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文/游公
本章字数:4644 男主总想毁灭世界[穿书]txt下载

云雾缭绕的九霄山峰之上,仙宫坐落,然而,此地仙宫,却非地上凡人所仰望的仙人居所,相反,此地仙宫,实乃天下苍生,皆视为极恶之人所建,他视凡人如无物,嘲讽着此间修士,蔑视着天上仙人,挑衅着那虚无缥缈的天道!此举之狂妄,完全是与世为敌!

百年前,他以一人之力,用无边法力,焚尽一国!火光烛天,漫天的火势焚烧了四十九日之久,宛如炼狱一般!一国生灵因此成了涂炭,曾经生机盎然的国土赫然成了一片死地!此事惊动了其他六国,震荡了六国上下,无不惊惧,也为那许许多多无辜惨死的百姓而哀恸不已,却终是人人自危,无人敢怒,无人敢言,甚至在后面的好几年里,所有人都活得战战兢兢,噩梦连连,生怕祸从天降,一夕间家园变成焦土!

那人白衣染血,衣袂翩然,脚踏飞剑,凌空而立,眼睑微垂,神色漠然的注视着下方焦土,那人抬眸,遥望苍穹,便破空而去,一道流光划破天际,落于九霄。

从古至今鲜有能够登顶的灵山九霄,从此成为了魔窟。

百年间,有心怀正义的武者踏入九霄,却再无归。有普度众生的高僧进入九霄,同样无归。有悬壶济世的医者探入九霄,依然无归。有心智懵懂的孩童误入九霄,也是无归。自此,俗世便有言,流传百年:“九霄山上,地狱有门,不可入之,入之无回,魂无归所,永世哀鸣!”

俗世中无人得知,九霄云上仙宫矗立,而仙宫之主在那已然出尘的修真者的世界中,搅起了一片腥风血雨。

仙宫之主邵翊,的确是举世皆敌!

众门派不只一次合谋,想要将其除去,却都是无功而返,死伤无数,但众门派仍是前赴后继,因为就是九霄山中那诡秘的阵法都让他们震撼不已,更别提邵翊那一身玄妙的功法,最重要的是,据说邵翊所修功法乃是仙品!尽管只是子虚乌有,但足以令天下修士趋之若鹜,只因邵翊太过年轻,年不过百,却已是元婴修为,傲视同侪不说,还远胜各门派中的元婴长老,甚至有化神期的老祖死于他手!纵使天资绝佳,若没有极品功法相辅,元婴的境界又怎可能敌出窍期?所以他们越发相信,邵翊所修,必定仙品!

仙品功法,可令天下修士为之疯狂!手执仙品功法者,必然成为众矢之的!

不幸,邵翊就是那人,所幸,邵翊其人并非善类。可以说,九霄之巅,邵翊不殒,仙宫不落!

而距上一次攻上九霄已去十年,如今众门派再次聚集,阵仗之大,前所未有,以最前方的十人为首,数千人将仙宫层层包围,给人一种插翅难飞之感,竟似有瓮中捉鳖之意,几乎所有人都认为,邵翊在劫难逃,所谓仙宫,也将在此界中除名!

这时的九霄山峰,气氛格外凝重,显得一片肃杀!

“邵翊,你所犯罪孽滔天,天理难容,我等替天行道,还不束手就擒?!”

一道雄厚的声音响起,向四周震荡开来,竟让在场诸多道行不足的小辈心神不稳,好在有元婴长老相护,不过短短一瞬,便也清醒过来,一面屏息凝神,不敢大意,一面暗暗心惊,同时又不由感慨老祖那高深莫测的道行,对老祖更是敬佩不已。

“吾之名讳,岂是尔等杂碎所能唤的?该死!”

虽不见其人,但其音同样响彻四面八方,语气冷漠至极,话语刻薄至极!让方才说话之人脸色立马难看了几分,其他九人面色也瞬时沉了下来,而前一刻才对老祖心生敬佩的小辈闻言,心中顿时怪异了起来……

“仙宫之主邵翊,果然够狂,不过未免太过目中无人了。”十人中那面容颇为粗狂的大汉接过了话,他本身也是狂人,所以自然不喜比自己还狂上几分的邵翊。

“不过杂碎,如何称之为人?”话语平淡,不含丝毫轻嘲的笑意,仿佛陈述着事实,因此也让人更加的恼怒。

面容粗狂的大汉虎目一瞪,“你给老子出来,看我不打死你!”

然而,坐镇仙宫中的邵翊并未回应,没有人会以为邵翊是畏怯不敢应,所以那只能是不屑于应。

面容粗犷的大汉气红了脸,目露凶光的瞪着下面气势恢宏的仙宫,仿佛恨不得立马冲进去,痛揍让他十分不快的邵翊,然而,如今的局面,却是他不能够随心所欲的,这点他自己也是深知,所以也让他心中更加的不爽。

“你莫不是以为你还有活路?”十人中,一名俊雅男子满脸肃然的说。

“你们莫不是以为破了我九霄山阵,你们就能够在我仙宫放肆了吗?”

“有本事你出来!我和你一战!”那名粗犷大汉终是忍不住出口约战。

“有本事你进来,我和你们生死决战。”

毫无疑问,这必是生死之战!但邵翊的语气从始至终都没有丝毫波澜,即使在着一触即发的紧张局势下,他依然不动如山,似对他们的漠视,似对生命的漠视,又似对天命的漠视!

为首十人中,有几人蹙眉,几人目露欣赏,有几人神情依旧,虽然邵翊已有可匹敌化神的实力,但在他们心中都只不过是个身怀秘宝的小辈罢了。

“时间已经够久了。”一个神情冷漠的男子出声道。

“恩。”一个闭着眼睛的男子轻轻颔首,一柄法剑已握于他手,剑意凛然,杀机毕显。男子横剑,手在剑上一抹,闭合的双眼蓦地一睁,眼中霍然迸发出了慑人的痴意!那是对剑道的痴,只对剑的痴!

要说这样的人怎会与他人合谋,参与此事?只因仙宫之主邵翊在剑道方面的造诣极深!在寻他出关的掌门告知他还在元婴期的邵翊一剑居然重伤化神期时,一心为剑的剑痴自然起了与邵翊在剑道上一较高下的心思。

下一刻,男子举剑,斩向了下去,剑身那铺天盖地的凛冽剑意直逼仙宫,却阻在距离仙宫一米处,仿佛有一层透明的屏障一般。男子眸光微微闪烁,握剑的手紧了紧,便见到了仙宫上似透明的屏障龟裂的痕迹,当屏障上龟裂的痕迹从剑意下一直延伸到接近仙宫外的地面时,屏障终于破碎,消失在了天地之间。剑意直下,劈在了宫顶上面,却连一丝剑痕都没有留下。

男子手上再次加重了力道,包裹剑身的剑意更胜几分,片刻过后,终于在仙宫顶上留下了一道剑痕,却无法再进,随后,男子收剑,看了眼仙宫顶上的剑痕,便又合上了双目,掩去那份痴意。

为首其他九人传递了一个眼神,相互颔首示意后,便同时出手,齐力攻向了那道剑痕,九个化神期的人合力的攻势必然远超于剑痴,那道剑痕不断地向两侧开裂,仙宫因此露出了一道缺口,一双冰冷刺骨的眼似带有侵略性一般的占据了众人眼球,仿佛化不开的千年寒冰,令人浑身一颤,竟有通体发寒的感觉。

随着为首九人的攻势,缺口不断地扩大,宫殿里面也逐渐展现了出来……

只见邵翊坐于一张白玉制成的座椅,白云为底,椅背高耸,一条长龙盘踞在上,栩栩如生,宛若活物,令人生畏。那人头颅微仰,身体倾斜,左手手肘置于两侧扶手上,支颐而坐。

待众人看清那人的面容后,呼吸都是一滞,场面顿时寂静,就连为首九人的攻势也是一缓。

仙宫之主邵翊,仿若自画中走出的人一般,肤色白皙,面如冠玉,发如泼墨,俊美出尘,虽然那双看向他们的眼睛仿佛是注视着死物,但也是自成一番风情。

在这之前,没人知道,他竟是有这样一副极好的容貌,毕竟各派中见过他的人都已经成了他手下的亡魂!

就在邵翊下方,一个身着黑色劲装男子面向邵翊,单膝跪地,头埋于胸,分外虔诚,就像他面前的是他的信仰一般!

而在男子身后,还有与他衣着相同的几十个人,同样面向邵翊,跪在地上。

邵翊缓缓垂眸,看向跪在自己下方的黑色劲装的男子。

男子似有所感,倏地抬头,对上了邵翊的双眼。一种难言的柔情,从男子身上流露,弥漫在天地之间,刹那便已永恒。然而,邵翊却仿若未觉,面上没有一丝的动容。

“宫主。”邵翊座旁,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小声提醒,目光极为不善的盯着跪在地上的男子。

邵翊未动,男子转眼,视线落在了少年身上,身上散发的气息瞬时凌厉,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剑。

清秀少年抿唇,满脸不甘,但也没再出声。

“去吧。”邵翊薄唇轻启。

“是!”

(快捷键 ←)返回目录 返回《男主总想毁灭世界[穿书]》目录 下一章:第二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