级,景明就能利用坚韧的精神丝做很多事情,譬如——将精神丝像蜘蛛丝一样黏住四周的房屋墙壁或者高树,借此飞快的移动自身。

只穿着一件长袍样式的白色贴身睡衣的景明飞速的“飘”在夜色中,肩上扛着的包裹不住的挣扎着,景明不耐烦,一根细弱的精神丝狠狠的透过薄被扎入卓越文身上,卓越文尖利的痛叫了一声,惨厉如鬼的声音在夜晚的空气中传出了很远很远……

“砰!”居高临下扔死猪一样把卓越文扔到了驯兽区,被子里的人扭曲挣扎着钻出来,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有些凉津津的空气,神色迷乱而淫-邪,已经彻底失去了意识。

用卓越文的手指点开他腕上终端的录像功能,并且设置了隔一个小时自动发送到自己的账号里,景明这才眯了眯眼,盯着卓越文,声音幽幽道:“记住,你今晚没有去找景明,你好奇那种药的药效,所以来找驯兽区的动物们试试。”

“你是自己来的,半夜里偷偷一个人来。”

“你厌恶了乏味的人类,想要尝试一下兽类强壮的身体。”

“它们是你的新宠,你很喜欢,很喜欢。”

卓越文躺在冰凉的地上,眼底有银光一闪而逝,嘴里喃喃道:

(快捷键 ←)上一章:第044章 返回《虐死那个人渣》目录 下一章:第046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