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3章 与君同行

文/夜湮
这游戏没法玩了[网游] 本章字数:2804 这游戏没法玩了[网游]txt下载
推荐阅读:阴阳代理人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异世之光脑神官 至尊召唤师 诸天万界 萌萌山海经 另类精灵生活 魔动九天 混沌武神 少年至尊
言慕之盯着白霂远看了几秒,忽然弯起唇角一笑:“我要是不答应你,你要怎么办?”

    本来么,这种浪漫而温馨的时刻,男主角就应该认真地说一句,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什么的。

    可是白霂远显然是个不按套路出牌的人,他看了言慕之片刻,认真道:“那我就直接把你抗走。”

    ……这尼玛是什么答案!

    言慕之失笑,大大方方伸手:“来吧,戴上。”

    素来脸上没什么表情的白霂远也忍不住微微笑了,手指微微发颤地给言慕之小心翼翼地套上钻戒:“我们去领证吧。”

    他的语气那么温柔,旋即微微俯身,在言慕之的手指上虔诚地一吻。

    为了这一天,他们走了那么远。

    而现在,他们终于可以给彼此一个家。

    言慕之的唇角扬得很高:“当然。”

    “不过啊,你那个视频上面我怎么觉得我那么蠢呢!”言慕之认真道。

    白霂远心底失笑,就因为这样,所以才犹为可爱啊。

    然而他并没有说出口,只是轻笑道:“我觉得一点都不蠢。”

    “真的么?”言慕之狐疑,又看了几眼。

    广场上的人很多,纷纷走来向这一对新人送上了最真挚的祝福。

    言慕之还是第一次知道,同性情侣也可以手拉着手,接受着大家的祝福,他的脸有点红,一句一句客客气气地道谢。

    不知道傻笑着说了多少句谢谢,直到白霂远微微施力,将言慕之直接揽进了怀里:“慕之……”

    “嗯?”言慕之微怔。

    这人这么多,这这这是要做什么!

    下一秒,白霂远微热的唇覆上来,辗转厮磨。

    他的动作很大,却又不失温柔。

    手托着言慕之的后腰,强势地将他揽在怀里。

    言慕之起先还有点羞射,片刻之后便微微闭上眼,非常认真地抢夺起了主动权。

    多好,从今天往后,我们就是结了婚的恋人,可以毫不顾忌地走在街上,手拉着手,想拥抱就拥抱。

    “我记得你说过,喜欢大海。”回到宾馆,白霂远认真地翻着一本新婚手册。

    素来冷峻的人忽然一本正经地翻起这东西,总还是有那么一点微妙的违和感。

    言慕之就凑过去看,强忍住笑出声的冲动,片刻,他忽然想起一件事:“哎不对,我之前忘了问你,你不是说……要和我一起来谈公事么?”

    他眯起眼睛,看向面前的白霂远。

    白霂远轻笑:“这不是公事么?”

    “当然……”当然不是啊喂!

    “但是在我眼里,这比公事重要多了。”白霂远微笑道。

    言慕之只觉得自己的脸越来越红了,之前他怎么没发现这人这么会说情话!这简直是技能书点满了好么?一点都不科学。

    “我说,我们要是去度蜜月了,公司怎么办?”言慕之认真问道。

    白霂远就笑了:“没看出来,你比我还关心公司。”

    “当然要关心啊!”言慕之认真道:“这是你的事业,我知道你这个人,你的事业心很重,要是我们在一起了,公司出了什么事,那你肯定会伤心的。”

    言慕之这人……白霂远心底完完全全地软了下去。

    他不怎么擅长说这些好听话,但是在白霂远眼中,却全部都是优点。

    不管什么时候,他都是彻彻底底地站在白霂远身边,为白霂远考虑的。

    就这一点,已经足够让白霂远心疼了。

    “剑啸江湖的事情,我正在慢慢分担下去,我不可能在公司做一辈子,公司没有我,也必须具备自我运转的能力。”白霂远耐心地解释道。

    言慕之点点头,这倒是。

    他也不希望看到将来白霂远双鬓斑白,还要为公司的事情忙碌地不行,适当地放权是很重要的。

    “那,你喜欢这里么?”白霂远笑问道。

    “哪里哪里?”言慕之凑过去看。

    白霂远指的是一个小岛,上面的设施一看就很齐全。

    言慕之眼睛都亮了,想了想又摇头:“其实我觉得形式也没有那么重要,在我看来,两个人在一起就足够了。”

    他一本正经地说着,白霂远看了他片刻,微笑:“看来是喜欢。”

    “不是……”言慕之一想就知道,那肯定特别贵好么,连忙否认。

    白霂远轻笑:“我已经预订了,我们明天的飞机,在那边办婚礼。”

    言慕之目瞪口呆,目光瞥向一旁的结婚证:“你是一早就知道我会答应求婚是么?”

    白霂远笑而不语。

    言慕之就扑上去掐:“你这是吃定了我啊!”

    “没关系,”白霂远的神情很淡然:“我可以让你吃定我。”

    不知道为什么,言慕之的动作稍微迟疑了那么一秒,被白霂远一翻身摁在下面开亲。

    谁吃定谁又有什么关系呢?

    只要是和你在一起,就足够了。

    这几天,言慕之都特别高兴,高兴到坐上飞往小岛的飞机,方才后知后觉:“嗯,你有请朋友来参加婚礼么?”

    其实还想问问亲人来的,但是白霂远的父母毕竟还是旧思想,言慕之不想在这样开心的时候提起伤心事,只好略过。

    “有。”白霂远侧头看了言慕之一眼,微笑:“我还请了你的朋友,照着毕业照找的,还问了一些人。”

    “对了,我父母也会出席,他们很期待你的礼服,是我母亲选的,她很期待你穿起来的样子。”

    “还有什么问题……哦对了,座位表,这个我们到了以后你来安排就好。”

    “请帖我已经发了,照片选的你之前说的觉得自己最帅的那一张,ps合成了一下,我发现我们居然没有合照。”

    ……

    ……

    这是白霂远第一次说这么多话,然而莫名地,他看着面前目瞪口呆的言慕之,心情大好。

    微微倾身,白霂远在言慕之的唇上轻轻啄了一下,又分开,对言慕之微笑:“之前亏欠你的,我都会一一补上,毕竟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

    两个人的手指覆在一起,无名指上的铂金指环闪耀生辉。

    垂眸良久,言慕之微微笑了:“谢谢。”

    “你我之间,说什么谢谢,晚上补偿一下就好了。”白霂远淡然自若道。

    言慕之扑上去掐他:“乱说什么!就算是晚上也应该是我补偿你!”

    “没关系,肉偿么,不分你我。”

    言慕之松开手,呆呆地看着白霂远,第一次觉得自家总裁肯定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总裁文,尼玛一整个崩坏啊有没有!

    机舱外,天高云淡,飞机突破了大气层,正在朝着海岛飞去。

    朝着他们幸福生活的起点,缓缓飞去。

    从今以后——

    山高水远,与君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