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75章 吴万超

文/流白
灵宠大作战 本章字数:4559 灵宠大作战txt下载
推荐阅读:主宰之王 前对头 逆血天痕 妖女修仙录 异世小邪君 一品江山 宋时行 美人如玉 国色天香黑岩 魔狱
鼎盛环球贸易有限公司,市值百亿,,按照货比比率,也就价值十亿左右的联邦币,放在整个联邦,属于那种微不足道的公司,但是在这个落后的行政星上,却是个盘然大物级别的存在。

    吴万超不过是三十岁不到的男人,这份家业没有资本,就算再怎么天才,也不可能在他这样的年龄就能够打得下来的,实际上这份家业是他父母将各自的事业整合成一个集团传给他的!

    至于他的父母,听说早两年在吴万超结婚了之后,就拿了一笔钱,说是要趁着还能走,还能跑的时候,去环星际旅行去了,不过没过多久,就没了音信,直到现在。

    今天吴万超的心情还是很好的,父母在去旅行之前,将所有的关系网给了他,其中包括一个在联邦中一个强大的商业家族居然和父母也有来往。

    不过这个商业家族很奇怪,居然在父母那一辈就说只要监视一个小乡村里的平民,在发现到照片上的一男一女,就抓起来,只要办到这件事,他们这个商业家族就会全力支持吴万超在这颗行政星上的事业,甚至还会支持他吴万超带领公司走出星球,迈向星际。

    只是吴万超也是很有自知之明,自认迈向星际是个很美好的梦想,可他毕竟生活在现实里,只要能经营好在这行政星上的事业,足够从他往下,十八代的子子孙孙过上富足的生活。

    当然,帮助这个家族,对他吴万超的帮助实在是太大了,资金上的支持就不说了,仅仅只是这颗行政星上的关系网,就足够他吴万超所向披靡了!

    特别是每次他们这些上流人士组织的宴会,他总是那个被巴结的对象,甚至无数人心目中的女神,只要他肯招手,就能让这些所谓的女神趴在他的胯下,为他服务!

    但是这还不够,因为在这颗星球上的政界,还有人不怕他,还有人敢对他伸手,甚至威胁他,盘剥他,恶心他,为了让那些高高在上的官老爷对他低头,这几年吴万超非常热心的从三天一问,到一天一问,向各大情报组织,各人寻找一张照片上那对夫妇的踪迹。

    要是陈天明看到这张照片,一定能认得照片上的那对夫妇,而且还很熟悉,因为照片上的夫妇不是别人,就是他的父母,原本照片上那一对男女看起来应该是陈父陈母年轻二十多岁的样子,可是偏偏陈父陈母在陈天明的照料下,丝丝白发变黑发,正好年轻了二十多岁,就那么恢复到了照片上的样子。

    只不过自从吴万超从他父母那边接手监视小乡村那个照片上的夫妇以来,一直都没找到那对夫妇的踪影,就算情报组织那边也打探不到这对夫妇的踪迹。

    可是偏偏就在前一天,居然有消息传来,这对夫妇出现了!!

    吴万超欣喜若狂,只要抓住这对夫妇,他就能得到那个家族的支持,至于抓了这个夫妇之后,这对夫妇的下场会怎样?吴万超根本不在乎!

    抓抓抓!!不过,虽然已经做过不少黑暗的事情,吴万超自认自己可是一个正经的商人,那些黑暗的事情可跟他没什么关系,至于谁做的,当然是有人做的!!

    那么是谁呢?谁知道啊!!!

    吴万超当然知道,但是他不会承认的,这样就算出了什么事,他也能轻轻松松的将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那么做这种事情最方便的莫过于见不得光的势力,于是吴万超找到了已经合作过好几次的翁福。

    此时的吴万超呆在自己的办公室,笑嘻嘻的和家里带孩子,年轻他三岁的小娇妻通了电话,一边享受胯下那一线女星的服务,心情从未有过的舒畅。

    翁福说今天就有音信,如果没什么意外,今天晚上他就可以在一处秘密的别墅里见到他要抓到的人!

    “别用牙齿,用舌头,含住,嗯,就这样……”吴万超舒爽的哼哼着,一边教导着胯下这一线女星有些生涩的服务,得意洋洋看着胯下这被誉为百年难得一见的纯洁玉女在他的指导下,弄得他越来越舒服,配合这女星脸上那谄媚的笑容,让吴万超有种舒爽之余,还有在大夏天渴了很久的时候喝了一瓶冰镇饮料的畅爽。

    ……

    陈天明看着眼前这只有十来层,大厦外面镶嵌着鼎盛环球贸易有限公司几个大字,微微有些发愣。

    随后陈天明转身就走,待拐到大厦附近的一道小巷子里,眼看着四周无人,身形一晃,就化作阴魂之身,顺着地面穿入大厦,由墙壁直上楼顶办公室。

    吴万超的样子,陈天明在阴大给过来的记忆中看见过,甚至还有翁福这个人对吴万超的看法,那是一种叫做羡慕嫉妒恨的感觉,不过不是针对吴万超的财富,而是吴万超的地位。

    可见,翁福实际上是个权力欲极强的人。

    陈天明神识一扫,直接出现在办公室里,看吴万超闭着眼睛在那里享受,还有那女星埋头苦干,陈天明咳嗽了一声。

    突兀的咳嗽声把一对男女吓了一跳,吴万超惨嚎一声,忽然抬脚一脚踹在女人的身上,将女人踹得在地上滚了两滚,痛哼了一声,嘴角却看到了血迹。

    这一脚分明不重,这血迹,这就内伤了么?

    陈天明扭头看了下吴万超,此时的吴万超捂着下体,一脸苍白,瞪着眼睛,倒吸着冷气,已经不是坐在椅子上,而是跪在地上,头贴着地,嘴里发出嗬嗬的声音。

    陈天明愣了愣,忍不住笑了,他倒是没想到这女人居然不经吓,居然咬了吴万超的下体,那地方对一个男人来说,可是脆弱又致命的存在,看来这女人咬下去之后就意识到了不对劲,没有咬死,否则的话,就应该能看到吴万超的下体现在该是大量的出血才对!

    陈天明扭头看了眼缩在旁边,惊惧害怕的女人,他被女人那比叶倩怡要漂亮得多的精致小脸给震了一下,不过瞬间就回过神来,淡淡的对女人喝到:“滚。”

    女人没动,也不敢抬头看陈天明,只是全身发抖着,说明了他内心的恐惧。

    “让你滚,是给你活路,不滚,会死的!”陈天明嘿嘿一笑,恶趣味的心大起,吓唬着女人。

    女人低着头,在地上飞快的爬到门边,始终不敢看陈天明,生怕看到陈天明的脸,就会被灭口,这男人的来者不善,平常拍的戏不都是这样吗?

    女人砰的一下关上门,蹬蹬蹬踩着高跟鞋,冲了出去,陈天明注意到,这女人出去后,居然第一时间跑去报警了!

    陈天明也不在乎,只是走到吴万超的旁边,抬脚轻轻踹了吴万超,将吴万超从趴跪着的状态,踹成躺到的姿势,不变的是,吴万超始终将手捂住自己的下体,脸色难看。

    吗的,这人现在这样,可不太好问话,陈天明有些无语,不过没关系了,原本陈天明就没打算问话,既然翁福那边的记忆说抓人是这个叫做吴万超的人联系的他下的这个任务,那么只要知道这吴万超到底想要干什么就行了,他是不是醒着的一点也不重要。

    陈天明把阴大召唤了过来,只是搜索一个普通人的灵魂,花费不了阴大多少时间,随后阴大放开速度赶回去,最多只要一两分钟的时间,这样的时间耽误不了阴大对陈母的安危守护。

    谁曾想,阴大摸了下吴万超的头颅,却没有动手,而是直接返回,对陈天明摇了摇头,道:“主人,不能搜魂!”

    “什么!!??”陈天明瞪大了眼睛,不敢信,这吴万超可只是一个普通人啊,阴大连一些圣级魂修的神魂说搜就搜了,现在居然卡在一个普通人的灵魂上面,还说什么不能搜魂?

    陈天明的态度阴大看在眼里,顿时惊慌起来,忙不迭解释起来:“主人,这人被人动过手脚,只要有人动手搜魂,他的灵魂太脆弱了,那暗手会爆发出来,直接将他的灵魂给消融得无影无踪,结果就是我们得不到这人的记忆。”

    “那为什么不解除了那手脚,再搜魂?”陈天明的脸色有些难看。

    “这是一样的,这下手的人利用了他的灵魂脆弱,要是换成我们天魂界的魂修,根本不可能能下的了这种手脚。”

    陈天明明白阴大的意思,魂修修炼灵魂之力,天生灵魂越来越强,然后进阶神魂,这种强大,根本无惧这种手段,随随便便就能破解了。

    吗的,居然有人用这种手段,要是被我知道了是谁居然敢利用普通人的弱小搞这种手段,一定将他挫骨扬灰!

    陈天明恨恨的只好召唤出光系的魂宠,给这吴万超施展了一次光系最基础的治疗术。

    治疗术光芒洒在吴万超的身上,顷刻间就解除了吴万超的痛苦。

    吴万超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低头拨弄了下自己用来传宗接代的东西,稍稍松了口气,这才发现房间里多了个男人,少了个女人。

    吴万超一惊,手忙脚乱的将衣服裤子穿好,然后才转头看向陈天明,道:“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知不知道这里是私人地方?你信不信……”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

    陈天明出手稍微有点重,起码对普通人来说是这样,吴万超被打得直接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在他的办公桌上,将他办公桌撞倒,办公桌上面的东西稀里哗啦掉了一地,吴万超咳嗽了两声,在地上好几分钟没晃过神来。

    而吴万超咳嗽时吐出来的血液里还有十来颗牙齿,另外还有几颗是牙齿是半截的,估计这后半截还在他的嘴里,要是还在牙龈里,估计之后他就得去拔牙,再受一次罪。

    陈天明可不管吴万超现在状态好不好,直接上前,脚尖一拨,吴万超就从地上弹了起来,陈天明双手插在口袋,身体不动,吴万超却悬浮在他的面前,两只手高高的抬起,明明没有东西绑着他的手,可是这样看起啦,吴万超倒像是被吊起来一样。

    陈天明面无表情,语气稍稍有些冰冷:“接下来我问,你答,答错惩罚,两次答错,我就去找你家人,我知道你有一个老婆,还有一个女儿,在外面还有一个你很喜欢的情人,她给你生了个儿子,所以,如果你两次答错,我就去杀了他们!”

    “唔!¥%¥%……%”由于嘴里的伤势比较严重,此时吴万超说起话来,漏风就算了,最关键的是根本听不清楚他到底在说什么。

    陈天明继续给他治疗了下,虽然不能让他恢复如初,但是起码说话能听得清楚他说什么。

    “你,现在是**律的,你别乱来!”惊慌之下,吴万超还没发现自己状态的不对劲,居然打算跟陈天明说法律。

    陈天明可不管那么多,道:“翁福你应该认识吧?”

    “翁福?他是谁,我不认识!”本着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的思想原则,吴万超下意识以为是被翁福连累了,连忙想要撇清自己。

    “回答错误,下次答错,我就去杀了你的女人和孩子,你看那道墙!”陈天明一边说,一边伸出手对准一边的墙壁,在吴万超不明所以的眼神中掌力一吐。

    噗。

    一道十分轻微的响声,陈天明手掌所对的那道墙壁居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巴掌印,前后通透,可以看到墙壁外的高空。

    “幻觉,这一定是幻觉,对了,这是魔术,是魔术……”

    也许是陈天明的攻击太过于轻描淡写,吴万超虽然惊诧,却根本不相信。

    这白痴,真是对牛弹琴。

    陈天明无语,暗自庆幸翁福这人做事小心,特别是和吴万超这种人合作,向来喜欢查清楚一切,包括吴万超老婆孩子,情人私生子所呆的地方都摸得清楚,免得出了事,没点手段应对。

    然后陈天明直接让阴大去抓吴万超的女人孩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