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9章 湖事湖了

文/夜湮
这游戏没法玩了[网游] 本章字数:2704 这游戏没法玩了[网游]txt下载
推荐阅读:神仙微信群 恋上邻家大小姐 诡缠人 天命神相 绝世无双 劫天运 美人如玉 逆血天痕 主宰之王 前对头
“你还小呢。 ”白父乐呵呵地说着,一边打量着面前的言慕之,点了点头:“棋品看人品,不骄不躁,现在能静下心来下棋的孩子不多了。”

    言慕之面上挂着笑,心底却不怎么好意思说,那可不是,自己平时其实也是不下棋的,现在这个社会玩乐的东西那么多,一局棋下来那么长时间,老实说,言慕之也没这个耐性。

    但是他确实始终喜欢下棋的感觉,棋在手中,仿佛就是运筹帷幄。

    那一天,他们相谈甚欢,很晚的时候白母站起身:“今晚就住在家里吧?”

    不知为何,言慕之能够听出她语气中隐约的期许,看了一眼白霂远,言慕之率先答应下来:“谢谢伯母。”

    白母看他一眼,笑了笑:“下次见面,就该改口了。”

    言慕之心底一动,狂喜地看向彼端的白霂远。

    白霂远倒是神色如常,伸手揽住言慕之的肩膀:“走了,上楼。”

    “你就带小言住你的屋子吧,都让人收拾好了。”白母在后面道。

    白霂远点点头,揽住言慕之的手又紧了几分。

    良久,言慕之推开门,笑了笑:“好像经常打理的样子。”

    “……嗯。”沉默片刻,白霂远应了一声。

    “我其实觉得,以后都住在本市也挺好的,还能给伯父伯母一个照应。”言慕之道。

    还没开灯,黑暗之中,言慕之的眼睛亮闪闪的特别好看,好像漫天的星辰都落入眼底。白霂远盯着他看了片刻,关上门轻声问道:“你不讨厌他们?”

    “嗯?”言慕之一怔。

    不知道是不是困了,语声之中都带着一点点鼻音。

    “你……不讨厌他们?”白霂远又问。

    言慕之笑笑:“讨厌什么啊?我是觉得挺好的,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们能够接受我,就已经不容易了。谢谢你,我知道你肯定做了不少工作。”

    白霂远的呼吸一窒。

    他知道幸福来得不容易,却从来不曾想过,在经历了那么多风雨以后,能够再次拥面前人入怀,是一种如此莫大的幸福,一瞬间让他几乎落泪。

    第二天,白霂远和言慕之便回到了公司。

    现在剑啸江湖没有了皇翼在旁虎视眈眈,连着也越来越上了轨道,已经有很久,无论白霂远在不在公司,剑啸江湖都能够按照既有计划向前。

    想了想,白霂远叫来了人力:“可以考虑一下让梁颜回来了。”

    “现在?”人力明显有点诧异。

    白霂远就看了一眼旁边发呆的言慕之:“你觉得呢?”

    “我觉得梁颜是个好人,但是现在回来,会不会有什么不良影响我其实不太清楚。”言慕之冷静道。

    他对待不懂的事情始终不会自说自话,目光尽数定在人力身上。

    人力就摇摇头:“如果按照我的观点,我觉得现在已经没什么问题了,关键是在怎么和大家解释,毕竟梁岩离开地不光彩,现在让他妹妹回来,难免会有些非议。”

    “嗯。”白霂远点点头:“这个我也同意,不然这样,你看看公司里面哪个位置可以,让她先过去做做看,不要直接回技术组。”

    人力想了想,点头:“成,我去办。”

    言慕之笑着捧过去一杯茶:“来来来白总辛苦了,白总喝茶。”

    白霂远失笑:“你现在奉承我也没有双份工资拿。”

    “我已经不需要了啊。”言慕之笑眯眯。

    “怎么?”白霂远一怔。

    “我现在心安理得做米虫,就等你养了。”言慕之理直气壮。

    莫名地,白霂远觉得这样的他是如此地可爱。

    白霂远失笑,想了想问道:“你最近有没有什么事情要忙?”

    言慕之摇头:“没有,你有什么事要帮忙直说,我肯定帮!”

    白霂远道:“既然没什么事情咬你忙,过几天陪我出趟国吧。”

    “好啊,”言慕之没当回事,点头道:“那过几天我把护照给你。”

    “成。”白霂远见目的达成也不多说,径自让人帮忙订机票去了。

    言慕之想了想,问:“对了,最近好像都没听到zer的消息。”

    “你很想知道他的消息?”白霂远问。

    “不如我们上游戏走一圈吧?”言慕之笑眯眯地凑近。

    这些天他特别喜欢在总裁办公室晃荡,能帮点忙就帮点忙,更多的时候,白霂远处理公务,他就在旁边摆弄电脑,将技术组的活大部分搬到了这里。

    好在每次开会的时候,言慕之总能头头是道地提出一大堆新观点,人们也就对两个人成天秀恩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只觉得这公司气氛简直不适合单身狗。

    白霂远想了想,放下手中的工作点头:“好。”

    他总是特别顺着言慕之,可能是因为之前对不住言慕之的关系,现在能多宠一点,就多宠一点。

    两人在扬州的月老处上线,上线的时候,言慕之怔住:“诶?我的称号谁给我改了?”

    “十步杀一人的娘子。”白霂远凑过去看看,微笑应了:“娘子早。”

    “……我下线的时候明明是天下之雄。”言慕之喃喃道。

    “肯定是游戏出bug了。”白霂远的神情倒是很淡定,点开自己的夫君称号挂好,直接骑上马对言慕之点了个双骑请求。

    言慕之的琴师爬上去,小小的萝莉抱着琴,显得有点吃力。

    然而爬上马以后却是另一番风景,萝莉抱着剑客的腰,夕阳正好,却是另一种和谐。

    不多时,扬州下起雨来,言慕之想了想,换了一把伞,费力地举起来。

    “下雨天撑伞骑马,这绝对是风景了。”白霂远笑。

    言慕之点头:“来来来摆个pe,我们截个图……”

    话音未落,一杆□□倏然而至,竟是要将马上的两人斩落马下!

    白霂远技术精湛,只见两人的白蹄乌马蹄高卷一阵长嘶,之后稳稳落在旁处。

    言慕之蹙眉,定睛看过去,却是一个再熟悉不过的id——

    傲剑群雄。

    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时间过去,言慕之心底早就没了之前的怒意,他看了看傲剑群雄,又看了看自己的琴师,笑了:“不如我们单挑吧?”

    傲剑群雄冷冷地盯着面前的两人:“为什么?”

    “……不单挑你要一个打两个么?”言慕之有点诧异。

    就听对面的傲剑群雄一阵朗笑:“谁说的?江湖是江湖了,我这叫做群殴。”

    不知何时,十步杀一人和灯花语月的身边竟然冒出来十多个人,傲剑帮会的将他们团团围在中间,竟是将他们包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