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章

文/陆江
本章字数:10315 虐死那个人渣txt下载

艾利尔星监狱,一个中年狱警用身份识别卡通过门禁,走向一区。

那里是关押量刑比较轻的罪犯的地方,而卓越文,就在一区的1347号牢房里。

负责一区的狱警看到中年狱警,对他敬了个礼:“穆队,又来释放犯人啊?这次该轮到哪个了?”

中年狱警面色难看的摇了摇头:“我去1347号房。”

“1347号?”狱警面色一喜:“卓越文?他终于要被提到重刑犯区域了?”

卓越文是以触犯联邦网络法的罪名被关进来的,而网络管理局对他的审判结果只需要住三个月的监狱而已,如果他能拿出足够的钱,提前被保释出去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但他犯的罪明显不止是触犯联邦网络法,他和他那个母亲一样,涉嫌了谋杀、非法挪用联邦上将私产、非法占据他人财产等犯罪行为,如果不是网络管理局无法对他那些罪行量刑,他绝对直接就会被关进重刑区。

中年狱警闻言面色更难看了一点,他摇了摇头,道:“不,我来释放他。”

狱警面色一变:“什么?释放?怎么会是释放?”

“艾丽莎·卡特毕竟身份显赫,在顾上将明确表达自己的态度之前,她也依旧是高高在上的顾夫人。而就算不看她的这重身份,作为a·k研究所的负责人,她依旧拥有不少特权,毕竟a·k这些年在科研领域的建树还得非常多的……”

“那就任由她逍遥法外?”

“不。”中年狱警眯着眼,冷道:“你看着吧,她蹦跶不了多久,卓越文今天怎么从这里出去,以后还得怎么从外面进来!不,他再进来的时候,就不是进一区了,最起码也得是八区。”

这次的事情牵扯的可不止是顾上将,还有一个科林·布雷恩上将呢!现在的年轻人恐怕不知道,论起铁面冷酷,以强悍冷血著称的顾上将,还要比布雷恩上将差了整整两百多年!

和一区的狱警交谈了几句,中年狱警慢慢的走向1347号牢房。

联邦秉承着人性执法的原则,监狱里的条件还是不错的,带卫生间的单间、金属硬床、有水有电有食物、必备的生活用品也一应俱全,除了不能连接星网人身没有自由还需要干一些体力劳动以外,现在的联邦罪犯可比几百年前舒服多了。

中年狱警用身份识别卡打开1347号牢房门,正仰躺在床上、满脸愣怔的盯着天花板看的卓越文似乎被开门的动静吓了一跳,猛的从床上跳下来,目光阴阴的盯向狱警。

中年狱警面色不变,淡淡道:“一区第1347号犯人,你被释放了,走吧。”

卓越文表情一愣:“释放?”

“没错,释放。”狱警扫了一眼对方睁大的眼睛里散发出来的喜色,心里冷笑了一声。

秋后的蚂蚱,看你们能蹦跶到多久!

和走进监狱的沉重阴郁截然不同,卓越文跟在中年狱警身后,心情非常的轻快,从自己被关到这里之后一直阴沉沉的的表情也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他就知道!妈妈肯定有办法的!她一定不会放任自己被关着的!

至于那个不知名黑客弄出来的那些所谓的“证据”,只要给他们时间,什么证据都可以被销毁!

“滴滴滴……滴滴滴……”

刚刚走到监狱外面,卓越文刚被还回来的终端突然响起一连串的提示音,他走到一边点开终端,十好几通来自同一个人的电话记录顿时跳了出来。

巴克?他找他干什么?卓越文眉头皱了皱,想起自己现在的名声,面色顿时黑沉下来。

那家伙最好祈祷他不是来嘲笑他的,不然他绝对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阴沉着脸点开几条短信,短信同样来自巴克·布朗。

“卓哥?星网上那个视频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人合成了视频故意陷害你啊卓哥!”

“卧槽!网络管理局那帮狗娘养的!卓哥你到底得罪了哪路大神?他竟然下这种死力气来害你?”

“卓哥!监狱那边是怎么回事?你被关不就是因为那个狗屁的触犯了联邦网络法的罪名吗?我交了一大笔钱保释你,他们竟然不让!”

短信应该是他之前那份视频满天飞的时候发的,第二条则是他在网络管理局被审判的时候,第三条显然是他被关进监狱之后。

虽然诧异以巴克的性格竟然不是贱兮兮的幸灾乐祸,但他的这几条短信的确安抚了他躁怒不已的内心。

而就在这时,一条新的来自巴克·布朗的电话打了过来,卓越文按了接通键。

“卓哥卓哥!”通讯刚刚连接,一张顶着一头黄毛长相油滑的男人高兴的对他笑道:“卓哥,你通讯能打通,这是释放了?”

卓越文点了点头,“找我什么事?”

“没什么啊,我这不是担心你吗?但我的关系又不够,没办法打听到你在里面时候的消息,夫人那边现在肯定忙乱的很,我也只能一遍遍打你的电话了。”

卓越文闻言笑了笑:“你有心了。”

虽然巴克只会吃喝玩乐,是个十足的酒肉朋友,但就冲着他遭遇这些事情之后只有他还知道关心他,卓越文就决定以后要对他好点。

“卓哥。”长相油滑的青年道:“既然你出来了,不如我们庆祝一下?夫人现在去了首都星,你回家也没什么意思是不是?”

“夫人去了首都星?”卓越文眉头忍不住一皱。

他还想着回去之后和妈妈好好商量一下该怎么办呢,妈妈竟然去了首都星?

不过想起自己被释放这件事情,大概他能被放出来,就是因为妈妈去首都星找了什么人?他隐约知道妈妈有一些来往比较神秘的合作人,虽然不知道那些人的来历,但身份不简单是肯定的。

想了想,卓越文对巴克·布朗点了点头:“也好,还是去夜色吧,我找郑云松要个包间。”

巴克·布朗双眼一亮,嘿嘿一笑:“再让他给我们点几个好货色,卓哥你刚刚出来,正好轻松轻松去去晦气。”

卓越文看起来也有点意动,但一想到这方面的事情,难免就会想起那份金狮兽的视频,表情顿时一黑,冷道:“少给我找那些不三不四的东西,这次去夜色,只喝酒,要想玩儿,你自己随便找个时间自己玩儿个够吧!”

见卓越文生气,巴克·布朗表情顿时一虚,连忙点头哈腰道:“都听您的!都听您的!您看我!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您现在哪儿还有……”

见卓越文的脸色被他说的越来越难看,巴克·布朗顿时讪讪一笑:“那咱们待会儿在夜色见!”说完立马切断了通讯。

卓越文盯着终端,冷哼了一声,抬脚向着夜色酒吧的方向走去。

另一边,顾晏的病房内,景明指着旁边坐在椅子上那个“巴克·布朗”的全息投影,对顾晏笑道:“怎么样?我的技术不错吧?这个巴克·布朗是不是惟妙惟肖的?”

顾晏笑眯眯的点头:“嗯,明明最棒了!”

景明闻言得意的抬了抬下巴,丝毫没有把系统的功劳据为己有的心虚,笑意款款道:“那么接下来,就是真正的巴克·布朗上场的时候了。”

他的手指飞快的在终端屏幕上动着,用系统之前交给他的方法,悄无声息的黑了卓越文的终端,然后给巴克·布朗发了一封简讯。

“晚上七点,夜色酒吧,多拿点好药。”

然后又给夜色酒吧名义上的老板发了一封简讯:“七点我去夜色,老包间给我留着,顺便叫上几个好货色在房间里等着。”

巴克·布朗是卓越文身边几个狗腿子里玩儿的最脏最乱的,且特别喜欢试用各种违禁药品,因为嗨翻了而三番两次被带到执法局的事情也是有的。

这位的三观和正常人相当不同,在看完卓越文那份视频之后就心里发痒的想试一试金狮兽那方面的能力,就连玩儿女人的时候都有点心不在焉,卓越文那份简讯发过来的时候,他正在床-上奋力的试验着刚刚高价从t地下拍卖场的药师手里买来的药剂,勇猛的让身底下的人不断的高声尖叫,他自己却觉得没多大意思。

正好这时候,终端屏幕跳了出来,他第一眼没看到那封简讯的内容,只看到了发件人——卓卓。

——没错,在看完那份驯兽区の激情.gvi之后,他就把卓越文的通讯号码备注名从“卓哥”改成了“卓卓”!

看到那个名字的一瞬间,巴克·布朗本来都有点软了的下-身瞬间坚硬如铁,一股从心底泛起的麻痒感让他的肾上腺素激增,一瞬间兴奋到不行。

去夜色?还要他多拿点好药?卓卓这是要和他约-炮的节奏吗?嘻嘻嘻……在试验一下金狮兽那方面能力之前,尝尝-骚-的不行的小妖精卓卓的味道好像也不错啊嘿嘿嘿……

而夜色酒吧的老板郑云松在看到那封简讯的时候,眉头忍不住一挑:“才刚从监狱里出来就想找乐子?呵,boss这个儿子,是准备破罐子破摔了?”

不过再破罐子破摔那也是boss的事,他只是个给boss打工的,既然大少爷有吩咐,那他照做就是咯~

郑云松扭头跟身边的侍者说了几句话,侍者连忙退下,不过一会儿,就带着一群长相各异的男男女女重新来到了郑云松面前。

郑云松先是按照卓越文以往的爱好挑选了几个模样漂亮身段够软的少年少女,再看到侍者身后那几个长相已经不能用粗犷来形容,而是充满了野兽派气息的男人之后,目光顿时一愣。

侍者以往他这是对这几个人有疑问,连忙解释道:“这几位都是这两天刚刚从t退下来的地下拳师,打了几年拳,身体上暗伤太多,不适合再待下去,克里斯先生的意思是让他们在夜色里当个保安打手之类的,但我想着卓少爷的爱好有点与众不同,或许会喜欢他们……”

郑云松显然也想到了卓越文堪称奇葩非人类的某种爱好,面部表情顿时有点僵,他看了看那几位长相有点有碍观瞻体毛过分浓重体味也有点稍微重了点的前地下拳师,忍不住咳嗽了一声,摆了摆手:“行了,那就把他们也算上好了,我估计少爷应该会很满意。”

被估计会对那几个野兽男非常满意的卓越文刚刚顶着酒吧里无数人带着各种异色的眼神走进这个包间,就被面前一片群魔乱舞的景象给镇住了。

而为了第一时间吸引到卓越文的注意力,那几个野兽男就站在门边,也不知道先卓越文一步进门的巴克·布朗都教了他们些什么,那几个男人一看到卓越文走到包间内,顿时嘴角咧起露出一个残虐的笑容,一边飞快的把门关上,一边飞快的扒了卓越文的衣服把他给按倒了。

卓越文:“……”f!

“卓卓~”已经喝了好几瓶烈度酒还磕了好几种助兴-药的巴克·布朗摇摇晃晃的来到他面前,手里攥着一大把各色小药丸,飞快的按进了卓越文嘴里。

“我给你的都是我这里最好的药哦~好好玩儿~你今晚的体验一定会比那天晚上更棒更嗨!”

那把药丸虽然看着一大把,实际上却是入口即化,药效发作又快,猝不及防被按倒的卓越文之前还在不断的反抗,这时候药效上来,身体顿时被欲-望主宰,推拒的手变成了欲拒还迎,嘴里也慢慢的开始溢出撩人的呻-吟声。

混乱和情-欲渐渐充斥了整个包间,所有人慢慢的都失去了理智,高亢的尖叫和粗哑的低吼声此起彼伏,肉-体交缠发出的“啪啪啪”声让这些沉浸在肉-欲中的人愈加的意乱情迷。

而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房间里一个备用的清洁机器人突然自主的开了机,看了一眼桌上的各种酒水,又看了看不少散落在地上的各种小药丸,开了几瓶酒按照一定的比例混在了一起,然后又按照一个顺序依次往那杯混酒之中放入了几个颜色格外鲜艳的小丸子。

机器人蓝色的电子眼闪烁过几片光芒,而后走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纠缠在一起的卓越文和巴克·布朗身边,动作飞快的把那杯混酒加小药丸混合物分别在两人嘴里倒了一口。

突然入口的冰凉液体让两人下意识的做出了吞咽的动作,而后他们的身体突然一僵,再之后,却是骤然疯狂的互相更加纠缠撕扯起来,看起来倒是没有什么不对。

机器人功成身退,悄悄的重新回到角落里,关机待开启。

·

光明星,联邦议员库利·亚伦的府邸内,艾丽莎正面带微笑的和库利·亚伦说着些什么,这位联邦老牌世家的族长长相儒雅谈吐风趣,一向是联邦政治院里非常受人欢迎的人物。

他轻轻呷了一口酒,风度十足的听艾丽莎把话说完,而后笑道:“您说的没错,卡特女士。以我的身份,当然可以帮您解决这件事情。但我为什么要帮您呢?就因为我们有着共同的合作者?我恐怕无法如您的意,在如今的联邦,我想不会有任何一个人愿意公然和两位上将作对。特别还是当这两位上将一个姓顾,一个姓布雷恩的时候。”

一少一老两个大杀胚,谁要是激起了他们的凶性,那简直就是自找死路。

艾丽莎脸上戴着的那个高贵优雅的面具顿时微微出现了一点裂痕,她看着面前这个风度翩翩的男人,对方态度温和有礼,言语间十足的绅士,一举手一投足都浸透了刻在骨子里的贵族教养,但无论对方的表象如何,都无法遮掩对方骨子里的狡猾。

艾丽莎并没有因为对方的拒绝而失态,因为她知道,像库利·亚伦这样骨子里都透着算计的政客,没有说不动他的事情,只要你能给予他足够的利益。

“您何必急着拒绝。”艾丽莎言笑晏晏的凑近了库利·亚伦,芬芳优雅又带着成熟撩人气息的香味顿时飘进了库利·亚伦的鼻尖。

艾丽莎·卡特弯着自己的红唇,嫩若削葱的手指状若无意的在库利·亚伦手背上划过,她轻轻笑道:“亚伦先生,布雷恩上将已经老了,而顾怀安……”

说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她的眸子里飞快的掠过一抹复杂的光芒,先是深刻的迷恋,后来是深深的怨怒,最后则变成了令人背脊发冷的刻毒。

她继续笑道:“如果我所料不错,顾怀安已经活不了多久了,而军部,已经压制了政治院太久太久……如果您能凭借个人的能力压下这两位,岂不是距离最上面那个位置,更近了一步?”

她悄悄凑过来,轻轻的呼吸声伴随着身体的馨香撩拨的库利·亚伦眸色渐深,库利·亚伦握住她柔软的手,嘴角扯出一抹暧昧的笑容。

“你说的似乎很有道理……”他凑近艾丽莎耳边,轻轻道:“不如我们来深入探讨一下这件事情,如何?”

·

在艾丽莎与库利·亚伦被翻红浪的时候,星网上再一次炸了,这次是为的什么呢?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是他是他还是他!我们的小妖精卓卓!

还是熟悉的不知名黑客大神,还是熟悉的视频爆料,这次在爆料视频的时候,黑客大神甚至还非常人性化的设置了二十六禁,凡是终端上的身份信息小于二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全都无法打开视频。

这无疑更加深了这次视频的影响力,毕竟无论在任何时代,禁-书、禁-片之类的东西,吸引力都是无与伦比的。

无数年纪没有达到二十六岁的未成年人纷纷在网上各种求破解版种子顺便求黑客大神降低年龄标准。

对于未成年人们的要求,成年网友们的回答是——视频的关键词其实只有两个:嗑-药、群-p,至于种子——那份视频可是来自那位传说中的黑客大神!谁有能耐破解啊!所以小屁孩儿们——你们还是脑补吧。顺便说一句——看这玩意儿真比不看好,看完后对身心健康十分有害啊!

对于未成年人们的要求,黑客大神则罕见的予以了回应——关爱未成年人思想健康,人人有责。

未成年人们:“……”

摔!你这不是吊人胃口吗!你不造你越不让人看别人就会越想看吗!

不过由于大部分网友已经被之前那份驯兽区の激情.gvi洗礼过三观,这份视频的尺度虽然一样爆表,却并没有让他们更加的震动。

不过当几个小时之后,卓越文嗑药过度死于性-猝死(马上风)的消息传开之后,这份视频的热度才再次上升到一个极高的点。

“卧槽卧槽!我就造大神出手不可能只是小打小闹!果然,这份视频背后隐藏的真相是——小妖精卓卓嗑-药嗑死了啊!这到底是做的有多激烈啊!”

“一看就造楼上肯定看过了卓卓の包间群-p.gvi,激不激烈楼上不造咩?”

“啧啧啧,今朝群-p一时爽,明早见面火葬场啊,求昨晚和卓卓打-炮的那些男女的心理阴影面积。”

“唉,一代哲♂学新星,就这样在短暂的散发出自己的光芒后坠落,可惜可叹。”

“可惜可叹1,联邦没有了卓卓,以后我们想多看看几种与众不同d小黄-片的时候,都找不到素材了呢~”

“我就是想说,卓越文前脚刚刚被人用特权从牢里捞出来,后脚就死在了乱-交现场,果然古花国话说得好,天道轮回,报应不爽啊!”

“天道轮回,报应不爽1,真想看看黑寡妇现在的表情。对了,大家知道黑寡妇现在在哪儿吗?”

“对黑寡妇现在在哪儿不感兴趣,我就是好奇,为什么顾上将和布雷恩上将还没有根据这件事情表态?难道顾上将对自己头上帽子的颜色没意见,对自己儿子一直被暗害,差点被谋杀没意见?布雷恩上将据说当年还是很疼安妮·布雷恩的,难道对外孙的事情就不上心?”

布雷恩上将此刻哪里还有心情管星网上的事情?自从知道顾晏被气的在大庭广众之下旧疾复发昏迷不醒之后,他心里就一直放不下心来,恨不得整天待在顾晏的病床内,亲自盯着医生护士们才好。

还是凯恩斯上将和姜枫上将劝了几句,景明也跟着劝,这才打消了这个念头,否则顾晏和景明做什么事情不方便还是其次,顾晏这次的主治医师和负责照顾他的护士们该吃不下睡不着了。

任谁被一位上将用盯犯人一样的目光盯着也吃不下饭啊摔!

上午,医生们刚刚再一次结束了对顾晏的会诊,通过仪器得出了一个顾晏虽然依旧昏迷不醒,但意志力非常强,正在坚持不断的和精神海内的污染药剂作斗争的结论,顾上将才微微松了口气。

他坐在顾晏病床前,帮顾晏掖了掖被角,看着顾晏紧闭着双眼,有点苍白的面孔,伸手摸了摸他眼部的轮廓。

他轻叹了一声,“晏晏啊,你快点醒过来吧,外公错过了你成长的这些年,实在是无法忍受你再出什么事情了。”

“以前对你不闻不问是外公的不对,你一向是个好孩子,又那么坚强,肯定会醒过来的对不对?”

景明坐在顾晏另一边,见状忍不住劝道:“布雷恩爷爷,您别太担心了,医生不是都说了吗?顾晏的情况总的来说是在好转的,我相信他一定能醒过来的。”

布雷恩上将闻言慈祥的摸了摸景明柔软的黑发,笑道:“明明啊,我们晏晏能找到你当男朋友,真是有福气。”

景明腼腆的笑:“我有顾晏当男朋友,才是福气呢!”

布雷恩上将闻言笑了笑,看着景明一直和顾晏牵在一起的手,虽然心里依旧为顾晏担忧,却感觉熨帖了不少。

明明这孩子真是不错啊,悟性高,天赋强,性格又乖巧懂事,做事说话落落大方不怯场,长得又那么好,还别说,跟自己外孙还真挺般配的!

在顾晏病床前待了一会儿,和景明聊了一会儿天,直到警卫员提醒他还有公务,布雷恩上将才起身离开,临走前对景明笑道:“明明啊,你也别整天待在这里守着晏晏,也要注意身体,知道吗?不然晏晏醒过来的时候看到你倒下了,那不得急的再昏迷一次?”

“您放心,我有分寸的。”景明笑道:“我整天给自己准备的饭菜比您的还好呢,您就别担心我了!”

“也是。”布雷恩上将笑眯眯的瞥了一眼景明放在顾晏病床床头柜上的那个大大的饭盒,道:“明明你要吃好喝好,最好多做点味道香的不得了的菜,要是能把晏晏馋醒,那才好!”

“嗯!我一定努力!”

目视着布雷恩上将离开病房,景明才微微松开紧紧拉着顾晏的手,吩咐系统帮忙把病房门关上,盯着顾晏迫不及待睁开的眼,翻了个白眼。

“好吧好吧,你要是想早点‘醒过来’,就‘醒过来’好了,我要是再拦着你,倒像是我变成了不让你和你外公相认的坏人了似的。”

“明明怎么会是坏人呢!明明最好了!”顾晏闻言,连忙高兴的抱上了景明劲瘦的腰,用脑袋蹭了蹭他的腹部,那模样活像一只正在撒娇的大型动物。

景明被他蹭的表情一僵,腹部忍不住一紧。

顾晏浑然不觉,依旧自顾自蹭的高兴,笑的凤眼都眯了起来。

“明明,你说我什么时候‘醒过来’比较好啊?今天晚上?不,那样太快了,可能会显得怪异,那不如明天早上?不,还是明天中午好了,到时候正好把艾丽莎通敌的证据也交给军部好不好?”

他抱着景明的腰,说话的热气还不断的喷在景明的腹部,本来就感觉有点不太对的景明被他弄的整个人都要不好了,他忍不住怀疑顾晏是故意的,但扫了一眼小蓝朋友的表情,却发现对方显然对他的窘境毫无察觉,自顾自说的高兴,对比他的现状,显得纯情的不得了。

景明嘴角忍不住一抽,一手揪着顾晏的耳朵把他拽离了自己,一边正正经经的往后半步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相当自然的翘了个二郎腿。

莫名其妙被揪了耳朵的顾晏:“……”

他有点委屈的摸了摸被揪红的耳朵,不明所以道:“明明?”

景明:“……”

本来只是半软的景明直接被他看-硬-了!

卧槽!景明忍不住捂住了脸,觉得特别羞耻。

他突然发现自己特别喜欢顾晏纯情的不得了的样子有没有!已经和他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景明当然知道顾晏在这方面完全就是一张白纸,而这样的认知,竟然让景明总是难以抑制的兴奋。

顾晏一开始还有些奇怪景明的表情,但看着对方脸颊上掩不住的红晕,游移的眼神,有点别扭的坐姿,再回想起刚才他柔软的腹部突然变得硬邦邦的。

顾晏:“……”

他脸色腾的一红,继而又像是觉得丢脸一样,轻轻呻-吟一声掀起被子把自己包裹了起来。

唔!明明刚才的表情好动人让他好想扑倒啊!但自己硬件条件不行,简直就是一脸泪有没有!

上次在赛场外遇上卡尔他们的时候,那些家伙还揶揄他和景明,但谁能想到他那么喜欢明明,他们也交往了这么长时间,他竟然还是个处-男!简直要委屈死了好吗!

但身体硬件条件不行真的好丢脸嘤……

原本被顾晏发现他的身体情况,景明还觉得尴尬和别扭,但看着他这个反应,又忍不住的想笑,他这么想着,也的确没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顾晏:“……”

他把蒙头的被子扯下来,满脸控诉的瞪着景明:“明明!你嘲笑我!”

“噗……咳!”

景明忍着笑,清了清嗓子,正色道:“怎么会?我爱你还来不及,怎么会嘲笑你呢?”

“哼!”丢脸和委屈让顾晏听到景明说“我爱你”三个字都没能变得高兴起来,他瞪着一双漂亮的凤眼:“你刚刚是不是腹诽我不举了?”

景明:“……没有啊!怎么会!”这种事情还需要腹诽吗?你不举明明就是事实嘛!

“都说了是遗传问题成年后会好的……”顾晏小声嘟囔了一句,一想到自己距离成年还有三年,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

听很多人说,有很多情侣分手的原因都是性-生活不和谐,景明不会因为这个而想和他分手吧?

就在顾晏因为这个问题而被吓到继而纠结不已的时候,系统突然跳出来叫道:“景明景明!顾上将到光明星了!他的身体快撑不住了!你想办法联系……卧槽!顾上将强闯首都星军区了嗷嗷嗷!”

妈的那真是强闯啊!开着战舰冲着军区外的防护网就过去了啊!这要是放在战时,军区那边绝壁二话不说就开打了啊!

景明听的嘴角一抽:“你说什么?”

“这次真的不怪我啊明明!顾上将刚刚到达光明星我就和你说了!但他把战舰开的太快,我话还没说完他就闯到了军区……”

系统话还没说完,一阵震耳欲聋的警报声突然疯狂的响了起来,吓了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顾晏一大跳。

“怎么回事?军区紧急警报?”顾晏面色一变,整个人的气息一冷,眸中闪过一抹锐利至极的光芒。

“放轻松放轻松。”景明拍了拍顾晏绷紧的肩膀,见他依旧是一副戒备的随时都能跳起来战斗的姿势,轻咳了一声,道:“你想想也知道现在不可能有人闯到光明星军区来和军区开战,之所以会响警报,是因为你爸爸开着战舰强闯了军区。”

顾晏:“……”?

等等!他双眼一亮:“我爸爸回来了?”

景明眉梢一挑:“这么高兴?”

你忘了你爸爸还受了重伤了骚年?

顾晏当然高兴了,他爸爸那么强悍,受重伤什么的,最后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现在最重要的是——爸爸来了,他可以问问爸爸某些事情该怎么解决了!

既然不举是遗传,爸爸未成年之前肯定也备受困扰吧?他可是记得妈妈说过,爸爸和妈妈认识的时候距离成年也还有三年呢!

另一边,接到有人强闯军区的消息而眉头大皱的布雷恩上将听警卫员道:“上将,查清楚了,闯军区的是顾上将的战舰……”

话未说完,就被立即激动起来的布雷恩上将打断了,布雷恩上将猛的站起来,怒意勃发:“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第063章 返回《虐死那个人渣》目录 下一章:第065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