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77章 何家

文/流白
灵宠大作战 本章字数:4662 灵宠大作战txt下载
推荐阅读:傲剑天穹 荒古卷轴 一世之尊 绝代武神 太上章 仙路争锋 另类精灵生活 独渡天穹 异世之光脑神官 阴阳代理人
陈天明爷爷送陈天明一家三口离开的时候,一脸歉意,偷偷拉过陈父,道:“你别生气,你姐姐也不容易,她嫁得也不好,生活也不容易……”

    奇怪的是,陈天明爷爷说这话的时候,居然偷偷的瞄着不远处的陈建书,陈父的亲弟弟。

    “不会,不会,爸,不是我不拿钱出来,实在是一时半会,我真拿不出这么多钱来……”陈父确实拿不出来,这钱陈天明倒是拿得出来,可是他不愿意。

    关键还是陈天明一家三口决定离开的前一天晚上,陈天明听到了叔叔陈建书找到了大姑姑,说出陈父在医院的时候,替他付钱的爽快,数十万使用一次医疗及的钱说给就给,还有涨价到近两百万联邦币的基因修复剂的钱同样眉头都不皱一下。

    之后大姑姑说起儿子娶妻的彩礼钱还查了一点点,结果陈建书居然向大姑姑提议找陈父要,理由是这么多年陈父没有回过家,没有尽过孝道,而且他还因为陈父瘫痪在床二十多年,虽然出钱治好了他,但是他也因此荒废了这二十多年,人都躺废了,将来都不知道能做什么,既然陈父这么有钱,干脆从陈父这边弄点钱出来,以后生活也有些保障。

    反正陈父有钱!

    大姑姑耳根子软,二来也觉得这个小弟瘫痪这么多年,实在是有些可怜,也就同意了,这才有了这么一出这个要钱的戏码。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件事没有什么好计较的,不理会也就是了,于是陈天明一家三口,今天就走了,陈天明爷爷倒是很舍不得,原本是知道村子里有陌生人一直在监视着自己家,既然现在事情都已经被解决了,反倒是舍不得这个离家二十多年不敢回家的大儿子一家三口离开了。

    陈建书虽然不甘心,却也没办法,陈天明一家三口摆明了要走,他总不能冲出来指着鼻子要钱吧,村子就这么大,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这种事情关起门来好做,打开门大家都盯着的时候,只能闭嘴,他还要脸呢!!

    陈天明一家三口终于是离开了,陈建书再怎么不甘愿,人还是走了。

    ……

    其实离开最开心的是陈母,因为该去何家了,也就是陈天明的外公外婆家!

    陈天明不想用浮空岛的传送门和星际物流公司进行合作,但是他本身却喜欢用浮空岛的传送门进行无视距离的来来回回。

    当初周和兴调查的关于何家的资料里有何家所在的行政星位置,陈天明直接带着家人通过浮空岛上的传送门几分钟内就跨越一艘速度中上的星际运输船需要行驶一个多月的路程出现在行政星上。

    陈母似乎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一直脸上都很纠结,有些近乡情怯的怯弱。

    陈天明直接招来一辆悬浮车,半路上和父母下去在附近一家超级商场里买大量的礼物放在悬浮车上,就输入了何家别墅的地址,乘着悬浮车就去了。

    半路上却碰到悬浮警车封锁道路,开道领着一辆救护车乌拉乌拉响着向医院去了,后面还跟着几辆私家悬浮车,后面的私家悬浮车都是联邦有名的车,只有有钱人才买得起,毕竟每辆都达到数百万的联邦币,可不是普通家庭负担得起的。

    陈天明也没在意,和父母有说有笑,不过大部分都是陈天明在说,陈父陈母看起来有些紧张,特别是陈父,浑身紧绷,精神外游,根本不在状态。

    悬浮车很快就到了地点,只是悬浮车只能停在这个别墅小区的外面,不能进去,小区守门使用的是电子保安,一切都必须通过程序,悬浮车被拦住后,陈天明一家三口在门口电子保安那边备了案要探访的小区里的物主,才被放入小区。

    不过还好,进了小区有短途的旅行车作为代步,不需要陈天明一家三口提着一堆的礼物走上不短的路程。

    只是短途旅行车快要开到的时候,陈天明就已经皱起了眉头,作为一个魂修,只要不是超过一定距离的声音基本上瞒不过陈天明,而附近不知道为什么,声音非常的纷杂,都在谈论什么何家老太太出事之类的。

    知子莫若母,陈天明脸色的难看很快就引来陈母的注意。

    “天明,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陈母在车上拍了拍陈天明,一脸关切。

    “妈,你可能要有心理准备,我听到附近人说什么何家老太太出事什么的,不知道是不是说的外公外婆家……”

    陈天明也实在是有些无语,偏偏他们今天回来的时候,就出了这么一档子的事情,只能祈祷应该不会是在说他的外婆,想到这,陈天明心念一动,想起路上看见的救护车,心中苦笑不已,难不成刚才这救护车里就是外婆么?

    陈母听到儿子的猜测,脸色忽然一白,手捏得紧紧的,陈天明相信,要不是最近一直在用各种方法增强父母的体质,恐怕这个时候陈母早就晕过去,不省人事了。

    陈天明叹了口气,道:“爸,你照顾妈,我速度快,我按照地址上的门牌号过去看看情况,如果真的是外婆出事,我就直接赶过去,你和妈自己看着办,我有在你们身上下追踪的东西,没关系,我能找到你们的!”

    “你快去!如果真的是你外婆,千万别小气,花费再大,也要救活你外婆,知道吗?”关键时刻,陈父却一改之前的紧张,一脸严肃的对陈天明说出这番话。

    不过话里那小气两个字却让陈天明有些无语,陈天明觉得老爸一定是在暗指之前大姑姑找他借一百万联邦币彩礼钱,陈天明不给的事情,可是这个头可真不能开,要是开了,以后还会有其他的借口再来借钱,第一次借钱给了,第二次要是是其他兄弟姐妹来借钱,结果你不给,这能说得过去?

    还有以后要不要他们还钱,他们要是说你都这么有钱了,他们家里困难,多借几年,几年后又说多借几年,甚至还找你再借点,说以后一起还,那该怎么办?

    就算最后碍于情面,不好翻脸什么的,可是心里多多少少也会觉得不舒服。

    所以都说亲兄弟明算帐,可是多少亲人之间都是因为钱,最后翻脸断绝关系的,陈父好不容易回了家,就埋下这样的苗头,多不好,说来说去,亲人之间的关系最好还是不要往钱方面上扯。

    陈天明说要去谈谈,身子一晃,就已经离开了旅游车,在别墅群中快速穿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已经按照门牌号,找到了按照资料中所描述的何家的别墅。

    此时的何家别墅大门大开,几个佣人神色紧张的站在外面,向附近来的人说明着什么,并且劝阻附近邻居聚拢过来的人快点散去。

    陈天明无视了这些佣人,瞬间藏到附近,神识直接爆发,席卷了何家别墅。

    陈天明脸色非常的难看,别墅里并没有陈天明从周和那得到的资料上记载的他的外公外婆,并且别墅里一些佣人看起来非常的慌乱,很不安的样子,其中一个管家打扮的老人正大声的训斥着,训斥的内容除了吃果果的喝骂之外,还有要怎么准备食物和换洗衣物,以及挑选要去医院侍候的人选。

    陈天明眉头一挑:“是了,刚才你救护车一定就是外婆!”

    再也顾不上其他,陈天明直接化作阴魂,向之前救护车离去的方向追去了,尽管在这些人的嘴里听到了医院的名称,只是这个行政星,陈天明也是第一次来,不迷路就算好的了,想要超前围堵,有点不太可能。

    就算是这样,救护车也早就离开了,陈天明一家三口耽误了这么长的时间,足够救护车跑没影了。

    ……

    何志磊,这是陈天明外公的名字,此时此刻的他颤抖的让儿子给他点了一根烟,沉着脸在旁边一口接一口的抽着,天知道他已经戒烟快三十年了,只是眼前那手术室亮起来的灯光让他心中沉重,实在是焦躁。

    想起今天早上想把已经传来消息,有线索可能可以找到女儿这个消息,告诉已经冷脸对他二十多年的老伴,也就是陈天明的外婆,何志磊的脸上顿时就是一阵阵的后悔。

    可是他也是无奈,家庭医生已经说过好几次老伴的身体很是虚弱,随时都有可能出大问题,要是还不解决的话,恐怕只要出问题,就只能准备后事了。

    结果仅仅是一道可能发现的线索说给老伴听,就刺激得老伴一口气没上来,昏了过去。

    早知道会这样的话,当初女儿看上那个穷小子,他就不和女儿闹得那么僵,还把女儿逼得远走他乡,多年没有音讯,要是当初后退一步的话,现在或许家庭还是很美满的?

    都怪两个臭小子,碰到妹妹居然不说,结果好了,连个通讯方式都没留下,人就又彻底消失了,导致现在重新找线索,找了好几家出了名的侦探所才有了那么一点点有线索的消息传来。

    何志磊苦笑不已,又狠狠的吸了口烟,手里的烟已经吸到了烟屁股了,抬头再看看正在手术中几个字闪烁的光芒,继续低下头,身旁凑上来两个中年妇女。

    “爸,别担心了,妈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

    “是啊,爸,你别抽烟了,要是妈一会从手术室里出来看见你抽烟,一定会很不高兴的!”

    何志磊愣了愣,将手里的烟蒂扔掉,打消还想要再抽一支的想法,忽然把脸一板,道:“你们和那两个小子联系了没有?这么求药求了这么久?办事效率这么差,是不是除了打着何家名头做生意之外,就没点自己的本事了?”

    “爸,阿文已经带去一笔大额的现金,跟一个卖名额的黄牛买了天境的进入名额,只是天境那边的买卖要用联邦币买的话,都是只收现金……”

    “爸爸,你放心,阿成前半个月就已经吩咐了几家银行,让他们清点现金,已经运了七车的现金过去了,正在和大哥汇合进去天境买救命的丹药,相信很快就回来了!”

    何志磊点点头,脸色却一点也不见好转,间隔一两秒就要抬头看下正在手术中的灯光,他忽然很害怕,很害怕手术中的灯光熄灭,医生出来说已经尽力这几个字,此时的他很希望两个儿子快点把救命的丹药送回来。

    天境丹药的效果已经经过了无数人的证明,何志磊相信,只要能把丹药送过来,肯定能救回老伴的,只是可惜天境救命类的丹药出产太少了,价格一直高居不下,而且整个联邦有钱的家族都再抢,只要出来一颗就会被抢光,这一点让他一直觉得很恶心,这天境居然打着救命的名义,却用饥饿销售的方式,销售这种特别珍贵的物资。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每一秒,都让何志磊觉得似乎是过了一年那么久,时间流逝而去的累积,让何志磊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越来越焦躁,甚至不停的在手术室外面走来走去。

    突然一阵喧闹声传来,何志磊大怒,扭头看去,手术室另一头的走廊尽头,似乎有什么人不走重力悬浮梯,而是走普通楼梯再往这边赶,人数还不少,纷乱的脚步声弄出很响的声音,有些吵闹!

    到底是谁?!!

    不知道在做手术吗!?居然敢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找死!!

    不过下一秒,大怒的何志磊脸色一变,却是欣喜若狂,向已经转过楼梯的一群人跑去,因为这群人打头的就是他的两个儿子,跑在前面的大儿子手里正捧着一个玉盒子。

    丹药!!这玉盒里面装的一定就是救命的丹药!!

    然而何志磊刚开始想跑,后面手术室上面手术中的灯光啪的一声熄灭,声音很响,让何志磊浑身一僵,几个穿着手术服的医生摘掉口罩走了出来。

    这些医生何志磊很熟悉,都是熟悉老伴病情的医生,在业界拥有很大的名气。

    只是这几个医生脸上的歉意,遗憾,以及惧怕却让何志磊心中顿时咯噔一声,只觉口中干涩。

    “对不起,何先生,我们已经尽力了……”

    人死了??

    何志磊只觉得天旋地转,晕过去之前看到的是小儿子挥舞着拳头打向说话的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