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掮客

文/黄净之
本章字数:5485 绝对优势txt下载

第十四章掮客

“泼墨”位于上海徐家汇和静安之间,是闹中取静的一处好地方,附近除了一些画廊,小展厅,就是风格独特的咖啡馆,茶馆,小资们很喜欢却很少消费的地方。“泼墨”的设计到装修都是肖玥一手包办的,虽然名义上是一家茶馆,却是会所级别的,必须是会员才能进,随处都是古玩,拐角一个仕女汉俑脸盘圆润、五官精致、衣袂飘飘,原是青石雕刻,经年日久有些地方已经磨损,却依然活灵活现、憨态可掬。

“真漂亮,哪里得来的?”

“这个啊,有次去青岛的时候看到有个小饭馆门口放着好看,就用一个玉指环换了,我这里玉器多,那个指环也不是什么稀罕东西,但是你看这个?”

“看来你是捡漏了啊。”

“是啊,我把她运过来的时候还有青苔呢,真可怜。”

“快上楼,我的小茶壶的水应该正好开了,我知道你爱喝大红袍,都给你准备好了,怎么悦然没跟你一起来?”

提到冯悦然顾辰曦就有些头疼了,“她昨晚喝多了,今天我还没联系她呢,想着让她多睡会儿。”

“这都下午了,她还睡,我来叫她,真是不像话,”说着这位女神范的美女就拿起手机开启了泼妇模式。

“喂,冯大小姐,这都下午了,您不会还没睡醒吧。”

……

“没约时间,辰曦不是也没约时间吗?怎么人家到了?”

……

“好了好了,你快来。给你30分钟。”

……

“超过了?超过了你就来喝凉开水好了。”

……

说完就挂了电话。

“呵呵呵,你难道真给她喝凉水吗?”

“凉开水便宜她了,就该喝热风,空调都不让吹。”

“你这几年怎么样?我离开这些年也没有你的消息,如果不是悦然说起,我还不知道你开了这么一家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会所呢。”顾辰曦心里虽然疑惑,但是有些话却不适合日渐生疏的她来问了,肖玥的神经从来都不算强悍。

肖玥乘着冯悦然还没来,带着顾辰曦逛了一圈,各种官窑瓷器,名茶典藏,古玩玉器就这么错落的成列在这两层小楼里,肖玥一边走一边说着每一件藏品的来历。固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也绝对置办不起这样的一栋楼。顾辰曦看着这个袅娜的女人,略显忧郁的眉眼,即使30多了,依旧我见犹怜,岁月在她身上留下的只有淡漠和温婉,原来那个轰轰烈烈谈恋爱、刁蛮任性的大小姐仿佛已经彻底不存在了。

冯悦然来的时候果然超过了半小时,被门口的前台和保安为难调笑了一阵才被引了上来,“肖大小姐,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小姑娘老大爷的一个个都这么厉害,都看我笑话啊?!”倒是冯悦然依旧是风风火火的性子。

一路小跑的上来,见到两人在阳光房里舒服得晒着完全没有温度的太阳,惬意的品茶,顿时又羡又妒,“好啊你们,让我给人欺负,自己却舒服地喝茶,太没有姐妹爱了吧。”

“这怪谁,谁叫你这么晚来的。”肖玥说着问了问茶香,抿了一口,“等你就不错了。”

“亲们这是周五啊,工作日,我能出来见姐妹就不错,说我没有姐妹爱。”

“辰曦刚回来接手擎天,她今天来确实是姐妹爱,你个昨晚都宿醉的还好意思说。”肖玥看着这个女人一阵无语。

辰曦看他们闹也是好笑,“你们见面能不掐吗?悦然,你也是的,怎么这么晚。”

听到她说宿醉什么的,冯悦然也挺无语的,谁想到跟顾辰曦去喝个酒还能惹出这种荒唐事情,“辰曦,你昨晚怎么不送我回家,让金冶这个衣冠禽兽送,就不怕送羊入虎口。”

顾辰曦愣愣地差点没反应过来,“大小姐,您的身高,就是一堆骨头我都抬不起啊,不是金冶你回得去嘛。是谁说喝两杯,接过各种酒都喝了十几杯的,自己喝得起劲就算了,还来灌我酒,大小姐,以后我可再也不敢跟您喝酒了。”

冯悦然挥挥手,“好了好了,算了,我也不是真怪你,激动什么。”说着放下包,坐在软榻上,“真舒服,你们喝的什么?”凑近了问了问,“红茶,大红袍?”随手拿起肖玥刚倒好的茶喝了一口,“赞,正宗,辰曦,我可托了你的福了,平时这位姐姐可不会拿出来给我喝,顶多让我喝喝铁观音。”

“那我那块82年的生普是谁解决的,你告诉我。”肖玥似嗔非嗔地横了她一眼。

冯悦然闻言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嘿嘿,忘了呗。美女姐姐别生气。以茶代酒敬您一杯?”

“这茶也是我的,太没诚意。”肖玥也懒得理她了。

三人做了一个下午,聊了聊各自的近况,确是肖玥聊自己聊得最少了,冯悦然和顾辰曦也是心领神会,并没有刨根问底。倒是她说起自己偶尔还做资本掮客这事,倒是让冯悦然和顾辰曦有些吃惊。

如今的资本掮客多半是金融圈的中层们,这些人有消息来源可惜自身无法消化,这才另找资本或者项目,她一个开茶楼的又是哪里来的信息来源。冯悦然和顾辰曦相视一眼,不由对此产生了很大的兴趣。

三人正要细说,却是楼下的电话进来了,肖玥打开免提,是楼下的前台小姑娘,“老板,陈董来了。”肖玥闻言,皱了皱眉,“我走开一下,你们先玩会儿。”

看着肖玥离开的背影,“那个陈董看起来挺重要。”顾辰曦突然来了一句。

“可能是她那个男朋友。”

“你见过?”顾辰曦奇了。

“没有,猜的。那个陈董是苏州某集团的幕后老板,手上上市公司好几家,圈了很多钱,完全供得起这座楼。”说着冯悦然使了个眼色,“看看这玉器,这瓷器,还有我们手上的这几件瓷器,就一件也够工薪阶层打拼一年的了,何况其中好几件是宫里出来的,而且她这几年一直去苏富比,今年还问我多了一张票要不要陪她去。”

“这个男人倒是肯砸钱。”

“是啊,这样的男人我还是第一次见。谁家的纨绔们结了婚的也有不收心得,但要砸到这份上,可真没听说过了。”冯悦然也是咂舌。

“恐怕也是有几分真心在,若能好好对肖玥倒也好。”顾辰曦不禁乐观地说道。

“在真心也没用,肖玥心里就只有安靖。”

“她还在惦记安靖?都过去这么多年了。”

“她为安靖都疯魔了。要不是肖家突然垮了,她还在要死要活呢。”

“我们去看看那个人吧。”顾辰曦说道,“不管是不是那个人,总要看一看,好歹是朋友这么多年,如果是不能在一起的人,还是乘早分了,她还年轻,未必不能够重新开始。”

说着两人便要出去找她,奈何小楼房间众多,错落分布,别说找人,就是找路都不容易,等他们看到肖玥的时候,那个陈董早走了。

肖玥看二人来找她,笑道:“你们怎么出来了,怎么看到这么多藏品也心动啦?”

“就是参观参观,看看有什么好东西可以带回去的。”冯悦然漫不经心的说着。

“以前让你带一件,你没兴趣,后悔了吧。”

最后冯悦然还真买了一双翡翠镯子,说是可以做传家宝,还说以后没落了,还能卖了还钱,简直口没遮拦。

送走两人的时候,肖玥脸色变幻了一下,然后把顾辰曦留了下来,“辰曦,今晚有个局,都是一些国内的大佬,会有很多项目和资金当场匹配,或者消息,你看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过去看看。”

顾辰曦审视着肖玥,郑重地问她,“我去合适吗?”

肖玥最终脸色有些难堪的揭过了话题,“那还是以后吧,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帮你的。”

“肖玥,谢谢你愿意帮我,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生活。”

“我现在挺好的,你自己都焦头烂额了吧,别顾虑我了。”肖玥故作豪气的拍拍她的肩膀,把她送了出去。

有些点到为止是为了不伤害,肖玥不是走不出来,只是不想走出来罢了。顾辰曦心中虽然为她惋惜,但是却也做不到去批评或者指责,换了她可能也不那么容易走出来,就如同她母亲的死,她一直没有原谅她的父亲,死去的人虽然肉体已经彻底不在了,但是活着的人却因为死亡而痛苦着,年深日久愈加血迹斑斑。肖玥这一天都没有说以前的事情,故见面却不能一起回忆,又是多难受的一件事情。

至于那种聚会,一个被男人带的女人又能有什么地位,更别提这个女人带的另一个更没有关系的莫名其妙的女人,只有尴尬唐突和无尽的难堪而已。那些人也不过是把女人当做一件饰品,一件玩物,点缀一下就可以了,连衣服都不算,衣服是用来遮羞的,他们手中的钱才是他们的衣服,至于面子,很多时候比衣服不值钱。她顾辰曦何必去自我轻贱。肖玥不懂吗?为什么这么问呢?也许也就是找个平衡而已。她,快疯了吧。

晚霞退去,夜色慢慢降临在申城,脱去了白天忙碌的外衣,灯红酒绿的魔都之夜又被唤醒了。

顾辰曦开车路过商场,吃了个便饭,便开始为自己明天一早的高尔夫球赛准备行头,离开这么多年人也变化很多,以前的衣服都已经不适合再穿,不得不采购一番,只是一个人逛街也真的挺无聊的。

“顾小姐。”

顾辰曦听到身后一道熟悉的男声叫她,疑惑的回过头,“洛总?”说着笑了起来,虽然说不上熟络,但是此时能够见到也挺有缘分,也是件令人高兴的事情。

“说起来,加上这次,和洛总偶遇的次数已经有4次之多,真是缘分。”

“上海不大,能够遇上也不算难,但是与你,我们恐怕真有些缘分。”洛维依旧是淡漠的笑痕。

其实,顾辰曦有时候觉得也许他没有笑只是长得好,看起啦在笑而已,不过听他说完这一句,顾辰曦莫名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心里不禁一阵无语,这男人这语调,真的不是调戏吗?但是看这人还是老神在在的样子,她也只能故作大方,“可能为了我们以后能够合作,所以老天爷不断在加深我们的羁绊。”

“羁绊?”

顾辰曦被这种似笑非笑的语气弄的真的很无语,只能怪自己乱攀交情,于是岔开话题,她看到洛维手上提着袋子,笑道:“洛总周五怎么没有陪女朋友,自己一个人出来购物?”

洛维笑着否认自己有女友,今天到这里拿一件定了很久一直没空取的衣服,“顾总今晚没有应酬吗?”

“洛总不是也没有吗?”

“我们恐怕不太一样。”

顾辰曦脑仁一抽,恨不得上去抽他,这个人总能把她内心潜藏的暴力细胞激发出来。“我自然比不上洛总贵人事忙。”

洛维没有理会顾辰曦的语气,看着她手中的袋子,问了句,“你买好了?”

顾辰曦疑惑地回问:“买好了,怎么?”

“陪我去吃个饭吧。”说着也不等人答复,一个人往前走了。

顾辰曦顾不上嗔目结舌,“哎。”往反方向的步子还是跟了上去。

落座以后,顾辰曦忍不住嗔道:“洛总是不是太自说自话啊,我有说要作陪吗?”

“你不是过来了吗?!”洛维笑着点菜,“要不一起吃两口?”

“谢谢,我吃过了。”

“那陪我说说话吧。”

顾辰曦忍不住要吐槽,这绝对是携恩报复,否则你一个老总到底是有多寂寞啊。“你想聊什么?”

“比如,顾小姐有没有男朋友。”洛维说得漫不经心,可是顾辰曦差点端不住,口里的柠檬水咕隆一口咽了下去。

“呵呵,当然,当然有,我们在一起快两年了。”

“看起来你们关系不错。”

“是还行。”(我tme跟你有这么熟吗?)

“那人在美国?”

“是啊。”

“那岂不是很少见面。”

“恩,本来因为双方工作关系,见得也很少。”(见面少不少跟你有关系吗,见面少关系好不行吗?关系不好的话,你是要难道要横刀夺爱吗?)原谅顾辰曦内心理智的小人快要阵亡。

“那关系还不错,挺难得的,你们真的关系不错吗?”语气充满了质疑。

“洛维,你可以了啊,就算你救过我,也没必要问人家隐私问这么清楚吧,你是不是还要问我们多久上一次床?”好吧,理智已经阵亡了。

洛维笑了,大笑,“呵呵呵,那天不是很沉得住气吗?既然是隐私,说这么响不怕被听到吗?”

“这怪我吗?”顾辰曦还是压低了声音。“吃好了就赶紧结账走人。”

“你住哪里?我送你?”

“不用,我开车了。”(再跟你待下去简直抓狂,你还是沉默是金吧,不说话的时候才是霸道总裁)顾辰曦拿出钥匙晃了晃。

“ok,那明天见。”

“明天见。”

两人分开的时候,洛维又叫住了她,“辰曦。”

“哎?”顾辰曦回过头,她完全不知道两人怎么已经非常熟了,把姓都省掉了,面对洛维,她的情商已经掉线了。

洛维看着她回过头,走到她面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顾辰曦的手,搂住了她的腰,亲了上去。

顾辰曦已经震惊地呆了,于是就只能乖乖被舌吻。

直到被洛维放开了,她才反应过来,“洛维你干嘛!你疯啦。”

洛维笑着,“你说的很对,缘分,你这个女人我偶遇了三次,每一次我都会觉得自己对你更感兴趣,所以,第四次,我决定让你成为我的。”说着又伸手托着她的头亲了一下她的眉心,“明天见。”

至于顾辰曦,已经被他爱的宣言雷焦了,呆呆的看着他开车离开,近乎机械地找车,开车,回家,洗漱,睡觉。临睡前还在懊恼,为什么没有及时制止他亲上来,没有及时拒绝,所以等明天吧,感情的事情还是会所清楚比较好。

至于回到家的洛维,还是打开电脑,电脑里是擎天最新的资料,还有几张桃色照片,他把资料存进了网盘,摘掉眼镜,轻松入睡,至于第二天顾辰曦会怎么应对,他其实完全不担心。既然感兴趣到了一个程度,那就要得到,女人和事业,都是一样的。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三章 泼墨 返回《绝对优势》目录 下一章:第十五章 财色(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