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78章 医院

文/流白
灵宠大作战 本章字数:4495 灵宠大作战txt下载
推荐阅读:前对头 妖女修仙录 主宰之王 异世小邪君 一品江山 宋时行 逆血天痕 国色天香黑岩 魔狱 史上第一祖师爷
“何先生,你够了!我很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们真的尽力了,令母的病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送过来的时候,已经不行了,不是……”

    医生被揍倒在地,脸上挨了好几拳,陈天明两个舅舅的拳头有点重,只是几拳就把人揍得鼻青脸肿,右边眼睛红肿不堪,已经是睁不开的状态。

    “阿文,阿成……”一道略显虚弱的声音响起。

    何志磊两个媳妇顿时呼喊起来:

    “老公,别打了,爸他叫你!”

    “阿成,阿成快过来,爸在叫你,你和大哥快别打了!!”

    两个正殴打医生的大汉连忙返身跑到何志磊的身边,扶着何志磊焦急的叫着:

    “爸,你觉得怎么样?”

    “爸,你想说什么?”

    何志磊叹了口气,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两个儿子,两个媳妇连忙伸手扶住他。

    何志磊长吸一口气,脸上泛起不自然的红晕,道:“扶我,扶我去看……”

    两个大汉脸上顿时闪过一抹悲戚,他们都很清楚自己父亲没说完的话是什么,他们也想看看自己母亲最后一眼。

    因为将来母亲再也不能和他们聊天,再也不能唠叨他们……

    ……

    陈天明的速度要比悬浮车快得多,只是救护车是以超越平常好几倍的速度赶往医院,而且陈天明还耽误了那么长的时间,等陈天明从之前开道时路人议论找到路,赶到医院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外公躺在地上,那边两个疑似舅舅的人物正在殴打,嘴里嚷着什么庸医,把人治死了之类的。

    陈天明心里登时一个咯噔,身形一闪,直入手术室,里面正有两个护士,将老妪移动到了旁边的病床上,然后拿来一床白布,从上到下给老妪全身盖上白布。

    那白布盖上前的一瞥,陈天明已经看到老妪的脸,正是资料上他外婆的样子,陈天明脸色难看,忽然却感觉到一丝丝特殊的波动,陈天明眨了下眼睛,再睁开时,双眼却闪过一抹奇异的光芒。

    而陈天明目光集中的位置却是在病床撒谎能够的老妪尸体上,尸体上正有一个灵魂,很是迷茫的慢慢直起身子,似乎是想要离开身体的样子。

    灵魂离体!!

    普通人的灵魂可不是那种死亡了之后离体就能够长久存留的,大部分普通人的灵魂在死后离体之后,受各种因素的影响,比如阳光,就算撞到人,撞到墙壁,也会影响到灵魂的凝聚,最关键是没有凝聚灵魂的手段,基本上普通人的灵魂死后离体不会存留超过半个小时的时间。

    陈天明皱起了眉头,他来晚了一点点,人已经断了气,灵魂开始离开身体,陈天明再不敢耽搁,气息一震,将手术室里的监视设备给毁掉,然后现身,将两个要把病床推出去的护士给打晕。

    而后陈天明脚下轻轻一移,出现在病床前,抬起手,手指忽现一点灵光,点在外婆的眉心,然后慢慢的向后推。

    原本是打算将外婆的灵魂重新推回外婆尸身上的,结果手上用魂力凝聚的那点灵光居然对外婆的灵魂不起作用,原因的外婆的灵魂太过于虚弱,稍微受点碰撞刺激就有可能灵魂破碎,魂飞魄散。

    陈天明傻眼,只好用本身的魂力包裹住外婆灵魂,只是这样的方式有点治标不治本,起不到什么作用,陈天明犹豫了下,忽然想起世界塔地狱里镇压地狱的血塔对鬼魂,灵魂这类的作用,连忙牵引了一丝丝血塔之力所化的鬼雾,打入外婆的灵魂中。

    鬼雾融入外婆的灵魂中,顷刻间就把外婆的灵魂给稳固下来,陈天明稍稍松了口气,试探性的继续点出一道灵光推向着外婆。

    陈天明外婆的灵魂迷茫的看着陈天明,任由陈天明的手指点在她的眉心将她推得向后倒,重新和身体重合。

    然后陈天明诡异的伸出手掌,遥遥向他外婆一拍,没有任何的烟火气闪现,只是陈天明外婆的灵魂却不再离开身体,随后陈天明上前,手一翻,手里就捏了颗丹药,塞进他外婆的嘴里,就将手贴在他外婆的喉咙处。

    丹药入口即化,同时,陈天明另一只手却握成拳头,悬空在陈天明的心口上,食指微微伸出,指尖很准确的对准了他外婆的心脏中心,一道细小的电光透指而出,没入陈天明外婆的心口。

    这电光一直缠绕在陈天明外婆的心口处,不是那种一次性刺激,而是一直电光闪烁,滋滋作响,却没有给陈天明外婆带来任何的伤害,但是陈天明外婆的身体居然很剧烈的抖动着,忽而又静下来,不过胸口却开始了起伏,鼻孔处似乎有空气进出。

    随后陈天明才放开了按在外婆喉咙上的手,并且一丝丝小心翼翼的用魂力化开丹药,让丹药的药力充分的在发挥在外婆的身体里,只要丹药能够完全起作用,外婆恢复成正常人完全不成问题。

    几分钟后,陈天明看着陷入深层次睡眠状态的外婆,稍稍松了口气,人是救回来了,不过最近几天可能需要固本培元,会跟个植物人一样不能动,不能说,不过却不像植物人那样对外界的信息接收很封闭,反而会跟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

    耳里听着手术室外那匆匆的连串脚步声,陈天明愣了愣,再次看了眼外婆,转身消失了。

    一群人冲进手术室,不一会,一群人又冲出手术室,把医生拖进来,让医生重新检查。

    陈天明很快就回到陈父陈母的身边,陈母心疼的拉过儿子,道:“天明,怎么样了?你脸色这么这么难看,这么苍白?你别吓妈妈,到底怎么样了,你快说啊!!”

    坐在一旁的陈父连忙揽住陈母,安慰了两句,随后也看向了陈天明,连连打眼色,不过陈天明没看懂陈父眼神到底是什么含义,只是说了外婆没事,他也暗中出手给外婆治疗了下,过上几天,就可以看到一个完好的外婆了。

    别墅里,管家端着喝的走了过来,一人一杯放好,扭头对陈母道:“小姐,你的房间还在那里,这么多年里面的东西都没动过,我们经常收拾,您离家的时候是什么样,里面一直就是什么样的,您放心,里面很干净,您随时可以和姑爷住进去,至于少爷,我会安排好的!”

    陈母听到陈天明说人没事,陈母整个人已经舒缓许多,她抬头看着管家,道:“陆叔,谢谢你!”

    “小姐千万别这么说,您能回来,相信老爷一定会很高兴的,只是夫人刚才被送到医院,不过夫人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小姐你不用担心!”

    这管家在何家干了四十多年,亲眼看着何家小公主出生,亲自安排保姆,因为不放心,甚至大半夜的搬个椅子睡在小公主的婴儿房门前,为的就是小公主哭闹的时候,能第一时间听见,第一时间唤来保姆帮忙。

    这管家也是亲眼看着小公主得到眼前全家人的宠爱,到慢慢长大,到最后和眼前这个姑爷私奔。

    所以要说陈母二十多年不想回家,不能回家,不敢回家,除了陈天明的外公外婆,最伤心的第三个人当属管家了。

    特别是现在,明明夫人快不行了,管家自己都有些无法接受,反而还要欺骗小公主,免得小公主伤心,这让管家暗叹造化弄人,小公主终于回家了,夫人却看不到了,人间悲剧莫过于此啊!

    管家那怪异的表情,哪里瞒得住现在的陈天明一家三口,不过这一家三口也不多说什么,因为他们都很清楚,有天魂界的药物打底,想死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毕竟陈父陈母从陈天明那里听来的,陈天明可是有起死回生的药物的。

    管家却不知道是这么个情况,还以为陈天明一家三口被他的话和表情给骗过了,还偷偷的松了口气,随后就张罗起陈父陈母的吃住,最后才引陈天明来到别墅二楼的一处房间。

    这房间很大,一个房间居然有上百平方,里面放着一张两米多宽的大床,床上放了许多的玩偶,各种动物的都有,陆管家指着床对陈天明道:“小少爷,这间房间是夫人亲手布置的,平常谁也不让进,就连卫生都是夫人自己弄,我知道这床已经换过三次了,刚开始是婴儿床,后面是一张小床,最后次换成这张大床。”

    陈天明张张嘴,却不知道能说些什么,外婆从没见过,估计也是自己盘算着陈母怀孕的日子,生儿子的日子,一年一年的算日子,才换的床铺。

    陆管家说完,又指着那床上那一堆玩偶,道:“这些都是夫人平常逛街,还有在每次在网上逛街的时候,都会选一个买回来,其实除了这些,还有很多,不过这房间堆不下啦,都堆在旁边的房间里,小少爷要是想看的话,我一会带小少爷过去!”

    确实这房间除了床上的玩偶,旁边还堆了不少东西,还有很多的玩具,小汽车,小飞机,各种各样玩具,适龄到三岁到十五六岁都有,有很多都是还没有拆箱子的,不仅仅有玩具,房间里居然还有一架钢琴,还有小提琴,吉他等乐器,各种各样的东西几乎堆得上百平的房间只有下脚去床上睡觉的一条小路。

    仅仅一个房间,就可以看出外婆对他这个素未蒙面的小外甥的溺爱,还有这么多年来对女儿的思念,年复一年的这样积累下来,难怪会生出病来。

    “小少爷,你就住这间吧,这里有些挤了,一会我让人来清理一下,洗簌的东西都在卫生间里准备好了,如果少爷还有什么需要的担心,请告诉我,我立刻让人去准备!”

    陈天明咧嘴笑着道:“没事,我没什么需要的,这样挺好的!”

    这房间里的一切可是代表着这二十多年外婆对他这个没见过面,没抱过一次的小外甥的爱的积累,满满的都是幸福感,要是把房间里的这些担心都清理掉的话,恐怕只有脑子缺根筋的人才会这么做。

    一夜无话,除了陈母拉着陈天明非要儿子说明陈天明救人的过程,还有陈天明有没发现他外婆到底身上是什么病,就没有什么意外的事情发生了,毕竟这里是高档的别墅小区,安保强大,加上这原本就是陈母的家,要是出了意外才是值得奇怪的事情。

    第二天天还没亮,陈天明头一次没有回到世界塔里陪叶倩怡,时间大约是三点多左右,陈天明就听到了声音,原本以为是别墅里的佣人什么起床了,结果陈天明仔细一听声音,发现并不是。

    额,想想也是,虽然干的是佣人,但是人家也是有正经的上班时间限制什么的,三点多睡得正香呢,就算起来准备早餐也不需要这么早。

    陈天明侧耳听了不少时间,才知道,原本是有人从外面回来了,是个女人,应该是两个舅舅其中一个的老婆,回来还真是要准备早饭的,不过是给医院的那些人准备了送去,因为不放心全部交给保姆打理早餐,所以才跑回来。

    陆管家早就已经通知过呆在医院中的几个人,说陈母回来的事情,这舅妈回来之后,忙活了很久,准备好要带到医院的早餐,结果又替陈天明一家三口准备了早餐,吩咐不要吵醒陈天明一家三口,才匆匆的离开去了医院。

    不过陈天明听的分明,这舅妈说了等陈天明一家三口醒了之后,整理完毕,就带陈天明一家三口去医院,看外婆和让外公见一见。

    这舅妈还特地让陆管家跟陈母说一下外公的态度。

    “让他们来吧!”外公就说了这么几个字,不过语气却很和缓。

    于是早上差不多七点左右,陈天明一家三口就被陆管家叫了起来,最后还是陈母顾念着父母,催促着陈父和陈天明早餐根本没有正儿八经的去吃,就上了去医院的悬浮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