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章

文/陆江
本章字数:10592 虐死那个人渣txt下载

黑色的眸子里风暴聚集,周身的气息冷肃到了极点。

他当然不是一个很容易就会被激怒的人,但刚才这个侍者竟然妄图在这里暗杀两人!还是先对景明下的手!

那个侍者即使被掐着脖子,双眼依旧恶狠狠的向两人盯过来,眼底一片恶狠狠的凶意。

“小群!你干什么!”之前掀开顾晏面具的那个猫女飞快的扑了过来,一叠声向两人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如果他冒犯了你们我替他向你们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周围的不少人被这里的变故给吸引了注意力,忍不住不断的向这里看过来。

“道歉?”顾晏冷笑了一声,翻开那个侍者被他另一只手制住的双手,众人下意识的看过去,却见那个侍者的掌心正躺着一把银色的激光手-枪,小巧精致的同时,却也满含危险。

“这……”

猫女被吓了一跳,盯着那把手-枪看了两秒,跳起来对那个侍者道:“小群!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你从什么地方得到的?”

她有点慌乱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看了看那把手-枪又看了看那个侍者,皱眉道:“小群,你老实告诉我,你的病是不是还没好?”

那个叫小群的男人:“……”

猫女咬着牙,用力的瞪了他一眼:“病没好就没好,大不了我们继续治,就算没钱,我也可以去借!你这样瞒着我,叫我怎么对你放心!”

小群:“…………”

被掐着脖子的男人愣了一会儿,继而终于反应了过来,眼神游移着,脸上虽然努力遮掩,依旧带着几分心虚和慌乱:“我不知道你再说什么,什么病?我没有病!”

“小群,你别这样……”猫女抹了一把眼角,苦着一张脸:“有病咱们就去治,别再像今天这样发狂了,好吗?幸好今天你是遇到了顾先生和景先生,要是遇到个实力差的,你真的把人家弄出个好歹,你这辈子就只能在联邦监狱里待着了好吗!”

小群:“……”

小群努力配合着她胡说八道,深深的把脑袋垂了下来,留给众人一个阴郁又有些神经质的影子。

景明和顾晏:“……”

不得不说,这女人的随机应变的能力还真是不错。当然,胡说八道的能力也是很强的。

而这时候,胡巴和叶良终于赶到了这里,附近人群中的一个小弟见到两人,连忙凑过来小声的交代了事情的经过,两人闻言忍不住松了口气,对他点了点头。

“真是对不起!对不起!”长着一脸络腮胡子的胡巴一边有点不自在的整理着自己身上的正装一边急匆匆的走到了景明和顾晏两边,见顾晏依旧制着小群,赔笑道:“顾先生,景先生,真是太对不起了!我们的这位员工他以前有莫巴尔综合症,之前一度说治好了的,谁知道今天竟然又复发了啊!”

景明和顾晏:“……”

嗯,莫巴尔综合症,有些症状相当于狂犬病,不过发病的时候病人看起来往往很正常,只不过极具攻击性。

“莫巴尔综合症?”景明忍不住挑了挑眉。

“没错没错!”走过来的叶良也道:“我们之所以雇佣他,实在是因为看这对姐弟可怜,米莉为人也聪明又能干,虽然带着个拖油瓶弟弟,弟弟还有病史,但我们老板平时最讲究日行一善,觉得既然遇到了也是缘分,帮助他们于他也只是举手之劳,这才收留了他们,谁知道小群的病竟然没好全呢!”

顾晏冷笑了一声,“既然是病?那他的枪是怎么回事?”

“您说这个啊!”叶良抢上前来一把抢过小群手里的银白色激光枪,笑着解释道:“其实这就是个逼真的道具,并不是真的。”

他说着举起枪指向天花板:“不信您瞧?”

四周的人全都不自觉的把目光紧紧的盯在了那把手-枪的枪口上。

叶良高高的举着手,手指在扳机上轻轻扣了一下,“咔哒”,一声轻响想起,一串细细的黄色火焰顿时从手-枪的枪管里喷了出来。

“啊……”

“是打火机啊……”

一阵低低的喧哗声从周围的人群里传了出来,看热闹的人们目光先是有些惊讶的看着这把造型精致的手-枪,继而又恍悟了似的。

“虽然有点惊讶,仔细想想,却也合乎常理,毕竟联邦对枪支的管制还是蛮强的,一般人哪里有机会接触到□□?”

“但那人竟然是莫巴尔综合症啊,还是挺吓人的。”

“是啊是啊!我以前住的小镇里有个非常漂亮的小姑娘得了这个病,发病的时候直接打死了两个人高马大的大男人!那场面血腥的啊,弄得我现在想起来还害怕的很。”

叶良一边把小群从顾晏手里拉出来,一边对顾晏连连道歉:“真是太抱歉了!我们也实在没想到这孩子居然还会发病,还拿着一把□□样式的打火机恐吓别人,让您和您的男朋友受惊了,真是太对不起了!我们愿意给你赔偿,还请您不要和这个可怜的孩子计较。”

景明和顾晏看了看那个人,又盯着那个冒着火光的枪口看了几眼,随后互相对视了片刻,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怀疑。

□□样式的打火机?以为他们那么好骗?别以为他们没看到刚才那个人换枪的动作好吗!虽然他的动作快,却依然被两人给捕捉到了。

不过他们已经把话说到这个地步,这里又是对方的地盘,他们两人也不好不依不饶的和对方继续发生争执,如果对方被激怒,一气之下选择直接在这里对他们动手,那他们可不好解决。

景明微微笑了笑:“既然是个误会,那就算了吧,这位……”

他看了小群一眼,道:“小群先生是吗?也请不要讳疾忌医了,莫巴尔这种病虽然难缠,如果好好治的话,康复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那个叫小群的男人依旧低着头,闻言也没有把头抬起来,用几不可闻的声音道:“我知道了,谢谢您的忠告。”

顾晏对叶良点了点头:“既然是个误会,那就算了吧。”

他也看了小群一眼,道:“不过你们老板既然选择做好事,还是好事做到底,帮这位先生也把病治好吧,刚才那个女生说的对,这次幸好是遇到了我们,要是遇到了其他人,他又把人给伤了,那就不好收场了。”

“您说得对!”叶良满脸感激道:“感谢您的体谅!我们也是不知道小群的具体病情,现在知道了他没有痊愈,肯定会带他继续去治疗的。”

胡巴也道:“谢谢您的体谅,您真是个胸怀宽大的好人!”

两人一叠声的道完谢,又对四周众人表达了打扰了大家的歉意,这才拉着小群急匆匆的走了。

“啪!”彻底离开那个舞会大厅之后,胡巴一巴掌呼到了小群的脑袋上:“你小子有能耐了!竟然擅自出手!”

小群委屈的捂着脑袋,忍不住回嘴道:“我是为了给桑奇报仇!要不是因为他们,联邦军部怎么会突然发疯?如果联邦军部不突然发疯,桑奇又怎么会被他们抓住!现在还不知道他被送到哪颗矿星上挖矿了呢!”

“你还有理了你!”胡巴再次一巴掌拍到了他的脑袋上:“你就知道逞一时之快!你知不知道如果你刚才真的得手了,那两个小子无论哪一个受了伤,咱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哪有您说的那么严重。”小群嘟嘟囔囔道:“到时候大不了咱们直接跑路呗,难道他们还能找到咱们团的驻地?”

“你以为全世界全都是傻子吗?”叶良这时候忍不住瞪了小群一眼,怒道:“你以为联邦军部都是一群纸老虎?你以为联邦的情报机构里面那群人全都是吃干饭的?到时候能跑当然好,要是被军部的人发现,顺着我们这条线顺藤摸瓜摸到咱们驻地怎么办!你就不怕到时候军部把我们的老巢给连窝端了?你以为他们是什么人?就算这两个小子不足为虑,他们背后还站着顾怀安!还站着科林·布雷恩!”

小群:“……”

听到顾怀安和科林·布雷恩的名字,他脸上死不悔改的表情终于消停了一点,显然也是知道这两位军部大佬的可怕的。

“那咱们怎么办?”小群有点着急道:“我觉得他们已经怀疑我了啊!”

他道:“那个叫景明的我没怎么看,但是那个顾晏绝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被对方掐着的时候,他差点以为自己就要直接挂了!

“还不都是你闹出来的事儿!你要是不闹这一出,咱们就当没发现他们,任由他们走了,也一点事儿没有!”

小群:“……”

他顶着胡巴和叶良带着怒火的眼睛缩了缩脖子,小声问道:“那咱们怎么办?……直接跑路?”

“跑你奶奶个腿!”

胡巴圆眼一瞪,本来就凶性毕露的脸顿时更凶横了几分,他一拳砸到身后的门上,板着脸的怒道:“真他奶奶的憋屈!当初为了办起这个据点,老子花了多少心思!现在倒是好!只是两个小崽子,竟然就要害的老子放弃这里跑路!”

“看开点吧。”叶良冷静道:“现在风声紧,咱们必须缩起脖子做人,等过了这波……”他危险的眯了眯眼,冷道:“到时候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得罪了我们的,谁都别想好过!”

·

舞会大厅,景明正听着系统反馈的胡巴和叶良的说话内容,眉毛挑了挑:“他们准备当我们不存在,直接放我们走?”

“没错。”

“还准备在我们离开古堡之后放弃这里跑路?”

系统再次点了点头。

“这倒是挺识时务啊。”景明摸了摸下巴。

“查到什么了?”顾晏见他满脸准备使坏的表情,顿时忍不住凑了过来,目光灼灼的盯着他。

“嗯,的确查到了一点消息。”景明笑眯眯的对顾晏招了招手,凑到他耳边道:“虽然不清楚对方是哪个海盗团的,不过身份绝对是海盗没跑了。”

“海盗团?”顾晏有点意外:“最近联邦海盗团的存在感有点高啊。”

他倒是没想到,他们只不过是随便选的地点游玩,竟然还能一头扎进海盗的据点。

不过对方是海盗的话,针对他们做的事情就有了解释了,不管是之前掀他的面具确认身份,还是给他们准备了下了料的饮料,或者是准备暗杀两人。

从那个叫小群的男人对他那股仇视的眼神来看,这个海盗团,有可能是维斯海盗团或者猎鹰海盗团,最近被军部打击最大的,就是这两个海盗团了。

“他们准备怎么做?”

“若无其事放我们走,然后在我们离开之后跑路。”

“哦?”顾晏惊讶道:“他们竟然这么果断冷静?还这么舍得?”

光从这个幽灵古堡假面舞会的知名度,也能知道这里绝对是日进斗金的地方,海盗们一向视金钱为自己的命,竟然肯为了躲避他们可能的动作,而直接放弃这里?

“我也觉得他们有点太果断了。”景明道:“不过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海盗们即使下了这个决定,肯定也不会第一世界就跑路,而是先观察一下军部那边的动静。”

“你的意思是……”

“光是抄对方一个据点多没意思?先放松对方的警惕,再顺藤摸瓜抄了对方老巢,那才有意思不是?”

“当……当……当……当……”

午夜的钟声终于响起,一阵阴森的夜枭叫声在古堡上空回荡着,璀璨的星光虽然铺满了整个天空,古堡却像是存在于另一个次元,周围的环境愈加的阴森阴冷,弥漫着一股粘稠刻骨的冷意。

而当那阵钟声停歇之后,装潢精致古典的大厅突然一暗,舞会会大厅正中央却有一阵彩光不断闪烁着,一会儿之后,一个高高的,被装饰的华丽无比的圆台升了起来。

“星光亲吻着伯爵的脚趾,荆棘刺破了玫瑰花瓣,夜色下的礼堂空无一物,睡美人等到了死亡之吻。”

依旧是那阵空洞的有些怪异的声音,这会儿语声中没有了那种奇怪的笑嘻嘻的调子,倒是显得格外柔滑,有一种慵懒的咏叹调的感觉。

“幽灵丛生的古堡是夜色生物的殿堂,午夜的钟声响起,假面下的心脏砰砰跳动着,为一场虚伪的爱情。”

随着那个声音咏叹出的有点怪异又有点奇怪华丽的调子响起,舞会大厅正中央的彩光消失不见,那个华丽的圆台露出了本来面貌。

那是一张铺满了玫瑰花瓣的圆床,花朵鲜艳欲滴,还带着晶莹的露水,碧绿的叶片还待在上面,荆棘一样布满小刺的花枝装饰着圆床暗金的底色,看起来有一种格外残酷的美感。

穿着夜礼服戴着假面的人们看到这张床,纷纷忍不住低叹了一句,低呼着两个名字。

“辛西娅伯爵与她的骑士?”

景明眉梢挑了挑,也知道了今晚假面大会这个奖品的来历。

联邦人来到新银河系之后曾经度过了长达数百年的混乱时期,那时候的联邦政权更迭,各大小实力林立,各种政体几乎全都存在,其中一个政体有点类似于地球曾经一些西方国家的君主立宪制。

辛西娅伯爵就来自于那个政体,那个女人是个如玫瑰般美艳又如罂粟般危险的人物,一生跌宕起伏传奇无比,裙下之臣不计其数,最后却栽在了她带领的那个骑士团里一个骑士的手上。

可惜玫瑰愿意为了爱情收起尖刺,骑士却依旧在等待着属于他自己的爱情。

总的来说,辛西娅伯爵与她的骑士的故事其实是个彻彻底底的悲剧童话,还带着一点黑暗色彩,但大概是故事中那种冶艳的魅惑感太浓重,倒是长长久久的流传了下来,比当时许多传奇人物的生平更加的深入人心。

而这张圆床,大概就是传说中辛西娅最后拉着她的骑士长眠的那一张?

如果单纯只是一张床,四周的众人当然不会这么激动,但辛西娅为人格外骄奢,生平的所有用品,甚至只是一根发带,都极尽奢华,她亲自为自己的爱情铸造的长眠之物,又怎么可能简单?

就算那真的只是一张简简单单的床,如果真是辛西娅的那一张,那也绝对值大价钱,联邦里钱多的花不完,也肯收藏这种带着奇怪风格的收藏品的人还是有很多的。

那个声音笑嘻嘻道:“辛西娅伯爵的心爱之物,名叫骑士与爱情,不知道今晚谁是那个幸运儿呢?”

幽灵古堡假面舞会的规矩,虽然每个参加的人都能得到属于自己的纪念品,但最珍贵的那一个,却是随机赠送的,能不能得到,完全看人品。

“那么,让我们开始?”

那个声音话音落,舞会大厅上方亮起了一阵灯光,这阵灯光在厅中众人身上不断的扫过,最后突然定格在两个人身上。

“咦?今晚的幸运儿怎么会是两个人?”那个人的语气似乎很惊讶,而被灯光笼罩的两个人表情不一。

顾晏是忍不住扬了扬眉,之前向顾晏搭讪表达好感的那个齐小姐却是惊讶的捂住了嘴,一副惊讶非常的表情。

景明见状,轻轻一笑,嘴角一扯,轻声道:“看来这个海盗团里的人,也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冷静嘛。”

这不又来了个给他们添堵的人?

古堡后面,总控室内,络腮胡大汉胡巴一巴掌呼在一个小青年脑袋上,怒道:“你tm在干什么!”

小青年摸了摸脑袋,无辜道:“我又没干什么,只是开个玩笑也不可以啊?”

胡巴怒瞪了他一眼:“你也想和小群一样的莫巴尔综合症?”

“得就得咯,反正我们都要跑路了,干嘛害怕得罪他们啊。”

胡巴眼睛一瞪。

小青年:“……好嘛好嘛,是我错了咯。”

他再次打开变声器,笑嘻嘻道:“嘻嘻嘻~随机系统已经随机结束了哦,没想到今晚居然出现两位幸运儿呢。不知道两位幸运儿,是哪位愿意把纪念品想让呢,还是共同拥有这份纪念品?”

顾晏淡淡道:“我退出,这个纪念品我不喜欢。”

笑话,谁都知道辛西娅和她的骑士的故事是个悲剧,他是傻了才要这么个东西给自己添堵。

那个看起来满面惊讶的齐小姐顿时也连忙道:“我也不喜欢这个纪念品。”

笑话,之前搭讪被拒已经很low了,要是要了这份顾晏不好的东西,她简直不知道那些知道她身份的人会怎么看她了。

那个声音道:“哎呀,这可有点不好办了呢。”

景明这时候出声道:“既然两个幸运儿都不愿意接受这份纪念品,你们不如让随机系统再来一次?这次可不要再出现这种情况了呢,免得‘幸运儿’会觉得很难做。”

他神色淡淡,语气也淡然,虽然穿着女装用着本身的男音,却丝毫不显得怪异,周身那种气定神闲的气度甚至让他整个人都有些发光似的,轻易的就能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

齐小姐忍不住盯着景明,美丽的冰蓝色眼眸眯了眯,抓着一个精美手包的纤美手指紧了紧,眼底闪过一抹深深的不快。

“哎呀,似乎也只能这样了呢,那么,让我们看看,今晚真正的幸运儿到底是谁哟~”

有胡巴在一边虎视眈眈的盯着,小青年没敢再出什么幺蛾子,随机灯光再次在全场众人头顶亮起,片刻后,照亮了一张带着黑色面具,看下颔的皮肤和胡子,似乎是中年大叔年纪的男人。

那个中年大叔先是愣了一下,继而高兴道:“是我?是我吗?”

顾晏和齐小姐嫌弃这个纪念品,他可丝毫不嫌弃!就算这玩意儿的寓意不太好,但不管怎么说,它的确非常值钱好吗!

“是你是你就是你哟~”那个声音笑嘻嘻道:“那么,恭喜这位先生咯~辛西娅伯爵的骑士与爱情,赠与你,愿你有一个美好的爱情哟~”

那个中年大叔:“……”

靠!这什么人啊!有这么诅咒人的吗!虽然得到这个价值很高的纪念品,中年大叔很高兴,但最后那个声音的那个祝福,又让中年大叔脸上的笑容减了不少。

不过这就与景明和顾晏没什么关系了,两人接过猫女郎递过来的一张爱丽舍大街play小屋的入场券,跟着人群离开了这个阴森与华丽具备的古堡。

·

六天后,景明顾晏外加卡尔他们准时来到了军部颁发功勋章的典礼现场,因为最近联邦剿海盗的事情动静非常大,关注这件事情的人也非常的多。

“虽然我男神们都还没有上台,但光是军部那些身高腿长的老中少帅哥们已经够舔了有没有!”

“嗷嗷嗷!刚才过去的那个小哥!就是脸上有酒窝的那个!好萌好帅好想扑倒!”

“楼上真是够了,不要试图觊觎我老公好吗!我老公是尔等凡人可以舔舔舔的吗!”

“我不觊觎楼上老公,只要把那个金头发绿眼睛的小哥给我我就此生无憾了!”

“哎呀,早就知道今天军部直播一开始,我老公肯定会被很多人舔舔舔,没想到典礼还没有正式开始呢,就有这么多人对我老公yy了!嘤嘤嘤!”

“唉?突然发现,卡尔男神和我女神好配!好友cp感嗷嗷嗷!”

“楼上奏凯好吗!我卡尔殿下是我科尔的好吗!兄弟cp不拆不逆!敢拆我们真人pk!”

“楼上才奏凯好吗!科尔男神明明和我李男神是一对才对!你们都什么眼神!”

“我就不说话,坐看楼上们撕逼,嘻嘻嘻嘻嘻,幸好我粉的是顾男神和我明明。”

“楼上1嗷嗷嗷!最近一直在舔我明明的女装,简直美一脸有!没!有!我顾男神的禁欲系神父装也好诱人嗷嗷嗷!”

卡尔他们不知道星网上的网友们已经把他们各自拉郎配了一把,还因为各自的cp差点爆发一场撕逼大战,正气定神闲的坐在台下,各自小声说着话。

“唉,我听说你劈腿了?”卡尔用手肘碰了碰顾晏的胳膊,笑眯眯道:“听说对方还是个颜值很高的大美女?”

顾晏淡淡的瞥过来一眼,“是大美女,要我介绍给你认识吗?”

“真的?”卡尔故意用一副双眼冒光的表情看过来,打开自己的终端,指着上面那个穿着一身银色衣袍,有着一头顺滑如流水直长到小腿的美人道:“我就想认识她,你介绍给我认识好不好?”

顾晏:“……死开。他是我女朋友。”

“你怎么可以这样!”卡尔用力的瞪过来一眼:“你都有景明明了!为什么还要拉着这个大美女不放!”

景明听的嘴角抽了抽,瞪了一眼卡尔那副唱作俱佳的样子,表情危险道:“哦?你真的很想认识美人?”

卡尔正撩闲撩的高兴,闻言笑眯眯道:“怎么,明明你也认识那个美人吗?我真的好喜欢她哟~”

“那个美人我是不认识,不过我可以介绍另一个美人给你认识,你要吗?”

“另一个美人?比她还美吗?比不上她的话,我可没兴趣哦~”卡尔故意指着星网上景明一张穿女装的照片,笑眯眯的问。

“放心,有我出马,怎么可能不比他美?”

景明危险一笑,手指在自己的终端上飞速的点了片刻,卡尔面前那个网页顿时一变,衣着还是那副衣着,那个美人的长相却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景明指着那张美艳的美人脸,笑眯眯道:“怎么样?这个美人你还满意吗?”

卡尔:“……”

“咦?”景明故意惊讶道:“仔细看看,这个美人怎么长的和你这么像?难道是你失散多年的姐妹?需要我广撒照片让网友们帮你找找吗?”

卡尔:“……”

算你狠!

见景明依旧笑意盈盈的盯着他,卡尔顿时举手投降道:“好啦好啦,算我输好不好?景明明你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好不好?”

“哼。”景明做高冷状:“看我心情咯~”

卡尔:“……”

坐在他身边的科尔小声的幸灾乐祸道:“所以哥,你以为为什么大家都看到了景明的女装,只有你去撩闲?”

卡尔:“…………”

这群没有兄弟爱的混蛋!

典礼台上的军部发言人已经言简意赅的讲完了开场白,这时开口道:“现在,让我们欢迎我们的英雄勋章获得者——顾晏、景明、卡尔·海瑟薇、科尔·凯恩斯、姜尹、李陌尘……上台授勋!”

一行十二人脚步整齐的踏上了舞台,因为虽然已经毕业,但还没有进入大学,所以各自依旧穿着各自毕业学校的校服。

卡尔他们自然穿着四大军校的校服,凯恩斯军校的校服是黑色的,看起来沉稳冷肃,奥克兰军校的校服则的一身白,看起来温文优雅风度翩翩,科雷姆斯军校的校服是暗绿色,而帕卡德军校的校服则是浅蓝色,一行人气质各不相同,但全都出色至极。

而景明和顾晏的画风则明显和其他十个人不一样,虽然在大部分联邦人眼里,顾晏依旧是凯恩斯军校的人,但既然他已经转学到了海瑟薇综合中学,那他自然是要穿海瑟薇的校服的。

海瑟薇的校服和奥克兰军校的校服一样,也是白色系,但和前者挺括的军装式制服不一样,海瑟薇的冬季校服是带着些休闲风的白色西装外套配上白色的衬衫和窄版修身长裤,领带则是带着些青春味道的浅色蓝格子领带。

不过景明和顾晏两人都没有戴领带,白色的外套敞开,一颗扣子都没系,里面的白衬衫最上面还解开了三颗,携手上台的时候,简直别提多骚包了。

而两人与众不同的画风,在整个礼堂全都穿着军装或者军装式样服装的人之中也实在是显眼的很。

冯琳走在克莱门斯身边,眼睛忍不住在顾晏和景明身上扫了一眼又一眼,而后笑眯眯的凑头对克莱门斯道:“你看他们俩这样,像不像结婚?”

克莱门斯闻言眉毛扬了扬:“听你这么说,还真是很像啊。”

虽然军部的礼堂稍嫌严肃了一些,两人的颜却更加的显眼,携手走上台的时候,那种契合和般配的感觉简直能闪瞎一干单身狗的钛合金狗眼。

显然卡尔他们大概也和他们俩是一个感觉,脚步忍不住就顿了顿,不想跟他们俩走在一起了。

星网上此刻也忍不住沸腾了,不少景明和顾晏的粉丝从对男神们的舔舔舔中回过神来,看着景明和顾晏的背影嗷嗷直叫。

“天!婚礼既视感有没有!刚才只顾着看我明明和顾男神了,差点把军部发言人看成婚礼见证人!”

“看成婚礼见证人1!感觉我的眼睛要瞎啊卧槽!这两个简直是不虐狗则已,一虐起来完全就是大杀招有没有!我感觉我已经被虐的不要不要了的嘤嘤嘤嘤【doge”

“呵呵呵呵,楼上们真是太单纯,我一听说两位男神要在公开场合露面,即使是军部礼堂这样严肃的地方,都已经火速准备好了我的狗粮好吗!现在看来,我的预感果然成真了!”

“嗯,我只想说,如果这会儿军部礼堂播放婚礼进行曲的话,那这次典礼就神作了。”

“噗……楼上你陪我床单!我正喝着水呢好吗!”

“哎哟我去,楼上上这个设定一旦接受,真尼玛好带感有没有!不过说起来,我明明和顾男神以后会上凯恩斯,之后会进军部,两位男神都是天才,或许我们可以期待男神们在军部礼堂举行婚礼呢!”

“我觉得楼上这个想法实现的可能性不大哦,当然我不是怀疑男神们未来的发展,而是想说——这两个人现在都这么虐狗了,一旦顾男神到了法定结婚年龄,他们怎么可能忍得住不结婚!”

“哎哟我去!楼上真相帝啊!说起来,等我顾男神到达法定结婚年龄的时候,我明明好像才二十一岁啊……这么一想,总觉得顾男神好造孽肿么办……”

“……二十一,楼上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好造孽……本人比较笨,二十一岁的时候刚刚小学毕业有没有!而我明明那时候不仅上了大学,还是进的凯恩斯,而且竟然就要踏入婚姻的坟墓了卧槽!容我静静!”

站在台上还不消停的卡尔没注意刷到了这一条围脖,差点没憋住直接笑出来,憋住笑之后,他又忍不住用手肘碰了碰顾晏的胳膊,低声道:“喂,顾晏,你要不要在这里和景明求个婚?”

而这时候,之前那个发言人正好拿着扩音器走过卡尔身边,于是他的声音顿时被扩大了数倍,整个会场都回荡着他的声音——“喂,顾晏,你要不要在这里和景明求个婚?”

顾晏:“……”

景明:“……”

全会场的人:“……”

全星网的观众们:“……”

卧槽?

(快捷键 ←)上一章:第077章 返回《虐死那个人渣》目录 下一章:第079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