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66章 心性

文/流白
灵宠大作战 本章字数:4527 灵宠大作战txt下载
推荐阅读: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阴阳代理人 至尊召唤师 诸天万界 异世之光脑神官 萌萌山海经 魔动九天 混沌武神 另类精灵生活 少年至尊
只见应晨也不知道做了些什么,不远处的那莲花雕像看起来是很寻常的石头材质,现在却是开始破碎,一道道的裂隙出现在莲花雕像上,连连的咔咔声响之后,石头破碎,一朵白莲滴溜溜旋转着悬浮到了半空中,随后嗖的一声犹如穿破了空间一般,直接出现在应晨的头顶。

    素蘤(hua)多蒙别艳欺,此花端合在瑶池。

    这句诗是说素雅之花常常要被艳花欺,白莲花总应生长在瑶池里。

    瑶池那是什么地方,在神话中,瑶池可是西王母居住的美池,这朵白莲看上去异常的纯洁,白净无瑕,似乎能够洗涤人的心灵,这样的花说是应该长在瑶池里,已经足够对这朵花进行评价的。

    但是,这朵白莲却是由信仰之力凝聚而成,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白莲。

    只见这朵白莲撒在一道瀑布一般的白色光点,将应晨身形笼罩,应晨闭上了眼睛,嘴里念念有词。

    陈天明只觉得应晨的身上忽然传来一道极强的排斥力量,一下子就把他推到了十多米外,手上原本已经将应晨控制住,并且疯狂吸取应晨力量的吞噬之力顿时像是被什么截断了一般。

    幸好陈天明修炼的神纹种莲欺天禁录与寻常的魂诀差别非常的大,虽然被截断了吞噬之力,却并没有给陈天明带来任何的伤害。

    反而应晨嘴里念念有词,但是仔细听却听不到具体说什么的怪异行径让陈天明大皱眉头,一道道怪异类似梵音一般的声音传入陈天明的耳朵,陈天明只觉得心烦意燥,有种需要破坏的冲动。

    这股冲动来的特别的突然,陈天明忽然觉得自己好像看什么都不顺眼,看什么都想去毁灭掉,似乎是只有这样才能给他的心灵带来一丝丝的安宁。

    一旁的女魃见状,皱着眉头,凑上前来,她的力量陈天明已经帮她从应晨的身体里夺了回来,此时的女魃状态还是比较完美的。

    谁料,陈天明看到女魃凑到身边,双眼居然微微泛红,随手向女魃推去。

    女魃虽然是圣级的修为,肉身很强,但是陈天明修炼的炼体术可是属于超绝的一类,也就比女魃弱了一些,也不多,加上女魃本身对陈天明没有防备的心思,这一下就被陈天明推了个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还没完,陈天明似乎很不爽女魃,居然返身,抬脚对着地上的女魃就踢!

    女魃没有防御,被陈天明像是踢球似的踢出去三十多米远,幸好女魃本身身体素质极为强大,才没有受伤。

    不过此时的女魃却也是惊怒不已,她能感觉到陈天明的不对劲,知道这一切一定是眼前那个身处白莲护持之下的应晨搞的鬼,于是女魃身子一扭,直接从地上爆射而出,向应晨攻去。

    女魃的速度非常的快,明明没有用瞬移类的魂术,只是单凭身体素质居然瞬间就出现在离应晨三米左右的位置,但是也就仅仅是这样了,女魃明明没有遭受到任何的攻击,却被弹出三十多米之外。

    女魃根本就无法靠近此时的应晨!

    “你对我的主人做了什么!!”女魃大怒,一边问,一边扬手打出了一道白光,白光就只有拳头大小,整体呈现剑的形状,急速的射向了应晨。

    知死活这道白光同样是靠近到应晨三米左右的位置,就直接被弹了回来,像女魃打去。

    这攻击原本就是女魃打出来的,应晨反弹回来,根本就伤害不了女魃,只见女魃张开嘴就直接把这道白光给吞了下去。

    然而应晨却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发现一般,淡然的道:“我什么都没做,只是引发了你主人的本性!”

    “什么?”女魃傻傻回了句,她不明所以,扭头看看不远处红着眼睛,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傻傻站在原地,不时捏拳放开,捏拳又放开的陈天明,然后转回头,恶狠狠的盯着应晨。

    不过女魃也发现,现在的她,似乎一时半会也想不出要怎么对付这应晨。

    应晨现在有白莲的护持,他有恃无恐,脸色更是放松了不少,他看了两眼女魃,道:“你可以当你的主人入了魔,但是实际上,我不过是将他的本性释放了而已,你看,其实他就是这样的人,暴戾,凶恶,嗯,看他现在的样子,应该还能加一个伪君子!”

    “别想诋毁我的主人!”女魃暴怒,起身,站在地面上,低下了头,浑身不停的微微颤抖着。

    应晨直觉有些不对,果不其然,女魃还没抖上三秒的时间,十分突兀的就抬起了头,上下两排牙齿各伸出来两个尖利的牙齿,三千烦恼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散了开来,在女魃的脑后飞舞着,还有女魃的双手,手上青黑色的指甲长而锋利,似乎还有淡淡的幽光在指甲上闪烁,看上去足以令人心惊胆颤,如果碰到些个心理素质不过关的,分分钟能被此时的女魃吓尿。

    但此时的应晨却不见有什么害怕的表情,甚至他的表情似乎一直没有变过,一直就是那么的风轻云淡。

    女魃怒极,再一次身形一闪,就朝应晨冲去,还是一瞬间就出现在应晨三米处的位置。

    只见这次女魃伸出双手,两只手上长长的指甲向应晨伸出,作势要插入应晨的心脏。

    应晨只是淡淡的看着女魃,就在他身前三米的位置,这次他没能一下子就把女魃给弹飞。

    他和女魃僵持住了,也不知道应晨在此时魂力,精神大耗的情况下,利用头顶上的白莲究竟做了些什么,女魃居然变身,把底牌都暴露了,也没能将应晨瞬间击杀,虽然她没有被弹飞,一时半刻的却也攻不进应晨身前三米范围。

    而两人的僵持在那三米处形成了两个气流罩,一半延伸到女魃的身后,一半延伸到应晨的身后,看上去就像是两个半圆形的球体在对撞一般。

    应晨淡然的看着女魃,长叹了口气,道:“放弃吧,只要这片天地还在,只要这片天地之中对我们的信仰不消失,我站在这里,任你攻击,你也伤害不到我的!”

    “你该死!”女魃怒喝了一声,却没有再继续逞强,而是一翻身,跳出三十多米远,回到原来的位置上,眼角却看到不远处的陈天明呼吸渐渐的平稳下来,只是双眼中还有红芒闪现,不过红芒似乎开始内敛了。

    女魃有些忐忑不安,她不知道陈天明这样的变化到底是好是坏,再想想刚才应晨所说的话,一时间暴戾之气暴起,眼中满满的杀意。

    如果毁灭能让主人好起来,灭了这一方世界又如何!

    “女魃,你过来!”

    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女魃惊喜不已,仔细看了两眼陈天明,一溜小跑,跑到陈天明的身边,半路的时候,已经恢复到没有变身的样子,因为她知道陈天明比较不喜欢她变身时的样子。

    女魃跑到身边,陈天明却转身看向应晨,面色平静,轻声道:“还得多谢你,不知道你这招叫什么?”

    “七情六欲!”应晨看着陈天明的眼神中充满了讶异。

    “好名字!没想到这招让我明白了我的本性,实际上现在的我就是真实的我,或许伪善,或许恶劣,或许暴戾,但是那又如何,我只为了我关心的人而活,其他人,甚至天下人或生或死与我何干。”

    “这么说,你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就算牺牲天下人,你也不在乎了?”

    “为什么在乎呢?”陈天明反问了一句。

    现在的陈天明虽然还没修炼到圣级,但是以他现在的力量,横行世界,要自保的话,绰绰有余,在这种情况下,他想做什么事情,没有开始巧取豪夺,甚至想要为周和兴收集信仰,将周和兴推上高位,也只是打着交易,用天魂界的修炼方法,还有增强寿命,治病救人的丹药,还有各种奇妙东西,比如防身黄符,助学用的符玉,这可都是实质性的好处。

    但是信仰之力可不是只能用正面的情绪才能收集到,像是恨意,憎恶,怨怼这类型的负面情绪,一样可以收集信仰之力,而且还更强,而副作用仅仅比较容易碰到心魔。

    而且这种负面情绪收集信仰非常的快,只要随便找个地方,杀一通,基本上就能收集到非常多的信仰之力。

    但是陈天明根本没有这么做过,他是爱利益,但是他取得有道理。

    再说了陈天明的性格变化很久之前就已经开始,想想,应该是在他前女友投入别人怀抱,他跑回家当宅男开始,他的心里就憋着一股气,这股气在他进入天魂界,有所成就之后释放出来,没有因为那份对世事的不满而胡乱发泄,已经能说是陈天明本身性格不错了。

    现在有能力了,当然要为自己谋福利了,因为心底滋生的那份野心,他有绝对的把握能够做到,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像以前那样谨小慎微的活着,陈天明才不想回到以前的生活中去!

    “你已入魔!”应晨看着陈天明良久,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我愿成魔,天不敢侮我;我愿成魔,地不敢欺我;我愿成魔,人不敢负我;护得亲人家常在,拥得爱人入胸怀,哈哈,我愿为魔!!”

    陈天明很清楚,此时应晨所说的入魔,并不是练功的走火入魔,而是在说他的行事风格,说他的性子,说他将来会走的路。

    应晨沉默,长叹一口气,道:“魔乃心中恶念……”

    “闭嘴!我的性格从来没有变过,从前我无能,不得不压抑本性,因为不这么做,我就会因为赚不到钱而饿死,甚至如果那个时候我就是现在这样的行事风格,我相信那个时候,我早就已经被审判处死了,可是现在不同……算了,话不投机半句多,我还是送你去死吧!”

    说是这样说,其实陈天明更想得到应晨的记忆,他并不想就这么轻易的杀死应晨,实际上现在应晨套了这么个壳子,以陈天明自身的本身,他还不知道自己能有什么办法,或许镇天不死身的万法不侵可以试一下,也许这三米的距离对他陈天明来说,就相当于是不存在的。

    只是陈天明没有去试,因为他的手里,还有一个比他更适合和应晨战斗的人,当然,不是收尾的。

    收尾的人选已经定了,那就是阴大,原因还是一再强调的应晨脑中的记忆!

    而这个战斗的人选不是别人,正是周和兴!

    现在的周和兴对信仰之力的理解,已经达到陈天明可望而不可及的地步了,当然也跟现在的陈天明依然停留在将凝聚到的信仰之力转化成小世界的魂晶这样的看法有关。

    周和兴的突然出现,一下子就吸引到了应晨的目光,应晨一直死死的盯着周和兴,他在周和兴的身上感觉到了信仰之力的存在,而且这种力量如渊似海,绝对不是零零散散收集来的。

    可是现在西大陆的情况,很多事情很快都会爆发出来,所以这些年应家基本都是在积蓄,而且他们还研究出了可以直接利用眼前这种类似与白莲这种收集到信仰之力进行攻击和防御,这种能力的来源,连应晨都不太清楚。

    而周和兴出现之前,陈天明已经和他说了大致上的经过,所以周和兴一出现,看了眼应晨,就直接动了手。

    也不见周和兴有什么动作,只是伸出手对准应晨头上的白莲就这么一指,然后白莲立马就直接顿住,似乎和周和兴僵持了那么一下,就直接离开了应晨的头顶,出现在周和兴的手上。

    周和兴随手收起白莲,应晨这边已经傻了眼!

    “这不可能!!!”应晨大叫,一瞬间信仰之物直接被人在他操控的情况下夺走,这样的事实,似乎意味着应家要遭劫了,应晨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眼前这个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