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卷 红是蚊子血般平庸_第五百二十三章 为我做了那么多

文/寂落白°
本章字数:3676 被偷走的那五年txt下载

到了医院以后,医生替我消毒包扎以后,又嘱咐了我几句,何非墨一直陪在我身边,沉默地替我挂号付医药费,然后陪着我包扎,我忽然想起我和梁笙初识的时候,我的手被刀给扎到了,梁笙也是陪我来医院包扎,那时候护士还以为梁笙是我的男朋友,后来他真的成了我的男朋友,所以世界上很多事情,真的挺奇妙。

“你这做男朋友的也太不小心了,怎么能让自己女朋友把头磕这么严重,要是磕傻了怎么办?”医生抱怨道,我已经在这里躺了好一会儿了,听到他这么说,我赶紧起来,然后捂着包好的额头,对何非墨说道:“我们走吧。”

这折腾来折腾去,天都已经擦黑了,我还不回去我爸肯定会打电话来催,明天他就要回我妈那里去了,今晚得陪他好好吃顿饭。

从医院出去以后,外面华灯初上,我的头还有点晕眩,所以只好让何非墨送我回去,送到了楼下我觉得也不能让何非墨就直接走,起码要上去喝杯茶什么的,于是我发出邀请:“上去喝杯茶吧,今天谢谢你了。”

“好。”何非墨答应得真爽快,我还以为他会拒绝,毕竟这都大晚上了,但是自己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我只好认了,带着何非墨回家喝茶去。

我爸看到何非墨的时候愣了一下,萱萱看到何非墨的时候愣了两下,楚靳看到何非墨的时候都直接回不过神了,而我看到楚靳这大晚上的在这里,也是愣了好一会儿,我爸第一个出声:“你这头是怎么回事?”

出个门就一头是血地回来,我爸的脸色很严肃。

“没事,摔了一跤。”我摸了摸额头,答道。

何非墨倒是挺怡然自得地坐在了沙发上,和我爸聊了起来,连我解释一下他为什么来喝茶的程序都免了,萱萱挺勤快地去倒茶,我则是先去了卧室,因为衣服上有血迹,所以我想换了衣服再出去,但是刚进卧室楚靳就跟了进来,他夸张地说:“沈言这是准备气死梁老板啊?”

“什么?”我有些不懂楚靳在说什么,梁笙有蔚蓝,为什么还会被我气死?

“你跟梁老板的事情先缓一缓,也不能大晚上的把何非墨带回来啊,梁老板要是知道了能气死。”楚靳一脸痛心疾首,好像对于我的茫然很心痛,我想这也是楚靳一厢情愿的以为吧,昨晚我跟梁笙提了分手,他不也没什么意见吗?而且我请何非墨上来喝杯茶,又不是孤男寡女,哪里不对了?

我把楚靳给赶了出去,当着我爸的面他也不敢在外面鬼哭狼嚎,或者对何非墨怎么样,等我换好衣服出去的时候,发现楚靳已经走了,我没当一回事,萱萱拉着我小声地问我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将遇到蔚蓝的事情告诉了她。

“那个绿茶婊干的好事?”萱萱一听就炸了,她都没顾得着我爸还在,骂完之后才尴尬地看了我爸一眼,我爸虽然古板,但是看人还是有点眼力劲的,对于萱萱也是意外地包容,并没有表现出厌恶或者不满的模样。

所以我无奈地瞪了一眼萱萱,萱萱赶紧闭嘴,我爸也听到了我刚才的话,他问我蔚蓝是谁,萱萱抢着回答:“就是那个现在和梁总在一起的女人,居心叵测,老是想害言言的那个!”

“以后要注意这些人,以前说给你你又不听,现在吃到苦头了吧?”我爸没好气地说,我知道他是气着了,从小到大在他们的保护下,我没吃过什么苦头,现在真的是苦头越来越难吃。

何非墨一直都没有插嘴,刚才他和我爸在聊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觉得我爸和何非墨基本没什么好说的,因为两个人都不善言辞。

坐了一会儿何非墨很礼貌地起身告辞,我爸对我说要我送送人家,我当然得送,萱萱担心我一个人不安全,也跟着一起,下楼之后,何非墨忽然问我:“沈言,如果你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可以告诉我。“

我一愣,这话是什么意思?何非墨已经帮了我很多了,金盛天那边我已经知道了一个大概,所以没必要再让人家冒着风险去继续查,我苦笑了一下问道:“你和梁笙还有联系吗?金盛天那边的事情,你们应该也会有沟通吧。“

“嗯,他得到了他想要的资料,我和金盛天的合作中断了,现在应该说,金盛天已经察觉了不对劲,所以这件事我能帮的就到此为止。”说着,何非墨从车上拿了一些文件给我:“这里面是我搜集的一些金盛天违法集资的资料,与元晟并没有什么关系,还有他暗中从元晟榨取利益的资料,以后你用得着吧,也不会难做。”

我知道何非墨是什么意思,金盛天与元晟的关系实在太复杂了,太多的事情都是梁默华在作为后台,所以我要扳倒他,势必会和元晟作对,也就是和梁笙为敌,而何非墨搜集的这些资料,大概是已经撇开了元晟,属于金盛天的单独资料,价值真的挺大。

我感动地看着何非墨,心情无以言表,其实我真的不值得何非墨为我做这么多,但是还没等我说一句谢谢,何非墨已经驾车离去了,萱萱看着何非墨远去的车,自言自语:“何非墨人怎么这么好?言言,他会不会是喜欢你啊?”

简歆也曾这样说过,加上何非墨还送过项链给我,被我拒收了,所以萱萱的话让我惊出一身冷汗,我怎么差点忘了这回事,我就这样贸然地接受人家的好意,会不会给人家造成误会?

但是我现在还是很需要这些资料的,算我自私也好,利用也罢,毕竟能将金盛天给拉出来,凌霄也就藏不了多久了,金盛天能背叛跟了多年的梁默华,难道还背叛不了一个凌霄么?

我将资料带回去,然后给我爸看,因为我爸在工商局呆了那么多年,对于这些事情他简直是太熟悉了,看完资料以后,他露出罕见的惊喜神情,连连点头:“这资料很有用,以前我逮了金盛天那么多次,每次都证据不足,让他可以金蝉脱壳,这一次不信他还逃得过!不过言言,这个何总,和你是什么关系?”

我爸的问题让我有些难以回答,我想了一下答道:“挺好的朋友。”

“哦。”我爸翻着那些资料,他告诉我,这些资料之所以这么齐全,是因为何非墨将他与金盛天所有的合作资料,包括其他附属资料都整理齐全了,里面还包括了金盛天对华屹的野心,元晟一直想吞并华屹,而金盛天作为“最佳打手”,自然是很多计划都有参与,对华屹也十分清楚,怪不得还去偷资料!我对金盛天的看法真的天天都在改观,原来他的野心是这么大。

我爸说完之后,问我:“明白什么意思了吗?”

我失神地看着那些资料发呆,厚厚的一沓资料显得沉重,我爸的讲述很清楚,他虽然不是从商的,但是对生意上的事情清楚得很,他的意思是,何非墨基本是在靠着自己亏损来帮我接近金盛天,金盛天那么贪婪的人,怎么拒绝得了利益的诱|惑,除去何非墨和梁笙商量过的那些事情,还有许多多是何非墨自作主张为我做的事情。

萱萱也有些咋舌,她不解地嘀咕:“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啊,现在非墨地产才刚刚重新开始起步,他这样做感觉挺危险的。”

(快捷键 ←)上一章:第4卷 红是蚊子血般平庸_第五百二十二章 你走路不看地面 返回《被偷走的那五年》目录 下一章:第4卷 红是蚊子血般平庸_第五百二十四章 萱萱不见了(快捷键 →)