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2章 最好的求婚

文/夜湮
这游戏没法玩了[网游] 本章字数:2788 这游戏没法玩了[网游]txt下载
推荐阅读:至尊召唤师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诸天万界 萌萌山海经 阴阳代理人 魔动九天 混沌武神 少年至尊 异世之光脑神官 剑动山河
言慕之自己也没想到,说着不睡不睡,结果被白霂远往床上面一摁,睡得那叫一个天昏地暗神清气爽。

    他醒来的时候往窗外头一看,得了,黑天。

    白霂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趴在了自己身边,睡得正香呢。

    言慕之凑过去看了一眼,白霂远睡觉的样子特别孩子气,身子整个微微蜷起来,眉头微蹙着。

    本来想要闹一闹的言慕之看着白霂远的样子,忽然就有点不舍得。睡觉的时候蜷缩起来据说是缺乏安全感的姿势,想到这里,言慕之小心翼翼地伸手,给白霂远的被子往上面拉了拉,又像是妈妈哄小孩子似的,伸手轻轻揽住了白霂远。

    这一伸手才发现,白霂远的肩膀很宽,这姿势其实并不怎么舒服。可是环住了,白霂远竟然也跟着动了动,整个人往言慕之怀里轻轻蹭了蹭,言慕之的心一瞬间就化了,就着这姿势看了半天白霂远的眉眼,只觉得怎么看都看不够。

    平日里高冷无比的人,现在就这样安安静静地睡在自己怀里,言慕之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特别美好特别温情!

    正想继续感慨一下,白霂远又一次动了。

    这一次直接了当一翻身,然后将言慕之抱着翻了个个,直接从被环抱的姿势变成了抱人的那个。

    白霂远长臂微伸,将自己牢牢抱在怀里,顺带迷迷糊糊地摸了一把言慕之的头顶。

    ……

    言慕之的内心无比复杂。

    不得不承认,这个姿势比之前更好评。

    因为白霂远本来就比言慕之要高上不少,连着胳膊长腿长的,将自己环在怀里一点都不费劲。

    只是……这种倒转的感觉实在是很微妙好么!

    言慕之挣扎了几下,明显感觉白霂远的呼吸声变浅,像是要醒来似的,言慕之吓了一跳,立刻不敢动了。

    就这样别别扭扭的,居然也就睡着了。

    倒时差倒来倒去,倒是一夜好眠。

    第二天早上。言慕之天色刚刚蒙蒙亮就醒了,一睁眼就吓了一跳。

    白霂远像是早就醒了,但是没动弹,而自己就像是个八爪鱼似的攀附在白霂远身上,动作特别高难度。

    迷迷糊糊之间,言慕之竟然没松手,就那样傻乎乎地笑了笑:“早啊。”

    白霂远忍不住笑了笑,评价了一句:“柔韧度不错。”

    言慕之的脸唰地红了,连忙松手:“我睡觉不怎么老实。”

    “真的,从小的毛病,不是因为你在我旁边。”言慕之连忙解释,一边解释一边懊悔自己这简直是越描越黑。

    白霂远果然失笑,想了想又问:“你以前和别人同住过么?”

    “那肯定没有,你是第一个。我很洁身自好的好么!”言慕之认真道。

    说完了,他整个人都怔住了,然后从头到脚红成了一只龙虾。

    洁身自好你妹啊!

    卧槽我刚刚说了神马!

    白霂远这一次是真的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

    看到白霂远难得的笑脸,莫名地,言慕之的心情好像也没有那么不好了。

    笑笑笑就知道笑,言慕之沉默片刻,也跟着笑了出来。

    “今天去办公事?说起来我们办完事情以后是不是没什么时间去玩了啊?”佯作无意的,言慕之问道:“你生日可就是今天了。”

    他到底还是没忍住提醒了一句,想了想自己生日礼物都没来得及带来,简直捉急。

    白霂远一怔,看向言慕之笑道:“你是不是很想出去玩?”

    “额,还好。”其实是很想啊,但是白霂远是个工作狂,言慕之自然不能因为自己的想法而束缚住白霂远。

    白霂远就淡淡笑了笑:“接下来会有一段假期。”

    “啊?什么假期啊?我有年假可以休么?”言慕之顿时眼睛发亮。

    白霂远看他:“你的工作年限有年假么?”

    “好像还没。”想到这里,言慕之又叹了口气,趴在桌子上没精打采地像是一只受伤的汪星人,尾巴都垂下来了。

    “穿好衣服走了,今天带你出去吃早点。”白霂远忍笑,伸手摸了摸言慕之的发顶。

    “所以什么假期?总不会是你要休年假我还要去上班吧?天呢……”言慕之只要一想象,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不过也行啊,反正你每天都那么忙,我看着也心疼。”

    白霂远但笑不语。

    吃罢了早餐,言慕之抬手看表:“才早上十点,我们约的真早。”

    “这边的人都很勤劳。”白霂远道。

    言慕之很是怀疑地看着他们面前空荡荡的广场:“真的么?”

    他怎么觉得除了早餐店,街上什么都没开呢。

    “真的。”白霂远淡淡一笑,凑过去看言慕之的手表:“还有几分钟十点?”

    “五分钟,”言慕之又打量了一圈:“我们约在哪里?总不会要露天谈吧?是不是要去公司看一下他们的实力,不然我觉得好危险,我之前也做过调研的,这种事情要有一个dd,就是实地查核……”

    不知道什么时候,旁边的人慢慢多了起来,林林总总,有的是妈妈带孩子来散步,也有的是摄影师,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倒是开始支架子。

    言慕之看向周围,疑惑道:“这是不是要办什么活动啊?”

    怎么不到五分钟,人忽然就多了。

    “是有活动。”白霂远又一次抬手看手表。

    言慕之注意到他的动作,摇头:“包沉不沉,我帮你拿?”

    “没事,不用。”白霂远抬头看过去,那边的屏幕已经缓缓落了下来,与此同时,广场中间慢慢亮起了灯。

    言慕之蹙起眉头:“这是要做什么活动啊?我们在这里谈工作,会不会有点吵?不然回咖啡厅怎么样?”

    “慕之。”白霂远笑道。

    “啊?”言慕之一怔。

    “你紧张么?”白霂远言笑晏晏地问道。

    言慕之忍不住笑了,对白霂远摆摆手指:“我的确是第一次出国谈生意,你怎么知道我紧张?”

    “不是这个……我是说……”白霂远故作神秘,又一次看向手表——

    五,广场边的灯悄然亮了起来,光晕一圈圈散开。

    四,小提琴手拉起了小提琴,旋律激昂。

    三,有人放飞了鸽子,在人们的头顶盘旋开来。

    二,合奏响起,人们朝着白霂远和言慕之的方向看了过来。

    一,喷泉倏然涌出,与此同时,孩子放飞了手中的气球,大屏幕上,是他们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

    与此同时,白霂远单膝跪地,手中是一枚钻戒,他的笑容有一点隐约的忐忑,却是那样笃定地微笑道——

    “言慕之,你愿意和我在一起么?”

    他的语气那么温柔,却又带着一点不易察觉的颤抖——

    “从此以后我们两个一起,就是一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