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生死台

文/流白
本章字数:3715 灵宠大作战txt下载

“开盘了,开盘了,快来押宝了啊,有钱的押钱,有宝的押宝,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了啊,步茂彦,人榜九十一,魂士中期,买十赔一,无名新府子,魂徒初期,买一赔十了啊!”

陈天明被酒老头带着来到一处二百多平方的擂台上,他大咧咧的坐在擂台上,擂台下却有个胖子,一脸大汗的大声喊叫,开赌盘。

“哟,裴光光,你没看到那几个老手都不敢开这明显送钱的赌盘,你居然敢开,就不怕又赔光光了?”

陈天明真的忍不住侧目了,居然还有人叫裴光光这种名字,一定是游戏公司恶搞,嗯,一定是这样!

胖子硬着脖子,昂着头:“娘个蛋蛋勒,富贵险中求,老裴我敢坐庄就不怕赔钱,有钱就下,没钱让开!”

“好!老裴果然硬气!来,这是我的,下品魂石三千颗。”

“给,你的凭证!”

“老裴,这是我的,下品魂石五千,三阶魂晶五十颗,金票三十万!”

“给,你的凭证!”

……

陈天明眼珠子一转,站起身,走到酒老头身边,低声道:“老头,看见没,来,你身上有多少好东西都给我,我去下注去!一会赢了,五五分!”

“咳,我身上没多少东西了,不是给了你二十多万金票吗?自己赌去呗,我一堂堂魂府先师,怎么能凑合到这种事情里去,要是让人知道了,我还哪来的威信,去去去,要赌自己赌去!”

“靠,老头你说真的假的,你身上会没点好东西?”

“你知不知道你那储物袋有多贵,我本来在魂府里吃穿不愁的,啊!每个月就那么点俸禄,你说我能有多少好东西!”

陈天明用相当怀疑的眼神盯着酒老头,看着酒老头回瞪过来毫不示弱的双眼,直觉酒老头应该没撒谎,既然敲不出钱,陈天明只好转身走了。

走到裴光光的身边,陈天明啪的一下将一叠金票拍在裴光光的面前,道:“呐,我押自己赢,没问题吧?”

裴光光一抹被汗弄得油光发亮的脸,瞪大双眼,道:“喂,别这么没自信,上了台多多少少努力一下,钱你收回去,等下打不过就求饶,要是被废了,还能拿去抵点治疗费!”

陈天明被说得一头雾水,回道:“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

“我说兄弟,做人不能被侮辱就寻死觅活的,不值得,你不就是觉得反正就是要死,把所有的钱赌自己赢,输了也不给步茂彦留吗?”

陈天明眨巴眨巴眼睛,还真把金票收了回去,转头却凑到裴光光耳边,道:“打个赌怎么样,要是我赢了,赌步茂彦的盘口收益我要一半!”

“就凭你,也能赢?”

“你和我打这个赌,你还能得到不少好处,不和我打这个赌,我就让你血本无归,你信不信?”

裴光光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却又忽然给了自己一巴掌,低声道:“好,我跟你赌了!”

陈天明嘴角一扯,挑了挑眉头,回道:“口说无凭,给我个凭据,我可以免费给你个警示哦!”

唰唰唰,裴光光二话不说,写了张凭据给陈天明。

“那个老头看见没,育宠系的酒老头,一会他要是过来下注,无论如何都不能收,明白吗?”

裴光光点点头,看着陈天明重新回来擂台上的背影,若有所思,忽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心中直叹,今天一定是遇到扮猪吃老虎的了。

顿时接受那些下注步茂彦盘口的赌注越发的欢快起来,脸都快笑肿了。

下注的人争前恐后,很快就没几个人凑过来了,裴光光正要高呼封盘,忽然有人凑到了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裴光光转头一看,可不就是擂台上那小子指的那个老头吗?一发现这点,裴光光的心跳顿时快了几分。

“小胖子,我也要下注,下注那个无名新府子赢,呐,拿好我的储物袋,袋里有一阶魂晶十万颗,二阶魂晶三万颗,三阶魂晶一万颗,四阶魂晶二千颗,五阶魂晶十八颗,另外下品魂石20万颗,中品魂士8万颗,加上这个储物袋,就这么多!”

酒老头偷偷将一个储物袋塞进裴光光的怀里,裴光光没接,反而以更快的速度重新塞给了酒老头,一边义正言辞的道:“对不起,前辈,我已经封盘了。”

说完,裴光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摸了摸手上带着的戒指,将地上一大堆的物品收了起来,还掏出个护符捏碎将自己罩住,末了还掏出个静音符加持在防护罩上,一屁股在防御罩里坐了下来,掏出个鸡腿啃了起来,再也不看酒老头一眼。

一连串的动作做的那叫一个流畅,连酒老头都来不及反应过来,看得嘴角直抽抽。

明显送钱的下注居然没被受理,酒老头哪还不知道是陈天明搞的鬼,登时脸色就黑了几分,喃喃低语:“臭小子,居然坑我!”

“步茂彦来了!”

场外忽然传来一声高呼,一道人影在五十多米外就拔地而起,直掠擂台,在离着擂台二十多米的时候,似乎力尽,他只是扭了扭腰,身形一晃,居然爆射到台上!

陈天明已是一脸戒备的站在擂台一旁,冷冷的笑道:“我还以为你不敢出现了,居然让我等这么久!”

步茂彦对着陈天明拱手一礼,翩翩有礼,道:“这位朋友,方才是我不对,不该在路上随便试验新学的身法,撞倒了你,之前,步某道过谦了,也为你付过治疗费,朋友何必苦苦相逼,若是朋友心中有恨,步某就站在这,让你打上三拳,三拳过后,恩怨皆消,如何?”

尼玛蛋,你只是个npc啊,居然智能到这种程度,还倒打一耙?

陈天明瞪大了眼睛,步茂彦这番话一出,他把事情闹到上了生死台,立刻就成了众人眼中不分轻重,性格乖戾的小人,光看四周这些人的反应就知道了。

陈天明气笑了,轻轻的鼓掌,口中道:“厉害,我自认心性纯良,虽然对人性感到失望,但是并不认为人性就没有美的一面,可总有你这样的人,来破坏我的乐观,让我忍不住产生破坏yu。”

“朋友,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唉,冤冤相报何时了,只是小小冲突,何苦要闹上生死台呢?你我实力悬殊,这样,朋友你打我三拳,我向你认输,并当众向你道歉,你说可好?”

“不好!恐怕你并不了解我的为人,我做人做事,向来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旁人的悠悠之口,流言蜚语,我从来都不在乎,对又如何,错又如何,我想做的,我做了,我心中自有大欢喜,少废话,上了生死台,那就来战,请生死诏!”

陈天明在家呆了两年,不去工作,亲戚朋友哪个不用异样的眼神看他,出个门邻里哪个不指指点点,可他照样我行我素,不曾辩过,不曾怒过。

正如现在,陈天明在所有人的眼里,至少要加上咄咄逼人,不知好歹这两个词,可那又如何。

千夫所指,我自横眉冷笑。

伤我所爱,横刀敢指千夫。

陈天明一声请生死诏,生死台中心陡然升起一张长二尺,宽四寸的横布。

陈天明冷笑着上前,伸出手指在生死诏上一点,指尖诡异的被刺破渗出一滴血液滴在了生死诏上,血液变幻消失,生死诏的署名上出现了陈天明的浮光掠影。

“轮到你了!”陈天明冷笑着对着步茂彦做了个请的手势。

步茂彦一脸自信的笑了笑,将陈天明做过的事也做了一遍,一边道:“既然朋友非要如此,步某也是被迫无奈,明年的今日,步某去朋友的坟上,为你上香烧纸人,省得你黄泉路上走的孤苦。”

陈天明不再说话,只是好奇的看着生死台。

生死台现在已经被一层透明保护罩罩住,除非一人认输,另一方放弃杀死对方,或者一方死亡,否者保护罩不会消失,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

强行破除保护罩的话,会引发爆炸,方圆十里,鸡犬不留。

而签订生死诏之前,陈天明和步茂彦之间就充斥着某种规则立场,在生死台上无法相互攻击,而生死诏一完成,这种立场立刻消失。

步茂彦身形一晃,弹指之间,便穿越数十米的距离,出现在头上,当头一拳朝着陈天明砸下。

弹指之间毕竟还是够时间让陈天明装帅打个响指的。

啪!

响指过后,离火马唰的一下出现在陈天明的身边,陈天明负手而立,离火马身上爆发出一圈抗拒火环将还在陈天明头上的步茂彦弹飞。

火雨术!

整个擂台霹雳啪下下起了由离火之焰组成的暴雨,原本被弹飞的步茂彦身上就缠绕着离火不停的灼烧,他才刚刚感觉到疼痛,无数的水滴火焰就打了下来。

嗡!

步茂彦的身上冒起闪烁着金光的防御罩,只不过他只挡得了一时,金光防御罩在火雨术的打击下,步茂彦还没落地就已经摇摇晃晃,濒临破灭。

离火马看准了步茂彦的跌落点,几步就冲了上去。

践踏!

啪!

西瓜破碎。

全程皆惊。

“真血腥,死得这么难看,我都不敢描述了!啧啧……”生死台保护罩消失,台上的陈天明摇头晃脑,脱下自己的衣服盖住步茂彦的尸体。

(快捷键 ←)上一章:第14章 我要战 返回《灵宠大作战》目录 下一章:第16章 金腰带(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