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文/鬼屋
本章字数:5680 秀才变地主txt下载

因为一直记得爷爷奶奶的辛苦,所以卫乐才没有走上歪路,他应该感谢爷爷奶奶对他的教导,让他没有成为社会上的人渣和害虫。

吃饭完,卫乐又去储物间,把清洁剂陶罐的盖子打开,把里面的气体放一放,以免撑爆陶罐,那他就得不偿失了。

盖好盖子,又用抹布擦了擦上面的灰尘,这才心情舒爽地离开储物间。

先去睡个午觉,睡完起来练大字兼职默书。

刚躺在床上没多久,迷迷糊糊就听到外面有人声。

“什么事?”

撑着额头坐起来,卫乐表情不太愉快。任谁刚躺下睡着,被人突然叫起来也不会高兴的。

“少爷,里正来了。”

李大海也不高兴,他家少爷今天下地累坏了,刚睡下就被人打扰,他心里对里正有丝丝埋怨,什么事不能等少爷睡醒后再说,偏要让自己把少爷叫起来。

“好,你陪里正在堂屋坐坐,我收拾一下就过去。”卫乐也知道,里正无事不登门,既然来了他总要出去见见。

从炉上倒出热水,加了点冷水兑好,擦了个脸让自己彻底清醒过来,这才穿上外衣打开门往前院走去。

“里正大叔,今天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家里正好炖了大骨汤,你要不要来一碗?最近几天风大,从家里走过来可不近。”

卫乐走出来一作揖,对里正说道。

“哎,卫先生你快别说了,大叔我快头痛死了。”

里正苦着一张脸,刚才任凭李大海怎么打探都不说的他,一见卫乐就开始吐起了苦水。

仔细听了一遍,这才明白为何里正午休时跑到他家里来。

原是村子里两户人家,还是亲兄弟。因为赡养老人的事打了起来,两兄弟都不想养他们的父母,最后老母亲一生气上吊死了。结果麻烦就来了,这两兄弟要怎么处置?重不得,轻不得。

可不重,以后村子里的人跟他们有样学样,那还了得?

要罚重了,那俩兄弟的父亲又要闹,虽然儿子们不孝,可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哪能让他们受处罚呢!

“哪里正找在下是……”

卫乐想不明白,这事关他什么事啊?

“卫先生,你也知道村子里的人读书不多,我就想问问先生,庆朝在这方面的法律,村子里只有先生你读书最多。”

里正红着脸,他也知道自己跑来打扰卫秀才的行为有些不妥,可他实在想不出别的主意了,现在村子里的人都盯着他呢!这事要处理不好,他这里正也不要想做了。

“庆朝确实有这样的法律,那两兄弟虽然不是直接杀害了他们的母亲,可母亲却也因他们而死,按照庆朝的律法,他们要服劳役五年。”

古代人很重视孝道,没被人揭发还好,要是被揭发了,服劳役还是最轻的,流放杀头才吓人。

现在两兄弟的事肯定会传出去,毕竟村子里的人都知道了,里正要处理不好,确实会为他自己带来麻烦。

“那就好,如此我也知道该怎么做了。”

里正点头,有这条律法就好。里正起身告辞,他来卫秀才这并不是像他讨主意,只是问一问有没有这样的律法。

现在就看那两对兄弟是要去服五年劳役,还是把父亲接回去好生服侍,然后再罚二十两银子到族里,并且还要时常为族里干活。

古代可不同现代,一般来说只要宗族处理了,县衙就不会关了。古代的宗族权利,很多时候比官府还要大。

这村子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姓李,也有着自己的宗族。

到是你卫乐这样的外来户还是很少很少的,李大海也是属于这个村子的人,虽然孤身一人,可卫乐真要欺负了他,李氏宗族也不会让他过,哪怕他有秀才的身份。

所以卫乐一来这大乐村,就先跟里正和村民们打好关系,不然他以后在村子里会寸步难行,总不能老是换地方吧!他只想好生安逸的过日子,可不是来结仇的。

“哎~~~”

李大叔送完里正回来就叹气。

“怎么了大叔?”

卫乐靠在放了垫子的椅了上,手中捧着一杯茶,这喝茶的习惯还是来自于原主,以前他只喜欢喝果汁饮料和酒,没想到穿越后却因原主的影响,爱上了喝茶。

也不多好的茶,只是普通的花茶、绿茶,一两也就一、两百文钱,一两银子够他喝好久了。当然他这个一般也只是相对而言,普通读书人家家里备的茶可没他这么好。他的一般全是受原主影响,毕竟侯府公子,平时喝的茶再差也比乡下人喝的好啊!

“唉,那两兄弟我都认识,平时睡着也不像那种不奉养老人的人,怎以就……”

李大海余下的话没说全,但意思卫乐是明白的。

“呵,知人知面不知心,一文钱逼死英雄汉。”

不管平时为人如何,很多人一量涉及到自身利益,那就要另外说了。

“也是穷闹的,那兄弟各有五个孩子要养,又要侍奉父母,这不就闹起来了。”

李大海也知道,种地的没几个不穷,但这般对待父母,确实也过了。

“呵,大叔你只要知道,这穷苦人家都是越生越穷,而不是生多了就不穷。”

现代人都知道的道理,但在古代却行不通。都讲究多子多孙,却不知这样一来会让贫穷的家更穷。毕竟嘴多了,吃喝用也就跟着增加了。

“咦,还有这说法?”

李大海坐在门槛上抽着烟,自从来到卫家后,他每个月都能存上几十文,又不缺吃喝,也就有了钱去买自己喜欢的烟叶,甚至还在自家的地里头种了两分地呢!

“当然啊,大叔你想想村子里穷的人家,往往都是人口多的?”

卫乐笑着提醒李大海,这子孙啊并不是越多越好,人多了不仅穷,这事非也就跟着多了。就如同侯府,那可是好几十口人,争斗都快能写一本书了。

“嗯~还真啊!”

李大海把村子里的人家都扒拉了一遍,发现最穷的果然是人口多的,少爷这话还真是没说错。

“所以啊,孩子生一两个就好,太多了以后闹分家更麻烦。”

当然古代也讲究人多势众,就如同宗族,人多的宗族也不怕外人欺负。

“听少爷一席话,老叔我才明白,这孩子啊确实不能生太多了。看看村子里的头那几户人家,哪户每天不闹出点事来,不都是穷闹的嘛!”

因为太穷,所以什么都要争,这人际关系估计还不如卫乐在村子里好。

“大叔到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虽然以前只有两亩地,但交了税这日子也比他们家好过。”

因为李大叔家中只有他一人,所以这服徭役也没他的份,除了粮税和人头税,李大叔到是不用操心别的。

“少爷说的没错,偶尔老叔我还能打打牙祭,他们可比不上我。”

李大海笑道,再加上他年轻时会打猎,又会硝皮子,存了点银钱,只要不遇上什么大荒年,他的日子的确不算难过。

“过两天我要去镇上,大叔有什么要带的吗?”

卫乐看了看李大海身上的衣服,都打了了几个补丁,这一次去镇上也是为了替李大海买几身衣服,顺便再去把前段时间订的棉衣和皮袄拿回来,这是卫乐替李大海准备的冬衣。

“老叔我没什么要买的,少爷早去早回。”

李大海摆了摆手,他在家里有吃有喝,啥都不缺。

“好。”

卫乐也不多说,走到书房练字去了。

李大海见自家少爷开始练字,也不作声,悄悄的拿着扁担和砍刀上山砍柴去了。这边冬天冷,除了煮饭还要烧炕,这柴可不能少了。现在不准好,等大雪下来人就没办法进山了。

卫乐一边默写,一边练字,写了一个时辰,砚中的墨用完,便停下休息一会儿,顺便磨墨。

写完的就用线装订好,还在外面加了一层硬一点的蓝色纸做封面,然后在封面上写上书名。如此一来,一本书就完成了,被他整整齐齐按照类别摆在书架上。

怕书回潮,卫乐还给书架做了门,平时可以关上,只需偶尔打开透透气便行了。

数数书架上面的书,有好几十本了,这是他两、三个月的成果,真不容易啊!

好在他的辛苦没有白费,他的字更好了,哪怕是学院里的先生也会赞一个‘好’字。驾着车往镇上去,来往的路上见到的基本上都是牛车,像骡车这样的还挺少见,毕竟骡子只比牛便宜一点,却又不如牛好使好养,买的人向来不多。

当然最让大家稀罕的是,这车子还带着车厢,乡下人的牛车也就只是个车而已,像这种带着车厢的到是很少见,以为又是家富户,走到路上见了主动让路,富人他们惹不起,还是避着点好。

第一次卫乐见到还很奇怪,后来经过李大海的提点,让他明白原来是车厢惹的祸。从一开始的不习惯到现在的习以为常,卫乐早就不在意众人稀奇的眼神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6章 返回《秀才变地主》目录 下一章:第8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