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文/游公
本章字数:6280 男主总想毁灭世界[穿书]txt下载

进到紫微阁,姜泽就看见牡衍清闭着眼,盘膝坐在一个星盘上,十四个门匾围绕在他的周身,散发着同天上星辰一般的光辉。

等牡衍清睁开眼,姜泽惊讶的发现,牡衍清的双眼竟然已成暗淡的灰色!虽然牡衍清望着他这边,但姜泽却没有感受到丝毫被注视的感觉!

这就像是……

“你失明了?!”姜泽震惊的问道。

牡衍清微微一笑,神色淡然的点下了头,又摇了摇头,“虽然眼睛是看不到了,但是心眼却看得到。”

“怎么会……”虽然事实摆在眼前,但姜泽到底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这没什么。”牡衍清毫不在意的说:“这是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的,只是再经历了一次而已。而且心眼代替眼睛,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同。”

“再经历一次?以前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吗?那是不是之后也能和以前一样恢复到我来时的模样?”姜泽语速飞快,语气里流露出了连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急迫。

牡衍清笑着摇了摇头,“还记不记得你来的时候我和你说过的那些话?”

姜泽一愣,瞬时回想了起来,百年前,自己初来时,牡衍清所说的那些话,心不由沉了下来。

牡衍清笑道:“好了,现在是你做决定的时候了。”

姜泽张了张口,发现自己的喉咙有些干,吸着气说道:“什么样的决定?”

“离开,或者继承它。”

姜泽眸光微沉的注视着和神色如常的牡衍清,只觉得自己的心上有什么东西压着的一样,有些难受。

许久,姜泽问道:“你会怎么样?”

牡衍清方才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他已经无法再撑起这片秘境……

牡衍清笑了笑,说了一句仿佛玩笑的话,“我大概会继续存在在你的记忆里。”

姜泽:“……说真的。”

牡衍清微微点头,毫不作假的道:“我说的是真。”

姜泽脑筋一转,瞬间悟了,脸色也变得极为难看。

“难道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以前的话,我还能支撑到那人来到这里,但是现在不行了。”牡衍清摇头道。

“为什么?”姜泽问。

牡衍清用着他那灰暗的双眼望着姜泽笑而不语。

姜泽脸色又是一变,“是因为我吗?”

牡衍清笑了笑,转开了话题,“你已经和石门建立起了精神联系对吧?如果你想要离开的话,你想象这外面的世界穿过他就行了。”

姜泽心里五味杂陈。

果然,人这种生物,相处久了难免会产生感情……

“即使我继承它,也没有办法吗?”姜泽表情严肃的望着牡衍清问道。

牡衍清伸出手,摸了摸自己身侧的白虎,回道:“如果你继承了它,这个秘境就不会随我而去……”

姜泽心里一沉,只听牡衍清继续说道:“如果你继承了它,我也会感谢你,毕竟我在这里呆太久太久了,我不希望它就这样随我而去……”

姜泽脑海里划过之前在秘境中看到的那一幕幕,片刻后,姜泽道:“好。”

牡衍清嘴角的弧度加深了些许,“确定吗?”

姜泽点头,“恩,确定了。”

牡衍清抚摸着白虎,微微颔首。

就在牡衍清点下头的那刻,牡衍清座下的星盘快速轮转了起来,而围绕在牡衍清周身的十四个门匾也飞速旋转了起来,仿佛要形成一股强烈的风暴般!

姜泽眨了下眼,就见牡衍清座下的星盘连带着门匾形成的风暴向他移来,眼看就要撞上他,姜泽下意识的闭上了眼。

待姜泽再睁开的时候,他已经置身在了风暴的中心,而自己脚下踩着的,正是方才牡衍清座下的星盘!

“小泽!”被挤了出去的大脸猫玩偶惊呼,就要冲进风暴中去,却被风暴形成的屏障给弹了开。

下一刻,那些门匾就旋转着涌向了姜泽,姜泽的身体就像是被钝器四处撞击了一样摇摆不定,剧烈的疼痛也随之传至神经,姜泽默默地咬牙承受着……

不多时,那十四个门匾便全部没入到了姜泽的身体里面,姜泽还未喘口气,就又感觉到了自己脚下传来的犹如针刺的疼痛。

姜泽眉头紧紧一拧,朝自己的脚下望去,便见自己脚下的星盘正慢慢地缩小,直到与他的肩膀同宽才停止缩小,然而,姜泽脚下的疼痛却并未停止。

然后,那星盘竟然穿过了姜泽的身体,从姜泽的脚下向上升去……

就像是有无数根针在身体中推进,那种犹如酷刑的非人折磨延伸到了星盘的所到之处。

“啊!”

姜泽顿时便因为疼痛而弯下了腰,用自己颤抖的双手按住了自己颤抖的双腿,身体的冷汗不断的往外冒,就连眼角都渗出了生理性的泪水,有种好像自己的腿已经不是自己了的,但却还要继续承受双腿的疼痛一样。

而姜泽所能做的,仍然只有默默承受,咬牙坚持一途。

这种令人生不如死的疼痛一直持续到星盘贯穿了他的整个身体,而姜泽因为星盘的贯穿而全身僵直,头也高高的仰起,表情痛苦隐忍,喉结上下滑动,汗水从已经全湿了的发上不停地滴落,一滩水迹在地面形成。

被星盘整个贯穿后,姜泽的疼痛也才稍减,缓缓睁开了眼,望着头顶上方的星盘,眼神有些迷蒙,因为他已经有了快要晕厥过去的感觉。

但是紧接着,姜泽头顶上方的星盘就向姜泽的眉心灌入,姜泽闷哼了一声,神情也随之涣散……

恍惚中,姜泽好像看到了很多的东西,天地,风云,光影,阴晴,冷暖……

这个感觉仿佛历经了万年之久,姜泽瞳孔中的焦距才逐渐凝聚,然而,在回神的瞬间,全身上下的刺痛让姜泽跌倒在地。双手撑着地面,身体还是抑制不住的微微颤抖着……

“这考验的是大毅力,撑过了就好了。”

牡衍清的声音飘入了姜泽的耳中,姜泽已经无法理会。

半晌后,姜泽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麻木……但姜泽却看到,一缕缕的绿光从自己的手心流入到了地里……

“已经结束了吗?”

牡衍清飘入耳中的话音一落,姜泽便觉得自己眼前一黑,彻底的昏迷了过去。

待姜泽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姜泽的神智依然没有清醒,呈无神的状态。

“醒了就把这个喝了吧。”

姜泽机械的转过头,目中无神的望着手里端着碗的牡衍清,然后老实而又乖觉的把自己的手,就要接过牡衍清手中的碗。

“诶诶!”牡衍清把手高举到姜泽无法触碰到的地方,“你这个样子真的喝得了吗?”

看起来毫无神智无言的姜泽竟是点了点头,伸着的手收回,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牡衍清灰暗的眼望着姜泽,嘴角流露出了无奈的笑意,“我不是问你用什么喝。”

姜泽指着自己嘴巴的手顿住,无神的双眼看着牡衍清。

牡衍清又是一笑,“把嘴巴张开,我喂你。”

姜泽听话的张开了嘴巴,就好像是在等待着投喂一样。

牡衍清见姜泽的这副模样,不禁提醒道:“我喂的时候你要记得吞,有点苦不许吐啊。”

姜泽又点了点头。

牡衍清这才稍稍扶起姜泽,把碗里的药喂进姜泽的嘴里。

也不知道是不是牡衍清之前提醒过的缘故,姜泽在药入口的那刻瞬间皱起了眉,但还是老老实实的把喂进嘴里的药一口口的吞咽了下去。

不知为何,牡衍清有种自己在带孩子的感觉,牡衍清立马斩断了这个要不得的念头。

眼见一碗药到底,姜泽突然推开了牡衍清,呛出了一口药,手撑在床边不停咳嗽着,“好苦。”

牡衍清在被姜泽推开的那一刻已经退到了一边,看着已经恢复过来的姜泽笑了起来。

等缓和过来后,姜泽才抹着嘴,看向了牡衍清,目光有些复杂……

“你应该看出来了。”

姜泽点了点头,“你没有多少时间了。”

牡衍清还是那样毫不在意的笑了笑,“的确。”

姜泽沉默了下来。

“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换了一种存在的方式而已。”

姜泽以为,牡衍清所说的存在方式,是指存在在心中的意思。

牡衍清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解释,说:“现在还有时间,我和你说一些事情吧。”

“恩。”

“在这秘境外有一片天地,叫做天元大陆。”

姜泽眼皮一跳。

牡衍清继续说道:“这片大陆以世俗为主,如今被七国所划分,以齐国为大。”

姜泽的心也跟着跳动了起来。

“而这片大陆上修真者也是不少,只是他们都已超脱世俗,居住在俗世中人无法进入的地方,所以这在俗世中人看来十分神秘,被当做仙人……”

“那是不是有一座山名为九霄?”姜泽打断道。

“恩。”牡衍清双眼朝着姜泽的方向,“你怎么知道?”

姜泽并没有听到牡衍清后面的问话,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

“男主!”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七章 返回《男主总想毁灭世界[穿书]》目录 下一章:第十九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