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情迷

文/黄净之
本章字数:5988 绝对优势txt下载

第十六章情迷

夏季的晚上,除了新月和星空,最多的是什么?蚊子。

顾辰曦被洛维拖出来走在石子路上,周围绿草幽幽,晚风阵阵,蚊子嗡嗡,“哎,大晚上的,去什么地方?”

“怎么?怕啦?”洛维突然抓起她的手,跑了起来。

“怎么可能……”顾辰曦一句话都没说完,就被拖着跑起来,她自然没有洛维的那么长的大长腿,这不是只能被拖嘛,“等等,你是仗着我忍你吗?”

“你不怕有蛇吗?”洛维停下来,也把惯性冲向前的顾辰曦给拽了回来。

顾辰曦连喘了好几口气,“你整我?”

洛维笑了笑,说道:“走吧。”

顾辰曦看着虽然有星星月亮但是还是有点黑的草地,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你带我去哪?”

“到了。”

月光和星光洒在江面,细碎的波光静静地闪烁着,两人一前一后走到会所的码头,这个世界安静的只剩下两人的脚步声和潮水的拍打声。

顾辰曦看到江面上停着一艘白色的汽艇,便笑了起来,“大晚上你要带我游江?”

“你觉得我有这么浪漫吗?”洛维回头,皱着眉问她,仿佛她说了什么特别不合时宜的话一样。

顾辰曦闻言一噎,“呵呵,也对看起来不太像。”

洛维却笑了,伸手顺了一下她的长发,笑道:“你很聪明,但是有点多疑,这习惯不好。”

顾辰曦听了他的话,真想一脚踹他下水了,“是我多疑吗?你撩头发的动作会不会太熟练。”

“是吗?为了你我练了很久。”洛维无所谓的耸耸肩,“既然你不喜欢我可以减少频率。”

顾辰曦当然不会认为他已经情商低得不懂得拒绝是什么东西,但是遇到这种腹黑属性的人真的很难受,尤其还号称要追求你的玩暧昧,“你有什么目的?”

洛维看着她深思的神情,笑着,“也许我太急了,你知道,分秒必争是这一行的职业习惯,”说着解开了游艇的铁索,“当然,还有先下手为强。”

“听起来怎么这么像对待一个项目,”顾辰曦跟着他跳到游艇上。

“比一般的项目有价值得多。”

“听了这句话我觉得还比不上一个项目了。”

呵呵,洛维开着船在三江汇聚的广阔江面上慢慢地行驶着,“看那里?”

顾辰曦顺着他的手看过去,古老的灯塔孤独的伫立在小岛上,“这里还有这种建筑,真是有趣。”

“唐代的建筑,后人重修的,当时这里是重要的粮道,当然以前的江面可没有这么宽阔,解放后开出来的,倒也算这个城市的一处不为人所知的有趣的地方了,”洛维有耐心的解说着,指了指船舱里的钓竿,“有没有兴趣夜钓?”

“夜钓?”顾辰曦惊讶的看着他,“一大早起来,开了一个多小时车,打球打了一天,先是饭局又是牌局,现在你跟我说你还要夜钓?”顾辰曦承认自己体力不行,被这人拖出来是自己太天真了,这真不是一般人能想到的事情,“你自己钓吧,让我回去睡吧。”

洛维好笑地看着她,自是也看到了她深深的疲累,不过他可不会放她走,顾辰曦聪明多疑韧性强,必须下猛药,“既然你不想钓,可以陪我钓。”

凭什么我得陪你啊,当然这句话只是在顾辰曦心里滚一边而已,“我累。”她只能苍白的陈述,简直是上了贼船了。

洛维笑着抛竿,“旁边有毛毯,晚上江面风大,你披上,别着凉了,实在太累打个盹儿也不怕。”

顾辰曦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回去无望,也实在夜风有些凉了,便把毛毯裹在了身上,觉得洛维这人还挺细心,便就此靠坐在船舱里。

两人一个夜钓一个休息,既没有说话也没有干别的,天上是一弯新月一片银河,地上是粼粼波光和潺潺流水,还有不时灯塔远远闪过的光弧和摇晃的船身,如此岁月静好。

此情此景,顾辰曦虽然累了却一丝困意也无起来,不由感叹:“真美啊。”

洛维回过头,月光下的顾辰曦懒懒地靠在那里,五官显得更加的柔和美好,神情有着淡淡的陶醉,仿佛也融入这一片天地的静逸,他向她一笑,“是的,很美。”

顾辰曦闻言看向他,倒被他的神情和口吻弄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说什么呢。”

看她有些娇羞的表情,心想她可能自己还没意识到吧,洛维正想再调侃几句,突然看到浮子抖了一下。

洛维看到了,顾辰曦顺着他的目光也看到了,不由笑着轻轻说道:“有鱼?”

洛维嘘了一下,静静地等待鱼来咬钩。果然这条蠢鱼不负两人厚望的拖着闪闪发光的钩子开始乱转。洛维的目光专注的盯着湖面,右手慢慢靠近渔轮,手上慢慢用劲,开始将鱼遛翻。

顾辰曦看着完成近90度的杆梢,不由赞叹,“这鱼不小。”

洛维没有回她,不停的遛翻这条可怜的大鱼,数个回合之后,蠢鱼终于力乏翻肚,洛维笑着起鱼。

顾辰曦看着洛维把鱼放到准备好的桶里,看着这条肥鱼只能弯着鱼脊难以动弹的样子,只觉得特别满足,不由问道:“这鱼得有几斤?”

洛维笑着说道:“四斤应该差不多吧。”

“好厉害。这就钓上来一条。”顾辰曦发自内心的赞叹。

“谢谢,除了技术好以外,运气也至关重要,当然今晚这两者都不缺。”洛维非常坦然的接受赞美。

“有些话别人说觉得挺正常,自己说就会显得很臭美,”顾辰曦看着他笑盈盈地样子,实在忍不住也实话实说起来。

“既然是事实,我不怕承认。要不,你也试试?”洛维上好饵,就要把钓竿递给她。

顾辰曦连忙推拒,“我就算了,我现在可是手软脚软的,再说了,我也不太会。我看着就好了。”

洛维看她实在不想自己来,也没有强求,便还是自己钓。不多时又上钩一条,今晚果然适合钓鱼。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倒也不觉得时间过去,当然洛维也没有再去调侃或者刺激她,其实做到这位子除了智商情商肯定也是很高的,否则别说经商就是在学校搞研究也不一定有什么出头之日,他要花心思讨好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失败呢。

到最后反而是顾辰曦来了兴致,她突然问洛维,“你会烤鱼吗?”

洛维楞了一下,这倒是他没有想到的,这鱼他是想第二天让厨师烹饪的,怎么会想到顾辰曦会想到烤鱼呢?只能说道:“你太高估我了,我也不是什么都会。”

顾辰曦笑着从舱底拖出一个简易烤架,笑着摇了摇手上的小包,里面赫然都是各种刀具和调料,“我也没烤过,要不我们试试?”

“你确定?”洛维不确定的问道,说实话,他十分不觉得作为一个白富美能够具备野餐烤鱼的能力。

“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顾辰曦指着对岸,“走,开过去。”

两人把东西搬上案,这才想到要烤鱼先要杀鱼,顾辰曦面对此情此景,非常机智的拍了拍洛维的肩膀,“杀生这种事情当然要男子汉大丈夫才可以,”说着迅速把刀塞给他,自己跑到一边打火,还不时回头催促,“我炉子快弄好了,你倒是快点啊。”然后看着河边的洛维赤着脚,按着鱼考虑如何下刀的便秘表情,顿时被他欺负逗弄时候的什么恶气都散了,只差乐得要哼歌了。说实话,真的很难想象洛维这个一身贵公子派头的人在河边杀鱼的场景,真的很有喜感。

至于洛维,虽然从来没有杀过鱼,也很无奈,看倒她笑得开心的容颜也却是不想扫兴,当时的洛维心里想的也只是不想扫兴而已,而多年之后回忆,其实也许他不只是不想扫兴而已,是真的很喜欢她吧,想看她灿烂的笑容。所以,尽管对于顾辰曦的催促,他表现得如何咬牙切齿,但是还是非常耐心的宰这条蠢鱼,一刀放血,开肠破肚,去鳞去腮,有条不紊,不得不说,有的人,动手能力那是天生强。

“快点啊,”而顾辰曦则乐得看他为难的表情,实在百年难得一见,所以干脆不停催促,“快啊,碳不多的。”

直到洛维把洗干净的鱼拿上来,顾辰曦才喜不自胜的让鱼上架,顺便然后才想起没有涂点油。便把油一点点撒在上面,可惜顾辰曦太高估自己的技术,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这烤鱼的油都是抹上去的,才会均匀,撒上去只会让火燎原,不管多慢。所以,洛维辛辛苦苦杀的鱼也在这燎原大火中变成一条碳鱼。而顾辰曦则在关键时候被洛维抱着腰迅速逃离了,否则估计这长发和这身衣服可能就要毁了。

洛维看着惊魂未定的顾辰曦,也是无语了,皱着眉说道,“我觉得有些事最好不要轻易尝试。”却一点没有放开怀中人的打算。

顾辰曦一时也没想到他没有放开自己,她呆呆地看着这条鱼,惊愕过后却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直笑道肚子痛蹲在地上起不来才罢休。

洛维起初还跟着她笑了一阵,后来也是太无语了,干脆坐在地上看她笑,直到她脱力了才过去拍拍她的背,“笑够啦?”

顾辰曦笑得泪眼迷离的眼睛看向洛维,“再来?”

洛维看着桶里仅剩的一条鱼,再看看那条变成碳条的鱼,皱了皱眉,“我觉得还是明天交给厨师比较好,会所的厨师是法国著名饭店挖过来的,比起你,我比较信任他。”

顾辰曦没有理会他的挖苦,不仅软软地说道:“你这么厉害,第一次杀鱼就弄得这么干净,你忍心吃不到自己杀的鱼吗?”

洛维看着她,想起刚在一下子窜起来的火势,果断地说道:“为了你的生命安全。”

“我保证这次一定不会失手,”顾辰曦兴致来了不惜撒娇买好,不管后面她会不会为自己的态度后悔,此时的她就想烤了这鱼,“你看,自己钓的鱼,自己杀的鱼,自己烤的鱼,多有成就感。”说着甚至抓起洛维的手使劲摇了好几下。

“你确定自己有30岁了吗?”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年不在大,有趣就行。”顾辰曦说完自己就笑了起来。

洛维闻言再也板不起脸,也笑了起来,“好吧,最后一条鱼了,你悠着点。”说着,看见她笑没了的眼睛,忍不住双手用力揉了揉她的脸。

“干嘛啊,”顾辰曦马上后仰脱离他的魔掌,“好腥,蹭我脸上,咦。”那表情,真的被恶心极了。

洛维嗤笑一声,“让你长记性。”才转身开始捯饬那条本来今晚可以幸存的鱼。

第二次果然比第一次要成功得多,倒霉催的鱼也真的成功的成为了一条成功的烤鱼,虽然有一点点咸,但是毕竟是自己动手,就显得格外鲜美了。不过两人晚饭吃的多了,又在牌局用了点点心,倒不是非常饿,只是要试试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满足感而已,吃得倒是不多,最后的半条鱼基本上是自动碳化的。

“洛维,你很厉害。”顾辰曦躺在毯子上,看着满天星斗轻轻地说道。

“恩,我知道。”洛维坐在那里,一点一点把那条碳化的鱼清理掉。

听到洛维一点不谦虚的回答,顾辰曦只是笑了笑,“就是太自恋,你不会谦虚一点吗?”

“几年前我也挺谦虚。”

“哎?”顾辰曦看向他,“你的意思是说你现在功成名就就不需要谦虚啦。”

“不是,现在谦不谦虚要看人。”

顾辰曦闻言又躺回去看星星,“切,你的意思是说在我面前你掌握绝对优势,根本不需要谦虚?”

“开始是,现在觉得没必要对你太客气。”

“什么话,绅士要对淑女有一定的谦让懂吗?怪不得没有女朋友。”

“女朋友更要以诚相待。”

“什么歪理。”

“你不觉得?”

“我不觉得你的做法是以诚相待。”

“你不觉得你更了解我了吗?”

“不觉得。”

“是吗?”说着,洛维扔掉手中的垃圾,慢慢凑近顾辰曦的脸,盯着她的有些惊愕的眼睛,“现在呢?”

就在两人的唇快要接触的瞬间,顾辰曦突然意识到今夜月色太美,星空太迷人,必须悬崖勒马。可惜洛维眼疾手快地把马缰绳给剪断了,他一只手迅速地托起她的头,一只手按在了她的手臂上,不仅吻上了她的双唇,更是辗转研磨,撬开她的嘴来了一个激烈的舌吻。

是夜,星光璀璨,波光潋滟,安静美好的夜里,只有流水拍案的声音和两人亲吻时不小心发出的水渍声。

顾辰曦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只能被动接吻,最后还是洛维意犹未尽的放开了她。

“天色晚了,我们回去吧。”洛维拉起顾辰曦,捋了捋她的长发,拍掉她身上沾到的枯草。

顾辰曦抓住他的手,正色的看着他,“请你以后别在这样了,我有男朋友,虽然你帮过我,但是忍耐是有限度的。”

洛维也看向她,闻言不耐烦的心情都能从他的眼神里看出来,他顺势搂住她的柔软的腰肢,低下头凑近她的脸,看着她别过头去,才说道:“你说这句话以前,或许应该问问自己是不是没有心动过。”说完,马上放开了她。“走吧。我们回去。你可以放心,我从来不喜欢强迫别人,除非你情我愿。”前方传来的是他冷下来的声音。

顾辰曦看着他走在前面的背影,渐渐握紧了双拳。她明白自己有些敏感多疑,但是这种敏感多疑,在很多时候都帮了大忙,洛维对于她来说太占优势,甚至自己甚至可能只能成为他的猎物,想起如今的肖玥,当年的她是不是也有这样一个人一步一步引诱着她走到今天这一步。

她自认不是肖玥,两性关系的过于被动,不是她期望和能够忍受的。就算她的父母也是一起白手起家打的天下,她的父亲辜负了母亲的付出让她小姨小三上位,她还是她的感情能够和父母当年一样,就像舒婷的《致橡树》中写到的: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籍;

也不止像险峰,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做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像剑,

也像戟,

我有我的红硕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脚下的土地。”

她希望得到洛维的帮助,但是也深刻的明白,不管洛维这段感情是真是假,此时的她都不会去接受。于感情,其实她是胆怯的,但是Kvi则完全不会给她这种压力,她享受这种温暖阳光胜于被恐惧包围。

(Kvi是女主的现任男友,二人聚少离多,作者基本不需要理会他。)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五章 财色 返回《绝对优势》目录 下一章:第十七章风雨前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