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73章 大厦里的怪人

文/流白
灵宠大作战 本章字数:4728 灵宠大作战txt下载
推荐阅读:劫天运 美人如玉 逆血天痕 主宰之王 前对头 妖女修仙录 绝世无双 异世小邪君 一品江山 宋时行
张文博是个二十出头的男人,他最崇拜的人是他的老大翁福!

    今天老大给他下了个命令,说是遇到高手,需要弄一些人来带好枪过去。

    张文博很兴奋,高手什么的有什么了不起的,只要枪握在手中,什么高手都杀给你看!

    更何况还不是一个人过来,身边的同伴还有手上那威力强大的十几把枪让张文博信心十足。

    然而现在,张文博却是脸色煞白,双腿发抖,一脸的惊恐,他的手摆出紧握手枪的姿势,可手上却并没有应该被他握在手中的枪。

    踏踏……

    人影接近他,伴随着轻踩地面的脚步声,张文博忽然抬起双手紧紧的捂住脸,疯狂大叫:“别杀我,别杀我……”

    “够了!你……”

    陈天明一声大喝,张文博忽然一顿,却又立马捂住脸,继续大叫:“别杀我,别杀我,别……”

    “额。”陈天明目光烁烁,暗道:这人疯了?

    张文博并不觉得自己是疯了,他只是觉得有些崩溃,眼睁睁的看着身边的同伴居然在没有遭受任何攻击的情况下,一颗颗的爆头而亡,眼看着一连串的排序下来,就要轮到自己,张文博再也无法保持镇定,满心的只有让危险远离自己的想法。

    不管是不是短暂崩溃有药医,陈天明察觉到张文博现在的精神状态,根本不想再有什么废话,直接就将阴大召唤了出来,让阴大直接对张文博进行搜魂,找出是谁派他们来的。

    张文博只是个普通人,哪里经得起搜魂对灵魂的伤害,在被阴大搜魂了之后,灵魂当场破碎,不过阴大已经看到了张文博的记忆,并且将记忆传给了陈天明。

    翁福!!

    陈天明很快就对这个名字记忆深刻,女魃跟在陈父身边去医院去了,陈天明想了想,把阴大留了下来。

    阴大比较贴心,看陈天明的爷爷快要吓昏,还有陈母在一旁抖抖索索脸色苍白,连忙在几秒时间内就把现场一干无头死尸统统清理掉了。

    现场忽然为之一净,之前的血腥瞬间消失不见,就好似看了一部虚拟实境的恐怖片,倒是陈天明的爷爷和老妈两个人的神色要好看不少。

    之后很是生气的陈天明将老妈身上的龙宠召唤到了世界塔里荒芜的地方,一念之下,龙宠从天空砸落在地,疯狂的在地面挣扎起来,只是几秒,大量的龙血从龙宠的身上渗透出来,龙宠忍不住痛得嘶吼起来。

    “蠢货,为什么攻击都要打在我妈身上了,你不出来对我妈进行保护?”

    陈天明声色俱厉质问龙宠。

    龙宠只是陈天明嘶吼,看起来似乎是在诉说着什么。

    陈天明能听懂龙宠的意思,它说攻击对陈天明的老妈来说只是小伤,它出手能挡住攻击,却会暴露自己的存在,之前陈天明下过平常的时候必须隐藏起来,不能随意出现的命令,所以龙宠一时间混淆了概念,在陈母遭受攻击的时候没有出手。

    这蠢货!!

    陈天明听到原因有些哭笑不得,随后修正了给龙宠下达的命令,一切以陈母安全为最高要务,但凡任何人有伤害陈母的意图,就可以立即现身,将敌人击杀,当然如果陈母出口让它住手的话,它也必须听从陈母的命令。

    交代完,陈天明还有些不放心,将陈母身边跟着的阴魂召唤了过来,这些阴魂脑子不灵光,无法接收稍微复杂一些的命令,陈天明就让它们轮流不停的给陈母释放保护罩。

    这些阴魂虽然弱,但是弱也有弱的好处,就是释放的保护罩是无形的,有肉眼不可见的特点,而且虽然弱,这防御力也并不低,起码稍微低端一些的能量武器别想打破保护罩,更别说刚才打伤陈母的手枪了。

    依样画葫芦的吩咐了跟在陈父身边的那些力量,陈天明才对爷爷和陈母说有点事情要做,就拿出通讯仪,招来悬浮出租车,在爷爷不明所以,他老妈略微有些担忧的眼神中离去。

    阴大是阴魂的体质,在他隐身的时候,普通人是看不到他的。

    所以陈天明的爷爷和老妈并不知道陈天明留了保护给他们。

    ……

    现在时间已经临近中午,毒辣的阳光照射下来,被面前的落地窗遮挡住,无法透过窗户的玻璃,照到窗户后面那身材依然健硕,隐约能看到八块腹肌的身体上。

    而身体的主人现在正靠在老板椅上,手里拿着一杯茶,悠哉悠哉的透过落地窗看向外面。

    外面的高楼林立,车水如龙,这种俯视以及纵观全市的视野让他很有成就感。

    只是看起来很悠闲的男人,实际上有些心神不宁。

    翁福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记得上一次有这样的感觉时,是在和一个大佬争夺龙头位置的时候。

    那次他的手下被声东击西的计策调走,而他几个护身的手下被人干掉,他被十几把枪指着头颅的,生死只在一瞬间!

    那次他没怕,趁着对方老大一时大意接近他,忽然暴起,摸出脚边藏着的手枪,顶着对方老大的脑袋,最终安然无恙的离开!

    可是这次……翁福的手忽然一抖,手里的茶顿时被打翻,茶水洒了他大半条价值不菲的裤子,将他的裤子弄湿了一大片。

    这次翁福他怕了,因为他不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没有,不拼就只能落魄的光棍小子,现在的他要钱有钱,要女人有女人,过得是无数人羡慕的富贵生活,所以他怕了,他怕死了以后就享受不到这些了,于是他请了很多专业的保镖。

    他怕死,特别是处于这种感觉的笼罩下,他更是怕得快要疯狂了。

    翁福转过老板椅,狠狠拍了下面前的桌子,手掌却按在了桌子上隐蔽的通信按钮上:“快点,让深蓝的人立刻!!马上!!进行安全部署!!!没有经过我同意,一只蚂蚁都不准进入我的办公室,明白吗?!”

    “是,老板,深蓝的人已经开始行动了。”

    深蓝,全名是深蓝国际保全公司,专门接受安全护卫工作,有三十多年的保全经验,期间接受深蓝公司保护的人物超过五百人,被成功保护的同样超过五百人,只有廖廖几个人因为自己作死,甚至有人是因为不听保护计划,为了甩开保全人员,在马路上飙车,把自己撞死的,就是因为有这样的逗比存在,导致拉低了深蓝公司本来应该是完美的保全记录。

    然而并没有深蓝公司的专业保全冲进翁福的办公室保护翁福,因为深蓝公司和翁福签署的保护条约的保护内容是阻止任何生物进入翁福的办公室还有翁福办公室所在大厦的顶楼有任何生物或者是电子设备接近都要击落!。

    至于现在已经很怕死的翁福在办公室里似乎触动了某种机关,他的办公室四面就降下厚达一米,密不透风的钢板将办公室封锁起来,然后天花板却降下一个楼梯。

    翁福走了上去,上面是个没有门是小公寓,一房没有厅的那种,里面放了不少的物资,水,干粮。

    这种地方只能用来紧急避难,长时间呆这里是绝对不行的,不得抑郁症,也会出现其它的精神问题。

    不过没关系,按照翁福的想法,只要度过心里发慌的这种时期就行了。

    ……

    从悬浮出租车下来,陈天明站在一栋三十多层的商业大厦前,有些愣神。

    按照张文博的记忆,这栋大厦顶上三层全部是属于一个叫做福泽投资有限公司的,而翁福就是这个公司唯一的控制人。

    一般情况下,每天白天翁福都会出现在公司一下,而昨天抓人不成,再派出这么多的枪手做事,翁福似乎有些担心,从昨天晚上就在公司里坐镇。

    关键的是陈天明要进入大厦的时候,被几个穿着很常见保安服的男人客客气气的拦住了。

    “先生,请问你是哪一层的员工,如果可以的话,请出示工作证,如果没有的话,您也可以打电话叫人下来接您,如果您有其它事项需要,也可以告诉我,我很乐意为您效劳!”

    保安是客气的,四周来来往往基本上都穿着职业正装的职业人士却把好奇的目光投向陈天明,有的人的眼神中却带了浓郁得化不开的鄙夷。

    一身不超过一千块的t恤,牛仔裤,平底鞋,这人绝对不是来洽谈生意的,也不是来送快递的,那就只有一个,这人可能是来找工作的,可是找工作应该去人才市场,能在这里工作的都是各行各业里的精英,怎么可能聘用一个看起来没有多大本事的穷**丝呢!

    陈天明注意到四周人们的眼神,冷冷一笑,拿出张文博的手机,没办法,陈天明的虚拟通讯设备在这个星球上并不能使用,这个星球的科技还没到这个程度。

    之所以拿出张文博手机,陈天明也是受到了周围那些盯着他看的那些眼神的刺激,特别是其中还有不少看起来能打九十几分的美女们。

    按照张文博的记忆,陈天明拨通了手机。

    对面几乎是在手机刚刚打出去不到五秒钟的时间就接了起来。

    “姓张的,你到底要什么!”

    手机那头传来一声咆哮,声音很好听,很悦耳动听即使是在生气的咆哮,听起来却让人生不出多少恶感。

    声音的主人是个女人,是二十三层一个化妆品公司的女老板,已经结婚了,不巧的是几天前张文博去酒吧喝酒的时候正好遇见了对方,然后嘛,以张文博的关系网,在酒吧这地方很轻松的就给这女人下了药。

    迷晕,开房,艳照,仅仅六个字,就足以说明张文博当天晚上和这个出了名的美艳女老板发生过什么!

    陈天明淡然一笑,道:“给我你三分钟的时间,我就在一楼这里,来见我!”

    “嗯?你不是张文博!你是谁?张文博的手机怎么会在你手上?你是不是看了手机里的内容?你找……”

    后面似乎还有一大堆的疑问,陈天明只用了几个字就对女人似乎无数的疑问做了总结:“还有2分20秒,时间到了我没看见你的话,你会后悔!”

    说完陈天明就挂断了手机,在抬头的时候,陈天明看着不远处那一直满载上上下下的四个电梯,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随后对身边的保安说了句有人下来接,就闭上了眼睛。

    神识爆发。

    一路蔓延上去,陈天明很快就找到了藏在顶楼的翁福,不过在倒数第二层,陈天明却隐约发现了两道不太寻常的气息。

    这种气息陈天明非常的熟悉,那是魂力的感觉。

    一道炽烈如火,一道温润似水。

    相同的是这两道气息都非常的弱,也就是魂徒巅峰的境界。

    这俩人明显察觉到陈天明的神识扫描,其中一个呆在原地,另外一个却跑到电梯这边看了一眼,然后扭头进入楼梯,向下跑来。

    跑下来的这人半路中遇到了一个女人,一个有电梯不等,跟自己一样往下跑的女人。

    可是他却没心情探究什么,刚毅的脸上暗藏着莫名的惊恐。

    以一秒一层的速度跳到一层,男人忙不迭推开一楼的楼梯们,四处看了两眼,看到人群中略显怪异的陈天明,仔细看了两眼,忙不迭上前,恭恭敬敬抱拳弯腰给陈天明行李,道:“不知道前辈来这里,没有及时前来迎接前辈,希望前辈不要见怪!”

    嗯!不是天魂界出身的魂修,看这说话的方式这么白,一点也没有文邹邹的就知道了!

    “有事?”陈天明的语气透着一股子冷漠。

    “不知道前辈是有什事情要办,或许我可以帮前辈解决!”男人依然恭敬,说话的语气却透着莫名的忐忑。

    陈天明似笑非笑的看了刚毅男一眼,扫了下四周,自从这刚毅男人在他的面前表现这么恭敬,四周的人看陈天明的眼神统统发生了变化。

    好奇,惊讶,不解,唯独没了之前的比喻……

    陈天明还没有回答刚毅男人,一个女人散乱着头发,提着一只断了鞋跟的高跟鞋,一瘸一拐急匆匆跑到一楼大厅,四处张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